五月 2007


homelessness20070530.jpg

聯合報╱記者吳明良/台南報導

20070530

42歲的南投縣民曾文寶8年前推著手推車,載著2只大皮箱的家當徒步流浪全台,晚上睡公園、涼亭,在公廁盥洗、洗衣服,警察盤問上百次,身分證字號倒背如流。他靠街頭吹口琴賺小費,吃喝不愁,自詡為五星級流浪漢。

昨天上午10時,他睡在安平路旁運河景觀道的石凳,被人報警盤查。曾文寶說,8年來他已經習慣了,警察要查身分可以,要檢查行李就得看他同不同意,「不要把我當成一般流浪漢」,他沒行乞或撿破爛,衣服乾淨,身上沒臭味,要檢查行李,先把找的犯罪證據拿出來。

曾文寶面對警員盤查滔滔不絕,問一句他答三句。安平派出所警員發現他對答如流,不致於胡言亂語,身分資料沒問題,確實是個特立獨行的流浪漢。

曾文寶說,他原是鋼琴調音師,因覺得被老闆當成賺錢工具,8年前辭掉工作,將睡袋、棉被、衣物、盥洗用具裝了2大皮箱,推著手推車開始徒步流浪。「我這輛可是五星級的手推車」,生活必需品該有的都有。

8年來,曾文寶晚上至凌晨到火車站、超商門口吹口琴賺小費,「下班」後利用公廁洗澡、洗衣,洗好的衣服晾在手推車,早晚都要刷牙盥洗,有人給茶葉,到超商要開水泡在保溫壺,隨時都有茶喝。8年來走遍全台隨遇而安,「有誰比我更自在」。

國小畢業的曾文寶行李內有金剛經等數本佛書,他說這幾本均已熟讀,「要求別人要先要求自己」,他的手推車隨時掛著垃圾袋,便當盒、菸蒂從不亂丟。三餐吃便當、抽包長壽菸。對他來說,「這就五星級的生活」。

link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5/3866121.shtml

朱少柳,IT時代周刊

筆者曾調查北京市郊的一些職業乞丐,很想聊解健康者何以甘於乞討,回答卻令人驚訝。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很享受這種生活

link

http://big5.ccidnet.com:89/gate/big5/news.ccidnet.com/art/2419/20070528/1092711_1.html

www.HB.xinhuanet.com  2005-07-08 11:05:17 網際網路
    

春去夏來,酷熱難當的氣候迫使武漢人年復一年地因循古已有之的習俗露宿街頭。      武漢是長江流域的三大火爐之一,地勢如盆,四週多山,市區多水,天上有火辣辣的太陽光,地上有熱騰騰的水蒸氣,樓宇櫛比,人煙稠密。積蓄了整整一個白天的陽光輻射之熱,在無風的夜晚確實使人無法在室內安身,人們只好到室外去露宿。      除少數人露宿在住房的屋頂或樓房平臺外,多數市民都是只能就近在街頭巷尾尋找一席之地。這一席名地,往往有約定俗成的佔有權,誰上年在哪,誰下年仍在哪。太陽剛落,人們即分頭去打掃、潑水,降低其地面溫度,然後從室內搬出竹床、躺椅、木板之類的睡具,沿街鋪設起來。吃罷晚飯洗過澡,不分男女老少,各執芭蕉扇一把,分別到各自安排好的位置上,或坐或臥,聊天乘涼。男人赤膊短褲,婦女多件汗衫,誰也不覺得有失體統。待到深夜氣溫稍低時,人們紛紛入睡。這時,不分男女,橫躺直臥,赤身露體,很少遮蓋。外地人偶見此景,頗覺不雅。      睡不了幾個小時,天色即明,來往的行人和車輛會把大吵醒。人們只好將睡具搬回家去,開始新的一天的生活。一些不急於上班的人,也許還要在已經回涼的室內再補睡一會解乏。如果半夜下雨,人們從夢中驚醒,便會一哄而起,發出呼叫聲、搬動睡具聲和腳步聲,在夜深人靜的街頭形成一股強大的聲浪,猶如錢塘江的來潮。      這種習俗也許在居住條件改善,具備室內製冷空調設備以後,才會徹底改觀。屆時這露宿街頭的情景,將成為陳年陋俗了。

link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b.xinhuanet.com/cwh/2005-07/08/content_4598682.htm

記者張建騰/金城報導

南門境的陣頭中有「打花草」的表演,相傳與鄭元和有關,是一種乞丐舞,但卻是來自一群有情有義的乞丐

Link

http://www.kmdn.gov.tw/shownews.asp?newsid=35479 

聯合報/記者洪肇君、羅紹平/連線報導

20070407

台南市一名林姓大學生,為了休學重考與母親發生歧見,二月底帶著三千元離家出走,在台東過了卅五天,一度以逾時便當度日,只洗過一次澡,本月一日被尋獲時已身無分文。

昨天,他與母親到台南市玄妙宮還願,他在神明前保證,「不會再離家出走。」林姓大學生說,他離家後騎機車往南走,第二天抵台東,六百元在旅社睡一晚,唯恐盤纏用罄,從此沒睡過旅社,每晚不是睡公園長椅,就是在便利商店門口的椅子上窩一晚。

十天後,帶的錢花光了,三餐沒有著落,曾有位中年男子見他可憐,帶他回家洗澡、送他泡麵果腹,這也是他這麼多天唯一洗過的一次澡。

林姓大學生表示,他曾到便利商店打兩天工,認識店員後,對方每天會將逾時要扔掉的便當及麵包留給他。也曾有位男子請他到網咖打電動、吃水果,令他覺得「台東很有人情味」。但有天一覺醒來,裝衣服跟泡麵的袋子失竊,他只好到附近小學走廊去喝自來水。

四月一日晚間,台東巡邏警員盤查他的身分發現是失蹤人口,通知他母親將他帶回台南市。他母親說,「人回來就好,孩子想休學就休吧!」林姓大學生則承諾,會用功讀書,想辦法考上理想大學。

link
http://www.udn.com/2007/4/7/NEWS/NATIONAL/NAT2/3793219.shtml

中時電子報汪慧星、夏念慈、徐誌謙、朱蘭香、秦美華調查採訪

20070402 

家,原本應是溫暖的避風港,但對阿欽來說,卻是一個亟欲逃離的地方!今年春節九天長假,人人歸心似箭,但校方五度把他送回家,阿欽寧可走近十公里的路回學校,靠著校長給他的一百元紅包,獨自露宿撐到開學日。

五度拒返家 一百元撐過年

阿欽是台南永仁慈輝班三十四名學生中,唯一一個父母親都健在的孩子,理應最幸福的他,卻最怕回家;回到家,父母不是對他視而不見,就是一頓打罵。每逢假日同學返家,他卻獨自一人留校,睡在司令台或樹下。

了解阿欽遭遇的老師蔡永新表示,阿欽的父母因為他國小時經常偷東西而放棄他,社會局曾多次介入,希望父母給孩子機會,但都沒用。慈輝教育讓阿欽改掉偷東西的習慣,但喚不回親情。

三年來學校老師都知道,只要假日送慈輝班學員返家後,住在台南市的阿欽一定會自己走路回學校。同樣的戲碼不斷重複上演,今年過年年假長達九天,老師叮嚀他要好好待在家裡,爭取父母認同。結果第二天,學校守衛就發現他睡在校園樹下,立即買便當給他吃,並通知老師將他送回家,但前後五度送他回家,阿欽依舊選擇回到學校。

父母放棄他 習慣孤獨挨餓

阿欽說,早已習慣挨餓和孤獨的日子。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回到家,爸媽不是打就是罵,他再怎麼努力學好,始終得不到親情的愛。

今年即將畢業的阿欽對未來感到茫然無助。他說,「未來要讀書就業都可以,可是沒有了像慈輝班這樣的生活處所,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又說,「就算沒有容身之處,寧可當遊民以車站或公園為家,也不願回家。」

有「回家恐慌症」的不只阿欽一人,類似故事在各地慈輝班比比皆是,有人不想回家,有人想回家,卻不知心中的家在哪裡!

高縣大寮國中以「周五恐慌症候群」形容這種特殊現象,學校估計,超過六成慈輝的孩子有這種返家怯步的「病癥」。大寮國中校長林重澎說,校方要求學員的家人,每個月至少得有一個周末假期接孩子回家團聚,讓親情不中斷。然而,周五下午課程結束後,孩子們的心情開始七上八下,有人不想再踏入破碎失溫的家,也人害怕親人根本不來接他們,宣告他們已經被放棄。

苗栗慈輝班羅明光主任也有類似的觀察。他說,多數孩子希望和家人團聚,但「超過九成的家長根本不想見到孩子回家」,家庭功能已完全失調,實在怪不得這些孩子。

逾九成家長 不想見小孩

小惠的父母離異,她跟著母親生活,母親結識新男友後,小惠在母親眼中成了「多餘」。她逃家蹺課後來中輟被安置到慈輝就讀。羅明光說,單親的父母結識新歡,甚至改嫁再娶後,前任婚生子女的處境尷尬,造就了不少中輟孩子。

父母本身自顧不暇,無力管教的情形也不少。小琪父親失業酗酒,幾次請他來接孩子回家,電話那頭總是傳來顛三倒四的酩酊醉語,嚷嚷著「她要怎樣隨便你們,不要來煩我」。因此小琪總是不願回家,她說,在慈輝「至少有飯吃」,回到家只能靠鄰居接濟,「很沒面子」。

羅明光說現在學校不再強迫孩子回家,但為了讓孩子們不要斷了與家庭的維繫,仍強制規定不肯帶孩子回家的家長,至少隔周必須到校看看他們。

但說來諷刺,許多家長百般推拖,直到聽到「你不來,我們會把孩子送回家」這句話後,才勉強前來。羅明光無奈表示,這些家庭失能的情形,真的是荒謬到令人無法想像。在回家與不回家之間徘徊,孩子們的情緒複雜而多變。林重澎說,就是在這樣起起伏伏、患得患失的心情下,孩子經常出現焦慮、恐慌、暴躁易怒等情緒。為防意外發生,老師及輔導員都如臨大敵。

在第一線輔導學生的大寮國中老師孫士雄說,這些失去家庭溫暖的孩子,表達情緒的方式非常強烈,他們多半因男女感情或家庭因素以自殘行動表達不滿。

多少孩子自殘 有待專業協助

「二、三個月就發生一次同學割腕自殘的意外,一個同學做了,還會感染其他同學跟著做……。」林重澎無奈表示,這些孩子們的情緒困擾與疏解問題讓老師束手無策,亟待專業醫療人員介入協助。

「台灣社會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許多家庭已經失去了功能!」基隆大德國中校長林春雄說,「如果家長可以配合,很多孩子絕對可以回到正常生活軌道」。他們學校一名學生失蹤不見了,學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個禮拜後的半夜在楊梅找到、通知家長,家長卻簡單回了一句「孩子我不要了」就掛電話,輔導主任只好半夜到楊梅把孩子接回學校。花蓮秀林國中校長郭為希認為,教育應該是整體性,靠學校單方面努力絕對不夠。慈輝的孩子們如果缺乏好的家庭教育銜接,不論學校教育如何完善,就是「事倍功半」。

link

http://news.yam.com/chinatimes/society/200704/20070402091955.html

homelessness20070202.jpg

日本高等法院駁回遊民在大阪公園申請住址居留的權利 

 Japan: Support homeless against forced eviction by Osaka city government

The Osaka city government plans to evict squatters at Nagai Park (Feb 5) to prepare for the 2007 IAAF World Championships in Athletics. Earlier in Jan, the authories issued an order stating that if homeless did not leave by Jan 21 they would be forced to remove their tents.The high court ruling on Jan 23, which overturned a lower court ruling that had allowed Yuji Yamauchi, who is homeless, to register Kita Ward’s Ogimachi Park as his address, will further legitimzed the city’s government’s action.

link

http://www.interlocals.net/?q=taxonomy/term/885

記者方思危、黃郁茗/桃園報導

20070501

桃園一名11歲男童7天前從少年之家逃跑,靠著到處偷東西過生活,因為男童很愛乾淨,幾天來他專挑24小時自助洗衣店睡覺,順便洗衣服,小男孩昨天(4月30 日)在行竊時被抓到,還求警察不要結束他的「快樂流浪之旅」。

桃園市區24小時的自助洗衣店,就是一個星期來男童到處流浪的避風港,11歲的高姓男童4月24日從少年之家逃跑,肚子餓就到處偷東西,愛乾淨的他專挑自助洗衣店躲藏,晚上趁著沒客人,就睡在洗衣店角落,還會拿偷來的錢洗衣服,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靜,不過4月30日晚間男童正打算到包子店偷錢時,被逮個正著。包子店老闆說:「我想說可能是要偷包子,我想說送給他就好,結果不是,是要偷錢。」

當時男童被抓到時,還不斷求警察不要結束他「快樂的流浪之旅」,警方事後發現,男童來自單親家庭,常常翹家、逃學、幾度進出少年之家,已經11歲了,卻只念到國小二年級,因為找不到家人,不得已又把他送回少年之家,現在社工人員正在積極尋找男童父母,畢竟小孩最需要的應該就是親人的關心。

linkhttp://www.ettoday.com/2007/05/01/122-2089828.htm

俄新網  聖彼得堡

2007年52日電

俄新網聖彼得堡5月2日電 5月3日,即本周四,俄羅斯第二屆流浪者足球公開賽將在聖彼得堡拉開帷幕。本次活動的主辦方表示,來自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市、阿爾漢格爾斯克市、新西伯利亞市和秋明市以及波蘭、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10個足球隊將參加比賽。

本次比賽的組委會有關人士說:"本次比賽將按照街頭足球(streetsoccer)的形式進行:在圍起來的球場上每個球隊各派出3名足球運動員和一名守門員。目前街頭足球是歐洲發展最快的體育項目。"

按照規則,流浪者、難民、外籍工人以及正在接受戒酒和戒毒治療的人都有權參加比賽。

本次比賽主辦方認為,舉辦類似的比賽將為由于各種原因被邊緣化的人們提供融入社會的條件。

俄羅斯足球隊從2003年起開始參加流浪者國際足球比賽。2006年俄羅斯隊在開普敦舉行的流浪者國際足球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

根據本次比賽組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2003年流浪者國際足球比賽的141名參賽者中有31人在比賽之後找到了穩定的工作,49人決定改變現有的生活條件,12人與足球隊簽約成為了足球運動員或者教練。2003年至2006年代表俄羅斯參賽的23個流浪人員中目前只有一個人沒有工作。

根據"廉價小客棧"社會組織進行的調查資料顯示,聖彼得堡市流浪者人數不少于54000名。俄羅斯的流浪者總人數在450萬人左右。

俄羅斯第二屆流浪者足球公開賽將于5月5日在聖彼得堡市閉幕。

link

 http://big5.rusnews.cn/eluosi_shehui/20070503/41764084.html

聯合報/記者羅建旺/礁溪報導

20070519

26歲的男子陳志峰從瑞芳騎腳踏車流浪到宜蘭後,在壯圍一處空屋住下來,因沒錢生活,涉嫌以鐵鎚破牆,扯出8公斤的電線要變賣,昨天被屋主發現,報警送辦。

陳志峰供稱,他家住瑞芳,因電路版印刷不景氣,辭去工作後,今年3月26日,騎著腳踏車,想一路南下,去蓮流浪,沒想到,騎了一整天,跑了80公里,到了宜蘭,剎車壞了,人沒力氣,又碰到下雨,看到壯圍鄉大福村有一處空屋,入內躲雨,就這樣住了2個多月。

陳志峰空屋裡埋鍋造飯,平時靠撿拾鐵罐等資源回收變賣,換點生活費,他發現,空屋裡雖已斷水斷電,但牆裡還留有塑膠管包覆的電線,因此,拿了鐵鎚、螺絲等工具,破牆取線,硬把電線扯出、扯斷。

昨天上午8時30分,屋主到空屋,發現住了一個陌生人,還把牆破壞,偷電線,趕快報警。陳志峰以紙箱裝了這些銅線,牽著腳踏車要離開時,被趕到的礁溪警察分局員警人贓俱獲。

陳志峰坦承偷電線,也說自己不對。供稱,取出電線後,他放火燒電線,燒除塑膠外皮,把電線裡的黃銅,賣給不定期會巡迴收購中古貨的業者。他抱怨收購的中古商,看他是流浪漢,收購價錢給得低,一般黃銅一公斤140元,只算他90元。

不過,他說,流浪生活比較自由,也不希望讓家人知道。警方把陳志峰依竊盜罪嫌,移送宜蘭地檢署偵辦,所查扣的5公斤已剝去塑膠皮的電線、3公斤有塑膠覆皮的電線,則發回給屋主。

 link

http://www.udn.com/2007/5/19/NEWS/DOMESTIC/DOM7/3851511.shtml

homelessness20070511.jpg

(吉隆坡訊)

20070511

(吉隆坡訊)一個20多歲、臉頰有多處傷疤的日本籍流浪漢,過去幾個月露宿隆市中心街頭,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儘管身無分文,他卻認為出國流浪、餐風宿露是一種享受。他從不向人乞討金錢和食物,也拒絕別人援助,每天只靠速食麵和美祿飲料充饑。

這個行蹤神秘的日本青年,身穿一件破損的T-恤、牛仔褲及拖鞋,頭戴鴨舌帽,攜帶3個背包旅行袋,在武吉免登一帶到處流浪。
《光明日報》記者接獲第3屆《光明勇士》陳松華提供的消息後,到武吉免登路一帶巡視,果然在一條小巷發現這個滿臉鬍渣的日本流浪漢正坐地睡覺。

絕口不提家庭

他看來精神狀況正常,並沒有抗拒記者的來訪,還彬彬有禮地展露笑容;惟在眉宇之間,記者看得出他心事重重,似乎在逃避一些問題。

對於記者的提問,流浪漢不願多談,只用簡單的英語,三言兩語地帶過。談到他的家庭時,他更是絕口不提。

他只稱自己為“Yoshi”,來自日本南部,向來喜歡出國流浪,以體驗不同的生活。“我已不是第一次出國流浪,這是我首次來大馬,下一站還不知要去哪裡。”

他坦承身上沒錢,無依無靠,卻直言“我不需幫助,我也不想回家,我要繼續走,沒有錢無所謂,我可以用雙腳行走,我喜歡這樣的生活。”

記者與Yoshi交談不到5分鐘,他便匆忙收拾行囊離開,消失在人海中。

沒洗澡抓痒劃傷臉
日本青年否認吸毒

“邊緣人救星”陳松華說,以他接觸吸毒者多年來的經驗,日本流浪漢Yoshi臉頰上的傷疤可能是因為吸食冰毒所致。

不過,Yoshi受詢時否認吸毒,他稱是因長期沒有洗澡,不斷抓痒劃傷臉頰,才會造成一道道的疤痕。

陳松華說,他是在4月杪發現Yoshi,起初還以為Yoshi是華裔。他曾目睹Yoshi因沒有熱水泡麵,只好生吃速食麵。

他與當地的商家都說,Yoshi拒絕別人的援助,也不會向人乞討食物。“我打包飯給他,他不要,我買水給他喝,他也不要,他說喜歡這樣過日子。”

日本盛行“流浪漢文化”

Yoshi是基於什麼原因,而流落大馬街頭,至今無人知曉。不過,他喜歡流浪的性格或許與日本盛行的“流浪漢文化”有關。日本這個富裕,又有良好社會福利保障制度的國家,在各城市都有不少的流浪漢,當中有的人不一定是窮困潦倒才去做流浪漢,他們是在發揚一種流浪漢文化,在這種文化面前,不僅是覺得有趣,而且是在領悟另一種人生。

日本流浪漢分成兩種,一是懶漢,懶惰去打工自立,甚至懶得向政府申請失業補助金。另一種是失意人,企圖當流浪漢來逃避現實的挫折或煩惱。和懶漢不同的是,他們會撿日本餐館當天準備丟棄的各式菜餚樣品來充饑。

學者:心理健康障礙日本不少社會學家對日本的“流浪漢現象”進行調查。一些學者認為這些人的心理健康有障礙,面對個人、家庭及社會的壓力而失去自制和承受的能力,以致尋求在流浪中“逃脫”。

另有學者認為,這是日本社會多年來追求高福利、高享受的一種異化與反叛,當個人的高慾望得不到滿足時,往往走向另一極端,想以無所求的心態來滿足自己內心虛幻的慾望。 (光明日報‧2007.05.11)

Link

http://www.guangming.com.my/gmgn.phtml?sec=193&sdate=&artid=200705113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