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汪慧星、夏念慈、徐誌謙、朱蘭香、秦美華調查採訪

20070402 

家,原本應是溫暖的避風港,但對阿欽來說,卻是一個亟欲逃離的地方!今年春節九天長假,人人歸心似箭,但校方五度把他送回家,阿欽寧可走近十公里的路回學校,靠著校長給他的一百元紅包,獨自露宿撐到開學日。

五度拒返家 一百元撐過年

阿欽是台南永仁慈輝班三十四名學生中,唯一一個父母親都健在的孩子,理應最幸福的他,卻最怕回家;回到家,父母不是對他視而不見,就是一頓打罵。每逢假日同學返家,他卻獨自一人留校,睡在司令台或樹下。

了解阿欽遭遇的老師蔡永新表示,阿欽的父母因為他國小時經常偷東西而放棄他,社會局曾多次介入,希望父母給孩子機會,但都沒用。慈輝教育讓阿欽改掉偷東西的習慣,但喚不回親情。

三年來學校老師都知道,只要假日送慈輝班學員返家後,住在台南市的阿欽一定會自己走路回學校。同樣的戲碼不斷重複上演,今年過年年假長達九天,老師叮嚀他要好好待在家裡,爭取父母認同。結果第二天,學校守衛就發現他睡在校園樹下,立即買便當給他吃,並通知老師將他送回家,但前後五度送他回家,阿欽依舊選擇回到學校。

父母放棄他 習慣孤獨挨餓

阿欽說,早已習慣挨餓和孤獨的日子。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回到家,爸媽不是打就是罵,他再怎麼努力學好,始終得不到親情的愛。

今年即將畢業的阿欽對未來感到茫然無助。他說,「未來要讀書就業都可以,可是沒有了像慈輝班這樣的生活處所,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又說,「就算沒有容身之處,寧可當遊民以車站或公園為家,也不願回家。」

有「回家恐慌症」的不只阿欽一人,類似故事在各地慈輝班比比皆是,有人不想回家,有人想回家,卻不知心中的家在哪裡!

高縣大寮國中以「周五恐慌症候群」形容這種特殊現象,學校估計,超過六成慈輝的孩子有這種返家怯步的「病癥」。大寮國中校長林重澎說,校方要求學員的家人,每個月至少得有一個周末假期接孩子回家團聚,讓親情不中斷。然而,周五下午課程結束後,孩子們的心情開始七上八下,有人不想再踏入破碎失溫的家,也人害怕親人根本不來接他們,宣告他們已經被放棄。

苗栗慈輝班羅明光主任也有類似的觀察。他說,多數孩子希望和家人團聚,但「超過九成的家長根本不想見到孩子回家」,家庭功能已完全失調,實在怪不得這些孩子。

逾九成家長 不想見小孩

小惠的父母離異,她跟著母親生活,母親結識新男友後,小惠在母親眼中成了「多餘」。她逃家蹺課後來中輟被安置到慈輝就讀。羅明光說,單親的父母結識新歡,甚至改嫁再娶後,前任婚生子女的處境尷尬,造就了不少中輟孩子。

父母本身自顧不暇,無力管教的情形也不少。小琪父親失業酗酒,幾次請他來接孩子回家,電話那頭總是傳來顛三倒四的酩酊醉語,嚷嚷著「她要怎樣隨便你們,不要來煩我」。因此小琪總是不願回家,她說,在慈輝「至少有飯吃」,回到家只能靠鄰居接濟,「很沒面子」。

羅明光說現在學校不再強迫孩子回家,但為了讓孩子們不要斷了與家庭的維繫,仍強制規定不肯帶孩子回家的家長,至少隔周必須到校看看他們。

但說來諷刺,許多家長百般推拖,直到聽到「你不來,我們會把孩子送回家」這句話後,才勉強前來。羅明光無奈表示,這些家庭失能的情形,真的是荒謬到令人無法想像。在回家與不回家之間徘徊,孩子們的情緒複雜而多變。林重澎說,就是在這樣起起伏伏、患得患失的心情下,孩子經常出現焦慮、恐慌、暴躁易怒等情緒。為防意外發生,老師及輔導員都如臨大敵。

在第一線輔導學生的大寮國中老師孫士雄說,這些失去家庭溫暖的孩子,表達情緒的方式非常強烈,他們多半因男女感情或家庭因素以自殘行動表達不滿。

多少孩子自殘 有待專業協助

「二、三個月就發生一次同學割腕自殘的意外,一個同學做了,還會感染其他同學跟著做……。」林重澎無奈表示,這些孩子們的情緒困擾與疏解問題讓老師束手無策,亟待專業醫療人員介入協助。

「台灣社會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許多家庭已經失去了功能!」基隆大德國中校長林春雄說,「如果家長可以配合,很多孩子絕對可以回到正常生活軌道」。他們學校一名學生失蹤不見了,學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個禮拜後的半夜在楊梅找到、通知家長,家長卻簡單回了一句「孩子我不要了」就掛電話,輔導主任只好半夜到楊梅把孩子接回學校。花蓮秀林國中校長郭為希認為,教育應該是整體性,靠學校單方面努力絕對不夠。慈輝的孩子們如果缺乏好的家庭教育銜接,不論學校教育如何完善,就是「事倍功半」。

link

http://news.yam.com/chinatimes/society/200704/20070402091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