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7


南方報業網 (2007-06-22 09:45)

  美國納什維爾市4名市長候選人體驗露宿、乞討、草叢里方便

  據新華社電為提高對流浪者的關注度,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市4名市長候選人19日做了一晚“無家可歸者”,專門體驗流浪生活。20日結束體驗後,候選人們表示“應該做些什麼”。

  

  19日,納什維爾市市長候選人霍華德‧金特里(右)與無家可歸者交談,準備開始一夜“流浪”。

  去飯店乞討

  美聯社報導說,這4名候選人將於8月初競選市長,他們接受了該市流浪者慈善組織的建議,同意親身體驗流浪者生活。根據相關規則,他們由真正的流浪者陪同,在一個公園的板凳上至少待20分鐘,還要找個真正的“流浪住所”過夜,並學著向陌生人乞討。

  這一晚候選人們過得不容易:一名候選人在公園板凳上怎麼也睡不著;兩人進入飯店去乞討;另一人在草叢里解決內急。

  候選人巴克‧多齊爾(現市政廳官員)說:“我真的一直沒有找到休息的機會。”他曾想在一塊水泥板上入睡,但沒有成功。

  20日,真正的流浪者詢問候選人們的“流浪體驗”,第一個問題是:在哪裡解決內急?

  候選人戴維‧布里利(現市政廳官員)說,自己一晚上“沒有出現需求”;卡爾‧迪恩(該市前司法局局長)和多齊爾說,他們在自己行乞的飯店里解決了問題;霍華德‧金特里(副市長)的回答直截了當:“我有一次去了草叢;一次去了樹林。”

  這應是“必要的經歷”

  “在納什維爾市中心看到的無家可歸者數量讓我震驚。”迪恩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們應該做點什麼了。”

  在過去25年中,美國全國流浪者聯合會為大學生等群體組織過多次“流浪體驗”活動,不過據說這是政界候選人首次參與其中。

  “所有競選政府職位的人,都應該接觸生活在貧困中的人。”聯合會主席邁克爾‧斯托普斯說,“我想這應該成為一種必要的經歷。”

  該市另兩名市長候選人鮑勃‧克萊門特(前美國國會議員)和肯尼思‧伊頓(企業家)隨後也將做類似體驗。

link

http://news.sina.com.tw/global/nanfangdaily/cn/2007-06-22/094512568945.shtml

廣告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成彪

www.sh.xinhuanet.com  2007-06-21

“月薪三千,包吃包住。”按說,浙江宏濤機械有限公司呂宏偉提供的工作待遇夠優厚的了,但他的企業就是招不到大學生,因為企業地處鄉下。就在呂先生所在的浙江省新昌縣,去年年底,農業局面向省內幾所高校推出了15個鄉鎮畜牧站的就業崗位,享受全額撥款事業編制待遇,結果只有6個學生報了名。(《新華每日電訊》6月18日)
    呂先生也沒什麼值得困惑的,在我看來,“城市依賴症”正在侵襲大學生。    “城市依賴症”,光聽名稱,就能想像出它的“症狀”:寧近城一寸,不下鄉一丈;寧在城裏苦熬,不去鄉下領薪;寧在城裏漂泊混生,也不到鄉村幹點實事;寧在城裏做“黑人”(無房子、無工作、無戶口),也不回原籍尋找出路……這種“病症”早已有之,比如早先上海等大城市出現的寧上小(中)專不考大學;後來出現畢業了還賴在母校附近的漂泊一族;近幾年則集中表現為在城市就不了業就轉去考研,或者低工資、零工資就業也不肯轉向較小城鎮,在城市把自己當文盲跟民工競崗等等,都是“城市依賴症”的具體表現。

    哪兒的太陽都曬得幹衣服,幹嗎非在城市一棵樹上吊死,作出一副離了城市就活不下去的孬狀?前不久,遇到一位高校講師,談到了部分大學生依賴城市選擇就業時,他斥之為“病態到不能容忍的地步,快形成‘垮掉的一代’了”。他直指“城市依賴症”根本不是依賴城市,而是依賴城市養尊處優、奢侈享樂的生活:幾年大學讀下來,真本事沒學多少,吃飯店、穿名牌、用高檔都習慣了,肯德基、KTV、網吧離不了了,睡懶覺、夜生活都學會了……小城鎮、鄉村沒有這個條件,物質生活到精神生活一下子“斷奶”,他們活不下去的。

    原來是都市的繁華,讓大學生“來過”即不願“錯過”,要由“過客”變成“主人”。大學教育以外的生活方式,竟能讓大學生群體性地放棄來時目標的追求,實在令人吃驚和不安。

    我贊同新東方美國升學顧問、人稱“哈佛爸爸”的高燕定的提法,教育的目的不是不負責任的教育家們提倡的所謂“快樂”,而是為了就業!讀了大學後,變得不切實際地追求享樂的生活方式,而不能務實地運用所學知識和技能去就業,這樣的高等教育是失敗的,至少是不完整的。生活方式的選擇與人生目標的追求,看似是與學校教育無關的個人私務,但當它關涉教育目的的實現時,那就是教育的內容。大學生的“城市依賴症”,與高校思想道德教育不力、學業管理過於寬鬆、社會實踐課程太少都有關係。改革開放後,大量發達國家的專家、客商來華工作,那麼大的生活差距一待幾年、數十年,卻無怨無悔、業績斐然。一位記者採訪援藏的美國青年教師,問她感覺苦不苦,她說:只要行進在通往人生目標的路上,其他東西都是次要甚至可以忽略的。

    出國留學就不回國,進城讀書就不回鄉,為了生活放棄事業的人多了,多得成了現象、成為氣候時,“垮掉的一代”也就形成了——很不幸,很多大學生正加盟其中。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sh.xinhuanet.com/2007-06/21/content_10357600.htm

DWNEWS.COM– 2007年6月15日5:55:0(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中央社記者翁翠萍臺北十五日電)端午節即將來臨﹐人安基金會今天上午邀請四百多位流浪的街友在臺北市南區萬華柳鄉活動中心聯誼同歡﹐並發給每人一袋粽子﹑夏天內衣褲與清潔用品過節。

人安基金會一大早就安排醫生與護士到柳鄉活動中心會場﹐提供義診與義剪﹐吸引街友大排長龍等待﹐不到十時﹐會場也擠滿各處來的街友三﹑四百人。

街友們都踴躍的參加吃西瓜比賽﹐象徵「自食其力」﹐期待早日安定﹐其中一位四十幾歲的游民像不知餓了多久似的大啃西瓜﹐快速的「沙﹑沙﹑沙」聲簡直和除草機割草沒有兩樣﹐不到十秒就吃完大半片大西瓜﹐在旁邊的人看了都傻眼。

另外﹐為了鼓勵街友自立自強﹐人安基金會舉行「同舟共濟立蛋比賽」﹐街友們在一條桌上型小龍舟上專注的立蛋﹐倒了再立﹐愈挫愈勇﹐努力不懈﹐結果有兩位女游民和一位男游民把蛋立了起來﹐在場街友都給予熱烈的掌聲鼓勵。

聯誼過程中﹐街友們也分享流浪甘苦﹐1938年生的雄伯過去在日本中餐廳當廚師﹐去年回臺灣之前被騙相當于臺幣一﹑兩百萬元的日幣五百萬元﹐去年九月回臺後就沒有落腳的地方﹐由于家庭關系疏離﹐又患慢性病﹐沒有健保的他無家可歸下﹐只有在國父紀念館一帶流浪﹐後來才被好心人帶到華山基金會的平安站求助。

雄伯說﹐專門幫助街友的華山基金會是他的貴人﹐今年四月初他因長期心血管疾病未醫治引發劇烈咳血﹐小腿以下因尿酸導致水腫腫脹到像飽滿的氣球﹐腳指頭全變深黑色﹐人安基金會緊急將他送醫時已心肺衰竭﹐搶救後活了回來﹐在平安站的協助下﹐現在他按時吃藥﹐並常協助平安站站務工作。

雄伯的流浪故事令許多游民心有戚戚焉﹗街友流浪街頭的故事也令人同情﹐因此﹐臺灣優力公司貼心地捐助短袖上衣二千一百八十九件﹐臺北市宏孚獅子會捐贈清潔內衣褲與牙刷牙膏刮胡刀及蚊蟲藥膏﹐臺北市中華愛心會也捐粽子數百個﹐祝福街友快樂過端午﹐找工作也都能「包中」﹐也使街友們散場時滿足的離去。
link

2007年06月16日 10:04:44  來源: 重慶晚報

原本成績優秀的十歲少年突然厭學,寧願像流浪兒一樣睡樓道也不想回家。為拯救兒子,單親母親想盡辦法卻仍無果。前日,為兒子心力交瘁的婁女士向本報求助。 

 前日上午11時,高新區人和街道興業路20號,婁女士家。婁女士10歲的兒子軍軍(化名)在床上呼呼大睡,早晨六時才回來的他渾身黑乎乎的。三天前,軍軍以幫清潔工買清潔劑為由,帶著10元錢離家。回家前夜,他穿件背心睡在二樓過道裏,半夜被凍醒數次。近兩月來,軍軍離家出走已不下五次。     

軍軍的臥室墻上貼著八九張獎狀,交通安全宣傳教育徵文比賽一等獎、英語聽說讀唱競賽一等獎、熱愛勞動的小幫手……最近的一張獎狀是今年一月的。床頭旁,一張中英文對照的升旗儀式臺詞曾被擔任學校升旗主持的軍軍背得滾瓜爛熟。     

“兩個月前開始變的。”婁女士說,兒子從小就很聰明,成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平時她對兒子有求必應,生活學習用品都是買高中檔的。兩年前,婁女士丈夫病逝。這學期開始,兒子的成績直線下滑,有的科目甚至不及格。最近,兒子和幾個流浪兒打成一團,一連幾天不回家,逃學上街撿垃圾。     

“家裏就像遊戲中的冒險島,不曉得啥時就會被媽媽大批一頓。”軍軍說,媽媽脾氣不好,他稍微做得有點不對,就會受到一頓打罵。七八歲時,他就開始討厭這個家,一年前癡迷網路遊戲後,他再也不想讀書。      

 採訪中,趁媽媽不注意,軍軍又一溜煙跑了出去。婁女士趕緊下樓打摩的去追,十多分鐘後,她空手而回。“兒子是我唯一的寄託,我不想放棄。”婁女士說,前段時間她忙著經營火鍋店,有時兩三天才回家一趟。每次回家,兒子最喜歡挨著她睡。但如何讓兒子回到原來的軌道上,她卻無能為力。    

“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育的家長。”致力於家庭教育研究的西南大學教科院副教授蔡岳建分析,軍軍本質上是個善良的孩子,他愛媽媽,也特別渴望媽媽的愛。但由於家長脾氣有點急躁、加上愛子心切,平日的嚴格要求讓孩子很沒安全感、很孤單,想要逃離這個家。在和同齡人一起流浪的過程中,朋友間的一丁點關心都讓孩子特別滿足、自由。蔡教授建議,婁女士最好抽出兩個月時間多陪陪兒子,只滿足孩子物質上的需求是不夠的,更多的應從精神上關心、鼓勵他,在潛移默化中把兒子的興趣轉移到學習和有益的愛好上來,慢慢戒掉網癮。     

    編後   

 一個21歲了仍依賴家人,不能自立;一個才10歲,就以離家、睡樓道鬧“獨立”。兩者相差11歲,但問題都一樣:家庭教育出了問題。    

 愛孩子無可非議,怎麼愛?愛到什麼尺度?這是每個家長和父母窮盡一輩子學習的課題。給糖是愛,扶他走是愛,教孩子飛也是愛……不同的方式產生不同的結果。奉勸各位家長大人,注意方式方法。因為,你們的言行直接影響著孩子及孩子的一生。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q.xinhuanet.com/news/2007-06/16/content_10315631.htm

DWNEWS.COM– 2007年6月15日5:55:0(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中央社記者翁翠萍臺北十五日電)人安基金會今天公布全國街友抽查數據指出﹐基金會在全國各地設立的平安站近來每天接到約一千人次求助﹐四月抽查全國四百七十五位求助者發現﹐六成六因失業而流浪﹐一般人因貧病轉入流浪的危機年齡平均約在五十歲。

創世基金會創辦人曹慶為照顧街頭游民而設立人安基金會﹐2005年底前在全國各地設立北市萬華﹑北縣三重﹑桃園﹑新竹﹑苗栗﹑臺中﹑高雄等七個平安站﹐每天受理求助人次約七百人次﹐去年至今增設基隆﹑嘉義﹑宜蘭羅東等三個平安站﹐十個平安站平均每天受理約一千人次求助﹐顯示全國游民需求超過這項統計數據。

人安基金會于四月間隨機抽查全國四百七十五名求助的街友﹐發現年齡從二﹑三十歲到九十歲都有﹐但大多數屬于年長人口﹐其中﹐真正露宿街頭的游民二百六十三人平均年齡五十一點九八歲﹐處于貧苦有屋卻三餐不繼的社會邊緣人平均年齡六十點一五歲。

統計顯示﹐九成露宿游民會選擇在公園﹑車站﹑橋下﹑路邊﹑騎樓等地野宿﹐只有百分之六會找尋空屋或廢棄房舍藏身﹔至于社會邊緣人則以四處借宿﹑租屋為主﹐但也普遍面臨「有屋無餐」或「有餐無屋」二選一的難言苦衷。

調查發現一般人轉入流浪的成因相當復雜﹐大多數求助的游民有高齡﹑低技能﹑低學歷的現象﹐其中﹐不識字及國小以下學歷佔百分之五十八點一﹐但國中以上流浪者也有百分之四十﹐求職的方向都以低技術如做工或開車等單一技術的工作為主﹔至于為什麼會流浪﹖「找嘸頭路」即找不到工作佔百分之六十六點五。

家庭喪失功能也是流浪的成因之一﹐統計顯示街友僅百分之十六點二仍維持婚姻狀態﹐未婚有百分之四十四點二﹐其他則屬分居﹑離婚或喪偶狀態﹐另外﹐家庭無功能者佔百分之四十九點四﹐多數街友無親可依﹐包括長輩過世﹑不想麻煩親人﹑自眨流浪﹑家庭疏離或解散﹑不想落魄回家等。

統計二百六十三位露宿游民的流浪年資﹐流浪期在半年內的佔百分之十一點七﹐半年到一年佔百分之十三點二﹐一年到五年者百分之三十點四﹐五年到十年者佔百分之二十一點四﹐十年以上者佔百分之二十三點三。

人安基金會輔導經驗發現﹐短期流浪者在生活改善與脫困的動機最強﹐一旦習慣流浪﹐輔導需要的時間會更長﹐因此﹐早期發現﹑早期輔導是最有效的策略。
link

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SinoNews/Taiwan/cna_2007_06_15_03_02_37_917.html

2007年06月07日09:33  來源:東南電視台

台北市雙連市場每到晚上就變成遊民的世界。市場收攤後數十名無家可歸的人直接把攤位上的桌子當成床在上面睡覺。大多數的攤販基於同情心都接受他們。

link

http://tv.people.com.cn/BIG5/67527/5833061.html

新華網雲南頻道 ( 2007-06-14 )

開發商等既得利益集團鼓吹房價上漲的聲音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此前地產大鱷任志強先生拋出了“歷史證明所有的房價永遠都是上漲的”名言,最近一段時間鼓吹房價要持續大漲10年、甚至20年的聲音也是不絕於耳,眼下房價的走強給了這些鼓吹者更多的底氣和信心。對於這些預言的正確性姑且不提,如果房價再持續大漲10年乃至20年會發生什麼呢?

    今年4月份,深圳、北京新建商品住房銷售價格同比漲幅超過了10%。到了5月份,深圳市商品房成交均價達每平方米14223元,比4月份上升22.86%,該市5月份商品房成交均價比2006年全年平均房價(9384元/平方米)上漲了51.57%。

    這種漲幅是驚人的。莫說一個月漲幅超過22%,就是把一年的漲幅固定在22%的水準,倘若持續10年,以深圳市商品房每平方米1.4萬元的均價為基數來計算,2008年房價將達到1.7萬元/平方米,2009年2.1萬元/平方米……10年後房價每平方米將達到8.38萬元,買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需要1005.6萬元———滿大街都是“湯臣一品”了。世界銀行專家認為,合理的房價收入比為是4-6,即使以最高值6年來算,一個三口之家每個月收入達到13.97萬,並且不吃不喝才能在合理年限內買得起這樣一套商品房。

    當然,每年22%的漲幅是不能讓那些鼓吹房價大漲10年、20年者滿意的。倘若把深圳市2007年商品房成交均價與2006年的全年平均房價相比,漲幅估計會超過50%,因為截至5月份漲幅與2006年相比就已經達到了51.57%,何況還有7個月的表現機會?假如房價按照每年50%的速度持續上漲10年,那麼,2008年深圳房價將達到2.1萬元/平方米,2009年達到3.2萬元/平方米……10年後深圳市的房價平均每平方米將達到53.82萬元,買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需要6458.4萬元,一個三口之家平均月收入達到89.7萬元,且不吃不喝才能在合理年限內買得起這樣一套商品房,而現在貴得令人咂舌的“湯臣一品”比10年後的經濟適用房還要便宜得多。

    如果房價按照上述速度持續上漲十年,那麼,能買得起住房的只能是少數億萬富翁和一些年薪上千萬的高管,現在的白領階層也將面臨無家可歸、露宿街頭的窘境。當絕大多數人都因買不起房而被排擠出市場之外的時候,市場將失去效率和公平,社會將失去最起碼的溫情。這只會導致兩種結局:一是房市崩盤,房價在泡沫的破滅聲中現出本來的價值。二是社會動蕩。甚至可能兩種情形一起出現。

    假如收入也保持與房價同等的速度上漲,一個家庭的月收入達到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元,那麼,我國的通貨膨脹會達到什麼地步呢?這不難想像。房價的上漲並不是孤立進行。經濟學中有一個比價復歸因素,即具有比價關係的不同商品的價格先後發生同方向、同幅度的變化,使比價關係在一定程度上復原。如果房價連續上漲將帶動其他商品一起快速上漲,通貨膨脹將變得猙獰可怖,經濟危機將難以避免。實際上,今年CPI的快速上漲就與房價漲幅過快密切相關,雖然房價漲而租金並未保持同步上漲———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房價上漲很大程度上乃投機所致,但比價復歸因素在無形中對食品價格的上漲起了推動作用。換句話說,食品漲價只是表像,真正拉動CPI上漲的幕後“黑手”是快速上漲的房價。

    如果房價上漲持續10年,在收益預期相對確定的情況下,熱錢將通過各種途徑涌入,房市將成為投機者的天堂。同時,官商勾結可能愈演愈烈,腐敗將對房價上漲推波助瀾。住房這一民生問題將給民眾帶來更刻骨銘心的痛。人們為了買房將把絕大部分收入存入銀行,這種預防性儲蓄將達到空前嚴重的地步,人們的消費慾望將被壓抑,拉動內需將變成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如果房價上漲持續10年,獨生子女一代不僅面臨著巨大的購房壓力,還將面臨著同時贍養兩個家庭老人的重擔,這無疑將成為這一代人的不可承受之重。同時,住房將從工具變成目的,成為人們的理想和奮鬥目標,年輕一代的創造力將被牢牢綁架在住房的車輪上。人們的生活將不再輕鬆,笑容將被憂愁驅趕殆盡,沉重和無奈將主宰人們的精神家園,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即使勉強能夠買得起房,我們除了住房還能有什麼?(完)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yn.xinhuanet.com/house/2007-06/14/content_10293908.htm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