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7


據統計,目前,我國有農村留守兒童2000多萬,他們在成長中面臨的許多困難和問題,不僅影響到兒童的健康成長,而且關係到新農村的建設和社會的和諧穩定。為此,中共中央組織部、全國婦聯、教育部、公安部、民政部、衛生部、共青團中央七部門日前聯合下發通知,開展聯手行動,促進農村留守流動兒童問題的有效解決。

    7月27日,河南省濟源市王屋鄉婦聯和愚公希望小學為留守兒童開辦的夏令營開營。圖為留守兒童在夏令營跳皮筋。苗秋鬧/攝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全國婦聯:引導家長承擔起保護教育責任

    “我國留守兒童問題實質上反映了兒童家庭保護和家庭教育缺失。”全國婦聯書記處書記張世平說,要解決這個問題,關鍵是要創造有利於兒童家長共同生活的條件和環境,使孩子們能夠獲得應有的家庭保護和監護。

    張世平認為,要調動勞動力輸入地和輸出地兩個方面的積極性,從源頭和政策層面上解決問題。一方面,輸入地要通過制定相關政策,創造流動兒童平等發展的環境;另一方面,輸出地也要通過完善監護機制和促進勞動力就地轉移來促進問題的解決。

    “此外,留守兒童不是問題兒童,也不是所有的留守兒童都有問題。”張世平說,“目前社會上對這個問題的宣傳認識還存有誤區,不能再給孩子們增加新的壓力。要對家長和代理家長給予必要的指導和服務,幫助引導他們切實履行好法律賦予的家長義務。”

    張世平表示,下一步,全國婦聯將動員社會支援,強化正面宣傳引導和面向家長的指導服務。要依託現有的各級各類家庭教育指導陣地,特別是農村四老家長學校、新市民家長學校等,通過組織家庭教育報告團、開展遠程教育、在勞動力轉移培訓中增加家庭教育指導內容等多種途徑,面向留守兒童家長和代理家長,宣傳保護兒童的相關法律知識,宣傳家庭教育的先進理念和科學方法,引導家長重視子女教育,關心孩子的成長,切實承擔起培養教育好下一代的重要責任。

    教育部:農民工子女上學收費與當地學生平等對待

    教育部日前表示,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儘快制訂保障農村留守流動兒童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法規、政策,農民工子女上學收費要與當地學生平等對待。

    教育部有關負責人說,農民工輸入地應堅持以公辦學校為主接收農民工子女接受義務教育,降低入學門檻,簡化入學手續,收費與當地學生平等對待,不得違反國家規定向農民工子女加收借讀費及其他任何費用,保證他們進入城市後能夠儘快入學接受義務教育。

    這位負責人要求農民工輸出地的教育行政部門,要積極配合當地政府,建立教育、公安、司法、婦聯等有關部門分工協作的教育管護工作機制。要結合“農村寄宿制學校建設工程”和“中西部農村初中改造工程”的實施,加強寄宿制學校建設,優先滿足留守兒童的寄宿學習需求,並努力為他們提供良好的學習、生活和監護條件。

    這位負責人還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建立留守兒童動態監測機制和檔案庫,及時掌握、分析留守兒童的學習、生活情況。鼓勵學校組織教師、學生與留守兒童建立幫扶制度,特別要重點幫扶思想品德有偏差、心理素質有異常,學習生活有困難的留守兒童。

    衛生部:確保留守流動兒童享有基本醫療服務

    調查顯示,由於長期不跟父母在一起,得不到很好的生活照顧,部分留守兒童營養嚴重不足,患病率高,身體健康受到很大損害。為此,衛生部要求各級衛生行政部門抓住全面推進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有利契機,確保農村留守流動兒童享有應有的基本醫療服務。

    衛生部辦公廳副主任孫家海表示,衛生行政部門要加強調研、及時掌握農村留守流動兒童的健康狀況,有針對性地研究出臺相關政策,為留守流動兒童提供生長髮育監測、營養指導、計劃免疫、兒童常見病診療等基本的衛生保健服務。

    孫家海說,衛生行政部門將根據農村留守流動兒童的營養狀況,制定干預措施,組織編印科學實用、通俗易懂的宣傳材料,開展兒童營養、餵養知識及常見疾病的預防等健康教育和諮詢指導。

    民政部:給予特殊困難留守流動兒童社會救助

    民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各級民政部門將加強對農村留守流動兒童及其家庭困難狀況的調查研究,出臺相關政策,切實保障特殊困難農村留守流動兒童獲得應有的社會救助。

    民政部辦公廳副巡視員李全茂指出,建立和實施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要將符合條件的留守兒童全部納入低保範圍。符合五保供養條件的留守兒童,要為其提供五保供養服務;符合當地規定的農村醫療救助條件的留守兒童,要對其及時進行醫療救助,有效解決困難農村留守兒童的看病難看病貴問題。

    在談到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時,李全茂說,根據去年的統計數字,我國目前大約有10.4萬流浪兒童。對農村留守兒童,各級民政部門要採取必要的預防、干預措施,防止其外出流浪。對已經外出流浪的農村兒童,要給予及時救助,並在查清其家庭情況後,聯繫其監護人,將其護送返鄉。有條件的地方,救助保護機構要對其進行集中的管理和教育。要根據需要進行跟蹤回訪,儘量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上的困難,防止其再度外出流浪。(聞哲)

link

http://big5.ce.cn/xwzx/gnsz/gdxw/200707/28/t20070728_12339567.shtml

2007年07月28日 08:07:20  來源:現代快報

據報道,4年前,英國曼徹斯特市55歲男子保羅·庫蘭創辦了一家大型電腦軟體公司“OMNIS”並迅速獲得了國際性巨大成功,搖身成為一名過著奢華生活的百萬富翁。然而倒楣的是,由於生意失敗,如今保羅竟然變成了身無分文的窮光蛋,不得不和其他流浪漢一樣露宿街頭。

    創辦軟體公司成富翁

    據報道,55歲的保羅·庫蘭是英國曼徹斯特市人,他和女友於1995年開始同居,並生有1名現年7歲孩子。2003年,保羅創辦了軟體公司“OMNIS”,短短一年時間公司就在IT業內頗有名氣,並在國際範圍獲得了巨大成功。而保羅也一夜暴富,迅速成為擁有數百萬英鎊家產的富翁。

    在公司業績最輝煌的那段時間,保羅過著奢華的生活。他每次出差和旅遊都入住五星級酒店,買下了2輛梅賽德斯高級轎車,並貸款在曼徹斯特市CHORLTON區買下一所價值上千萬英鎊的豪華別墅。

    生意失敗丟飯碗

    但到了2004年,由於保羅的生意策略失誤,公司開始迅速走下坡路。公司創辦僅1年後,就不得不被另一家大公司低價收購並接管。儘管新東家將保羅也留了下來,但不久公司業務就轉向,而保羅則完全沒有任何工作可做,很快就丟掉了飯碗。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保羅努力尋找一份新工作時,和他同居9年的女友也拋棄他而去。由於沒有收入無法交房屋貸款,保羅被迫賣掉了豪宅。

  拖欠房租被逐出門

    從此以後,保羅開始租房子生活,今年5月,由於拖欠房租長達6個月,保羅終於被房東趕出了家門。而此時,保羅的親戚和朋友們也全都避之唯恐不及,沒有任何人肯收留他。從那之後,無處可住的保羅不得不像個流浪漢一樣露宿街頭。每天晚上,他只能到附近一個骯髒的鐵路立交橋下睡覺,而身上只能蓋一張塑膠廣告單。

    令保羅惱火的是,當地社會機構也拒絕幫助他。原因是他不肯交房租,從而令自己“故意”成為無家可歸者。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2007-07/28/content_6441297.htm

DWNEWS.COM– 2007年7月26日9:10:24(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東北新聞網/以五代結束﹑宋朝開國為起點﹐中國古代流氓群體進入了轉型期﹐色情行業的空前興盛和賴此為生的流氓種類及其行為﹐有了急速的增長。(chinesenewsnet.com)

據《東京夢華錄》稱﹐北宋時京師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館歌樓﹐舉之萬數”。打個大折扣﹐算它為3000之數吧。則可以推定﹐僅汴京一地就食色情業的篾片幫閑起碼不下數萬之眾。(chinesenewsnet.com)

以陪宴寫帖﹑房中做手﹑樓下相幫﹑王八龜兒等名目形色直接在官私妓院裡勾當者﹐徹頭徹尾地同賣淫生意捆在一起﹐並依“營業額”大小和老鴇﹑妓女分享物質利益。他們中有的靠相席行令﹑插科打諢的本事﹐在色媒酒宴上陪座﹔有的憑下棋打牌﹑做局“抬轎”的伎倆﹐在房內博局上伴賭﹔還有的僅仗弄腿使拳的狠勁﹑傳言送語的口勁或撒潑行賴的刁勁﹐分別擔任了“維持秩序”﹑兜攬生意﹑索討欠賬等差使。(chinesenewsnet.com)

據耐得翁《都城紀勝》等資料介紹﹐這些人的來歷﹐多為失業游民﹑破落戶子弟。還有─些﹐原先也是嫖客﹐嫖光本錢後靠老鴨或紅妓的面子﹐“留院勾當”。《夷堅志》裡介紹過一個如此履歷的人﹐名叫傅九。性喜狎游﹐在花街柳巷中淘空了業﹐然後墮落到“為娼營辦生業”﹐最後的一手是拐上一個院中姐兒﹐欲“竊負而逃”﹐來個人財兩得翻本。但妓院裡滿坑滿谷的“做手”﹑“相幫”﹐也不是吃干飯的﹐結果落得個被迫自縊的悲慘下場。(chinesenewsnet.com)

在笑貧不笑娼的病態社會生活環境裡﹐這些完全以妓院勾當為“業”的流氓﹐就算是端上了相對穩定的飯碗﹐還有許多不屬于“勾欄所有制”的篾片﹐靠在市井間引誘富子弟﹑外來客商等來院嫖妓與娼門拆賬。宋人沈所著《諧史》裡﹐就有一則事例﹕有個叫戴伯簡的年輕人﹐因父親猝亡﹐承巨產﹐便有一幫光棍貼緊來﹐專引導他去妓院裡作狎邪蕩游。戴老仆楊忠在屢勸小公子無效的情況下﹐只好一手拿刀﹐一手拿錢﹐同這班流氓談判﹐逼他們答應今後不再來當“導游”。條件是一次性付一筆錢給對方﹐用作他們從此少一個“顧客”的補償。(chinesenewsnet.com)

當時的社會風氣之一﹐就是無論官私筵會﹑富戶宴樂﹐都要弄一些粉頭歌伎來陪伴。要想隨時請到“走紅”的角色﹐最簡捷的方式﹐莫過于和這種與色情業有廣泛聯系的人搭上。周密《癸辛雜識》記載﹐北宋時有個專門幫國子監學生招妓赴宴拉皮條的篾片團伙﹐共十多個人﹐常駐堂堂學府內以“專充告報”﹐為首者叫卜慶﹐綽號“野貓兒”。觀其“業務”﹐倒是名副其實。(chinesenewsnet.com)

專在出賣色相場所尋機會向嫖客打秋風行訛詐﹐也是一種勾當。吳曾《能改齋漫錄》裡就有一則﹕石曼卿任集賢校理時﹐偷偷溜到娼館去買春﹐違犯了國對官吏治游有級別和范圍限制的規定﹐結果被這類混跡妓院的流氓抓住把柄敲竹杠﹐引起爭吵﹐“為街司所錄”﹐還吃了杖責。所以不少既想偷歡又不想落到狼狽結局的嫖客﹐每每在揮霍纏頭之外﹐還要向這些人“孝敬”一些。(chinesenewsnet.com)

病態的社會風氣也造成兩宋時男娼現象的空前嚴重。印證史料﹐可知這種男娼已非漢晉時專供豪富取用的“嬖人”“孌童”一類﹐而是大多由“無賴”充任﹐直接游蕩于社會並成為民間賣淫業的一大品種。如陶谷《清異錄》稱﹐目下京師出賣色相的戶頭將近一萬﹐乃至男娼自賣肉體﹐進退怡然。此類特殊的風月作坊﹐俗稱“蜂窠”。(chinesenewsnet.com)

《萍州可談》則披露﹐這類場所的開設還不止京師一處﹐“至今京師與郡邑間﹐無賴男子用以圖衣食﹐舊未嘗正名禁止。政和間始立法告捕﹐男為娼﹐杖一百﹐告者賞錢五十貫。”但女娼既不能禁﹐又何能禁男娼?據《癸辛雜識》稱﹐這股穢風到南宋時更盛﹐臨安新門外一帶是著名的男娼區。這種“吃軟飯”的無賴﹐也結成一個個團伙﹐“為首者號‘師巫’﹑‘行頭’”。尤其讓人惡心的是﹐這些男娼也個個涂脂抹粉﹐插戴首飾﹐各取女性化的名字為代號﹐舉止體態﹐般般比擬婦人。周密為之驚呼﹐“敗壞風俗﹐莫此為甚!”尤抱怨政府立法不嚴﹐未能像政和時明擬法令禁止。其實“紅燈區”裡的眾生相﹐本來就光怪陸離﹐“蜂窠”﹑“行頭”之類的出現﹐不過是再抹上一道重彩罷了。(chinesenewsnet.com)

最早的美女促銷﹕宋朝酒樓的“三陪女郎”(chinesenewsnet.com)

酒樓用妓女陪客侑酒﹐其實和今天夜總會之類場所中的光景差不多。都不外以色促銷﹐或酒色兼營﹔惟一的區別﹐只是三陪售色的程度(chinesenewsnet.com)

兩宋時代﹐官妓制度依然盛行﹐而私營妓女則至少在唐代就已經出現。在一千年前﹐妓女們就已經開始承擔商業促銷的義務。宋代的酒樓﹐普遍以妓女的美色來促進業務──讓妓女在酒樓陪客侑酒。宋人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二﹐記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酒樓盛況雲﹕(chinesenewsnet.com)

凡京師酒樓……南北天井兩廊皆小閣子﹐向晚燈燭熒煌﹐上下相照﹐濃妝妓女數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喚﹐望之宛若神仙。又如周密《武林舊事》卷六記南宋杭州城“和樂樓”等十一座官營酒樓用官妓陪客﹕(chinesenewsnet.com)

每庫(那時酒樓常被稱為“庫”)設官妓數十人……飲客登樓﹐則以名牌點喚侑樽﹐謂之“點花牌”。……然名娼皆深藏邃閣﹐未易招呼。(chinesenewsnet.com)

而“熙春樓”等十八“市樓之表表者”(私營酒之有名者)則用私妓侑酒﹕(chinesenewsnet.com)

每處各有私名妓數十輩﹐皆時妝玄服﹐巧笑爭妍。夏月茉莉盈頭﹐春滿綺陌﹐憑檻招邀﹐謂之“賣客”。(chinesenewsnet.com)

吳自牧《夢粱錄》卷二十亦記有這方面情況﹕(chinesenewsnet.com)

自景定以來﹐諸酒庫設法賣酒﹐官妓及私名妓女數內﹐揀擇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臉櫻脣﹐玉指纖纖﹐秋波滴溜﹐歌喉婉轉﹐道得字真韻正﹐令人側耳聽之不厭。(chinesenewsnet.com)

接著是當時著名官妓11人和私妓22人的名單。這些妓女的名字﹐正是那個時代的性感名字﹐不妨抄錄一些﹕官妓如金賽蘭﹑范都宜﹑唐安安﹑倪都惜﹑潘稱心﹑梅丑兒﹑康三娘﹑沈三如等﹔私妓如錢三姐﹑季惜惜﹑呂雙雙﹑胡憐憐﹑沈盼盼﹑普安安﹑徐雙雙等。(chinesenewsnet.com)

此外還有一些賣唱﹑賣藝的流動私妓﹐可能是較為下等的妓女。耐得翁《都城紀勝‧酒肆》還記載有一種“庵酒店”﹐是“有娼妓在內﹐可以就歡﹐而于酒閣內暗藏臥床也”﹐這種可以和客人在酒閣內成就雲雨之歡的陪酒女郎﹐應是較下等的私妓。(chinesenewsnet.com)

酒樓用妓女陪客侑酒﹐其實和今天夜總會之類場所中的光景差不多。都不外以色促銷﹐或酒色兼營﹔惟一的區別﹐只是三陪售色的程度。

link

http://www6.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EntDigest/Showbuz/2007_7_25_21_10_24_565.html

短片: 遊民世界的詹姆士龐德

James Bond, Parodie, Homeless, Obdachlos

link

http://www.ichlache.com/homeless-james-bond-2007-03-26.html

“There was the pedestrian who wedged himself into the crowd, but there was also the flâneur who demanded elbow room and was unwilling to forego the life of the gentleman of leisure. His leisurely appearance as a personality is his protest against the division of labour which makes people into specialists. it was also his protest against their industriousness. Around 1840 it was briefly fashionable to take turtles for a walk in the arcades. the flâneurs liked to have the turtles set the pace for them." 1938 “The street becomes a dwelling for the flâneur; he is as much at home among the facades of houses as a citizen is in his four walls. To him the shiny, enamelled signs of businesses are at least as good a wall ornament as an oil painting is to the bourgeois in his salon. The walls are the desk against which he presses his notebooks; news-stands are his libraries and the terraces of cafés are the balconies from which he looks down on his household after his work is done."1938 “The crowd was the veil from behind which the the familiar city as phantasmagoria beckoned to the flâneur. In it, the city was now landscape, now a room. And both of these went in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department store, which made use of flânerie itself in order to sell goods. The department store was the flâneur’s final coup. As flâneurs, the intelligensia came into the market place. As they thought, to observe it – but in reality it was already to find a buyer. In this intermediary stage…they took the form of the bohème;. To the uncertainty of their economic position corresponded the uncertainty of their political function." 1935 “These writings were socially dubious, too. The long series of eccentric or simple, attractive or severe figures which the physiology presented to the public in character sketches had one thing in common: they were harmless and of perfect bonhomie. Such a view of one’s fellow man was so remote from experience that there were bound to be uncommonly weighty motives for it. The reason was an uneasiness of a special sort. People had to adapt themselves to a new and rather strange situation, one that is peculiar to big cities. Simmel has felicitously formulated what was involved here. ‘Someone who sees without hearing is much more uneasy than someone who hears without seeing. In this there is something characteristic of the sociology of the big city.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in big cities are distinguished by a marked preponderance of the activity of the eye over the activity of the ear. The main reason for this is the public means of transportation. Before the development of buses, railroads and trams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people had never been in a position of having to look at one another for long minutes or even hours without speaking to one another’."1938 “On his peregrinations the man of the crowd lands at a late hour in a department store where there are still many customers. He moves about like someone who knows his way around the place…If the arcade is the classical form of the intérieur, which is how the flâneur sees the street, the department store is the form of the intérieur’s decay. The bazaar is the last hangout of the flâneur. if in the beginning the street had become an intérieur for him, now this intérieur turned into a street, and he roamed through the labyrinth of merchandise as he had once roamed through the labyrinth of the city…The flâneur is someone abandoned in the crowd. in this he shares the situation of the commodity."1938  If the city is crowds . . .   How are we to experience the city?   For Walter Benjamin, it is a question of observation. A specialized observation, involving the attachment of the flâneur not the attachment of the badaud. The simple flâneur is always in possession of his individuality, whereas the individuality of the gawker disappears. It is a question of attachment to oneself, and involvement without the city. As an electronic flâneur, it is easy to lose one’s attachment within the city that is the web.    “The street becomes a dwelling for the flâneur; he is as much at home among the facades of houses as a citizen is in his four walls. To him the shiny, enameled signs of businesses are at least as good a wall ornament as an oil painting is to the bourgeois in his salon. The walls are the desk against which he presses his notebooks; news-stands are his libraries and the terraces of cafés are the balconies from which he looks down on his household after his work is done." Walter Benjamin, 1938.    “The crowd was the veil from behind which the the familiar city as phantasmagoria beckoned to the flâneur. In it, the city was now landscape, now a room. And both of these went in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department store, which made use of flânerie itself in order to sell goods. The department store was the flâneur’s final coup. As flâneurs, the intelligentsia came into the market place." Walter Benjamin, 1935.    Now let us imagine the flâneur ambling throughout the network of the Internet like a city. Suddenly his role is made ten times easier. He no longer is labeled, he can view without being viewed, and even the badaud can gawk without the appearance of rudeness. The detective can work under cover and all can bear the name of alias without shrugging. link

http://inner-child.spaces.live.com/?_c11_BlogPart_FullView=1&_c11_BlogPart_BlogPart=blogview&_c=BlogPart&partqs=amonth%3D1%26ayear%3D2007

時間: 2007-07-27 11:14:52 來源:荊楚網-楚天金報 【關閉

    一把吉他、一個背包,大學畢業生毅然踏上旅途。昨日,記者在漢口步行街遇見慕容玉柯同學,他正在街頭動情地賣唱。

    

    慕容玉柯今年23歲,四川廬州人,今年剛從蘭州交通大學畢業。他說,他從小就喜歡看《三毛流浪記》,很想嘗試一下那種流浪生活。恰好今年他大學畢業,有一段空閒的時間,便決定開始嚮往已久的流浪生活。今年2月底,他拿著心愛的吉他、背著一個背包,身無分文地踏上了旅程。他買了一輛自行車,從四川綿陽出發,準備騎自行車流浪,可是經過老家廬州的時候,被媽媽把自行車給沒收了。倔強的慕容玉柯並沒有聽父母的話,又偷偷地從家裏跑了出來。

    沒有了自行車,他決定自己賺取路費。於是,他拿著吉他走上街頭賣唱,等湊夠了路費後就坐車到下一個城市。他經過貴州、廣西、湖南等省之後,于一個月前來到了武漢。

    “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會先在街頭賣唱賺錢,有時候幹得好一天可以賺三四十元錢,幹得不好就只有十多元錢。”慕容玉柯說。如果賺錢多的話,他就會住便宜的小旅館;要是賺錢少,他就只能在網吧、街頭或者車站過夜了。“出來後知道賺錢真是不容易,所以我從來不亂花錢,從來不住一晚上超過15元的旅館。”慕容玉柯說。

    在一路奔波中,慕容玉柯認識了許多的朋友。來到武漢後,他就認識了一個同齡的武漢女孩,熱心的女孩經常會拿來一些好吃的給他。晚上他在街頭賣唱的時候,女孩也會在一旁幫他喝彩。“路上認識的這些朋友都是我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慕容玉柯說。

    “還有一個月我的流浪生活就要結束了。這次的經歷不僅讓我開闊了視野,也讓我體會到生活的艱辛和人間的真情。”慕容玉柯說。(文圖/記者韓君 實習生華燁 白玉)

(責任編輯 余淩雲)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b.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07/27/content_10697436.htm

記者游振昇/豐原報導/聯合報20070725

自助式KTV業者發現,現在有許多女性單獨到KTV唱歌,豐原市全家福自助式KTV近半年來,固定有一名約30歲女子單獨來唱歌,甚至一度連唱20小時、喝完2000cc啤酒,還有60歲婦人經常獨自到包廂開唱,享受獨唱樂趣,讓業者印象深刻。

全家福KTV經理王焜志表示,KTV原本是呼朋引伴熱鬧唱歌的場所,近年來,獨唱「女人心事」似乎成為另一種潮流。

王焜志說,半年前,一名年約30歲女子開車到全家福KTV,單獨唱歌、喝酒,平均每周來一次,都唱3到4小時後離開。

這名女子曾經有一天上午10時到KTV唱歌,唱到隔天早上6時,共唱20小時,期間只在中午外出買便當,還要求先扣掉買便當時間,其餘時間都是自己獨唱。

服務人員輪班進入包廂換紙巾等,對這名女子印象深刻,且她在20小時內除了一次外出買便當,都足不出包廂,喝完KTV提供的2000cc啤酒,離開時還看不出有疲憊神情。

王焜志說,上個月底,這名年約30歲女子,突然帶蛋糕到KTV為自己慶生、自己切蛋糕,她當天只唱3個小時,離開時還分幾塊蛋糕給服務人員,服務人員向她說:「生日快樂」;這名女子本月未再到KTV,服務人員覺得有點懷念她。

因自助式KTV非假日且白天唱歌費用比較價宜,這名女子當天連唱20小時,花費不到2000元。

獨自到全家福KTV唱歌的還有另一位60歲婦人,每次都唱3小時,服務人員看到她進出KTV時,表情都很愉快,似乎很享受獨唱樂趣。

民視 (2007-07-18 20:11)

除了中國丐幫入侵的問題之外,其實,台灣也有相當多的乞丐問題,在台北很多乞丐謀生不易,都流轉到其他縣市,像是基隆火車站,就充滿乞丐,旅客不勝其擾。而且,因為生活不好過,還有人在網路上成立了〝台灣乞丐聯盟〞,真是無奇不有。火車站裡面、陰涼的人行路橋上,只見衣衫襤褸的男子,各據一方,而他們的生財工具很簡單,就是一個小碗,或是一個小臉盆。不過,這些依靠社會大眾的同情心來過生活的人,乞討方式也陸續改變,不僅伸手要錢,還會死纏爛打、糾纏不放。台北市,或許是比較冷漠,也可能警察管得凶。乞丐、流浪漢,就把戰場轉往鄰近的基隆。事實上,除了沿街乞討的問題之外,無遠弗屆的網路上,也有人成立了〝台灣乞丐聯盟〞,不過,他們可不是要向大家乞討些什麼,而是向政府嗆聲說,經濟不景氣,等政府想辦法,不如靠自己,想辦法讓台灣成為一個快樂天堂,大家都一口飯吃。

link

http://news.sina.com.tw/society/ftv/tw/2007-07-18/201112614865.shtml

 一個七年級的「草莓族」、一個都會長大的大三男生,決定利用暑假效法前人不花一毛錢遊歷台灣。一路上,從大卡車、賓士到小50,從科技新貴、失業男子到農夫,28輛便車,42個陌生人的熱心幫助,讓身無分文的他,從原本的目的地──高雄,延伸到了鵝鑾鼻,又到了花蓮……短短九天環島一周,完成夢想,遠遠少於計劃中的天數;但更多、更重要的收穫,是旅途中大家真心搏感情,讓涉世未深的他,初探了台灣各個階層的生活概況,飽嚐了台灣人的善良和熱情,印證了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依然存在。【PowerPoint簡報檔下載,看更多精彩介紹。歡迎轉寄】

作者簡介
俞子維
  我是俞子維,可能跟很多大學生一樣,我就讀了自己沒興趣的系所,台灣科技大學機械系,可是我在裡面過的很快樂,因為我還是在追尋自己的夢想,現在有人叫我流浪男孩,或是擁抱男孩,不管如何!我就是我,我是一個愛作夢與愛把夢實現的人!但是務實的我還是希望可以順利畢業!但是隨和的我又覺得晚個一兩年又沒差!

  哈哈?真實的我說:JUST DO IT!

link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59904

 —————————————————————————————————–

以下為俞子維流浪的個人部落格

8/4 子維的暑期流浪計畫 1 流浪吧~男孩~ 出發前一天的準備~

流浪吧!男孩!

小時候,大部分的媽媽都會跟小孩子說:「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講話。」
長大後常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朋友有一天在路上好心送一位出車禍的人去醫院,結果傷患的家屬汙賴我的朋友,說他是肇事者。」 聽老一輩的人說過去的生活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多麼的有人情味,治安很好;我們反觀現在的生活,隔壁住誰我們可能都不知道,太晚回家可能會發生意外,一個人上廁所可能會發生意外,搭計程車可能會發生意外,去KTV唱歌可能會發生意外,說自己倒誰挺誰就被打一頓?許多父母也用這些新聞報導的社會案件來灌輸小孩子:現在台灣的社會有多可怕!以後要早點回家!
從小參加童軍活動的我想:台灣社會真的像我們在電視螢幕那小框框裡看到的一樣嗎?還是我們只活在小框框裡?
高三那年我利用等待放榜的空檔,看了很多課外讀物,其中有一本叫做「不帶錢去旅行」書中描述一個美國白領階級的上班族有一天把家門關起來,鑰匙塞進門縫~展開從美國西岸到美國東岸的不帶錢旅行計畫,沿路經歷了許多事情,像是住遊民之家、被搶、餓的半死,但他只接受陌生人給他搭便車,或是請他吃飯或住宿,不接受任何金錢上的支援來完成這個旅程。他成功了!他也證明了美國人辦到了!
外國人都說台灣人熱情又充滿人情味,也有人說台灣的人情味不再。
我不知道,雖然台灣與美國的文化不大相同,我還是用同一種方法來展開「子維的暑期流浪計畫」 8/4
出發前一天,本來毫不擔心的媽媽一早突然從床上跳下來大叫:「俞子維!你不要去喔!現在是7月!很危險的!」我說:「世界上會害你的只有人。」為了做好萬全的準備,我一早先到了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一家早餐店嘗試看看不用金錢用勞力可不可以換取一頓早餐?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出口“老闆,我可不可以在這裡打工,然後你給我一頓早餐呀?”
“我沒有那麼多錢!”老闆娘最後回答我。
寧願一個小時花100元請一個工讀生,卻不願讓人作一樣的事情,只是換取一頓早餐?
出發前一天就遇到這種挫折,讓我對未來的流浪充滿了不安感。
我特地到了暑假打工的國科會跟大家道別。
“請問有沒有人資助我什麼東西?”
小揚說:“水~~水很重要~~我待會還可以幫你加滿!”
小斑馬說:”要不要護手霜?”最後給她了我一罐居家旅遊的必備良藥白花油一罐。
沂蒨給我兩包賣片叫我沒早餐吃這個,小蛙學妹給我剛從花蓮帶回來的麻糬,玫樺給我一條平安繩,還叫我到哪裡要打電話回來報平安!
雖然大家好像都在開玩笑,可是我還是感受到了很多溫暖,總比剛剛那位早餐店的老板娘好。
很多人都對我說台灣人的人情味只發揮在自己熟悉的人身上,好像完全不理會一個看起來真的需要幫忙的陌生人!我還是對這個說法打個問號。

文章分類: 子維流浪日誌
此分類下一篇: 8/5 子維的流浪計畫day1(2) 出發嚕~~

link

http://www.wretch.cc/blog/huhululu&article_id=4794103

out-of-home.jpg 

她告別打卡,買了環球機票,還來不及後悔,就踏上許多人夢寐一生的旅途。

她的離家不是懷著「找尋自我」這種文藝氣質,而是想讓被掏空的腦袋放輕鬆。

她的出走是勇氣多於計畫,衝動勝過預算,走過的街頭巷尾多過名勝古蹟。

她的瀟灑往往出現在「好吧!為了賭氣決定跑一趟」……好勝與不服輸的個性讓她據理力爭到底,絕不丟國人的臉。

她的堅持有時令人嘆為觀止,為了尋找「理想中」的可麗餅,竟然在法國連續吃了冷凍的、速食的、隔夜的可麗餅……;為了吃到熱騰騰的飯菜,她比手劃腳點了一次又一次,還是吃不到隔壁桌美味的肉醬飯。

她三更半夜流落街頭,晚上不知睡哪兒,卻還有心情打量穿垮褲的混混,對人家品頭論足一番!

她身高一五四、體重四十四,卻一路背起二十公斤裝備,在國境之間留下巨大的身影…

這樣一個單身女子,這樣一趟忘了預約的旅程,究竟還發生了多少「意料之外」的妙事呢?

華成出版,2005年1月,ISBN: 957-640-848-2

【2007-07-18 09:10】 【來源:四川線上-華西都市報】

 孩子“離家出走”已是一件讓不少家長揪心的事情,但是近段時間來,一些家長在百度網(w w w .b a i d u .c o m )貼吧裏驚然發現,這裡竟出現了“離家出走”貼吧。一些孩子利用這一貼吧或Q Q 群,相互邀約離家出走,讓家長看後無不瞠目結舌。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一些孩子甚至還在貼吧裏發帖羅列詳細“出逃計劃”。在家長憂心的同時,社會學家認為,應該尊重孩子青春期想獨立生活的願望,應該為孩子的這種願望創造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

    網上串聯孩子密謀“離家出走”

    記者注意到,這個“離家出走吧”早在2005年初就已經創建,到現在發帖數量已經將近5000個,並且還有各種不同的主題900多個。“我很想走,遠離痛苦”,“今天我在超市填飽了肚子”,“身無分文的我怎麼活下去”,“離家出走之注意事項”等等,內容豐富且有一套屬於自己的體系,形成了一個網上“離家出走者的家園”。還有網友竟然還提供了出走在外每天的伙食標準供其他人參考。

    從貼吧裏的發言可以看出,“離家出走吧”的成員主要是十五六歲的中學生,他們或者是在網上向別人討“經驗”準備離家出走或者是尋找一起出走的夥伴;有的則是已經出走在外,發帖鼓勵後來者跟進,或者是傾訴自己出走的困難。而從地域來看,這些“吧友”分佈在北京、上海、重慶、成都、蘭州、西安等地,既有經濟較發達地區的,也有發展較落後地區的。貼吧裏大家也有反對出走,對準備出走或者已經出走的人進行規勸的,還有離家出走者的父母也在貼吧裏發帖找孩子。

    家長憂心出走理由千奇百怪

    “我想離家出走!媽媽不理我,爸爸根本沒把我當兒子看待!”

    “我想出去鍛鍊一下,見見世面。”

    仔細看了很多帖子,發現孩子們出走的理由很多,千奇百怪。孩子們畢竟還是缺少獨自在外生活的經驗,因此通過網路尋找出走夥伴的大有人在。“有沒有重慶的朋友,我想出走但不知道去哪”“成都出走”等“吧友”都是在貼吧裏尋找出走同伴的,他們大多將自己的Q Q 號直接公佈與人進行交流,有的甚至直接將電話號碼公布於上。

    就這樣的貼吧出現,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曾經有孩子出走過的家長。雅安的張先生表示,他十分擔心孩子通過網路了解到這樣的貼吧,而在不懂事的情況下經過其他孩子的慫恿,輕易離家出走,因此他認為作為一個負責的網站應該對這些貼吧進行控制,甚至應該關閉。

  出門在外世事難料幾多辛酸

    從眾多離家出走者發的帖子可以看出,他們在外面的生活十分悽慘。一位離家出走者在網上自曝自己的出走生活:早上9點到的山東日照,坐了10多個小時的火車,快坐吐了,太噁心了。因為我走得急,腳上只穿了拖鞋,沒帶別的鞋……買好鞋,就找房子。但下午4點多又到出租房裏時卻發現新買的鞋沒了……

    而另一名出走少年寫道:外面真的很辛苦,可是有的事情做了就回不了頭了,在外面也沒什麼不好的,苦就苦吧!我出來15天了,這是我第三次離家出走,我剛出來時差點被一個小混混強暴了……記者發現,離家出走者普遍由於年齡小,缺乏社會經驗,不僅個人人身安全得不到基本的保障,經濟來源也成了大問題。而這些都很容易為社會治安留下隱患。

    專家認為應給孩子獨立空間

    四川大學社會學教授陳昌文認為,靠關閉網站或者一味禁止孩子上網等“堵”的方式不可能杜絕離家出走的現象。陳教授稱,“離家出走”是全世界的社會現象,而這種現象並不是絕對的有害。它是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們追求獨立生活的一種行為。尤其是現在的孩子,當在家裏遇到一些不順利的事後,由於沒有更多的兄弟姐妹,他們需要出門交朋友以傾訴自己的心聲。而產生“離家出走”的誘因,很多時候都是家庭管理過度造成的,因此,對於“離家出走”的問題,家長和社會都要積極引導,積極主動地創造一些安全健康的出走條件。

    昨天下午,記者根據百度網上公佈的聯繫方式,試圖聯繫到相關負責人就“貼吧”作評論,但是電話撥通卻一直沒有人接聽,記者將作進一步跟蹤調查。(完)(記者涂勁軍實習生董世梅)

蔣勳/聯合報20070727

中國文化如果缺乏「俠」的精神,會更沒有個人價值,會更缺乏孤獨自我完成的驕傲,也會更失去對抗權貴與統治者的自信……俠──是中國傳統文化裡非常獨特的一種生命形式。 在儒家建立的嚴密群體倫理社會結構中,俠──代表了一種孤獨、一種背叛、一種出走。

俠──不僅僅是武功技術的擁有者。

俠,在儒家文化的天羅地網裡,更大的價值是保有了最後一點個人浪漫的生命自由,保有了從人群走向江湖山水的純粹心靈嚮往,保有了以個人力量對抗世俗價值的傲氣。

中國文化如果缺乏「俠」的精神,會更沒有個人價值,會更缺乏孤獨自我完成的驕傲,也會更失去對抗權貴與統治者的自信。

俠──在墮落的儒學系統裡是最後的是非與正義的堅持。

有學者認為「俠」的起源與春秋戰國盛行的墨派哲學有關。

墨家主張「兼愛」「非攻」。

「兼愛」有意對抗儒家以家族為主的私利壟斷,提倡超越家族、以人性為基礎、無階級的、平等的社會,是初期的社會主義信仰。

「非攻」是指責強凌弱、眾暴寡的社會掠奪,墨家哲學更以實際行動參予春秋戰國國際間的和平與制衡。

墨家的「實際行動」包括了擁有武力,擁有菁英的救援團隊,在霸權的侵凌跋扈時,以實際行動救助弱小者。

墨家的成員多是一代有熱血、有夢想,追求社會平等、助弱扶貧的社會菁英。

他們多身懷絕技,卻不甘為統治者驅使,不甘為功名富貴出賣自己,寧願走向民間,獨來獨往,或隱姓埋名,或長嘯狂歌於市井酒肆,驚世駭俗,無視家法國法,特立獨行,視權力財富如糞土。

墨家的生命理想,墨家建立的人格典型,隱隱然已經具備了「俠」的雛形。

墨派的信仰在戰國曾一度盛行,所謂「天下不歸於楊,則歸於墨」。

孟子曾強烈批判流行的墨派哲學。孟子認為墨家思想導致「無父」「無君」。

今日看來,「無父」正是家族的顛覆;「無君」也隱含著對抗統治者、還政於民的最初期民主理想。

墨家塑造了「俠」的雛形,在亂世替天行道。但是,秦漢統一,中央集權,「俠」的特立獨行自然不容於統治集團。

《史記》說:「俠以武犯禁。」墨派哲學急速消失,墨派分子被解散為隱匿民間的「遊俠」,《史記》一句話,道破墨派知識分子反統治者的本質,也說明了「遊俠」的悲劇命運。

秦漢開國,都有遷遊俠於京城的紀錄,一次遷遊俠人數多達十萬人;這裡的「遊俠」,就有點是統治者眼中的黑幫,「遷遊俠」的舉動也就像今天的「肅清專案」吧!

「遊俠」是統治者眼中危險的黑幫,擁有「以武犯禁」的造反力量,聰明的統治者「遷遊俠於京城」是為了就近看管。

俠──擁有武力,俠的武力又干犯統治者的禁忌,因此,俠便被或逮捕、或殺戮、或收買,或──孤獨地走向民間、走向江湖、走向荒野草澤。

似乎,「俠」的身上宿命有一種滄桑,一種荒涼,一種難以言喻的孤獨。

「俠」自秦漢起,兩千年來,悲歌慷慨,成為中國歷史上獨特的 「悲劇英雄」。統治者其實常常是真正最大的「黑幫」,中央集權的大一統時代,俠成為禁忌,俠便隱藏民間,傳統俠義小說,一直發展成今日的武俠小說、武俠電影,俠的故事,就是隱藏民間的背叛與顛覆的故事,等待時機,背叛統治者,背叛唯我獨尊的權威,背叛高高在上為富不仁的統治集團。

最早歌詠書寫「俠」的美學生命形式,以文學傳承「俠」的精神的,正是司馬遷的《史記》,在大歷史中單獨為「俠」立傳,使「俠」成為文化精神傳承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讀《史記》,最使人動容的也是獨立於大歷史中的一章──「遊俠列傳」。

司馬遷在大一統的中央集權時代,把所有對抗統治霸權蠻橫的種子,全部隱藏寄託在鮮活悲壯的遊俠生命之中。

「遊俠列傳」的畫面如此鮮明,兩千年來彷彿成為一個民族最動人的魂魄。

風蕭蕭兮易水寒──司馬遷把每一個民族的後來者帶到一個悲壯絕決的告別場面,荊軻為報知己之恩,出發刺殺秦王,來告別的人都素服相送,知道這是死別。

我總覺得荊軻在那場告別裡談笑顧盼,沒有驚恐,沒有哀悽,他使所有的「俠」在孤獨走向死亡時有了美麗的範本。

荊軻刺殺秦王的行動沒有成功,如同司馬遷筆下絕大部分的「遊俠」,他們注定是失敗者。彷彿他們的「失敗」見證著更悲愴的執著或堅持──寧為玉碎,他們生命最後的意義在自我完成。因此,俠的傳統,也一定包含著遠離世俗榮耀的蒼涼,俠的「笑傲」或「嘯傲」,混合交錯著生命的自負、孤獨,對世俗榮華的不恥與不屑。

豫讓、聶政都是「遊俠列傳」裡令人難忘的典型。他們都為一種堅持執著,吞炭毀容,忍受肉體最大的苦,臨終曝屍荒野,一無世俗的價值,但是司馬遷使他們成為中國傳統中少有的「殉道」的生命形式。他們更近於西方宗教信仰的殉難者,他們的生命美學在儒家的主流體系就失去了價值。

儒家的「殉道」必須在「家」與「國」的認同上,也就是儒家最高的道德──忠與孝。

俠──基本上是從「家」與「國」出走的個人,殉道便與「家」「國」無關,常常更在於個人自我生命的完成。

司馬遷為「俠」立傳,也把「俠」的精神擴大到一些上層人物身上,例如統治階層的項羽、虞姬,也都具備某種「俠」的個性,垓下被圍,四面楚歌,虞姬舞劍,項羽悲歌,烏江自刎,因為真性情而失敗,霸王別姬的孤獨悲壯美學嘲諷了劉邦權謀卑鄙的成功,如同一部俠的史詩。

司馬遷為「俠」塑造的典範,不絕如縷,流傳成民間俠義小說的傳統。

《隋唐演義》裡的風塵三俠,為統治者打下江山,功成身退,並轡馳馬而去,退隱江湖,「風塵三俠」的畫面,在燦爛如血的夕陽裡漸去漸遠的孤獨身影,正是後世武俠小說不斷追溯的美學源流。

以對抗宋代統治集團為背景的《水滸傳》使俠的形態多元化了。

「俠」可以是孤絕悲壯的「林沖夜奔」,可以是魯智深「醉打山門」的諧謔豪放,可以是李逵的一片赤子之心,也可以是武松酒醉過崗打虎的氣魄。

逼上梁山的一百零八條好漢,可以是出身皇族貴裔的柴榮,可以是漁樵江渚之上的阮家兄弟,可以是政府軍伍出身的林沖,可以是販夫走卒,甚至潑皮無賴,他們共同結構成一個「俠」的主題,因為官逼民反,統治者壓迫,人民造反,《水滸傳》的「俠」的主題更近於社會革命,傳承著「俠」的個人傳統,但已轉變為集體意識的反叛。

近代武俠小說當然繼承著「俠」的大傳統,因此,或許末流偏向武功招術的奇技誇張,但是一定程度仍然傳承著「俠」的美麗精神,在無論多麼汙雜沉淪的現實中,仍然使人迷戀,迷戀孤獨,迷戀叛逆,迷戀出走,迷戀一種千錘百鍊的自我生命的完成。

因此,永遠會有李慕白,飄逸於竹林之上,溫暖深情卻又如此憂傷,套句李安的口白──每一個人心中都有李慕白。

wandering.jpg

‘不要绝望,你绝对可以流浪。’不是所有的旅程都求妥帖的准备,有时流浪也不失为一种释放。

漫不经心, 潜入某个未知城市,捕获眼中的风景,成为一切认知的依据,于是个人的判断决定了这个城市风情。又到了该游走的季节,掂量着不同的旅游目的地,按捺着蠢蠢欲动的心情

当文字契合了心境,就产生了审美愉悦。 不用正襟危坐,尤其是读舒国治的闲文, 一位享受晃荡于熟悉和陌生城市的人。

摘录甚感有趣的几段:

流浪
◎當你什麼工作皆不想做,或人生每一樁事皆有極大的不情願,在這時刻,你毋寧去流浪。去千山萬水的熬時度日,耗空你的身心,粗礪你的知覺,直到你能自發的甘願的回抵原先的枯燥崗位做你身前之事。(摘自〈流浪的藝術〉)

◎人總會待在一個地方待得幾乎受不了吧。
與自己熟悉的人相處過久,或許也是一種不道德吧。(摘自〈流浪的藝術〉)

◎太多的人用太多的時光去賺取他原以為很需要卻其實用不太到的錢,以致他連流浪都覺得是奢侈的事了。(摘自〈流浪的藝術〉)

◎最不願意流浪的人,或許是最不願意放掉東西的人。(摘自〈流浪的藝術〉)

◎行李,往往是浪遊不能酣暢的最致命原因。(摘自〈流浪的藝術〉)

喝茶

◎每日起床,急急忙忙一泡尿。接著如何?便是泡上一杯茶,喝將起來。此外究竟幹得啥事,則不甚記憶。有時想想,人的一生,便在這一泡尿與一杯茶之間度過了。(摘自〈行萬里路,飲無盡茶〉)
 

link

http://blog.phoenixtv.com/index.php/uid_634576_action_viewspace_itemid_815777

時電報  更新日期:2006/09/23 04:09 記者: 朱立群台北報導

今年暑假,台科大機械系學生俞子維只帶手機、數位攝影機、帳棚和乾糧,沒帶一毛錢環島九天,並將沿途見聞寫在部落格,引起迴響後,如今還有出版社要為他出書。不帶錢旅行,不僅為他招來商機,也看到「台灣還有信任感及人情味」。

八月五日,俞子維留張短暫告別的紙條給爸媽後,從汐止家裡出發,一路靠著步行與搭便車,途中落腳桃園、彰化、台南、高雄、墾丁、台東,十三日從知本搭熱心人的「賓士車」回。這幾天晚上,他搭帳棚過夜,以及借住網友家跟表姊家。

俞子維說,他是高三那年看了《不帶錢去旅行》一書,描述一位美國人靠著伸手搭便車、問路、接受陌生人的請客吃飯,實踐了從美國西岸到東岸的「不帶錢旅行計畫」;俞子維也想仿效。

直到今年暑假,他才圓夢。俞子維說,從小就加入童子軍的他,總是相信脖子上掛著童軍的領巾,一定會有好心的人協助他。果然,戴著童軍領巾上路的他沿途被人招呼吃飯,從摩托車、汽車、貨車、卡車、到進口賓士車,都讓他免費搭車,還接受一群電子新貴邀請一起洗溫泉。

俞子維說,剛開始別人也覺得他怪怪的,還曾有人給他錢,要他回家,但他只要一再表明正在實行「不帶錢旅行」的夢想,對方就會幫助他。

不過,路上也有驚險的時刻。俞子維說,搭帳棚露宿桃園埔心廟口時,半夜被帳棚外兩個醉漢喧嘩吵醒,他不知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結果,伸頭打探的他,居然被醉漢拉去一起喝酒,「醉」影成三人。

家裡不會擔心嗎?俞子維說,出發前,媽媽只塞給他一盒「保險套」,要他注意安全;「流浪期間」,他定時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家裡也能放心;返家後,家裡的反應也讓他出乎意料,爸媽居然對他說:「怎麼這麼早回來啊?怎麼不多玩玩?」

我選擇離開學校,直接面對世界
澳洲學生很多人都有著「空白年」。
這一年,讓他們把人生想清楚,
這一年,讓他們有機會另眼看世界。
鄭博榕在空白年漫遊世界,他看到了什麼?

文/鄭博榕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我十八歲時就可以一個人自助環球旅行。其實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十六歲的時候,一位年齡跟我差不多的朋友就一個人到葡萄牙自助旅行。這在年輕人之間是很普遍的現象,在歐洲各地都可看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族,澳洲的年輕人尤其多。

原來我打算利用一年時間到國外旅行,一邊打工一邊賺錢。在澳洲很多學生在高中畢業後進入大學前,會休息一段時間,叫做「空白年」(Gap year),因為通常高中畢業生對於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走,並不十分清楚,只是突然就被迫要選擇一個科系,來決定自己未來十年甚至更長的人生,不免心生恐懼。

「空白年」讓我們有時間把事情好好想清楚,讓我們有機會去探索真正的自己。我想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讀醫科當醫生,或學法律當律師,大學給我們的道路其實很窄。這裡的高中生都會拿到一本澳洲大學科系與課程指南,我翻了翻,只有建築還吸引我。

但父母不贊成我的想法,他們怕我就此失去讀書的勁。老實講,我在高中時就覺得學校對我的人生沒什麼助益,從課本上真的學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要說服爸媽很不容易,最後我們雙方做個妥協,就是利用我高中畢業到大學開學間的三個月去自助旅行。

三個月的自助旅行

我以學生優惠價買了張環球機票,規劃的航線是布里斯本↓東京↓新加坡↓倫敦,阿姆斯特丹↓羅馬,然後倫敦↓紐約↓洛杉磯↓布里斯本。我很隨性,通常事前只安排到達目的地後的一兩天住宿,其他再視情況隨機處理。

東京是我的第一站,走在東京的街上,成千上萬的亞洲面孔到處迎面而來,轉到歌舞伎町,突然看到許多黑人面孔在路上閒逛,他們能說流利的日語,英語夾有非洲腔。

細緻、現代、西化的東京令人讚嘆。彬彬多禮、深深鞠躬的人民,伴隨著黑道大哥,就好像一幅走進未來的電影場景。

到了倫敦,我買了張巴士漫遊券,隨處可上下,非常方便,靠著它我遊遍了英格蘭和蘇格蘭。澳洲和英國雖然都講英語,但仍然很不一樣。

我覺得澳洲仍然落後很多。身為亞裔,走在澳洲的大部份地區,人們還是會特別注意你,讓你覺得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但我走進英國不知名小小城鎮的pub,當地人都很自在的跟我交談。

在巴黎我有一次很特別的經驗。我的信用卡和提款卡不知為什麼沒法使用,手上只剩五歐元,但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覺得緊張害怕。記得一個下雨天,氣溫五度左右,一個在青年旅社認識的朋友,買了一杯咖啡和一個可頌給我,那是我吃過最美味的咖啡和可頌。清新的雨、冰冷的空氣,我沉浸在巴黎的羅曼蒂克裡。

像個小孩般探索世界

我喜歡旅行,因為我喜歡每天一早醒來,看著太陽升起。我喜歡一醒來,走到門邊,發覺有人講一種完全不同的語言,有著完全不一樣的語調。

第一次走上街,像走進一個夢幻世界,我覺得又重新像個小孩,去探索這個世界。我知道自己可能很長的時間都不會再回到同樣的地方,所以用盡力氣去吸收周圍的點點滴滴。

這次旅行讓我發現自己對攝影的熱愛,每天平均拍上兩百張的照片,按下快門的喀嚓聲讓我上癮,一沒拍照,就覺得有所失落。攝影是我一生的追求,它陪伴我勇往直前,它回應我內心的呼喚。當我思考的時候,並不是用文字,而是伴隨著無數的影像、感官和感覺。我想這也是我喜歡攝影的一個原因。

我比較喜歡看一部好的電影,勝過讀一本好的書。在影片裡,攝影機穿越世界,捕捉演員的眼神,捕捉他們意識到的世界。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

旅行回來後,我的攝影作品得到很多的肯定,很多人幫助我了解自己在攝影上的潛力。也讓我愈來愈清楚,大學並非適合我的道路。

念了一年建築系後,我決定休學,也順便測試我在攝影上的實力。我決定跟著我的心走,做我覺得對的事,做讓自己覺得快樂的事。拍更多的照片,走自己的路。

現在我幫一個攝影工作室做特約攝影。對於未來,就像我的旅程,我並沒有縝密的規劃,但我一定要給自己的夢想一個機會。

link

天下雜誌海闊天空教育網站

英語學習網 

台北市有一名遊民阿英姊,雖然住在收容所裡,不過因為她曾經是留美碩士,英文程度相當好,被台北市社福中心聘為翻譯,賺點生活費,也藉著翻譯一些,跟遊民相關的外文書籍,讓社會大眾更能體諒遊民的悲歌。這原本是美國詩人所寫的一首,遊民悲歌,阿英姊一唸出口,就不禁哽咽,甚至泣不成聲。

六十五歲的阿英姊,原本是個留美碩士,卻因為家庭變故,以及一連串的失意成了遊民,她感嘆的說,都是因為自己的壞脾氣,讓她吃了大虧。

在辦公室跟同事處不好
所以人際關係沒搞好
又把館長給得罪了

丟了工作,住進遊民收容所,也讓阿英姊重新思考生命的價值。

打擊越多 遭遇的難處越多
挫折越多
我們反而是心思意念更新
而且變的更聰明

現在靠著自己傲人的學歷,以及英文程度,她毛遂自薦幫社福中心,翻譯西歐遊民史,她說想要告訴遊民的是,不要因為一時的失意,而對人生絕望。

source: http://www.hakkatv.com.tw/ihakka/News/NewsView.asp?NewsID=%7BE0670E00-B5B7-4C95-9AB4-FD829C06794E%7D&rsno=&NewsCond=I&DaySeven=8

link

http://www.english.com.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946

轉引自性別人權協會新聞 

中時電子報20030814
留美女遊民遭性侵 太鎮定 難置信
陳佳鑫/台北報導 

 

一名擁有留美高學歷的女子,因不滿台灣社會福利制度,返國後開始「漂泊」生涯,成為女遊民,日前於棲身的建築工地內慘遭性侵害,即赴醫院驗傷並採集檢體後向警方報案。但因女子為轄內「頭痛人物」,且報案時態度過於「鎮定」,警方一度認係謊報而不願受理,但因她有持檢體證明,最後以函送方式處理。目前被害女子已被安置於中途之家。

據了解,這名女子年近四十五歲,年輕時就讀北部名校,在家人刻意栽培下,民國七十四年大學畢業後,赴美留學七年,卻因深感台灣社會福利制度不若美國完善,因此結束留學生涯返台後,開始不滿現實生活,五年前起,展開了她「漂浪之女」的生活。

兩年前,她見天母北路某建築中大樓,因產權糾紛而施工停擺,便潛入投宿其中,每日只吃中、晚餐,並至附近自助餐施捨當日未賣完的飯菜,或到佛堂內吃免費素食,季節變換時,她就到舊衣回收箱找合適衣物,小作修改後穿用;交通方面則善用百貨公司等的免費接駁公車,利用免費社會資源過日子。

事實上,家境甚佳的這位「奇」女子,雖然父母已逝,但三位哥哥對她照顧有加。其中二位未移民的兄長,見她如此度日,雖然十分反對,但在溝通下,又無法「矯正」她心中對「烏托邦主義」的崇拜,只能暗中以金錢默默贊助,為她繳交健保費並購買醫療意外保險等,希望她能安全度日,不要發生什麼意外。

於這位擁有極高學歷的的特殊遊民,警方早已耳聞,並列為轄內「頭痛人物」。今年四月時,她為果腹而行竊,遭警方逮捕,被判拘役卅日,出獄後轉由台灣更生保護會士林分會輔導。士林分會為激勵她改變觀念,積極為她找尋就業機會,並曾安排至新竹某機械公司就業,可惜女子都不領情。

某日凌晨,她在空屋內,遭到一名壯碩陌生男子摸黑性侵害得逞,立即就近至榮民總醫院驗傷並採集檢體,向轄區派出所報案,但因員警久聞她「只要維持基本生存就好」及「每日只要過著閒情逸致」的生活理念及態度,且在她報案時反應不似曾遭性侵害,致警方一度認為她可能別有企圖,懷疑她有「謊報」嫌疑而不願受理,但在女子堅持,並出示在醫院採集到的下體檢體報告後,警方始受理本案,目前她被社工人員安置於某中途之家接受照顧。

女子親人認為,警方可能視女遊民為「弱勢」,受理態度才會「不夠極積」。轄區警方則強調,一切已照程序處理,並沒有「不願受理」的情況。


中時電子報20030816
性侵女碩士遊民 色狼落網
陳佳鑫/台北報導 

 

轟動一時的高學歷女遊民遭性侵害案,士林警分局十五日根據案發地點採集到的指紋及檢體進行比對,在天母地區某工地將涉案的邱姓工人逮捕到案,邱嫌對犯行坦承不諱,全案依法送辦。

警方調查,七月二十八日邱某下班後,因一時「性」起,注意到女遊民獨居空屋中,仗著身強體壯,對她強制性交得逞。本案被害人擁有留美碩士學歷,且因家屬多次赴轄區警局協尋,一再麻煩員警,成為轄內「頭痛人物」。

被害人慘遭性侵害後,自己赴醫院驗傷並採集檢體,再向警方報案,因她報案時態度過於「鎮定」,並一再強調希望接受「收容」,警方懷疑女子「謊報」而不願受理。

但因被害人持有檢體證明,警方只得以函送方式辦理,並由社工安排至內湖某中途之家定置。

案發後,警方從案發地點及被害人衣物上採集到多枚指紋,十五日將卅歲的邱姓工人逮捕到案。

警訊時,邱嫌非常後悔,警方詢問家屬的聯絡方式,邱嫌三緘其口,警方循循善誘,他才說出母親電話,當警方去電告知其子涉性侵害,家屬無法置信,遲遲不願接受,經警方苦勸家屬不要激動,才順利結束對話。

當警方告知女遊民是留美碩士時,邱嫌默默不語,但眼神甚是驚恐,頗有悔意。


中國時報 論壇 20030816
女遊民落難 媒體有責
Isabel
/彰化市(法務助理) 

 

昨日社會新聞版報導「留美女遊民」遭性侵害事件,回想日前確曾看到多家電子媒體對此女遊民採訪、報導,並拍攝其住處之畫面,不禁令人聯想,該女遊民遭性侵害是否與媒體報導失當有關?


報導中明白指出該女遊民住天母北路某施工停擺之建築大樓,並播放其居住環境之畫面,對有心人士而言,此不正告訴他們「此地無銀三百兩」?該大樓既因產權糾紛而建築施工停擺,想必無一般門窗可防禦外來之侵害,單一女子居住於此種隨時可遭入侵之環境本即具有潛在危險性,然而媒體只見女遊民之高學歷、生活態度異於常人之流浪生涯具特殊性有報導價值,卻忽略她也只是一名普通、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一般住家經媒體曝光後,或多或少都會增加生活上困擾,更何況對於一個無法防止外來侵害之棲身地,被如此詳細之報導,其結果更會增添該居住環境危險,引起不肖歹徒覬覦。


媒體自律的問題已經過太多討論,謹以此事件再次呼籲媒體,雖然身負報導事實之義務,但請將心比心,不要過度曝光報導對象之私人居住環境,以免成為來日之間接兇手!

link

http://www.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1032

遊民收容所個人部落格自我介紹  

自我介紹

尼采- 你是否有資格擺脫身上的枷鎖
有許多人一旦獲得解放
他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也會跟著喪失

遊民- 喪失一切的人 最大
沒有什麼可以再給折損
沒有什麼可以再給傷害
沒有什麼可以再讓我牽牽掛掛

link

http://tw.myblog.yahoo.com/jw!SWlznMCXGRPn3Nc6HRaQ/profile

~ 歲月大街與天堂巷的交叉口, 卷一, 旅、途

F1000023-0.JPG

什麼我都打包過
流浪的人說
有人叫我大旅行家
充其量我不過是個善於打包的人…

==========================================================
眼角與鼻翼在蒸發,
在萬呎青空裡;
水與淚通通都乾枯。
再來一口乾堅果,
乾脆。

F1000035-1.JPG

~~~~~~~~~~~~~~~~~~~~~~~~~~~~~~~~~~~~~~~~~~~~~~~~~~~~~~~~~~
腦也蒸發了
乾了的耳朵裡冒出記憶與思想的煙
剩下空白一片
不想。
不想填滿
空白。
~~~~~~~~~~~~~~~~~~~~~~~~~~~~~~~~~~~~~~~~~~~~~~~~~~~~~~~~~~

F1010032.JPG

~~~~~~~~~~~~~~~~~~~~~~~~~~~~~~~~~~~~~~~~~~~~~~~~~~~~~~~~~~
行李堆滿心裡,
早上才打包的;
大把大把陽光鋪在紅磚地,
上頭蓋上四面牆,
還剩一點空間,
塞進一隻鬱金香的靈魂、
藍陽傘掉在露台上的一塊影子、
床單皺折裡快涼了的一絲昨夜。
家在行李裡
行李在心裡
心在身體裡
身體 在


~~~~~~~~~~~~~~~~~~~~~~~~~~~~~~~~~~~~~~~~~~~~~~~~~~~~~~~~~

21810037.JPG

~~~~~~~~~~~~~~~~~~~~~~~~~~~~~~~~~~~~~~~~~~~~~~~~~~~~~~~~~
什麼我都打包過
流浪的人說
有人叫我大旅行家
充其量我不過是個善於打包的人
天上真乾
高壓榨乾了腦子什麼都不想想
不能去想。
又要著陸了。
到那時候
精心壓縮打包好的行囊
就要與地心引力重遇
變得很重很重





~~~~~~~~~~~~~~~~~~~~~~~~~~~~~~~~~~~~~~~~~~~~~~~~~~~~~~~~~~

21810047.JPG

~~~~~~~~~~~~~~~~~~~~~~~~~~~~~~~~~~~~~~~~~~~~~~~~~~~~~~~~~~
你看著好了
我可是經驗十足,
流浪的人說

圖說:流浪的人曾經打包過的一些行囊。它們之中, 有的, 已被拆解, 面貌不再, 繼續在歷史裡漫遊過新人的氣息與生命; 有的, 則遭煙滅, 在三度空間裡煙消雲散。

link

http://blog.sina.com.tw/monunivers/article.php?pbgid=7756&entryid=14637

MyBlogLog之賜
逛了好多的Blog
每次走到那充滿風景照的窩時
我總是會刻意的停下腳步
多看幾眼 幾眼
幻想著
要是我也能在那裡
那該有多好阿

從小到大我就很想出去走一走,
去我從沒去過的地方,我想去的地方,我想不到的地方,走走。

我很想我一輩子,都在旅行。
都在不同的地方,與不同的人,不同的太陽 星星 月亮,度過。
我就是想當一個,無牽無掛的,浪行者。
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就很清楚的了解到,
想要一輩子都在旅行,那是不可能的,
人有太多太多拋不開的包袱了,
家人 朋友 事業 等等。
無法捨棄這些,就無法真自由。

春節這幾天,沒啥活動,
目前為止也出去拜拜,祈求身體健康。
回娘家,給許久未見的親戚們,看看。
而我呢?一如往年,躲在角落,沉默。

在家裡就是看電視,上網,十分平常。
直到今天,blog步到許多國國外外的風景。
好美阿,那些地方連在我夢裡都不曾出現過。
就這樣,在我靜如止水的心底,激盪出一小小的漣漪。

我決定,就算以後再怎麼忙,再怎麼沒空。
我也要狠下心來,拋開一切,頭也不回的,離家。
獨自一人,背著一只背包,用自己的方式,出走。

人嘛,一輩子總得要為自己離家出走一次。不然,你不算真活過。

老天爺啊!你有沒聽見?
我要離家出走!
我要當背包族!
我要旅行阿~我要旅行阿~

link

http://blog.yam.com/uigogogo/article/8277283

商業周刊1004期 文●陳雅玲 研究員●賀先蕙 2007/2/19

有一種旅行,方法很貧窮,卻可以改變人的一生。這種旅行,西方從16世紀末傳承至今;中國卻已失落數百年。那就是Grand Tour──壯遊。培養獨自「闖」的能力,才能開創個人與國家的競爭力。

去年十一月中旬,英國《泰晤士報》以超過十萬英鎊(約合新台幣六百四十萬元)的代價,掛名贊助英國「空檔年大展」(The Gap Year Show)。

什麼是「空檔年」?它有多重要?從兩位英國王子身上,就可得知一二。

英國威廉王子在入讀大學之前的空檔年,以十個月的時間,到智利參與當地扶貧的義工服務,扛木頭、劈木柴、教英語、洗馬桶。形象欠佳的哈利王子,也曾在他的空檔年前往澳洲及非洲遊歷,期間,他在飽受愛滋病困擾的南非小國賴索托停留八週,以手提攝影機,完成一部紀錄片「被遺忘的國度」。二十歲生日當天,這部影片在英國ITV電視台播出。

傳統上,空檔年就是歐洲年輕人「轉大人」的階段,他們絕大多數是藉由出國壯遊(Grand Tour),來完成這項成年禮。

同樣是二○○六年,八月的一個下午,梳著大辮子、身披納西族七星羊皮背飾的中國雲南省麗江市副市長楊一奔,帶著她的新書《地球一奔:一個納西女人的環球之旅》,出現在上海書展。

環球第一人潘德明 徒步、騎車,七年走過八萬公里

一九九八年,楊一奔參加了「潘德明環球足跡考察尋訪團」。二十幾位文化界人士,開著四輛車,走過八萬公里,以壯志環遊世界一周。他們住在三十噸貨車改裝的宿營車上,喝不到熱水,吃不到蔬菜,一路顛簸前行。一年半下來,倒的倒,逃的逃,只剩下兩位堅持到最後。其中之一,就是楊一奔。

近幾年,中國大陸的媒體、體育界又開始重提潘德明。《地球一奔》的出版,兩代環球壯遊再度引起矚目。因為,全世界第一位以雙腳徒步、騎車,完成環球壯舉的人,就是中國的潘德明。

一九三○年,上海青年潘德明為洗雪「東亞病夫」之恥,決心環繞地球一周。過程中,他始終隨身攜帶一本四公斤重的《名人留墨集》,包括印度的甘地、泰戈爾等世界名人,都曾在其上簽名。法國總統萊伯朗(Albert Lebrun)、美國總統羅斯福也接見了他,並贈金牌。七年後他剛回國,旋即爆發七七事變,這麼偉大的事蹟就此湮沒在板蕩的亂世裡。

其實,青年旅行不是現代專有的活動,自古有之。當時,有一個專有名詞「壯遊」。

壯遊,指的是胸懷壯志的遊歷,包括三個特質:旅遊時間「長」、行程挑戰性「高」、與人文社會互動「深」、特別是經過規畫,以高度意志徹底執行。壯遊不是流浪,它懷抱壯志,具有積極的教育意義。它與探險也不太相同,壯遊者不侷限於深入自然,更深入民間,用自己的筋骨去體驗世界之大。

這名詞源自唐朝,那是一個壯遊的時代。高僧玄奘到天竺(印度)取經,就是古今中外最知名的壯遊之一;連詩聖杜甫都曾在蘇州準備好船,差點東遊到日本,他自傳性的「壯遊詩」就寫道:「東下姑蘇台,已具浮海航。到今有遺恨,不得窮扶桑……」也因為這首詩太有名,留下「壯遊」一詞。

「中國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有很偉大的壯遊文化,真的是了不得!」年輕時代也曾在歐洲壯遊的藝術評論家蔣勳指出,唐朝詩人王維寫的詩,「回看射雕處,千里暮雲平」,那是真的在邊塞打獵的。「你看李白,他是吉爾吉斯人,可以跑這麼遠到大唐朝來。所以他們的詩,有一種豪邁,有一種氣度,它不是書房裡的詩。」

巧的是,在歐洲也有一種旅行叫「Grand Tour」,恰恰好可以譯成壯遊。

十六世紀末,英國貴族子弟流行在學業結束後,與一位家庭教師或貼身男僕,渡過英吉利海峽,到巴黎、羅馬、威尼斯、佛羅倫斯等歐陸城市進行壯遊。除了探索文化的根源,這場旅行還有個很重要的吸引力——它是一場擺脫了父母束縛又興味盎然的文化盛宴。

到了十九世紀,壯遊已經變為歐洲菁英的成年禮,針對這段壯遊時光,出現了一個專有名詞「The Gap Year」(空檔年)。

如今,西方壯遊風氣仍盛,但壯遊的地區已擴展到全世界。二○○四年十月,《國家地理》子刊《旅行者》(Traveler)的二十週年紀念特刊「新壯遊」(The New Grand Tour),就提出了二十一世紀新壯遊的方式:環遊世界八十個景點。

壯遊也仍是西方國家,尤其是歐洲教育中重要的一環。根據英國教育暨訓練部的一份報告,英國目前有二十萬到二十五萬介於十六到二十五歲之間的年輕人,正處於空檔年當中。

報告認為:「空檔年」可增加外語能力,提升個人競爭力,包括獨立精神、人際關係、解決問題的能力、自我約束力、溝通能力。更重要的是,許多人因此找到人生的方向,那是完成自我的最大動能。

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的偶像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推翻古巴親美獨裁政權的革命家。他要不是在醫學院四年級時,和一位學長騎著重機車,展開了為期九個月,穿越五個國家的萬里壯遊,日後可能只是一個歷史上沒沒無聞的小醫師。

格瓦拉父親日後出版他那本《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在前言寫道:「他旅行,不是為了像一般遊客那樣,尋找景色怡人的地方拍照留念,而是為了在沿路的每一個拐彎處體驗民生疾苦,並探尋這些疾苦的源頭。他的旅行是一種社會考察。」

中國最偉大史家司馬遷 二十歲遍遊九省,用腳寫《史記》

史上最偉大的歷史作品之一《史記》,也是在司馬遷的壯遊後完成。司馬遷是其父太史公司馬談刻意栽培的接班人。他從十歲開始讀萬卷書,父親為他延請當時大儒孔安國、董仲舒為師;二十歲那年,司馬談給他一輛馬車,指導他有目的、有計畫的到廣闊社會中實地考察,接觸壯麗河山和四方之民的生活習俗,並蒐求歷史傳說與各種史料。司馬遷圓滿的完成了這次學術旅行,「讀無字之書,稟山川豪氣」,最後終於能「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見另文:司馬遷壯遊路線圖)。

要不是壯遊來到中國,廣為《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和《國家地理雜誌》等撰稿的Peter Hessler(何偉),可能還像大學時代一樣寫著風花雪月、童年往事。

何偉從就讀牛津大學研究所開始,背著睡袋、帳棚,遊歐洲三十國。畢業後,他從捷克首都布拉格出發,分水陸兩路壯遊,以六個月時間從俄國經中國到泰國,跑完半個地球。

對這個世界有了深刻的了解與獨到的觀察,一九九八年,他所寫的《消失中的江城》一推出,即獲得「奇里雅馬環太平洋圖書獎」;最新旅遊文學著作《甲骨文》,也榮獲美國二○○六年「國家圖書獎」非小說類提名。

壯遊的價值,在於對於人的改變。古今中外,有太多例子是經歷壯遊而改變人生,甚至提升人類的文明。三、四百年來,西方社會的壯遊傳統,已經沉澱到社會的最底層。

中時旅遊第一個「玩家帶路」的國際專業導遊張榜奎表示,當這些原本價值觀單一的年輕人,看到世界各地不同的人、行為、社會規範時,會省思:「我們的標準就是真理嗎?」

何偉認為,若是有更多美國人曾在世界各地壯遊,「了解那塊地方的歷史、文化,那麼今天就不會發動攻打伊拉克的戰爭。」他指出,有壯遊傳統的歐洲,比美國更接受聯合國這種國際組織,也更有世界和平的共識。

回頭來看中國,蔣勳感慨表示,我們的文化老了,失去了走出去的勇敢。「我覺得中國從鄭和以後輸掉的,就是那個走出去的精神。」

根據史書,明成祖在位時(西元一四○二至一四二四年),是中國歷史上最富庶的時期之一。山河探險協會理事長徐海鵬指出,當時米倉的米,多得都發了霉;錢用不完,串錢的繩子都爛了。

然而權力鬥爭,使得明成祖長子仁宗即位後,竟以「經濟空虛」,放棄全球海上霸主的地位,將七次出海檔案全部燒毀,還頒布「片板不得入海」、「沿海居民內移一百華里」的敕令。

「明朝實行鎖國政策後,國勢開始往下滑,民國初年到達谷底。」徐海鵬惋惜的說,中國雖然不乏壯遊的前輩,但從此探險、壯遊的精神喪失,在一九○○年前後半個世紀國力最弱時,不僅在探險的領域缺席,還成為其他國家探險的對象。「壯遊代表一個國家、民族的開創精神。缺乏這股精神,富不過三代,國家也會改朝換代。」

今天的中國,已有意重溯壯遊傳統。二○○六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國三十六位學者、媒體、企業家,花了四十天時間,駕駛越野車隊穿越亞洲八國,抵達印度的那蘭陀。這是為了慶祝「中印友好年」,重走玄奘之路的「中國精神追尋之旅」。

「中國有意識的要恢復他的生命力。」蔣勳指出,中央電視台這幾年大量報導這些活動。「最遺憾的是台灣。當年能夠突破海禁來台的,都不是等閒之輩,我們是最有壯遊背景的。」

單騎走天涯胡榮華 花三年騎過六大洲、四十國

台灣早期確有壯遊精神。台商英語不通,卻敢拎著一個小提箱,帶著樣品全世界跑商展、拜訪客戶。留學生在松山機場揮淚告別父老,非衣錦不還鄉。

一九八○年代,台灣更出現真正的壯遊風潮。一九八四年,胡榮華以三年一個月的時間,騎著他的自行車「藍駝」穿行除了南極大陸以外的六大洲、四十國,總騎程比地球赤道一周還長。「那時台灣經濟剛起飛,社會上一股走出去的雄情壯志。」現在經常指導後進的胡榮華,是台灣近代壯遊第一人。

一九八六年,王瀚橫渡直布羅陀海峽。一九八七年,《自立晚報》舉辦「四壯士環球徒步」活動,以兩年的時間,負重徒步二十二個國家,完成環球徒步一萬五千公里的壯舉,後來出書《走出地平線》。後來,雖然還有單車環球騎士陳守忠等,但壯遊的時間和距離,都無法超越最早的胡榮華。

「救國團過去辦的活動,學生搶破頭;現在辛苦一點的像健行,名額都很難招滿,背包要用車運到下一站。」胡榮華認為,時下的年輕人確實比較嬌慣。

「我們的教育太強調『書中自有黃金屋』,不鼓勵年輕人在真實環境中超越自我。」他指出,人口結構改變也有影響。「現在每個家庭都生一、兩胎,每個都是父母的小太陽。不像以前,我們好像跟大自然生生相息。」

「壯遊文化在台灣社會裡失落了。」蔣勳從儒家「父母在,不遠遊」的文化根底分析,華人的文化裡,貧窮的時候,是能夠闖的,可是一旦富有,就過度保護子女。「下一代失去了闖的能力,很容易腐敗掉,我覺得我們的競爭力都會失去。」

焊接技士黃進寶 兒子休學,全家騎鐵馬露營環球

也因此,雲門舞集林懷民以自己的獎金,推動藝術人的「貧窮旅行」;創辦山河探險協會的徐海鵬,以十年時間,計畫帶領年輕人重走成吉思汗與鄭和的路上與海上絲路。一九九九年至二○○二年,他們完成首部曲「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現在正進行他的第二部曲——使用中國木造帆船,重溯鄭和航跡。

每個人,一生中,都值得有一次壯遊,不管你有沒有錢。有錢人如全世界片酬第二高的英國影星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沒錢者如台灣電焊技術士黃進寶,都是實踐者。

二○○二年七月,黃進寶和同為焊接員的妻子楊麗君,帶著建國中學三年級的大兒子黃建家、弘道國中三年級的小兒子黃琮富,暫停工作和學業,以十三個月的時間,完成「鐵馬家庭環球行」。

他們經濟不佳,但爸爸黃進寶決定效法窮和尚只靠一缽一鞋就上路的精神,不僅睡民宿、學校、帳棚,甚至在清真寺、警察局都有過夜經驗。一路上,大兒子負責英語交涉與文字記錄、小兒子負責採購補給、爸爸負責帶隊修車、媽媽負責洗衣煮飯。四人同心協力,以不甚流利的英語,克服了簽證、食宿、異文化造成的誤解等問題。

一路下來,孩子得到許多寶貴的歷練,變得成熟、自信。黃建家曾在奧地利街頭表演扯鈴,賺到第一筆賣藝錢三十歐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二百元);他們在伊朗差點被假警察搶,卻也在德國帕梭市(Passau),由副市長親自解說,帶全家參觀著名建築。在許多人的關懷幫助下,這個平凡的家庭竟然真的圓夢。

「星際大戰首部曲」中飾演「歐比王」的伊旺是二○○五年度全球片酬收入僅次於湯姆.克魯斯的男明星,他的片酬收入折合新台幣高達十一億八千萬元。

儘管伊旺的每一秒鐘都昂貴如黃金,但二○○四年四月,當時三十三歲的他暫別繁華,與友人騎摩托車,從倫敦出發,途經比利時、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並向東渡海到阿拉斯加,抵達紐約,遊歷三萬二千公里。兩人一路上歷經無數驚險,入境烏克蘭後還曾被請到黑道大哥家中作客。

這些困境讓伊旺認識自己的極限:「我懂得為每一天而活,自由得像站在路邊的那一排老鷹,我感謝這片有魚子醬、石油及黃金的大地,教會我這點。」「這是我這一輩子做過最棒的一件事。」伊旺回憶。

一直歆羨十七世紀英倫人士壯遊歐洲的建築師姚仁祿,最近在他的部落格上發表一篇文章,引用默劇電影明星約翰.巴里摩(John Barrymore)的話:「人不會老去,直到,悔恨取代了夢想。(A man is not old until regrets take the place of dreams.)」

該用這句話,鼓勵自己,去壯遊。

link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24957&p=1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03 期
作者:曹秀雲

如果,旅行開啟你生活的另一扇窗;一個人旅行,更可以打開自己,全心瀏覽大千之驚奇,體驗「實踐冒險」的幸福感……在台灣科技大學念書的俞子維,高三時讀到一位美國記者Mike Mclntyr寫的《不帶錢去旅行》一書,萌生不花錢自助環島旅行的想法。去年,他大三暑假時,在父母同意下,他背著簡單行囊出發。九天內「不花一塊錢」,環台灣島一周。俞子維行前自訂三項旅行規則:一、不能花錢;二、不能帶錢;第三、不能接受金錢或車票援助。出發前一天,他找到巷口早餐店,準備演練旅行可能遭遇,用打工換取食物的技巧,沒想到忙碌的早餐店老闆根本沒空理他,只丟了一句「我沒有多餘的錢請工讀生。」早餐店挫折讓他腦筋迴轉「如果不要求別人替自己做什麼,而是去了解別人的故事,反應是不是會不同?」這個急轉彎,讓他心情豁然開朗,不再擔心面子問題。出發後,結果一路遭遇貴人,一共搭了二十八台便車,遇上四十二個好人。在獨旅中,探索無限潛能以前俞子維認為,爸媽對他好,是責任;同學感情融洽,是大家彼此看得順眼;要東西,付錢買就有。但這趟旅行,讓他有全新體會:每個東西都是別人無私的奉獻,要感恩惜福!在中華民國旅遊資訊協會任職、同時也是資深導遊的葉書銘觀察到,現在的旅遊資訊普及透明,反而造成許多年輕自助旅行者,附庸風雅的多,抗壓性卻大不如前,對旅行缺乏深層體驗。

葉書銘年輕時,也是個很「猛」的一個人旅行能手,他曾用九萬塊台幣,自助旅遊四十八天、遊歷十餘個國家,「訂房被騙,被迫睡火車站,種種狼狽經驗都遭遇過。」也因為這層磨練,讓葉書銘日後遭遇困頓難題時,「我就告訴自己,再糟糕的情況都碰過,難不倒我的。」

旅行,可以改變一個人,一個人旅行,沒有熟人的依靠,更可以讓人完全脫離過去的生活圈,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發現自己的生活潛能。

四十五歲的陳紅旭,去年第一次一個人到美國旅行,她的目的其實是圓一個年輕時候的夢想。從沒有在國外生活經歷的她,先經過一年日本獨立學習生活經驗後,膽子變大了,英語不通的她決定挑戰英語系國家一個人旅行,「試試看,我有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

最後,陳紅旭在美國一待將近半年,其間她還到美國中部以農業著稱的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一家養老院當義工,教美國老人摺紙,這舉動還上了當地新聞異國奇人介紹,「只要懂得一個人生活,不管到哪裡,語言不再是問題。」陳紅旭很自信點點頭。

在獨旅中,體會無上自由

日本一位喜歡旅行的散文家、影評家四方田犬彥曾在「和誰去旅行」文章,推崇一個人旅行,因為「無論時間或預算都可以自由變更,不僅可依自己的喜好排出行程,想看書就看書,也不必在意同伴的反應,也能輕鬆隨意的和當地人交談。」

四方田犬彥的經驗,必然能得到中山女高地理老師張佩瑜的共鳴。喜歡一個人旅行的張佩瑜,曾因考量安全與便利問題,與一位在網站認識的旅伴同行,沒想到,旅伴對飽覽風光的積極企圖,將每日行程排得滿滿,和張佩瑜隨興尋找意外驚喜的散漫悠閒旅行生活,觀念產生衝突。

於是,原本美好的一趟旅行,突然像齒輪忘了上潤滑油,每天總會嘎嘎響個幾聲。透過旅行更了解本性的張佩瑜誠實說,自助旅行就是要跳出平常生活軌道,用自己最愜意的方式生活,「適應別人是件辛苦的事,除非那個人是從天上掉下來,否則不想破壞美好的假期。」難怪許多資深旅行者建議,想了解一個人,不管男女,一起旅行即見真章。

一個人旅行並非只是自私的習慣。知名作家劉墉之子劉軒是哈佛大學高材生,他在哈佛以一年時間修完碩士學分後,隨即向學校請假一年,暫時停頓直攻博士決定,理由是,要到世界流浪、出去挑戰、尋找「意義」。

劉軒認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有些流浪的自由,流浪目的不是為迷失自己,是為了把自己放在天地間,在孤獨與漂泊中,找到人生的座標。」他後來將一年的尋找自我經歷,記錄成書《Why not?給自己一點自由》,淺白內容卻充滿年輕生命的熊熊熱力。一個人旅行,通常是孤獨的,但就如劉墉所說:「孤獨,使我們面對自己、面對過去、面對未來、也面對生命。」

四方田犬彥認為,「旅行中的體驗要熟成化為回憶,必須先將它塵封起來,經過一段時間遺忘,再次取出開展在光明世界,這時候它會像裝瓶的水果酒般散發芬芳。」背起你的行囊,邁開一個人旅行步伐,為自己釀造一瓶越陳越香的美酒人生吧。

26個專家推薦網路好幫手

背包客棧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portal.php

歐洲自助旅行充電站 http://www.eurotravel.idv.tw/

ANYWAY旅遊網 http://www.anyway.com.tw/home.asp

窮遊網(簡體) http://www.go2eu.com/

V1942自助旅行協會 http://www.v1492.org/

台北市自助旅行協會 http://www.tita.org.tw/mainpage.asp
link*參考書籍網站幫手:

Lonely Planet http://www.lonelyplanet.com/(旅行者聖經)

Michelinhttp://www.viamichelin.com/viamichelin/gbr/tpl/hme/MaHomePage.htm

Let’s go http://www.letsgo.com/

*票務網站幫手:

玉山票務 http://www.ysticket.com/

旅門窗 http://www.travelwindow.com.tw/

101旅行社 http://www.101vision.com/

Charlie Connection Travel & Tour http://www.travelconnecxion.com/index.cfm

ZUJI http://www.zuji.com.sg/web/content/sg/index.html

捷星亞洲(廉價航空)http://www.jetstarasia.com/index.php

亞洲航空(廉價航空)http://www.airasia.com/general.php?p=mandarin&l=cn

RYANAIR(歐洲廉價航空)http://www.ryanair.com/site/EN/

EASYJET(歐洲廉價航空)http://www.easyjet.com/

金展旅行社卡證申辦系統http://www.statravel.org.tw/isic/step.htm

ISIC http://www.isic.org/sisp/index.htm?fx=istc_info

*住宿網站幫手

Sleeping in Airpors(討論睡在機場的網站) http://www.sleepinginairports.net/

Couchsurfing(交換住宿)http://www.couchsurfing.com/

Hostelworld(尋找旅館)http://www.hostelworld.com/index.php

Hostels.com(尋找旅館)http://www.hostels.com

Hostelbookers(尋找旅館)http://www.hostelbookers.com/booking/index.cfm

BUG(尋找旅館,有前人留下住宿心得)http://www.bug.co.uk/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php?id=24934&p=1

  

遊民年輕化 中輟生也加入

記者許麗珍/台北報導

大台北都會區24小時不打烊行業越來越多,加上夜店林立,從事遊民服務的
志工發現,新興行業不但提供遊民「取暖」遮風蔽雨場所,遊民很明顯有年
輕化趨勢,中輟生長期在外流浪「變」成遊民者不少,另外女性遊民也有增
加現象。

社會局委託的遊民工作坊,主持人陳大衛說,他從事遊民服務工作近10年,
他發現北市都會區的遊民,跟著都會區的脈動呈現很特別的現象。

他表示,所謂遊民就是在外居無定所達2周以上,早期很多人會覺得遊民、
中輟生是兩個不同領域,但中輟生越來越多,加上24小時營業場所、夜店等
場所林立,不少中輟生長期流浪在外,以都會新興24小時行業為遮風蔽雨的
聚集地,與傳統年長遊民不修邊幅不同,這些年輕遊民穿著前衛,在華納威
秀影城、誠品書店旁常可發現。

他表示,曾有人以為年老的遊民都是年老失業才出來當遊民,其實工作坊曾
輔導過一位現年50歲的遊民,8歲就出來流浪,靠著替人打雜工賺取生活費

陳大衛表示,這位遊民靠自學、累積社會經驗,存了一筆錢,曾開過3家工
廠,堪稱遊民界傳奇,後來因亞洲金融風暴公司倒閉,一無所有又變回遊民
,曾暫時住在遊民收容機構平安居內。

他指出,工作坊也發現,由於女性意識抬頭,越來越多女性擺脫以往不敢流
浪街頭的想法,而以另類方式「走上街頭」成為女遊民,雖然遊民圈仍以男
性為主占9成以上,但女遊民人數近來確實增加中,工作坊就曾輔導過遊民
媽媽懷孕生子。

【2006/05/03 聯合報】

20070719.jpg

【聯合報╱記者洪敬浤/台中報導】

2007.07.19 02:17 am

希伯崙全人關懷協會收容更生人,日前因減刑出獄的2名更生人也來投靠。協會建立共生家園,除共同吃住,每天清晨執行長林正樑帶領大家,清掃火車站地下道,他說,掃街得彎下腰桿,撿起每片紙屑,學習「親手做工」的態度。

希伯崙協會去年成立,位於後火車站,幫助街友、更生人重返社會。52歲羅姓男子因詐欺罪入獄,他罹患視網膜病變,聽說希伯崙協會在幫助更生人,減刑出獄後,就落腳希伯崙。林姓男子投資大陸失利,把存摺賣給詐騙集團,被逮捕入獄,也同樣住進協會。

執行長林正樑說,他一家曾遭遇火災、九二一地震,靠著信仰與親友幫助,才走出困境,成立協會,就是希望幫助邊緣人,建立共生家園。

每天清晨,林正樑會帶著7、8個「另類家人」,拿著掃帚、垃圾袋,到火車站地下道打掃。65歲「阿滿哥」有精神疾病,原住在療養院,他去年來到協會,個性變開朗,他掃地時很興奮,掃到一半常高喊「哈里路亞」,他熱愛幫忙,有客人來訪,更熱情招呼。

因竊盜服刑3年的「阿偉」,染金色頭髮,看起來「漂撇」,掃地卻不馬虎。他說,出獄後住公園,過著孤魂野鬼般的生活,幸好牧師收容他,給他飯吃,生命變得很踏實。

希伯崙協會每周二、四、六會煮中飯,邀請街友來吃飯,「滿哥」、「阿偉」等人變成志工,幫忙煮飯、打菜,每次開伙,至少有50人一起用餐,擠得水洩不通。

【2007/07/19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4/3934273.shtml

200707181.jpg

【聯合報╱記者胡宗鳳/高雄縣報導】

2007.07.18 04:04 am

高雄縣慈惠醫院精神障礙者雨林(筆名),因罹患精神疾病,從師長眼中有為的青年,變得有家歸不得,深刻體會到精障者淪為社會邊緣人的無助與痛苦;歷經街頭流浪的他,最近用鏡頭寫下遊民的悲哀,希望喚起社會對精障者基本人權的重視,進而獲得更好的醫療與照護。

今年七月台灣的精神衛生法修正版已由總統公布實施,但慈惠醫院院長文榮光認為,社會上七、八成無家可歸的遊民,都至少有一種精神障礙,其中精神分裂症、酒癮與藥物濫用者占多數,這些人的苦難與無助,是常人難以體會的,須有保護與醫療才能免於自生自滅的危機。

卅六歲的雨林是精障病友,也是慈惠醫院藝術治療成功的病例,昨天他說出自己的境遇與感受。他說自小是師長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卅歲已成為百貨公司的美工主管,就在此時突然發病,且病情一度嚴重到家庭和社會無法接納他,讓他有家歸不得;在街頭流浪期間,讓他觀察到流浪漢處於社會邊緣的無助與痛苦。

六年來每有進展,便想重返職場,總遭受歧視而再發病,在各大醫院間不斷地「流浪」;直到進慈惠醫院接受藝術治療,懂得藉由相機、畫筆或寫作,將積壓的不滿與苦悶釋放出來,才讓他感受到愛與希望,「終能邁向康復之路」。

文榮光說,雨林的作品「代表我們大家的心願」,主角就是流浪漢;而雨林拍下的流浪漢,其實有可能是「他們的未來」照片,赤裸裸地表現在社會的每個角落,一群被社會遺忘的人…「雨林在透過鏡頭向我們的社會和社會福利制度,作最沈默的控訴」。

他說,國內遊民人數一直在成長,根據內政部去年統計,國內通報有案的遊民增至三千六百五十五人,男性占了三千三百八十八人。理論上,精神醫療體系與社會安全福利制度應能有效挽救,實際上卻不然,遊民問題已成為多國政府關切的重要問題。

【2007/07/18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

http://www.udn.com/2007/7/18/NEWS/NATIONAL/NAT5/3932987.shtml

2007-07-18 18:09/尤美心

大陸各大城市與著名的風景區,一直存在著「丐幫」的問題,大陸有社會學家研究,所謂的「丐幫」,分成2種,其中一類是「職業丐幫」,他們甚至會利用兒童行乞要錢;而另一類「丐幫」,則是真正的行乞者,他們會有群聚行為,各自劃分地盤,而在這個團體裡,也會形成帶頭者,和獨特的「行規」。

2名少女併肩跪在大街上,面前還有個骨灰罈,據說他們是為了湊錢葬母才行乞,但是當群眾想一探究竟,卻發生這狀況。陝西民眾:「站住,捉住,問一下情況嘛。」行乞者:「你問什麼啊?」陝西民眾:「妳簡單說一下嘛。」

拔腿就跑,連骨灰罈都不要了,看來這又是一樁行乞騙錢事件,在大陸這類「職業丐幫」的案件層出不窮,有些組織嚴密的「職業丐幫」,甚至還涉及人口拐賣。

大陸《職業丐幫》:「租金是6千元。」記者:「1年還是1個月?」大陸《職業丐幫》:「1年。」記者:「租1年6千元?」大陸《職業丐幫》:「對。」

利用小孩乞討不只職業丐幫常這麼做,在大陸各大城市,行乞者群聚組成的各地丐幫也有這情況,大陸丐幫是行乞者為了瓜分利益,自動組成的團體,他們劃分地盤互不侵犯,也有各自的行規。

帶頭的行乞者會分配工作,讓年幼的或年老有殘疾、層級低的行乞者出外討錢,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大陸行乞者保守估計有百萬人,而沒有法治觀念,又人多勢眾的丐幫,已經成為治安隱憂。

link

http://news.pchome.com.tw/crossstraits/tvbs/20070718/index-20070718141228391136.html

2007-07-18 16:36/戴瑞芬

大陸乞丐有組織性透過台灣企業邀請作商務訪問的名義卻來台行乞,經濟部追查涉案的京紗公司,是一家資本額登記三百萬的布匹成衣批發業,在去年95年度也有營業額達四千多萬,是一家經營正常的公司。
京紗公司今年度總共申請兩批大陸人士共四人來台,第一批兩人四月下旬來台沒有違規紀錄。

內政部入出國移民署已經就涉案的京紗公司及旅行社依偽造文書懲處,經濟部商業司表示,今後京紗公司的申請案將一律不予受理。
商業司表示大陸人士經許可來台從事商展、考察等商務活動,如果查到與許可目的不符,將會對邀請的台灣企業從嚴懲處。

link

http://news.pchome.com.tw/crossstraits/bcc/20070718/index-20070718163607210131.html
 

中國時報 2007.07.17 蔡依蒨/台北報導

耗資上億元打造的萬華區艋舺公園,緊臨捷運站雖占盡地利之便,但完工以來,飽受遊民群聚及隨之而來的髒亂所苦,北市府公園處為解決遊民盤據問題,已要求保全人員加強巡邏驅離遊民,而基於讓公園發揮效用考量,公園處亦考慮讓艋舺公園委外管理的可能性。

    雖然艋舺公園是全北市唯一與民間保全業者簽約巡邏維安的公園,但因地緣關係,公園啟用2年以來,早已成為遊民聚集地,遊民占用座椅當床,隨處便溺及製造髒亂,讓一般民眾幾乎不敢到公園休閒

    不願耗資上億的公園成為遊民新天堂,市府近來考量,讓公園委外管理的可能性,因委外管理除彌補公家資源不足問題外,公園亦可有效杜絕遊民聚集,至於委外管理單位,則可利用公園舉辦各種活動

    北市的公園雖未有委外管理或經營的案例,但基於活用公園考量,市府相關單位曾就委外可能性進行討論,據了解,艋舺公園旁的龍山寺,就曾表示接手管理活化公園的意願。

    佔地1公頃的艋舺公園,緊鄰龍山寺,是擴展龍山寺腹地的最佳選擇。每年如逢元宵燈會或過年過節等重要節日,龍山寺都會舉辦大型活動,常因場地過小,造成人潮癱瘓交通的情況。

    由於北市的公園未曾有委外管理或經營的案例,所以目前只停留在構想階段,但在未有具體方案出爐前,公園處已要求保全公司加強巡邏驅離遊民駐足,甚至請警方協助,達到減少遊民在此遊蕩的人數,至少讓民眾或行人不用擔心到公園休憩有安全之虞。

link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601+112007071700102,00.html

20070718.jpg

 UDN中彰投新聞 

鐵馬中輟生 環台當志工

10名中輟生加上年輕的輔導老師黃能敬,花35天單車環島當志工,昨天到剛成立的恩友街友中心,將花3天時間刷油漆。黃能敬說,10名少年即將畢業,環島行是最後一堂課,透過體能考驗,教導孩子耐性與面對挫折的壓力。

 台北以琳中輟少年學園收容中輟生,今年有15名少年即將畢業,準備就業或半工半讀,輔導老師黃能敬規劃畢業前最後一堂課,帶領10名學員環島當志工。  他們從台北出發,繞過山勢起伏的東台灣,在墾丁海灘撿垃圾,在台南天主堂彩繪壁畫,前晚抵中市,昨起到街友中心當志工,將讓荒廢的三層樓煥然一新。  黃能敬穿著木屐、短褲,拿刮刀抹平斑駁牆壁,頭髮、手臂沾滿油漆屑,自認很叛逆的「小比」邊刷邊說笑,一時興起還拿滾筒當麥克風,大唱舞女,黃能敬聽見,嚷著「能不能唱別首?」她吐吐舌頭偷笑。  樓上的「小雞」眼神帥氣,他不愛讀書中輟,熱得脫上衣打掃環境,不一會兒玩心大起,隔著窗台跟夥伴拋擲揉成團的抹布,黃能敬也探出頭,笑得很開心。  「小比」說,她在台南陪老太太聊天,對方的臉垮垮的,並不快樂,她扮鬼臉,把阿嬤逗得哈哈笑,阿嬤愛問重複的問題,她也一再回答,「第一次感覺自己超有耐心」。「白雲」沉迷網咖,國一就中輟,騎到墾丁時,頂著太陽淨灘,又熱又辛苦,但看到海灘變乾淨,也有股成就感!  

黃能敬說,中輟生的受挫力、抗壓性差,被老闆、師長說幾句,脾氣就抓狂,很容易與人衝突,這趟環島之行,考驗體力與耐心,他希望孩子學會面對難關時,控制自己的情緒,忍耐克服。

 中國時報 2007.07.18 
單車環台中輟生 助街友
吳敏菁/台中報導     10位桀傲不馴的中輟生以35天的單車環台當作成年禮,挑戰體能,也到處助人,已經騎了近千公里,歷經千里波折後,裝載著無數的人情故事,昨天他們來到恩友遊民中心,協助粉刷牆壁,幫街頭遊民打造溫馨的家。

    以琳少年學園專門收容中輟生,他們曾經一度迷失,卻在學園,重拾對師長和同學的愛,6月驪歌聲動,終於畢業了,老師黃能敬好玩提議來趟單車環島,卻得到熱烈回響,這一趟不容易的旅程,就在6月20日,從台北出發了!

    從衝突不斷 到衍生革命情誼

    3個女生、6個男生,在單車營總教練黃能敬領軍下,踩上旅程,他們沒想過,想像中的逍遙遊,在烈陽酷烤,簡直要熱斃,第1天就人脫隊了。

    有人一度受不了誘惑脫隊

    「加油!我們一定辦得到」教練黃能敬不斷鼓舞,同伴互相打氣,學生們從不善控制自我情緒,到強忍體能折磨,一路衝突、波折不斷,但消耗了體力,卻磨練了心智,越騎竟是越入佳境,大夥衍生濃厚的革命情誼。他們難忘蘇花公路,3人摔車,驚險萬狀,還有夜宿鄉野,狂風吹走帳棚,但沿途不少人家,好奇他們的旅程,遞上涼水、提供早餐,人情暖暖,讓學員們感動不已。

    除了環島,他們也在各地停留數天,學習服務的精神,黃敬能說,最難忘在墾丁淨灘,大夥從投入撿垃圾,才知沒公德心的可惡,以後路程,學員們更懂得自我約束,小心翼翼不留下半點兒髒亂。

    「幫幫」最開心協助台南教會,彩繪壁畫,「小雞」在台東一度受不了誘惑脫隊,但捨不得戰友,又奔赴墾丁歸隊,「小比」一路摔3次車,皮破血流,曾大聲痛哭想回家,但他們都撐過來了,繞遍大半東、南台灣,來到台中。

    為街友打造一個溫馨的家

    昨天學員們在光鹽基金會的安排下,來到恩友遊民中心,他們一度是中輟生,對街友自我放逐,心有所感,特別想助他們找回失落的生命價值,特力屋復興店也捐贈油漆,學員們奮力地粉刷牆壁,為街頭遊民,打造一個遮風避雨溫馨的家,在這迢迢的旅程,又留下一個意義不凡的互動

link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603+112007071800173,00.html

十名中輟生 幫街友中心粉刷牆壁

記者洪敬浤/台中報導/聯合報

中國廣播公司【2007/07/17 10:11 報導 】

今年六月,剛從以琳中輟少年學園畢業的十名少男少女,為了回饋社會,騎單車環台,展開學習服務之旅,上午車隊到達台中市,在光鹽基金會安排下,幫遊民中心粉刷牆壁、打造溫暖的家,透過體力與毅力的挑戰,勇敢面對未來。(寇世菁報導)
光鹽基金會中區主任葉宓章表示,這十名少年少女,原來都是桀驁不馴的中輟生,經過以琳中輟少年學園輔導後,今年六月畢業,取得正式國中畢業證書,為了回饋社會,學習知福感恩,以琳學園幫學生規劃騎單車環台,為期三十五天的學習服務之旅,挑戰體能、到處助人,十七號到達台中市復興路恩友遊民中心,由於遊民中心建物老舊,沒有經費和人力粉刷外牆,十名中輟生正好擔任救火隊,獲得B&Q特力屋復興店捐出油漆,指導學員粉刷技巧,共同協助街頭遊民,打造一個遮風避雨、溫馨的家園。葉主任說,台灣一年約有八千名中輟學生,一個孩子中輟,家庭或社會每年需負擔五十萬到一百萬元,民間團體輔導一名中輟生一年約需要三十三萬元,協助孩子持續學習,才能將社會可能的負資產轉為正資產,以琳是一個收容學校、社會局或法院轉介的中輟生少年學園,由於法令跟不上社會發展趨勢,中輟學校處於灰色地帶,希望透十名少男少女單車環台學習服務之旅,獲得更多人認同與贊助,幫助迷失的小羊,走回原來的軌道。(中輟生單車環台學習服務之旅,挑戰毅力與體力,勇敢面對未來)
這群風雨無阻,騎了近一千公里的孩子,抵達台中,幫街友整理服務中心,預計二十號返回台北,開始嶄新的人生,就學或就業。

 link

http://www.bcc.com.tw/news/newsview.asp?cde=500805

亞洲時報  撰文 湯禎兆   
2007/07/13, 週五

《曙光足球》是以深水步的露宿者為主角,透過年多的時間,導演梁思眾及李成琳長期捕捉,以及了解他們的生活面貌,從而一步一步迫近由社工阿東帶領,組織成香港的露宿者足球代表隊的過程,最終並一齊飛往參與於南非舉行的Homeless World Cup。

Image

《曙光足球》電影圖片。

電影曾經在四月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映,其後也間歇地在香港康文署的場館放映,踏入七月終於正式在香港藝術中心作較多場次的“公映”。

我也是最近才看《曙光足球》,連結起早陣子和富大埔出版的《足可圓夢》一書並看,隱隱然感到有心人其實並不鮮見,只不過總難以匯聚成流,來喚起更多人的共同關注。

以《曙光足球》為例,我認為是一齣出色地把社運及足運結合的優秀作品,足球從來就不可以與群眾脫離關係,尤其是低下層又或是藍領階層──那一直是足球興衰的唇齒相依式要素。無論是《足可圓夢》又或是《曙光足球》,其實均清晰地把足球與夢想的連繫呈現在受眾眼前。

Image

《曙光足球》電影圖片。

然而那又不是如《一球成名》式的荷里活空想式作品,換言之足球之所謂成為“夢想”,並非指要令人透過成為另一名施丹才算成功,這一點在《曙光足球》中有很精彩的演繹──對一眾在生活中面對種種挫敗及失意的露宿者來說,足球帶來的“夢想”,正好僅僅在於為他們的生活映照出一絲曙光,從而令他們對生活有重新投入及確定目標的熱情。

我認為《曙光足球》最適合在中學放映──無論是作為德育及公民教育、輔導、訓導乃至課外活動等等的不同學習元素,均可謂一應俱備。需要嚴守紀律才可以成為代表(訓導)、互相幫助為對方拆彈才可以成隊出發(輔導)、為自己的人生定立目標的心靈起伏(德育)以及最重要是體育運動的精粹從來不在於成績的高低(課外活動)──以上一切正是活生生的教育素材,無論由哪人去當編劇,都不可能寫出如此出色的劇本。

我熱切期待《曙光足球》將來以影碟的形式面世,並肯定會立即購下回去與學生分享。足球,並不是只得一種踢法──我們可以為英超四角賽捱通宵買焉,但同時也應該可以有足夠的胸襟,去欣賞他人如何利用足球去改變人生

《曙光足球》七月份在香港藝術中心的放映時間,可參閱:http://www.hkac.org.hk/index_tc.html

link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6587&Itemid=91

 法新社╱彭木芳 2007-07-15 01:05

(法新社巴黎十四日電)法國警方表示,巴黎的社工人員上週安頓一名女性遊民時,赫然發現她擁有超過六萬八千四百歐元(約三百一十萬元台幣)的巨款。

這名六十六歲的女遊民僅知名為戴妮斯,在巴黎時尚的第十五區街道據地而居已有十年之久,當地人都稱她為「公主」。  由於她在蒙巴納斯火車站附近的地盤靠近一面含有石棉的牆,恐會危及健康,當局七月六日強制她遷移。

戴妮斯不願意離開這處地盤。警方和社工人員很快知道原因何在,他們發現她帶在身邊的各式各樣垃圾袋與老皮箱裡都藏有現金。  警方費了一週時間才清點完這些錢,對她如何積聚這筆財產十分困惑,但她始終不透露任何口風。

戴妮斯後來被安置在巴黎市郊的一處中途之家,當局還在考慮如何保管她的錢最好。

link

http://news.yam.com/afp/entertain/200707/20070715482549.html

20070616.jpg

五年前社協第一次展出露宿者的生活片斷。五年後的今天,他們當中有的生活改善了、有的仍在露宿邊緣浮沉。社協再次透過鏡頭捕捉他們的現況,更有新的露宿者展示為何墮入人生的低點。

Five years ago, SoCO presented the photos of street-sleepers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Today after five years, some of these street-sleepers have their living improved, yet some of them still wandering at the edge of homeless. SoCO captures their life again with some new street-sleepers telling why they come to bottom of valley in their life.

日期:2007616(六)至621(四)
Date: 16 June (Sat) to 21 June (Thu) 2007
時間:上午十時至下午十時
Time: 10:00am to 10:00pm
地點:尖沙咀文化中心地下大堂E3E4展區
Venue: G/F Exhibition area E3 and E4, Cultural Centre, Tsim Sha Tsui, KLN

link

http://www.soco.org.hk/homeless2/bkg_1.htm

 www.trc.club.tw

【林偉信、林竺筠╱台北報導】台北火車站常見遊民四處遊蕩,鐵路警察局指出,日前獲悉市府有意在台北火車站地下樓層設置遊民收容所,規劃專區提供遊民沐浴、休息及居住,預計下月初試辦。但負責管理遊民的警方卻質疑,市府做法將製造治安問題,勢必吸引更多遊民聚集,嚴重影響乘客安全。據了解,固定聚集在台北火車站周邊的遊民約兩百人,警方已造冊列管,這些遊民白天到處遊蕩行乞,晚上跑到地下樓層睡覺,還有女遊民脫光衣服在廁所洗澡,日前也曾發生遊民互毆出人命的意外,因狀況頻傳,讓鐵路警察局感到相當頭痛。

但鐵路警察局第一警務段段長陳炎指出,日前得知市府有意在台北火車站地下一樓設遊民收容所,提供洗澡、睡覺的專區。但陳炎認為,「這種做法只會造成更大的治安問題,警方堅決反對!」
市府否認有此計畫

《蘋果》昨街訪民眾意見,一名吳姓女大學生說,台北火車站是大眾運輸出入口,收容遊民有礙觀瞻,也影響旅客安全。另名林先生則認為,相關單位應做好配套措施。

不過,北市社會局社工室主任張美美表示,從未有在台北火車站設立遊民收容所的計畫,台北火車站確有許多高流動性遊民,多是北上找工作、打零工,幾天就會換批人,目前都由社工定期巡邏,安排遊民前往他處洗澡與理髮,維持基本清潔。

link

http://www.trc.club.tw/news/20070519084856

1110629876.jpg 

好冷! 氣溫直探十度以下。
寒流來襲,一堆人急著上山去「等」雪。
有一群人卻終年瑟縮在都市底層,不分日夜、無關寒暑。
離他們頭上十幾公尺高的地方,是台灣最忙碌的火車站、捷運站。
他們卻悠哉的在地下停車場,佔地為王,用的是一些雨傘和紙箱。
原本,我是想拍些寒流下衣衫單薄的遊民。
可是,我發現,他們過得還不算太慘。這裡,不冷。除了空氣不流通,散發出濃濃的酸臭味。
他們還能利用廁所洗衣服,大方的高掛晾乾。

停車場的管理員忿恨的表示,這些人,不值得同情。社工人員安排他們去三峽收容中心,那兒有吃有住,卻一個個的又跑回來。
車站的清潔工,好意為他們清掃垃圾,卻遭到蠻橫的辱罵。
這些人,有的曾是東區的大地主,卻因吸毐一敗塗地。
還有一對年輕力壯、三十歲不到的雙胞胎兄弟…..

我想到金庸筆下的污衣派丐幫,他們不吃好也不穿好……

link

http://www.wretch.cc/blog/haomei&article_id=1715069

 新華網  2007年07月11日 15:49:33  來源:北京晚報

在我們的印象中,乞丐總是可憐兮兮地站在街頭的某個地方等待人們的施捨。但在加拿大的多倫多,一位行乞的男子改變了這種做法,他每天都主動在大街上收集垃圾,以此換取人們對他的“捐助”。他的行為已在多倫多引起積極的反響。

馬克:另類行乞

    每天要撿80袋垃圾

    據加拿大媒體10日報道,現年30歲的馬克曾經靠打短工來謀生,但他漸漸厭倦了每天早上4點半就去排隊等工作的日子,而且有時還找不到工作。一方面他需要支付房租,一方面他又不願意淪為向人們伸手要錢的乞丐,他終於想出了一個主意。從11個月前開始,他每天都提上垃圾袋,到大街上清理垃圾,每天都要收集滿滿80袋。他還在自己的後背上貼著一塊告示,上面寫著:“收垃圾者:通過工作讓我們的城市更清潔,(希望獲得)食品或金錢的捐助,請支援我和我的事業,謝謝!”

    已有固定“工作”場所

    在談到自己此舉的初衷時,馬克說:“我需要做些工作,於是我想到可以四處走動,清理街道。我還背著一個告示牌,告訴人們我正在幹什麼,並以此換取捐助。但我不是直接開口要錢,(給不給)要由別人來決定。”

    據悉,馬克現在有一些相對固定的“工作”場所,那裏的人們經常會給他垃圾袋,或者是請他打掃衛生,然後給他幾個美元。

    普通人反應良好

    馬克的做法在多倫多已引起多方關注。多倫多大學有關機構已請馬克到校園裏同他們進行交流。接下來,該大學還將開展一項試驗計劃,即向一些行乞者發放垃圾袋,然後讓他們到不同的地方去打掃衛生。

    普通人對馬克的做法也反應良好。街上的一位顧客羅賓·麥克唐納說:“我認為他(馬克)的主意很不錯。他不打擾別人,而且還知道回報社會,我不介意給他一些零錢。”

    事實上,多倫多市民對乞丐在街頭行乞的行為早有怨言,市政當局也在尋找辦法,使那些無家可歸的乞丐能做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據報道,在馬克行為的影響下,多倫多市政當局成立的一個委員會已與當地的餐館和其他飽受乞丐打擾的業主進行了商討。他們已一致同意從7月3日到9月13日執行一項試驗計劃,以期找到解決乞丐問題的良策。(晉虹)

《北京晚報》(2007年7月11日 第25版)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07-07/11/content_6360200.htm

 

 

 

來源:台灣立報 

【記者黃依歆專訪】「瘋狂」、「不安於室」、「不通人情世故」這些形容詞都是旁人對資深記者張桂越的描述,她不但不生氣,反而相當同意。她認同個性創造機會,機會也決定了命運。

張桂越的父母早逝,她年輕的時候也沒遇上愛人,自嘲「煩惱少、無家累」,全部的心力得以義無反顧投入新聞工作。記者的職業決定了她的人生,所有的刺激與學習,造就她生命的方向。她不羈的靈魂吹向歐陸的馬其頓,在那裡開出了一朵自由的花。

在馬其頓打造一人通訊社

1984年在華視新聞雜誌工作,1990年張桂越到倫敦求學,同時擔任多台駐英特派員、香港傳訊電視記者。1999年,當時的外交部長胡志強遠赴馬其頓參訪,記者的新聞鼻引領她進入這個陌生的國家,不久之後,馬其頓成為台灣第一個歐洲建交國。

原本打算停留10天的張桂越,一待就是7年;後來中馬斷交,外交團隊全數撤回,她卻留在異鄉打造台灣新聞通訊社,深入當地採訪記實。選擇待在那裡是張桂越個人背景與機緣的加總,也是理念的堅持。

出版人郝明義觀察,張桂越小時出生於基督教家庭,東正教之國馬其頓喚起了她隱藏的感情。對巴爾幹被形容為火藥庫不以為然,她說當地的風土人情讓她彷彿「沖了涼」般感動;她形容歷史悠久的馬其頓為「大國之後」,當地人有禮貌、有文化,讓張桂越的全身細胞都在跳動,就像找到了愛人。

然而,當地有不小的社會問題,貧窮加上40%的失業率,都使美麗的斯拉夫街道蒙上一股憂愁。難道台灣不夠好?或背叛了她嗎?張桂越說:「台灣不需要我,在那裡,則有被需要的感覺。」

她指的是現今媒體環境所產製的國際新聞,以編制編譯了事,政府與電視台,均沒有培植、訓練國際新聞人才的機會,台灣看不到外面,也只跟從一種觀點。別人形容她瘋狂,她卻笑稱留在台灣才瘋狂。她的態度裡有一種出走、遠離的瀟灑與嚴肅,「反正這裡沒的做,我還是要做我想做的事。」張桂越說,出去了就海闊天空,就是不安於室吧。

張桂越坦承自己對商業領域不大擅長,然而現實還是得面對。張桂越的新聞團隊沒有固定的編制,也需要一定的資金維持報導品質。她的一人通訊社靠著長期與不同電視台談案子過活,沒有穩定的合作對象。因為沒有時間,她也未曾向國際媒體要求資金支援。台通社的作品陸續在公視、中天播出,但也是都是斷斷續續。

為馬其頓人民討公道

張桂越的心中藏著漂泊的靈魂,支持她流浪的是一些抽象的概念,例如情與義,例如人與人之間的碰撞。在台灣外交官已全數撤回的馬其頓,有記者張桂越留在當地與人民「搏感情」。

2002年,因為單純幫同事爭取「人的權利」,張桂越一個台灣記者竟在希臘與馬其頓兩國間改變了些事情。因為得知台灣有個籃球隊即將赴希臘比賽,張桂越與當地代表處連絡準備去採訪;自己有申根簽證不必申請,馬其頓籍的同事到希臘駐馬辦事處辦理簽證時,卻遭希臘官員扔擲護照。

張桂越震驚於同事的不吭聲,立刻去電抗議。對方回應請他們回去重新辦簽證,但張桂越要對方道歉。7月,張桂越在當地召開記者會,揭露希臘大使館的「惡行」,並請所有受過氣的馬其頓人民到市政府廣場連署簽名。這件事引起當地媒體的高度關注,逼得張桂越天天需要「回報」事件最新動態。朋友稱她「捅了蜂窩」,卻成為當地津津樂道的話題。兩個禮拜不到募集了兩萬人簽名,事件10多天後希臘外交副部長就登門道歉,並革職那位簽證官。

張桂越說,這整件事情是偶然促成的,卻激起了馬其頓全國人民長期的積怨。當地政府腐敗,人民一直隱忍包容,靠著外來的力量、媒體的推波助瀾,希臘與馬其頓的交惡關係有了微妙的進展,張桂越說,之後希臘在馬其頓辦事處改變了簽證的程序,取消了排隊的規定。

馬其頓的老百姓抱著她說:「台灣我愛你。」是張桂越感動的片段,是她留下來的價值。她不認同台灣的某些事情,卻也沒有停止在任何一處強調自己的國家。問這位新聞前輩若多了「家累」,一切會不同嗎?她猶豫了幾秒,說不知道,然後又自信而溫暖地說:「不會吧!」。這是她一個人的旅程,牽繫著對全人類關注與體貼。

link

http://publish.lihpao.com/Editorial/2007/07/13/0301/

中國時報 2007.07.13  吳敏菁/台中報導

 流浪漢黃國華5年前落腳在台中市中華夜市旁,以街頭為家,當地里長關懷他的處境,經常噓寒問暖,為了報答這份情誼,他主動清掃人行道上的公廁,提供了無數人們方便,馬桶流水沖沖沖,流傳了這段可貴的情誼,鄰里傳為美談。

    四十七歲的黃國華約在五年多前,流浪到中華夜市,以附近騎樓為家,長住了下來。

    夜市附近多了一位街友,大誠里長林長源前往關心,但黃國華一直不多說話,也絕口不談過去。附近的民眾看他很「古意」,也不與他為難,他便自顧自地在街頭,生活了下來。

    五、六年前,市府在人潮聚集的中華夜市旁蓋公廁,但蓋成以後,乏人清理,加上蓋到人行道,屬於違建,又差點全面拆除。因為中華夜市人潮往來,確實需要一座廁所,大誠里民發起搶救公廁的連署,這座公廁被保留下來,成了台中市獨一無二矗立在人行道上的廁所

    黃國華雖以街頭為家,卻很愛乾淨,他每天中華夜市旁的公廁混,廁所臭氣沖天,他也不好過,竟主動請纓當義工維護廁所清潔

    黃國華總是一天好幾回的沖刷,不僅馬桶乾淨,還負責傾倒衛生紙,他自備菜瓜布,總在大清早和中午過後,出入人少的時候,不停的用心擦拭著磁磚,附近的住家,還很羨慕的說,公廁比自家廁所還乾淨!

    林長源感動他善良的發心,每個月自掏腰給了他六千元當作吃飯錢,偶爾還送上衣物點心。黃國華感恩在心頭,更把掃公廁當成自己的責任,相當不容易。

    大誠里里民自豪他們擁有一座最乾淨的廁所,大夥兒齊發心又在附近栽植綠樹、營造小公園。沒想到黃國華也悄悄扛起了園丁的責任,他一溜眼不見,又一下子現身勤作工,掃落葉、清廁所,里民們對他的付出,有無限的感謝。

link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603+112007071300191,00.html

中國經濟網  20070711

30路公交車剛一現身,平樂園北站站臺上的人就像炸開了鍋,原先排得一條長龍迅速憋粗。人們爭先恐後搶佔有利地形,以便公交車一靠站,能以最快的速度擠上去。      人流中的秦璐(化名)飄搖不定,被周圍的人擠得東倒西歪,不斷有人擦著她的身子擠過去。車門前的她,猶如撼樹之蚍蜉,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抵制來自四週的力量,最終她離車門越來越遠,直至被徹底擠了出來。      車門關了。公交車發出沉悶的喘息聲,載著超負荷的笨重軀體向下一站駛去。      目送公交車遠去,秦璐無奈地搖了搖頭。在這場近3分鐘的肉搏戰中,她徹頭徹尾失敗了。失敗意味著可能遲到,而遲到意味著會扣除獎金。      幾分鐘後,852路公交車駛進站臺。這一次,秦璐放棄了30歲女性的矜持,雙臂交叉放在胸前,在人流中左衝右突,一番衝殺後,終於擠上了車。此時,她的臉上滲出了細小的汗珠。      “自從來到北京,我的生活就上了快車道。”秦璐站定後,從包裏摸出一包紙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有人說紐約像天堂,紐約也像地獄。其實這話現在可以形容北京。”      路上的整個過程就像打仗      擠上公交車,秦璐苦不堪言的上班之旅才剛剛開始。此後的一個半小時內,她還要在一號線地鐵、二號線地鐵和十三號線城鐵之間輾轉“肉搏”,等到達公司後往往已經精疲力竭了。      當然,她也可以選擇乘坐計程車,沿東四環北向而行。不過,代價是70多元錢和1.5小時。與5.4元的公共交通費和1.5小時的代價相比,作為打工一族的她只能選擇後者。      公交專線上的852路公交車開得忽快忽慢,不時伴有急剎車。車上的乘客隨之向前後傾倒,尖叫聲、咒罵聲此起彼伏。一個擁堵和悶熱的早晨,在像沙丁魚罐頭一樣擁擠的車廂內,人們要保持一份好心境,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每到一站,下車的乘客幾乎是零,但仍會有不少擠車“高手”,像泥鰍一樣鑽進車門。這個車廂,仿佛是一個有彈性的容器,只要使勁一擠,就能再多容納一些。可容器裏的人不幹了,他們的空間一直在縮小,於是,各種小摩擦,一路連綿不絕。      秦璐索性不再找扶手。即使她想找,站在車廂中間,也力不能及。身體貼在肉墻上,倒也站得安穩。      “我的一個朋友,個子不高,抓扶手有些費勁。”被擠得手足無措的秦璐剛開口,便忍俊不禁,乾脆笑出聲來,“有一次,她的前後左右都擠得嚴嚴實實,她又悶又困,竟靠在前面一個大胖子的肚皮上睡著了。你想想車上有多擠。”      有幾次,秦璐的臉就是一直貼著窗玻璃到達目的地的。“車外的人看了一定會覺得很好笑。”她苦笑道。      當這個超級城市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著流動人口的時候,這些流動人口也在考驗著這個城市的消化系統和傳輸系統。每日1100余萬的出行人員,對於只擁有2.5萬餘輛運營車輛、800多條公交線路,以及114公里地鐵的北京市公共交通系統來說,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不斷拓寬的馬路,不斷增加的運營車輛,在充分釋放這個城市能量的同時,也將這個城市逼入一種逼仄的狀態。      二環三環四環五環,大餅一直向外攤,可出行難的問題依然是這個城市的頭等問題。300余萬輛的機動車總數,降低了市區路網的抗風險能力。一旦發生交通事故,這個城市的某個點上,瞬間就可能癱瘓。      擁堵已經成為這個超級城市的常態,只要到稍遠一點的地方,人們就不得不預算出路上兩個小時的裕量。即便如此,心裏仍不會踏實。      20分鐘後,852路公交車到達大望路。秦璐頗費一番週折才擠下車——對於滿載的公交車而言,擠上擠下同樣困難——隨著如潮的人流鑽進地鐵站,花5元錢買了一張地鐵通票,再經過一番“有失淑女形象”的“肉搏”,終於擠進開往建國門方向的地鐵。      地鐵車廂裏密不透風,臭汗味、呼出的大蔥味、香水味等各種味道混雜在一起,令人掩鼻。嗡嗡作響的空調排出的冷氣,根本無法與人體散發出的熱量相抗衡,不少人只能折起手中的報紙當扇子用。人們臉上帶著焦慮、不耐煩、睡意,任何無意的碰撞都可能引發一場“口水戰”。與公交車一樣,每到一站,上下的人流總會引起一陣騷動。      10多分鐘後,一號線地鐵到達建國門地鐵站,秦璐費力地從車廂內擠出來,又隨著如潮的人流換乘二號線地鐵。在這種環境中,哪怕稍微放慢一些腳步,便會阻擋後來者的步伐。      “到處都是人。實在是煩透了。”秦璐擠進開往西直門的地鐵,松了一口氣,“路上的整個過程就像是打仗。”她說。      西直門轉乘城鐵時,情況稍好一些。畢竟是開往城外的,人相對少一些。可是從地鐵站到城鐵站,步行需要10多分鐘。她有些不耐煩,嘟囔了一句:“設計得真差勁,怎麼就不能連在一塊兒?”      920分,秦璐終於走出城鐵五道口站。再步行10分鐘,她就可以跨入清華東門外的一棟寫字樓,開始一天的工作。      這趟趕路下來,秦璐“出了一身臭汗”。“我很少化粧,即使是淡粧。”她拿出化粧盒稍稍整理了一下儀容,淡淡地說,“我總不能帶著橫七豎八的粉痕見同事吧。”      家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      交通成本如此之大,是這位來自西安的女子始料不及的。每天3小時的上下班路程,燃燒了她的時間,她的能量,也燃燒了她的激情。      “睜開眼上班,回到家睡覺,連戀愛都沒有激情了。”她抱怨道。      在西安時,從家到上班的地點只有20分鐘的步行路程。天氣好的時候,秦璐會“閒庭信步”般走著上班。“不僅能鍛鍊身體,還有足夠的時間和心情來欣賞周圍的風景”。但是,在北京,這樣的生活簡直就是一種“奢望”。      早晨700起床,洗漱之後,吃前天晚上買好的早點。800齣發,通常情況下,930到達公司。1730下班,1830分到達大望路。如果沒有特殊安排,秦璐一般在SOHO現代城附近找一個館子吃晚飯。晚飯過後,再搭乘公交車回家。偶爾她也會逛一下附近的商店或書店。      但這個時間表,對她而言,只是一種“理想狀態”。公司經常加班,一加班,晚飯只好在公司附近吃,回家的時間就沒準兒了。      工作時間加上消耗在路上的時間,秦璐的私人空間和時間一再被壓縮。      “平時我一點時間都沒有,活動範圍基本就是兩點一線。”咖啡館裏的秦璐一臉倦意。她說,經常有要好的朋友打電話說聚聚,可總是聚不起來。大家都很忙很累,路上又要花費兩個小時,想想就犯憷,“結果,感情越來越淡,朋友也越來越遠了。”      休息日的時間,秦璐會“掰著手指”安排。週六上午習慣睡一個懶覺,補充一週的睡眠。下午,整理房間。週日也要睡懶覺,起床後才“給自己一點時間”,或看書,或購物。      家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秦璐說,除睡覺之外的其他功能,比如做飯、接待客人、享受親情等,她現在這個家,基本不具備。除了偶爾煮粥、煮泡麵及在冰箱儲存一些熟食、飲料、水果外,廚房幾乎沒沾過油煙。      伴隨著現代化的進程,這個城市的居民,生活與工作的空間距離一再被拉大,連帶著也拉大了時間的距離。時間和精力每天都消耗在無止境的堵塞和擁擠之中,再加上一天工作的勞累,回到家,誰還有精力再奏響鍋碗瓢盆交響曲呢?      家的功能越來越被簡化成只是睡覺的場所。回龍觀、天通苑、望京和通州等人口比較密集的超大社區,工作日早晨,人流從各個家中涌出,奔向四面八方。晚上下班,又從四面八方涌回社區,睡上一個晚上,次日,又開始週而复始的迴圈。北京人通俗地稱這些社區為“睡城”。      無謂的消耗,在擠壓秦璐的私人空間和時間之際,也在擠壓著她的審美情趣。      “小巷深處”的幽靜,“細雨蔥翠”的空靈,“古城素裹”的淡雅,京城的美景一開始就與這個總“在路上”的奔波者毫不相干。這個“素有審美細胞”的女子,來北京後,根本就沒有時間,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欣賞周圍的世界,“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而在西安,她有大量的時間柳下垂綸、雪夜賞月。      金錢上的壓力更無處不在。不斷飆高的房價,在挑戰每一個寄居者的心理承受極限。買房要承載還貸壓力,不買房又擔心房價節節攀升,這種矛盾心理,挑戰著每一個寄居者的理性選擇能力。      今年4月,秦璐被迫選擇做了“房奴”。為此,她付出的代價是:2500/月的銀行還款,300/月的物業費,200/月的水電費。僅房子一項,幾乎花掉她1/3強的薪水。      “我基本上是月月光。”秦璐喝了一口茶,笑了。而她在西安的時候,雖然月薪遠沒有現在這麼高,但每個月都能節餘下一些,“每天尋思著錢怎麼花出去”。但現在,如果生病了,一個月不工作,她就不知道該如何過下去了。      北京是個有未來的地方      即便生活壓力如此之大,私人領域如此跼踀,但北京依舊是流動人員的理想漂泊地,不少外地人就像著了魔一般迷戀北京。火車站、汽車站、機場涌出的人群中,一些人就此留了下來,過起居無定所、漂泊不定的生活。      《北京市200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06年年末,北京市登記的流動人口達383.4萬人,較去年增加26.1萬人,佔常住人口的比重為24.3%。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一位前官員介紹,根據2005年北京市1%人口抽樣調查的數據推算,這些流動人口中,有專科以上學歷的,不足10%      儘管沒有確切統計,高學歷人群究竟佔這個龐大的流動群體多大比例,但僅從秦璐的收入上可以推斷出來,大多數的流動人員,所承受的工作和生活上的壓力、焦慮和忙碌,不會比她更加輕鬆。      5年前,大學生秦璐“帶著夢想”、簡單的行囊,以及各種證件,隻身來到了北京。此前,生活在古城西安的她,對首都充滿色彩斑斕的想像。她始終堅信,“北京是個有未來的地方”。      古老的紫禁城,人民英雄紀念碑,頤和園的石坊,圓明園的廢墟,北大的未名湖,清華的荷塘月色,筆直的街道,老衚同,四合院,這些新老北京的象徵,無一不印在她的腦子裏。      不過,這些關於北京的印象,都是她從課本裏、電視上、媒體中,以及別人的談話中移植過來的。也正是這種重復的移植,加深了她對北京的嚮往。      西安的天,總是灰濛濛的。一個陰霾的日子,下班回家的秦璐路過鐘樓,突然放聲大哭。      “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在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了20年後的我。”秦璐說,待在西安那樣的城市,20年後,甚至更多時間之後,她的生活將不會有太大變化,也許會一成不變。而單調乏味、平淡無奇的生活,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接受的。      正是從那一刻起,她決定到北京“混”。      沒人知道,究竟有多少“混”在北京的人,懷揣著像秦璐一樣的夢想。但每個受訪者普遍看重的是,北京是一座有文化底蘊的、高素質的城市,是一個充滿了各種就業機會、有無數選擇的理想漂泊地。只要自己“肚裏有貨”,不愁找不到工作。      秦璐到北京前,她稱自己“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直到生活了數年,她才朦朦朧朧地意識到,自己想要的,其實是“可選擇的機會”,還有“相對公平的環境和良好的秩序”。而這些,是中國許多城市“相對欠缺”的。      前些日子,她因工作上的一些手續問題,曾多次打電話到西安的相關職能部門諮詢。結果,“接電話的人總是不耐煩,還說不清楚,有些人乾脆就把電話轉到無人接聽的號碼上”。無奈之下,她動用了一些地方關係,才把問題弄明白。      “辦事的成本太高。”提起前些天的惱火事,她的臉上出現慍怒的神色。她也曾就此事諮詢過北京的相關職能部門,儘管北京的相關職能部門無力解決,但把事情解釋得很清楚。這一點讓她非常滿意。有親朋好友勸她回老家工作,承諾更好的工作,更高的收入和更輕鬆的生活,但秦璐一一回絕了親友們的好意。      “我每天都在詛咒這個城市,卻從沒想到過要離開。就衝著職能部門的辦事效率和服務,我也不離開北京。”秦璐喝了一口果茶,愜意地說。      戶口是個繞不過的坎兒      5年前,秦璐帶著瑰麗的夢想來北京尋找未來的時候,只有憧憬。比如,在北京買一套大房子,買一輛高級轎車。      她沒有考慮過,作為一個在北京發展的外地人,究竟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多少代價。她也沒有考慮過自己的養老問題,下一代的教育問題。她甚至都沒有考慮過,這個城市會不會接納她。      “在青春年少的歲月,這些問題是排不上日程的。”秦璐說。      置身北京後,她才發現,除了生活上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外,現實的北京與她夢想中的北京,還存在著不小的反差。比如,她發現北京高考學生的分數普遍比外地學生低,她自己的考分要在北京完全可以上一所非常好的大學,而不用蝸居西安讀書。還比如,她發現,有一些工作是自己完全不能做的,北京市保護一些行業禁止外地人介入。雖然她所在的工作圈子並沒有因為她的外地戶籍而排斥她,但她仍感到“不公平”。      “我看重的是一種機會平等。”秦璐說。這個看起來包容大度的城市,有時竟封閉到讓她難以理解。外地人就業禁區以及北京市政協委員限制外地人進京的呼籲,更讓她感到不快。      今年6月,秦璐因工作需要到香港,但《港澳通行證》必須回老家辦理。為此,她不得不耽誤兩天的時間,併為民航業貢獻了兩張機票。      “同樣都是在自己的國家,為什麼非要設置一些人為障礙呢?”她重重嘆了一口氣,“都是戶口,戶口,戶口。”      同樣也是因為戶口,秦璐的朋友,來自鄭州的李建軍目前正在做一個“艱難”的抉擇:回去還是留下。      2004年,李建軍受聘于地處北京的某行業協會。這位在攝影界小有名氣的青年女教師,因為看重北京的機會和發展空間,決然告別丈夫和女兒,隻身到京城闖蕩。起先,聘用單位答應給她辦理北京市戶口。後因種種原因,戶口未能辦成。不過,這並不影響她努力工作,原因之一是她拿到了北京市綠卡(即《北京市工作居住證》)。按規定,持綠卡滿3年、符合條件的,可申請辦理人才引進手續。      “當時我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就拼命工作。”在北京工作的3年裏,李建軍在攝影界已頗有建樹。但即便如此,她的北京戶口夢仍然化成了泡影。“北京戶口對我來說無關緊要,我考慮的主要是孩子的考學問題。戶口是個繞不過的坎兒。”      李建軍到北京後不久,一次和丈夫電話交流時,丈夫透露說女兒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她馬上意識到女兒到了青春期,身體發生變化,無法和父親溝通。      “如果我不把女兒接到身邊,會影響女兒的身心健康。”李建軍說。無論付出多大代價,她也要將女兒帶在身邊。      代價是顯而易見的:除了高昂的擇校費和贊助費外,最重要的是,正在北京讀高一的女兒的知識結構問題。      如果她的女兒繼續在北京讀書,高考時回河南,那她在北京所學的知識將無法應對河南的考題。當然,即使現在回河南,仍存在一個學籍問題,未來能否在河南參加高考,還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有一點確定無疑:沒有北京戶口,目前肯定不能在北京參加高考。      這位攝影界有頭有臉的人,決定來北京之前,已經將鄭州的房產賣了。她和丈夫商定,等她在北京站穩腳跟,丈夫隨後就過來。因此,如果現在再回去,一切都得重新開始。      “女兒多次找我談話,問我怎麼辦,我都無言以對。小小年紀,本來是不應該承受這些的。”站在望京27層樓的家中,李建軍目不轉睛地望著窗外的風景。“網上有一些人正在呼籲這事。如果實在沒辦法解決,看來我只能回去了。”      這個城市在逐漸開放      2006510,北京公交一卡通正式啟動。不久後,秦璐買了一張。從此,她和北京人一樣,享受到了出行的市民待遇。而在此前,公交系統推行月票。月票是北京人的專利,外地人無權購買。      “省不省錢倒無所謂,關鍵是不能受這種歧視。”這位西安女子,骨子裏有很強的權利意識。“如果大家都機會平等了,反而我就不爭了。”      “不過客觀說,北京也在慢慢地變。如果拋開成見,理性地對比一下,你會發現,這個城市在逐漸開放,在逐步改善著自己的形象。”秦璐說,“比如買車,以前只有有北京戶口的人才能上牌,現在有暫住證就可以上牌。再比如暫住證,可有可無,也沒有聽到有警察隨意攔住行人就檢查暫住證的事情發生。”      秦璐的另一位朋友叫劉舒慧,來自內蒙古呼和浩特。1998年定居北京之前,她在廣州和寧波兩個城市分別工作了一年以上,除西藏外,每個省區市都留下過她的足跡。      在劉舒慧看來,廣州睜眼就是錢,而寧波總讓人擔憂治安問題。“北京就好多了,有濃厚的文化氛圍,有良好的秩序。我在這裡能獲得安全感和被尊重感”。      定居北京後,她在北京新時代致公教育研究院從事公民教育、社區民主自治。2002年,她所在的機構與北京市東城區民政局、北新橋街道一起組織並指導了九道灣社區的直選。      之前,《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推進城市社區建設的意見》發佈。《意見》規定,社區應設立社區代表會議,由社區內的本市居民、駐區單位和有固定住所、穩定職業的外地來京人員以及其他方面的代表按一定比例推選產生。      這一關於外地人可以參與社區管理的規定,在20028月九道灣社區的直選實驗中,很好地得到了貫徹體現。九道灣直選實驗中,按比例產生了兩名外地來京人員的代表。他們可以直接參與社區的管理。      “我認為,九道灣直選實驗中能有流動人口參與投票,並參與社區管理,對流動人口來說,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劉舒慧說,這表明北京在逐漸接納流動人口。      2004年,北京市廢止了《北京市外地來京務工管理規定》等限制流動人口的行政法規。次年,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廢止了實施10年的《北京市外地來京務工經商人員管理條例》。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法制辦副主任張引對此表示,條例的廢止“具有公民權利里程碑式的象徵意義,意味著公民權利時代的到來”。      “我們應該看到,這個城市雖然還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它正在一點一滴修補著自己的不足。”劉舒慧說。      北京多一些像我這樣調皮的傢夥會更好的      與北京每個有納稅能力的市民一樣,秦璐每個月也照章納稅。具體多少錢,她自己也說不清楚,“財務都給我做好了,一分錢也不會漏繳”。當然,李建軍也在這個行列裏,因為要續簽綠卡,必須提供詳盡的完稅證明。      像秦璐、李建軍等近400萬的流動人口,對北京的發展究竟意味著什麼?有學者研究顯示,2003年北京市全部流動人口對本市國民生產總值的貢獻率約27.96%      “從數據上可以看出,流動人口對北京的貢獻不可小視。”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一位前官員說,“隨著近兩年北京外來流動人口的增加,我估計這種貢獻會有增無減。”      然而作為為北京做出不小貢獻的群體中的一員,身份問題仍然會時不時地困擾著秦璐:“說我是北京人吧,北京政府不承認;說我是西安人吧,我已多年不在西安生活了。”      最終,秦璐自嘲地為自己想出一個巧妙的答案:“北京的外地人。”      不過,在一些老北京人看來,如今擁有一份收入可觀的工作才是硬指標。此外,體面的衣著、優雅的談吐,這些外在的符號,也正在改變著北京人心裏對外地人的印象。      “外地人也分三六九等。”一位曾供職于一家中央媒體、現已退休的老北京人說。在他看來,老北京人的心態很複雜,一方面,他們私底下認為北京的臟亂差都是素質比較差的外地人造成的,因此很排斥;另一方面,他們又對高層次的外地人另眼相看。      不論北京市是否仍存在戶籍歧視,也不論當地人怎麼看待流動人口,秦璐已不像過去那麼在意了。“北京本來就是一個移民城市嘛。大家其實都生活在外地人的圈子裏,只不過有些人有北京戶口,而我沒有而已。”她說,“只要能工作、賺錢、養活自己,有沒有北京戶口其實已經無所謂了。”至於能否像北京人一樣,享受地方的政策性福利,對她並不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但劉舒慧卻很在意自己的這一切。她一再強調自己的“北京人身份”。      “我納稅了,我參與北京的建設了,為什麼不能說我是北京人呢?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是北京人。’儘管北京現在還不承認,但我相信它遲早會承認的。”劉舒慧在發給記者的一條短信中如是說。      1998年到現在,劉舒慧從來沒有辦過暫住證。每逢聽說居住地要查暫住證,她就躲到朋友家去。雖然被查到過一次,併為此付出50元錢的代價,但她一直固執地拒絕辦理。      “我沒有必要暫住到祖國的首都。”她強調。      15年前,第一次到北京旅遊,用“審美的目光看北京”,到9年前,選擇移居北京,“嫁給這個城市”,用“建設者的目光審視北京”,挑剔北京,她正在完成從寄居者向首都公民的過渡。“我要幫著北京改掉自己的某些毛病。”她樂呵呵地說。      她認為:“心態決定行動。”自己不能只滿足一個被動的參與者的角色,而要成為一個主動的建設者。“如果喜歡一個城市,選擇在一個城市居住,就有義務參與建設一個城市,就像建設自己的家一樣。”劉舒慧滔滔不絕,“不能持過客心態,漠視這個城市出現的問題,任由它壞下去。只有如此,這個社會才會更健全,更有秩序。”      北京多一些像我這樣調皮的傢夥會更好的。”這位來自呼和浩特的年輕人說著,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來源:中國青年報

link

http://big5.ce.cn/xwzx/shgj/gdxw/200707/11/t20070711_12125110.shtml

ETtoday 2007/07/10 17:04
記者蔡慧萱/編譯

流浪漢常常是居無定所,然而,美國西雅圖卻出現一處公寓專門提供流浪漢免費吃住,甚至還有免費的美酒可以喝,這一切都由納稅人埋單,有民眾就批評,這樣不但是浪費公帑,也無法有效讓有酒癮的流浪漢戒酒。

面對採訪的鏡頭,酗酒公寓居民戴瑞歐大言不慚的說:「我準備在10點以前喝掉這一瓶(酒)。」貪杯的戴瑞歐現在的衣著還算整齊,但是在西雅圖市府提供戴瑞歐這棟公寓的住處之前,戴瑞歐其實酗酒又居無定所。

華盛頓州政府為了安頓像戴瑞歐這樣的流浪漢,決定提供他們安身之地,除了免費吃住看病,甚至連喝酒上限都沒有,戴瑞歐和其他酗酒流浪漢,似乎過得相當舒服。戴瑞歐高興的說:「我再也不必向其他人行乞,而我也不擔心洗衣服的地方。」

然而這些吃住費用,花的全都是納稅人的錢,平均一年用掉每一位納稅人1萬3000美元(約新台幣42萬6000元),令不少民眾相當不滿。

廣播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卡里森說:「我稱他們一窩酒鬼,而且我也不懂為什麼州政府或是市政府,用你的或是我的錢,來讓酒鬼繼續醉醺醺。」

但是負責這個酗酒流浪漢計畫的人,卻認為這是在幫助酗酒者戒酒。市政府緊急服務中心哈柏森說:「我們常常聽到這些抱怨,說這是在授權飲酒,鼓勵酗酒行為,180度的反對聲音,但是我們是有執照合法的治療中心。」

根據統計,西雅圖市在提供住宿甚至是免費看診喝酒之後,的確有酗酒者不再依戀酒精,而且州政府也省下了管理流浪漢的經費,真正節省了納稅人的支出,而這些酗酒流浪漢心裡也相當感激。

LINK

http://www.ettoday.com/2007/07/10/91-2124056.htm

News 茶座 

從下週一起,全市將展開整頓地鐵站車秩序專項行動,地鐵車廂內的乞討、販賣、賣藝等不文明行為都將被清理和整治。

據介紹,此次行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從7月9日至7月22日,為集中整治階段。屆時,各整治分隊將按照各自所轄區域進行巡查,如發現乞討、販賣、賣藝者,會立即中止其行為,帶其下車並出站,並視情況移送公安機關、城管部門進行處理。第二階段從月7月23日至8月31日,為鞏固成果階段,由地鐵客運公司稽查人員會同保安員繼續保持在列車內巡視,持續整頓乞討、販賣、賣藝等不文明行為。

LINK

http://big5.chinabroadcast.cn/gate/big5/gb.cri.cn/8201/2007/07/06/1625@1666653.htm

你不想聽的 你不想瞭解的
就輕輕帶過
那就是你
疑問沒有解決 只是被擱置了
我們都寧願相信
時間是一塊可以清除任何髒污的抹布
卻不願用來擦拭彼此

那些換做是我可能也在意的事情
我被隱瞞的事情
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還是輕輕帶過
看似我不該問的 不應該瞭解的
你柔軟裡有強硬
我也識趣的 顧全大局起來

你跟過去不像
像是兩個人般
是我把你帶來的
還是我沒見過你的新面孔
我隱瞞住自己的心如刀割
穩重的不像自己

你給我的身份
我不適任
我穿上了新衣 但喝起了舊酒
你能視若無睹
而我不想 也不能
在你我之間 開一朵隱晦的花
所以我必須離開 家

我不會永遠都在
我明白了 那你呢
離家出走以後 忍住不轉身
雖然會想起

回家的路 會不會 很長
但是我明白
今天醒來的我 有種勇氣
要跟過去不一樣
那是離家出走的本事
不光只是熱愛自由或對自我的偏執而已
我玩得起
接受任何遭遇的挑釁

link

http://doggydoggylife.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6847.html

中國經濟網   2007年07月09日

幾個流浪漢將北運河邊一排污口當成了家。

    “消防隊來了三輛消防車,把氧氣瓶、潛水服都用上了,可是他們就是不出來啊。”圍觀的王先生說。

    昨日16時,記者趕到了瀋陽市大東區聯合路附近的北運河邊,此時下河實施救助的消防隊員已經離開了現場。

    記者也試圖與裏面的人對話,洞內的回音很大,但無論記者怎麼向他問候,裏面的人始終面朝內一動不動。

 

    記者又撥通了110,希望派出所的民警能夠解救他們。

    “119我們都找了,他們不是困在裏面的,是兩個流浪漢,就是不出來。”民警挂斷了電話。

    一位居民向記者介紹,“那個男的平時經常上院子裏來接水,身上挺埋汰的,經常和那邊的老頭喝酒,去年派出所還來抓過那兩個人。”

    記者找到了居民說的那個老人,他姓陳,常年在外拾荒。

    “我跟他們不一樣,我就是自己撿點廢品,”姓陳的老人說,“他們去過救助站,現在沒有固定的住所,冬天在東站附近,哪都能待。”

    “他們連那兒都敢住,一旦排污了,一下就能給他們衝到河裏去。”附近居民們說。

link

http://big5.ce.cn/xwzx/shgj/gdxw/200707/09/t20070709_12099696.shtml

2007/07/05 卡優新聞網  記者  陳慧楨  報導

 「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台灣社會M型化越來越明顯。現在更出現了一種「新丐幫」的族群,與印象中衣著破爛,坐在路邊向人乞討的乞丐不同,這樣的「新丐幫」,出現在職場上,穿的是光鮮亮麗的西裝。   這些穿西裝的乞丐,指的是內心空虛,口袋空空,為了微薄薪水而奮鬥的上班族。根據人力銀行的調查統計,有超過七成五的上班族,都認為自己是「穿西裝的乞丐」,其中甚至有一半以上,認為自己心靈空虛、口袋沒錢。   這樣的職場三低族,薪水低,社會地位低,情緒低(),雖然外表光鮮亮麗,但內心卻苦不堪言,為了一份薪水,必須承受「三罵」:被老闆罵、被客戶罵、被老婆罵。   1111人力銀行副總經理兼營運長吳睿穎就表示,這樣的職場三低族,充斥在社會上、職場中,「穿西裝的乞丐」已成為新興名詞,如何避免自已及員工,淪為「穿西裝的乞丐」,則是值得各界關注的議題。   剛入社會的上班族,多半有著滿腔熱血與抱負,而其中不幸淪為「穿西裝的乞丐」的上班族,則有近九成想要改善這樣的生活,不想脫離的人,多半是因為能力不夠,心有餘而力不足。   為了改善金錢匱乏,這些上班族多選擇以投資理財、努力工作爬到高階經理人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另外,這些新丐幫也選擇以充電進修、培養第二專長,作為改善心靈空虛的方法。   吳睿穎認為,三十年後,這些新鮮人將變成乞丐或大亨,都僅僅在一念之間,現在的努力,造就了他以後的命運。唯有「自我投資」,增加職場專業度,提升工作薪水,將腦袋與心靈同時填滿,訂定職涯目標,才能自然擺脫「乞丐」宿命。

link

http://www.cardu.com.tw/news/detail.htm?nt_pk=7&ns_pk=1973

ETtoday 2007/07/05 15:58  記者高竹君/編譯
80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現象,當時許多公司營運困難,紛紛裁員,所造成的貧富差距情況延續到現今社會,更是與日俱增。許多剛20出頭的年青人不僅失業,也沒有棲身之地,成了都市邊緣人,夜夜在24小時網咖度過,形成日本特殊網咖遊民文化。 年僅24歲的年輕男子,唯一的財產是一本書,辣椒醬和23件換洗衣物,他6年前來到東京唸書,靠著打零工維生,但是微薄的薪水和工作的不穩定,導致沒有房東願意租房子給他,他只能以24小營業的網咖為家。網咖小小的包廂,連腳都沒法伸直,是他每晚上網找工作,租房和睡覺的地方,餓了就吃泡麵墊肚子,但對他來說,這已經是多餘的奢侈。80

年代後期到90年代初期,日本經濟泡沫化,許多公司瀕臨倒閉,失業人數暴增,貧富差距現象更是嚴重,導致今日的日本社會階層分歧嚴重,有越來越多20歲出頭的年青人薪水偏低,生計困難,無家可歸的遊民只好棲身24小時網咖。根據統計顯示,日本有70%的網咖是遊民長期棲身之地,不知是不是專為遊民而設計,大部分的網咖居然都有附設淋浴間,還提供枕頭和毯子,不過對於他們來說,目前最希望的還是趕緊找到全職工作,因為擁有自己的家才是他們最渴望的。

link

http://www.ettoday.com/2007/07/05/334-2121710.htm

參考香港劉燿德的個人部落格

link

http://hk.myblog.yahoo.com/roylau328/archive?l=f&id=18&page=4

http://www.hq.xinhuanet.com( 2007-07-08 09:24 )   來源: 南海網


記者為流浪的姐妹倆買了份她們喜歡吃的鴨翅膀 汪承賢攝


流浪的姐妹倆經常這樣出現在街頭


姐妹倆家裏一貧如洗,依然用煤油燈照明


兩姐妹流浪時,經常蹲在別人家房子外面

    她倆是一對年僅10多歲的姐妹,正處在人生中最美麗的季節。然而,當同齡的孩子們背著書包走向學校的時候,當周圍的夥伴們依偎在父母懷裏撒嬌的時候,她倆卻像流浪的 “三毛”一樣,整日在街頭遊蕩。不願走進校園,不願呆在家裏,總想離家出走。她倆甚至在一週的時間內,連續3次離家出走,被民警3次送進海南省救助站。

    小小年紀,身影為何四處流浪?心靈為何徘徊而沒有港灣?帶著一系列的疑問,7月6日,記者進行了調查走訪。

姐妹倆9天內3次離家出走

    “每次把她倆送回家,沒過幾天她倆又來了。”

    7月3日上午,兩名瘦小的女孩再次從海南省救助站的大門走出,當天她倆被省救助站的工作人員護送回家。女孩雖然走了,可是熱心的工作人員們內心卻久久難以平靜下來:“她倆的心會留在家裏嗎?”

    “短短一週多的時間內,她倆已經來了救助站3次,雖然時間不長,可她倆卻成了救助站的‘常客’。每次把她倆送回家,不久又離家出走。沒準過幾天她倆又要走進來了。”省救助站救助科的一名負責人無奈地對記者說。

    這兩名女孩是一對姐妹,姐姐叫阿花,今年15歲,妹妹叫阿平,14歲,她倆是海口市瓊山區舊州鎮美嶺村人。從6月14日到6月22日,這對姐妹先後3次被送進省救助站。6月14日,海口市110民警發現她倆在街頭流浪,便把她倆送到了救助站。救助站經過了解,得知她倆是離家出走,第二天就派人將姐妹倆送回家。僅僅過了兩天,姐妹倆再次在府城一帶流浪,民警第二次將她倆送往救助站。6月18日,姐妹倆的爺爺來到救助站接她倆。4天后,兩人第三次偷偷離家出走來到海口,當她倆在街頭露宿時,又是民警發現了她倆。

    提起這兩名 “常客”,省救助站救助科的工作人員們都嘆息不已。據救助科有關負責人介紹,這兩姐妹來到救助站以後,很不願意回家,每次要送她倆回去的時候,她倆就表現出很不情願的樣子。姐妹倆覺得,在救助站飯食好,可以自由自在地看電視、玩耍。但她倆很少和工作人員和其他小朋友說話,另外,她倆也不太服從管理,而且經常和小朋友們發生矛盾,甚至兩次故意用東西將洗手間的廁所通道堵塞。

    “這兩個孩子確實是很可憐,否則不可能在街頭流浪。但她倆這一系列的舉動,說明瞭家庭和生活環境可能出現了一些問題。”該負責人說。

母親8年前改嫁 如今已離世

    “兩個孩子太可憐了,從小就沒有人管她倆。”

    姐妹倆為何屢次離家出走,飄落街頭?為了解開這個謎,7月6日,記者來到了舊州鎮美嶺村姐妹倆的家中。剛剛來到村子,一些村民們得知記者來找阿花和阿平,便紛紛告訴記者,“兩個孩子太可憐了,從小就沒有人管她倆”“她倆整天往外面跑,不知道她倆在不在家,多半又是跑出去玩了”。

    來到姐妹倆家中。這是兩間矮小破舊的瓦房,裏面很昏暗,其中一間瓦房擺放著幾件破舊的衣服,還有兩張簡易的鐵床,這就是阿花和阿平姐妹倆的臥室。另一間瓦房是她倆的爺爺和父親一起居住。除了幾把破舊的椅子,兩間房子裏幾乎都沒有什麼傢具,甚至連電燈泡都沒有,一家人就靠點煤油燈照明。

    一名駝背的老翁走了出來,他今年75歲,是姐妹倆的爺爺。他告訴記者,姐妹倆的父親陳某一早就出去做工了,兩名孫女一早也出去了,他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記者問: “阿花和阿平的媽媽呢?她倆的媽媽怎麼不管啊?”老人嘆了口氣說: “早在8年前,她倆的母親就改嫁到外地去了,後來得病去世。她倆的父親打零工,沒時間管她倆,我年齡大了,也管不了。她倆不喜歡呆在家裏,整天往外面跑,有時候晚上也不回家睡覺。”

    姐妹倆的爺爺說,平時兒子外出做工,基本上都是他在家做飯、收拾家務,姐妹倆在外面玩累了就回家吃飯,有時候覺得飯不好吃,她倆就再次跑出去。

    據了解,阿花和阿平的父親陳某平時靠打零工為生,每個月收入只有幾百元。家中僅種了1畝多水稻和一點蔬菜,收入十分微薄。雖然當地民政部門對他們予以了救助,並給姐妹倆家辦理了農村低保,可是這個家的日子還是過得很艱難。

姐妹倆只讀到小學二年級

    “她倆整天在外面溜達,真不知道以後她倆能做些什麼?”

    知情村民告訴記者,阿花和阿平這幾天經常在舊州鎮上游蕩,記者隨後來到鎮上尋找。出乎記者意料的是,說起這兩姐妹,鎮上的人幾乎無人不曉。無論是水果攤的老闆,還是商店的店主,甚至開三輪車的司機,都把姐妹倆視為 “熟人”。他們告訴記者,從小到大,姐妹倆幾乎每天都來鎮上溜達,有時候她倆來揀些破爛和廢品賣錢,有時候來找鎮上的小孩子一塊玩。鎮上的居民們覺得姐妹倆可憐,有時候也會送一些吃的給她倆。

    “小小年紀,她倆不上學,整天在外面溜達,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啊?真不知道以後她倆能做些什麼?”居民們對她倆充滿了擔憂。

    幾經週折,記者終於在一家茶館前找到了阿花、阿平和她倆的父親陳某。姐妹倆手裏各拎著一個塑膠袋,一個裝著撿來的礦泉水瓶,另一個則裝滿了她倆的衣物。見到記者,陳某也苦惱地說: “她倆嫌家裏的生活條件不好,沒人照顧她倆,總是想離家出走。沒有辦法,我只好做工的時候也把她倆帶上,這樣最起碼能看著她倆。可趁我不注意,她倆還是把自己的衣服給帶出來了。我得更加小心看著,稍不注意她倆又要出走了。”

    據陳某介紹,當年他和老婆結婚後經常吵架,再加上其他因素,兩人最終離婚。那時阿花剛滿7歲,阿平才6歲,所以她倆基本上沒有感受過母愛。而他又長期在外面打零工,沒有時間和精力照顧她倆,以至於她倆很難管教,甚至趁他不注意就離家出走。另外,因為姐妹倆沒有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她倆自幼就討厭上學讀書。兩人均是讀了小學二年級後就不再讀書,而且成績一直不好。“最近這三次離家出走,她倆都是趁我不在家。我實在沒有什麼好辦法管她倆,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可什麼效果也沒有。”

    記者對姐妹倆的行蹤進行觀察,發現她倆總是在每家店舖前站一站,然後再繼續走;累了,就找個墻角蹲著歇一會,然後再繼續溜達……

記者對話兩姐妹

 “外面好玩,不想呆在家裏。”

    面對記者,姐妹倆開始時一直低頭不語。近中午時分,姐妹倆告訴父親說肚子餓了,記者便帶她倆去吃飯。當記者點了她倆最喜歡吃的鴨翅膀時,她倆的臉上終於綻開了笑容。

    “叔叔,這個 (指鴨翅膀)很好吃,很好吃。”她倆一邊吃著,一邊高興地對記者說。姐姐阿花比較懂事,在吃每個菜之前,她都先給妹妹夾菜,然後再自己吃。她還主動給大家送醬料、加湯。

    記者隨後和姐妹倆進行了一番對話。阿花說,她和妹妹覺得在家裏呆著很不舒服,於是便在前一段時間開始多次離家出走。每次來到海口以後,她倆也都是在街頭流浪,每天晚上躺在天橋下睡覺。不少好心人給她倆飯吃,還給她倆一些好玩的東西,她倆覺得這種生活比呆在家裏強,因此不想回家。阿平說,姐姐很疼她,有時候一些小孩子欺負她,姐姐便上前保護她,姐姐挨了很多次打。

    “你們想去上學嗎?”記者問。她倆搖搖頭: “不想去學校,不想讀書。”

    “你們離家出走了這麼長時間,讓爸爸很擔心,你們還要出去嗎?”

    “外面好玩,不想呆在家裏。”

    “你們不上學,就不會讀書寫字,以後就找不到好工作,那你們以後怎麼生存啊?而且你們一直流浪在外面,多危險啊。”聽到記者這麼說,姐妹倆低頭不語。

    陳某說,他以後將不再一味地打罵女兒,而是盡最大努力和耐心勸說她倆,爭取讓她倆再次回到學校讀書。

    記者採訪手記 如何讓她倆找到溫馨的“家”?

    兩個飄蕩的身影,實際上是兩顆孤寂的童心。家庭的不幸,父母關愛的缺位,家庭教育的缺失,導致她倆有家卻像沒家,以至多次離家出走四處流落。一天天的街頭流浪,流走的不僅是時間,更是她倆寶貴的青春。心靈的飄蕩與無所適從,使得她倆失去了溫暖的“家”。

    可憐的姐妹倆該何去何從,怎樣才能讓她倆找到溫馨的“家”?即日起,南國都市報開通關注姐妹“三毛”愛心熱線66810222,請廣大讀者為她倆獻策支招。(南國都市報/記者宋亮亮 汪承賢)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q.xinhuanet.com/news/2007-07/08/content_10510582.htm

Verse 1

Homegirls, attention you must pay

So listen close to what I say

Don’t take this as a simple rhyme

Cos this type of thing happens all of the time

Now, what would you do if a stranger said “Hi…"?

Would you diss him, or would you reply?

If you answer there is a chance

That you’ll become a victim of circumstance

Am I right fellas? Tell the truth

Or else Imma have to show and prove

You are what you are, I am what I am

It just so happens that most men are tramps

Verse 2

Have you ever seen a dude who’s stupid and rude

Whenever he’s around he dogs your mood

I know a guy like that, girl

He thinks he’s god’s gift to the world

You know that kind, excited all the time

With nothin’ but sex on the mind

I’m no stunt, on me you can’t front

I know the real deal, I know what they want

It’s me (why?) because I’m so sexy

It’s me (what?) don’t touch my body (boy)

Cos ya see, I ain’t no skeezer

But on a real tip, I think he’s a…tramp

Verse 3

On the first date he thought I was a dummy

He had the nerve to tell me he loved me

But of course I knew it was a lie, y’all

He undressed me with his eyeballs

Trying to change the whole subject

Cos everything he said pertained to sex

So I dissed him, I said you’s a sucker

Get your dirty mind out the gutter

You ain’t gettin’ paid, you ain’t knockin’ boots

You ain’t treatin’ me like no prostitute

Then I walked away, he called me a teaser

You’re on a mission, kid, yo he’s a…tramp

link

http://tw.soundpedia.com/music/c29uZ182MjUwMTA=/Tramp-Salt-N-Pepa/lyric.html

【2007-07-04 08:53】 【來源:四川線上-華西都市報】

 一個15歲孩子與姐姐爭吵後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他沿三環路步行至成綿高速,準備走回三台老家。從中午至淩晨1點,整整13小時,這孩子竟然走了上百里。無獨有偶,7名15歲上下的孩子也離家玩耍,不想半路遇劫,只好寄宿于陌生市民家中;邛崍五名聾啞娃集體離家至今下落不明……面對如此集中的離家出走事件,警方提醒家長,請看好您的孩子。

  個案一 離家少年深夜高速路上暴走

    昨日淩晨,成綿高速公路警務站,成華公安分局巡警大隊接到一名司機打來的電話:“快,警官,我在高速路上看到個揹書包的娃娃!”此時已近淩晨兩點!高速路上車輛來往頻繁,速度又快,一旦發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巡警徐傑和張磊等立即驅車駛上高速路找孩子。

    一路上,警官們打開警燈,將車速控制在60公里/小時以下,睜眼搜尋孩子的蹤影。時值深夜,天上飄著零星小雨,這不禁讓大家為那孩子捏了把汗。車輛行駛至新都段時,一個瘦小的身影出現了。“喂———同學,快停下。”警官們將其攔下來。這是一個15歲大小的男孩,背上的書包足有半人高。由於長時間走動,他已將身上的衣服脫下,只穿了件背心。警官們將孩子帶回成都警務站。

    “我跟姐姐吵架了,我想走回三台老家。”吃過熱氣騰騰的方便麵,孩子道出實情。他叫張慶陽(化名),幾天前來成都,住在犀浦鎮姐姐家裏。2日中午,姐弟倆因小事發生爭吵。張慶陽背著書包離家出走。身無分文的他沿著三環路步行至成綿高速,準備步行回三台老家。

    警官們趕緊與其姐姐聯繫,電話那頭傳來姐姐急切的哭聲:“謝謝警官,我快急瘋了。”淩晨四點過,小張姐姐趕到警務站。見到蓬頭垢面的弟弟,她後悔不迭。

  個案二 七娃娃出走被劫闖進小區借宿

    昨天上午10點,趙先生給本報打來電話:“你們快來,我這裡來了7個娃娃,看樣子好幾天沒睡覺了。”記者趕到為民路25號,熱心的趙先生手里正拿著給孩子們買的包子和豆漿。房間裏,7個孩子正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據趙先生介紹,昨日上午9時許,他正在家裏休息。突然有人敲開門,一看是兩個15歲上下的女孩子。“叔叔,我們幾天沒睡覺了,可以進來休息一下不?”她們說。趙先生很納悶,發現過道上還坐有不少孩子。仔細一數,居然有4男3女。孩子們雙眼通紅,神色疲倦,顯然沒有休息好。熱心的趙先生沒多想,趕緊讓孩子們進屋休息。幾個孩子一進房間就倒在床上睡死了。

    “我們都是昨晚出來耍的。”一名叫劉超(化名)的孩子對記者說,他們一行7人,年紀最大的19歲,最小的僅有13歲,在成都十八中讀書。2日晚,他們結伴從家中溜出,準備到沙灣找尋一名叫“黑哥”的人,不想路上被人洗劫。由於不敢回家,他們麻著膽子敲開了趙先生的家門。

  個案三 5名聾啞娃離家至今下落不明

    6月28日,已放假回家的邛崍市聾啞學校5名孩子忽然一起神秘“失蹤”了。目前,家長們焦急地向警方報案,同時希望發現年齡在12-15歲、身高在1.5米—1.7米之間的聾啞孩子,能儘快與他們聯繫。

    邛崍的劉女士回憶說,6月28日上午10點,自己12歲的孩子小浩(化名)吃過早飯後被同學叫走了。28日晚上下起瓢潑大雨,她著急地撐傘在樓下等到深夜,也沒見孩子的身影。第二天,她聯繫上學校老師,在張老師向學校聾啞人家庭打了無數個電話,吃驚地了解到:5名孩子在6月28日同時“失蹤”。與小浩一同不見的還有邛崍的廖某(男)、葉某(女),蒲江的胡某(男)、楊某(男)一共四男一女,其中最大的15歲半,最小的12歲,都是聾啞兒童。

    據失蹤孩子的同學小由(化名)介紹,6月20日放假前,一20多歲的“大哥”來學校大門處通知孩子們,要他們28日在邛崍市五彩廣場集合,帶他們去遠方賺錢。由於自己家中老奶奶正生病,他未跟去。記者張雁飛徐潔瑩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sc.xinhuanet.com/content/2007-07/04/content_10473843.htm

我是現代日光流浪漢 

想出門就出門 

拿我慣常的生活去換滿口袋的沙 

現代日光流浪漢沒有計畫 

未來在路途中展開 

沒人知道我的名字

雲遊蕩之處

世界並不一致 

但現代日光流浪漢並不抱怨

……以下待譯

 I’m gonna be a modern day drifter
And get out while I can
Gonna trade in this life I’ve been livin
For a pocket full of sand
And a modern day drifter don’t have to tell no one his plans

I’m gonna find that long stretch of highway
No one knows my name
Where as long as the sky just goes on
And it’s never the same
A modern day drifter don’t ever complain
Bye bye hi life
Feels like the right time
To say so long
Keep on goin strong
And I’ll just keep on bein gone
Cause I’m gonna be a modern day drifter, Yes I am
Gonna slip this ring off my finger
Cause everybody understands
That a modern day drifter’s got nothin but time on his hands
Bye bye hi life
Feels like the right time
To say so long
Keep on goin strong
And I’ll just keep on bein gone
Cuse I’m gonna be a modern day drifter
Oh yes I am
Gonna slip this ring off my finger
Cause everybody understands
That a modern day drifter’s got nothin ut time on his hands

link

http://tw.soundpedia.com/music/c29uZ18yNTMxNzU=/Modern_Day_Drifter-Dierks_Bentley/lyric.html

新華網河北頻道 ( 2007-07-02 10:45:26 )        稿件來源: 燕趙晚報

記者 陳冬 南開宇 編輯: 郝延霞

騎單車走山路。記者 張海強 翻拍

    能在有生之年走遍全世界,是50歲的唐山人李躍中心中的夢。1997年,他從保加利亞首都出發,歷時十載,騎自行車遊歷了88個國家。近日,李躍中因辦理簽證回國,于昨日上午赴石探親,講述了他十年漫遊世界的傳奇經歷。

    騎輛自行車就出發了

    李躍中消瘦而精幹,他上身穿一件印滿外文的馬甲,腳穿一雙中國板鞋,很“運動”的打扮,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他看起來很健康有活力。

    歷時10年,騎著自行車走過了88個國家,昨日眾親友甚至鄰居紛紛趕到他的親戚家聽他講述生死曆險記,傳看他那五本蓋滿各國印章的簽證。李躍中說,為了實現他漫遊世界的夢想,高中文化的他苦學英語,並專門學了廚師,很早就定居保加利亞。1997年,他賣掉了在保加利亞苦心經營了三年半的小飯店,買了一輛自行車,並購置了帳篷、修車工具及書籍等必備品, 懷揣著兩萬美元從保加利亞出發了。

    他漫遊世界的第一站是土耳其,有了土耳其的簽證,他再去敲埃及大使館的門。辦好了埃及的簽證,他又來到希臘大使館碰運氣,這位堅韌而執著的中國旅行者,辦理簽證很順利,這無疑增強了李躍中漫遊世界的信心。

    從不住旅館

    為了節省費用,李躍中從不住旅館。屋檐之下,門廊深處,荒郊野外都是他的安營紮寨之處。一個煤氣爐、一隻鐵制罐頭盒就是他的炊具,停下來後,他就自己製作簡單的飯菜果腹。通常,李躍中以每天80到100公里的速度行進。

    李躍中說,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是他最艱苦的日子。他在4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艱難跋涉,一天只能行走20公里。惡劣的氣候,艱難的行程,使他在非洲旅行的一年半時間裏八次染上瘧疾,幸虧遇到同胞的幫助才得以治愈。在旅途中,李躍中經歷了太多生與死的考驗,但這些對於李躍中來說,根本無法阻止他漫遊世界的腳步。“世界太美麗了!旅途帶來的快樂能讓我忘掉一切不愉快!”李躍中就這樣在千辛萬苦跋涉的同時,盡情地領略著世界名勝,樂在其中。

    既能得到捐助也憑手藝掙錢

    當然,他的壯舉也得到了各國民眾的關注甚至捐助。在南非,當地華僑了解他週游列國的消息後,贊助他近千美元。在巴西,僑胞短短幾天就向他捐款千余美元。

    2001年年底,李躍中漫遊了69個國家後抵達美國,此時,他兩萬美元的積蓄以及僑胞捐助的錢基本花完了。為了籌集經費,李躍中在美國呆了三年,他一邊憑自己的烹飪手藝打工掙錢,一邊慢慢遊覽美國的名勝。2005年7月,飛回祖國的他稍做停留後,又漫遊了亞洲19個國家,花費金額約4萬美元。因需要更換簽證,李躍中於今年3月份再次返回祖國。

    李躍中說,如今他的簽證已經辦理完畢,預計近期再次出發,接著進行他的亞洲之旅。

link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e.xinhuanet.com/news/2007-07/02/content_10453208.htm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