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會待在一個地方待得幾乎受不了吧。與自己熟悉的人相處過久,或許也是一種不道德吧。(摘自流浪集〈流浪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