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2007.08.11 03:05 am

身處社會邊緣的遊民看似與社會臍帶脫離,遊民的生態卻反映了社會的變遷。鐵路警察發現,這兩年車站裡的遊民數量明顯增多外,年齡亦兩極化,「不是很老就是很年輕」,從七十歲到七年級生都有,甚至還出現西裝打領帶的「白領」階級。

鐵路警察台北分駐所所長陳俊凱說,早年遊民多是中老年失業者,但這兩年,車站裡的遊民年紀變得很兩極。流浪的原因,老年遊民只說「不想住家裡」,所以以車站為家,但他進一步追問細節,對方則搖搖手不肯說;同時遊民裡還出現很多年輕的面孔,這些人都是從中南部北上找工作,「因為找不到工作,只好睡在車站」。

陳俊凱前晚更在成群席地而睡的遊民中,發現了一位年約卅出頭的男子,但引起警方注意的,不是他的年紀而是穿著。一身西裝領帶的他在一群衣著襤褸的遊民中格外醒目。對方告訴他,他一天工資只有六百,「睡旅館都不夠」,因此乾脆睡車站。還有一些坐輪椅的民眾也加入夜宿車站的行列,問原因,「都不講」。

陳俊凱說,原本在萬華車站及行天宮的遊民,因為這兩處都實施「門禁」,一到深夜就關門,因此都「匯集」到有冷氣且不關門的台北車站,尤其到了冬天,遊民數量更是向上攀升;遊民也不一定都是無業「遊民」,有些白天會到外面打工、上班,到了晚上才「回家」。

除了年輕結構產生變化,鐵路警察也發現,女遊民也變多了,最年輕的甚至還有七年級生。陳俊凱說,這名女遊民從外表「實在看不出來」年紀,他們也是看到她的身分證才赫然得知才廿多歲。由於擔心年輕女遊民中被「欺負」,他們特別指定她「睡在固定的位置」,每晚都也會到她「床邊」多巡邏幾次,對她特別「關照」。

【2007/08/11 聯合報】@ http://udn.com/

link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396651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