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7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女生王詩婷數天前傳簡訊給媽媽,「媽,我不回去了,你不要擔心;媽,我愛你」,之後即與家人失聯;她的兩支手機都放在宿舍裡,腳踏車在斗六火車站附近被尋獲,卻無她進入車站的畫面,家人焦急報警請求協尋。

王詩婷的姊姊昨天說,王詩婷在六月時結束一段三、四年的感情,心情一直不好,「她曾經跟我說,她都一個人,不知道要跟誰好,也跟媽媽說她想休學,她不敢去上學」。與王詩婷同屬籃球社的一名學長指出,她失蹤前一晚,曾要求他開車帶她去花蓮,卻不肯說明原因,他因此拒絕。

十九歲的王詩婷是會計系二年級學生,廿一日(周五)上午九時廿六分傳簡訊給母親,王母見內容奇怪,回電又找不到人,下午四時從彰化住家趕到學校宿舍,看到一張「我去看醫生」的字條,和留在書桌上的手機。

學校監視器在當天上午九時三十四分時,拍到她刷卡離開宿舍的畫面。她當時穿灰黑色外套、短褲、黑色褲襪,背著黑色小包包。

家人沿著斗六主要道路尋找,在火車站對面發現她的腳踏車,但調閱火車站入口監視器錄影帶,看了五個多小時都沒有她進入車站的畫面。

她的家人指出,王詩婷個性內向,剛開學時因為不熟悉新室友,曾向家人訴苦,王母為了拉近她與室友的關係,上周四還特地南下帶著幾個女生吃冰逛街,沒想到隔天她就消失了。

王詩婷的姊姊在網路留言,指家人都哭到沒有眼淚了,「每天最怕天黑,因為天一暗就會想妹妹今天不知道住在那裡」;雲林科技大學學務長陳振燧說,學校很關心王詩婷的安危,一直與她家人保持連繫,希望王詩婷平安回來。

【2007/09/2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9/26/NEWS/NATIONAL/NATS9/4027716.shtml

 

流浪半個台灣 失蹤雲科大女生找到了

2007-09-27 02:55/記者陳金松/台北報導 pchome

失蹤六天的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女生王詩婷,昨天下午在台北火車站被鐵路警察尋獲,被找到時身上只剩三百元,除了略顯憔悴之外,一切無恙。 十九歲的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顯不穩,眼裡還泛著淚光。她告訴警方,因為不適應學校新宿舍環境,才會出外散心,否認與感情因素有關。家屬昨晚由雲林警方陪同帶回。

王詩婷本月廿一日上午傳簡訊給媽媽:「媽,我不回去,你不要擔心;媽,我愛你。」之後就與家人失聯。

家屬心急如焚,除了報警協尋,並透過媒體與網路找人;昨天下午三點多,她的父親突然接到她從台北車站打回家報平安的電話,立刻透過雲林縣刑警大隊通知鐵路警察局台北分駐所的員警幫忙找人。

由於家屬只知道王詩婷人在台北車站,正確位置無從得知,台北分駐所動員警力尋找,五分鐘後副所長張恭銘在售票大廳南側公共電話亭找到她。

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不穩,也不願接受媒體採訪;她告訴鐵路警察,這幾天都待在宜蘭散心,沒有與任何人聯絡。

警方轉述,王詩婷當天離開學校時身帶五千多元,她先搭日統巴士到台北,再轉搭火車到宜蘭;當晚她在一家麥當勞過夜,第二天再投宿火車站附近的小旅社,原本付了兩千五百元想住一星期,但昨天看到媒體報導,怕家人擔心,才趕回台北,打電話報平安。

【記者李鋅銅、魯永明/雲林縣報導】「妹妹!妹妹,真的是妳,媽媽和爸爸想妳、想得都要死掉了,妳知道嗎?」這是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女學生王詩婷母親,昨天接到女兒來電時的第一句話,整個人高興跪在小桌旁,眼淚奪眶而出。

「回來就好!」雲科大校長林聰明、學務長陳振燧、教官、師生,總算鬆了一口氣。
http://news.pchome.com.tw/politics/udn/20070927/index-20070927025529039380.html

廣告

文匯

[2007-09-27]

失蹤女大學生流浪半個台灣只為散心

【文匯專訊】據台灣《聯合報》報道,失蹤六天的台灣雲林科技大學女生王詩婷,昨天下午在台北火車站被鐵路警察尋獲,被找到時身上只剩新台幣三百元,除了略顯憔悴之外,一切無恙。

 十九歲的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顯不穩,眼裡還泛著淚光。她告訴警方,因為不適應學校新宿舍環境,才會出外散心,否認與感情因素有關。家屬昨晚由雲林警方陪同帶回。

 王詩婷本月二十一日上午傳短信給母親:「媽,我不回去,你不要擔心;媽,我愛你。」之後就與家人失去聯繫。

 家屬心急如焚,除了報警協尋,並透過媒體與網絡找人;昨天下午三點多,她的父親突然接到她從台北車站打回家報平安的電話,立刻透過雲林縣刑警大隊通知鐵路警察局台北分駐所的警察幫忙找人。

 由於家屬只知道王詩婷人在台北車站,正確位置無從得知,台北分駐所動警察力尋找,五分鐘後副所長張恭銘在售票大廳南側公共電話亭找到她。

 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不穩,也不願接受媒體採訪;她告訴鐵路警察,這幾天都待在宜蘭散心,沒有與任何人聯絡。

 警方轉述,王詩婷當天離開學校時身帶五千多元,她先搭巴士到台北,再轉搭火車到宜蘭;當晚她在一家麥當勞過夜,第二天再投宿火車站附近的小旅社,原本付了兩千五百元想住一星期,但昨天看到媒體報導,怕家人擔心,才趕回台北,打電話報平安。

http://news.wenweipo.com/2007/09/27/IN0709270046.htm

在美國留學10年的男子石某成功獲得博士學位,但卻因壓力太大以致精神恍惚,流浪數年,最後縱火被判入獄9個月,近期被美國移民局遣返。昨日,石某被家人接回老家。    據北京邊檢總站遣返審查所民警轉述石某的自述稱,1993年6月,他在廣州某醫科大學獲得碩士學位,當年8月,赴美國得克薩斯州農工大學學習,五年後獲得博士學位,並繼續攻讀博士後。在一家研究所工作的他,如願以償地獲得在美居留資格。

    然而,學習和生活上的壓力,讓石某在精神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無論是在學習還是在工作中,他經常變得煩躁不安,精神恍惚,人際關係也越來越緊張。由於在科研上也沒有什麼建樹,剛工作一年,他被單位辭退。

    在休學兩年後,石某到美國聖路易斯州再次攻讀博士後,但怎麼也振作不起精神,工作中,經常自言自語,行動詭異,不到一年,又被“炒魷魚”了。

    此後,石某對工作和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整天到大街上閒逛,肚子餓了,就跑到教堂去找吃的。沒有地方住,他跑到車站去住一宿。後來,在警察的幫助下,他被送到了美國一家“無家可歸者中心”,這一呆就是三年。

    2006年12月,石某從“無家可歸者中心”逃了出來。一天,石某在向一女主人討要吃的被拒後,趁人家不注意時,拿出隨身攜帶的打火機,點燃了脫下的一件外套,扔進了主人家的院裏。

    石某因此被警方控制,幾天后,因犯縱火罪,被判入獄9個月。

    據美國警方通報,石某患有精神疾病。

    刑滿後,美國移民局遣送中心將其遣送回中國。(李立強 劉興和)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7-09/28/content_6805488.htm

中國時報 2007.09.27 
酒後亂性 遊民徒手打死遊民
陳俊雄/北縣報導

     為因應高鐵開通,鐵路警察局特別調整組織增設「高鐵警務段」,今年二月間在板橋車站出沒的遊民林雍荏徒手打死另名陳姓遊民,成為高鐵警務段成立後首位移送的殺人犯,昨日板院將他判處7年2月徒刑,執行完畢後並應監護3年。

     有酗酒、情緒不穩及暴力行為的28歲男子林雍荏,今年二月九日晚間10時許在三鐵共構的板橋車站喝酒後,因故和陳姓酒友引發爭吵。

     判決指出,林雍荏雖然辨識能力降低,但他卻在拳擊、腳踹陳某同時,還手持塑膠椅重擊陳某的頭、胸及腹部等部位,讓陳某挨揍後躺在板橋車站區內。當站方人員據報請鐵路警察局高鐵警務段員警前往察看時,陳某早就奄奄一息,經送醫後仍宣告不治,而喝了酒還在一旁納涼的林雍荏,則是成了高鐵警務段成軍之後,第一位遭到移送的殺人犯。

    

       曾經盛大開幕的高雄著名景點高字塔,可以瀏覽高雄港美景,但如今卻成為廢墟,因為供水供電還有電風扇冷氣,現在成了流浪漢天堂!

  這是2001年的高字塔文化園區,盛大開幕的情況。站在塔上,船隻航行,高雄港美景一覽無遺。不過,現在的高字塔,卻成這個模樣,荒廢的高字塔,留下的是空蕩雜亂的房間,以及來不及切斷的電力和水源。

  有水有電,有風扇吹,閣樓甚至還有冷氣可以用,也因此這座曾經的文化園區,成了遊民天堂!

  一樓的窗戶,玻璃被打破,遊民從這從容爬進去,條柱上的保力達,和式地板上的倉促腳印,都說明有人生活在這裡,高字塔風光不再,遊民佔地為王,免費水電加冷氣,可是當年盛大開幕想不到的結果。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cts/20070927/index-20070927201343070036.html

本報昨日頭版頭條報道了我市將在全國率先設立農民工日,擬將每年11月第一個星期日作為“農民工日”。農民工現在也將有了自己的“節日”,其彰顯的目的,是城市向農民工張開懷抱的接納與歡迎姿態,而其劍指的第一要務,當是維權。    為今日中國最龐大的弱勢群體提議設立節日,其表達的意義看上去似乎僅止于一

種形式和姿態,但一座城市能夠以如此鄭重其事的方式發出如此倡議,這一行為本身,即昭示著讓農民工儘快融入城市,從城市的漂泊者變為主人翁,從外來者變為“家裏人”———這樣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並且已經成為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共識。如果我們把這一舉動放到重慶成為統籌城鄉試驗區的大背景下去解讀,其深蘊的意義,就遠遠超越“形式”或者“姿態”的層面了。

    從江北觀音橋某商場保安將力哥以擒拿手法揍得淩空飛起的圖片在網上被炮轟,我們就可以看到民工處於被同情處境的民意基礎。今天,有越來越多的民眾意識到,城市的發展離不開這樣一群不知道姓什名誰的人,基於對他們基本的關愛,我們便不能容忍將這一龐大的人群排斥在“家門”之外,我們便希望他們能在這座城市裏獲得親人的待遇和平等的尊嚴。同時,隨著政府對進城農民由單純管理轉向提供公共服務產品的觀念更新,“重慶農民工日”的出現,也有利於城市管理者通過更主流的渠道,去傾聽他們的聲音,關注他們的生存發展現狀,撫慰他們疲倦而又渴望融入城市的心靈。

    在等候“設立農民工日”被有關部門審議批准的日子裏,我們還有很多期待:首先,如何讓城市對農民工的關愛體現為具體措施與行動———包括為農民工提供困難救助、法律援助、就業扶持等的全方位扶助?在這些幫助中,最重要的是維權,也就是說,其實農民工不要你幫力,幫錢,只要能還他一個公道,獲得他理應獲得的公正公平待遇,諸如“最低日工資標準”、“工資按月足額發放”……就足夠使農民工“翻身道情”。其二,如何讓制度關愛成為常態、成為沒有被遺忘角落的“無縫覆蓋”?如何讓這些城市新市民感覺到天天都是“農民工日”?而不是僅僅添出一個“憫農”作秀日,自欺欺人,自我欣賞———不要到時候農民工的權利沒有得到改善,一些官員卻先在心態上感覺十二分地“高尚”起來!■評論員 楊光志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q.xinhuanet.com/news/2007-09/27/content_11270976.htm

DWNEWS.COM– 2007年9月24日20:25:3(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來源﹕(chinesenewsnet.com)

    9月12日﹐一個平常的星期三。(chinesenewsnet.com)

    清晨﹐復旦大學附近一處租借的房子裡﹐鬧鈴響過﹐24歲的李爽(化名)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洗臉﹑刷牙……一系列程序化的動作後﹐她又開始發愁了﹕今天是去學校的圖書館﹐還是去自習室呢﹖其實﹐李爽已經從大學畢業2年了﹐走出校門後因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一直住在學校附近﹐平時就利用學校的資源生活﹐同時在學校裡聽課﹑自習﹐准備找工作也准備考研。(chinesenewsnet.com)

    目前在上海﹐像李爽這樣“寄生”在學校的畢業生﹐每個高校都有上百人﹐他們自嘲地稱這種生活為“校漂”﹐這個群體也被稱為“校漂族”。(chinesenewsnet.com)

    日前﹐記者走訪了復旦大學﹑交通大學﹑上海外國語大學﹑上海大學﹑華東政法大學等高校﹐零距離體會“校漂族”的“校漂”生活﹐親身體驗他們的夢想與快樂﹐了解他們承受著什麼樣的痛苦與無奈。從畢業到擇業﹐從擇業無果到選擇“校漂”﹐他們是如何在“漂泊”中尋找希望的﹖(chinesenewsnet.com)

    一個“校漂”女畢業生的日記將帶領我們走進“校漂”生活。(chinesenewsnet.com)

    再見﹐象牙塔(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7月5日星期三(chinesenewsnet.com)

    6月以來﹐經過論文答辯﹑畢業酒會﹐好友散伙各赴天涯。今天﹐要揮一揮手﹐告別我的大學﹐告別象牙塔生活了。(chinesenewsnet.com)

    看著同班同學笑意盎然的臉﹐我的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同學中有的考上了研究生﹐繼續校園生活﹔有的已經晉升為職場新人﹐想必不用多久就是小白領了﹔有的出國留學。我說的是祝福﹐心裡卻充滿了失落與迷惘。(chinesenewsnet.com)

    我畢業了﹐要走出這個保護傘了。雖然工作還沒有著落挺讓人失落﹐但總歸要鼓起勇氣。記得一首老歌叫《我的未來不是夢》﹐如果生活都像歌裡唱的那麼完美該有多好。(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2007年﹐上海高校畢業生共有14.3萬人﹐像李爽這樣﹐既沒有找到工作又沒有考上研究生的應屆畢業生並不在少數。目前上海部分高校進行過一次調查顯示﹐有54.35%的學生表示要做“校漂族”﹐直到找到合適的工作或者考上研究生為止。(chinesenewsnet.com)

    找工作真難啊(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8月15日星期二(chinesenewsnet.com)

    夜深了﹐在床上躺了很久都睡不著。日子還停留在畢業那一刻﹐那時候﹐對未來還充滿了期望。可今天早上招聘會上的事﹐讓我不得不想想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chinesenewsnet.com)

    “真有本事你還用擠招聘會﹖”那個不講理的男生﹐陰陽怪氣地嘲笑我。我心裡窩火﹐可晚上媽媽來電話問招聘會怎麼樣的時候﹐我又不能跟她說今天受氣的事﹐只能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chinesenewsnet.com)

    找工作這段日子真難啊﹐又疲憊﹐又灰心﹐又懊惱﹐又要無可奈何地繼續奔波。雖然委屈受盡﹐但還是要盡力去找。(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多次與“校漂族”一起親臨招聘會場﹐看到很多畢業生由于對自己的期望值過高﹐開出的薪資有4000元甚至還有5000元以上的。而很多用人單位招人的標准也多是要求有一年或兩年以上工作經歷的﹐這樣的條件讓“校漂族”望塵莫及。由此看來﹐李爽的經歷並不是個例﹐目前許多仍在“漂”著的“校漂族”﹐大多陷入了一種高不成低不就的擇業困境。(chinesenewsnet.com)

    住校﹐無奈的選擇(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9月23日星期六(chinesenewsnet.com)

    找了一天的房子﹐從外面回來的時候﹐趕上下雨﹐全身都濕透了。(chinesenewsnet.com)

    真想趕快有家公司能和我簽合同﹐但是投出去的簡歷都石沉大海。身上的錢越用越少﹐出門能走路我就不坐車﹐看到路上別的女孩子打扮得時尚漂亮﹐我也想逛街買衣服﹐可是﹐我要省錢。(chinesenewsnet.com)

    昨天﹐一個師妹說﹐一個師姐就在學校附近租房子了﹐吃學校食堂便宜﹐教室免費﹐圖書館安靜方便。她還說﹐室友搬出去了﹐問我要不要過去住一段時間。心裡猶豫著﹐要是回學校﹐住不用錢﹐學校食堂便宜﹐吃也不用多少錢﹐而且到了11月會有校園招聘﹐找工作的機會能多些。硬著頭皮回學校住吧﹐解決燃眉之急再說。(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大多數畢業生和李爽一樣﹐經濟上的窘迫是“校漂”最直接的原因。記者發現﹐超過半數的“校漂”族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他們選擇“校漂”﹐一是看中學校附近的房子便宜或是利用熟人的關系可以找到免費的學生公寓。二是覺得“漂”在學校附近﹐可以在食堂吃飯﹑在圖書館﹑自習室學習﹐既節省生活成本又可以免費使用學習資源。可是﹐在校的大學生雖然理解“校漂”族的不易﹐但是每當看到人滿為患的自習室裡有“校漂”族的身影時﹐便忍不住地抱怨﹑表示不滿。(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行走在\"象牙塔\"與社會之間\"校漂族\"痛並快樂著     近年來﹐很多高校都出現了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已經大學畢業﹐卻生活在校園周圍﹔他們不是學生﹐仍然過著和在校生一樣的生活──在食堂吃飯﹐在圖書館看書﹐在教室聽課。不過﹐他們沒有學生證﹐不能享受每年4次的半價火車票﹐他們游走在高校的邊緣﹐被稱為“校漂族”。>>>詳細 他們為何難舍校園﹖校漂族\"漂\"出高校難題(chinesenewsnet.com)

    “我感覺自己很難邁出這第一步﹐還需要更多的自信。”李文奇認為剛畢業的學生都很眷戀學校﹐聽師兄們介紹社會上不好混﹐所以就選擇一邊工作一邊適應﹐在學校周圍度過一個適應期﹐直到找到合適的工作為止。 >>>詳細(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考研﹐更要“校漂”(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10月17日星期二(chinesenewsnet.com)

    找了4個月工作﹐感覺很失敗﹐于是決心考研。學校的免費宿舍不能住了﹐前陣子早出晚歸﹐一起住的小師妹們說她們沒法睡覺﹐干脆在學校附近找了間房﹐每月350元的租金還是貴了點﹐但起碼這是屬于我自己的空間。(chinesenewsnet.com)

    每天早上5點起床﹐然後到自修教室佔座位。原先在教學區學習﹐到後才發現位子被別人搶了去﹐只好轉到圖書館。不是在校學生了﹐想找一個屬于自己的位子並不容易。從早上7點到10點多﹐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坐在教室裡一動不動。10點多﹐到門口買一份報紙﹐在校園裡轉半個小時後﹐再次坐到教室裡﹐直到12點﹐這就是枯燥反復的生活。(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從擇業不成到轉移目標﹐考研成了大多數“校漂族”繼續依附學校的一個理由。記者了解到﹐有60%的“校漂族”正在准備考研。“校漂族”的生活便是住所﹑自習室﹑食堂三點一線﹐不但要忍受重復的枯燥﹐還要忍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大多數“校漂族”平時沒有人傾訴交流﹐最大的快樂就是能找到幾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漂友﹐一起吃頓飯輕松一下。(chinesenewsnet.com)

    師弟師妹請理解(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11月23日星期四(chinesenewsnet.com)

    最近發生了好多不如意的事情﹐心情焦躁。以前看到師兄師姐當了“校漂一族”感到很奇怪﹐沒想到現在自己也在這不停地“漂”著。(chinesenewsnet.com)

    本以為在學校“充電”師弟師妹能幫忙﹐可是一切不都盡如人意。(chinesenewsnet.com)

    下午到刑法老師的教室裡聽課﹐異常地爆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靠後的位置。(chinesenewsnet.com)

    幾個遲到的同學已經沒有了空位置﹐他們看著教室裡“陌生”的我﹐我試圖將視線離開他們﹐只顧自己好好聽課﹐但是他們仍然在不停地對我指指點點。沒辦法﹐只好潸然離開了教室﹐忍氣吞聲又回到了圖書館。晚上﹐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回想起白天受的委屈﹐禁不住想失聲痛哭。(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校漂”與在校生之間的矛盾已日益顯現。“校漂族”始終覺得自己是個“邊緣人”﹐和在校的大學生格格不入。壓力以及無形中的自卑感是“校漂族”無法融入校園生活的主因。而在校生的不理解和資源競爭﹐也是“校漂族”日益被邊緣化的原因。(chinesenewsnet.com)

    很多准備考研的“校漂”生佔用了在校生的教室和圖書館﹐讓這些每年交著學費的在校學生也天天為找教室奔波。一些“校漂族”既不考研又不找工作﹐這種狀態對在校生有不良的引導作用。(chinesenewsnet.com)

  爸爸媽媽﹐請原諒(chinesenewsnet.com)

    2007年1月17星期三(chinesenewsnet.com)

    自從決定考研﹐便一直“漂”在學校附近﹐從來沒有回過家。爸爸媽媽﹐我很想念你們。(chinesenewsnet.com)

    但是﹐雖然很想﹐我還是沒有勇氣回家。家裡的條件不太好﹐爸爸一開始便不支持我“校漂”﹐他覺得我還是先找一份工作比較好﹐哪怕收入不多﹐為這個沒少和他吵架。(chinesenewsnet.com)

    也許今天特別累﹐安靜的夜晚﹐也特別容易想家。(chinesenewsnet.com)

    爸爸﹐你的腰還疼嗎﹖(chinesenewsnet.com)

    媽媽﹐你的心臟病好點沒﹖(chinesenewsnet.com)

    不敢給你們打電話﹐怕自己會哭﹐只能在心裡默默地思念你們﹐願你們健康快樂。等我考上研究生﹐等我研究生畢業找到好工作﹐一定好好孝敬你們﹗(chinesenewsnet.com)

    據記者調查了解﹐大部分“校漂族”的家庭條件並不是特別好﹐大部分“校漂”生的家長都不同意孩子在學校“漂”﹐他們希望子女早日獨立﹐普遍觀點是能先找個工作﹐積累點社會經驗再說﹐然後繼續找適合他們的工作。(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家長們雖然不太認同孩子的“校漂”行為﹐但也很無奈﹐上海外國語大學的一位考研的“漂”友家長認為﹐孩子能考上研究生固然很好﹐但考不上的話還是希望他找份工作﹐踏踏實實地生活﹐不要再“漂”了。(chinesenewsnet.com)

    考研失敗﹐再次漂泊(chinesenewsnet.com)

    2007年3月15日星期四(chinesenewsnet.com)

    第一次考研以失敗告終﹐義無反顧地決定第二次考研﹐再不抓住考研這個機會去體驗體驗﹐永遠沒有機會了。為了我的夢﹐還是繼續努力一年吧。(chinesenewsnet.com)

    一個人的生活﹐靈魂一定要有意義。而我的生活﹐恰巧與之背道而馳了﹐每個人都圍繞著自己或者是與自己有關的人和事物在轉動。大家都在為自己的生活目標大展拳腳﹐只有我在原地打轉﹐看不到未來找不到方向﹐掙扎也無用。我只是在這裡埋藏生活中不願表達的悲的一面﹐生活還是要繼續的﹐我告訴自己﹐不能沉寂在失敗裡﹐不要放棄﹐繼續努力﹗(chinesenewsnet.com)

    【調查】(chinesenewsnet.com)

    “校漂族”中﹐參加第二次考研的學生不在少數。記者調查的上海五大高校“校漂”一族60人當中﹐15個人便是這種情況。面對找工作的殘酷﹐面對第一次考研的失敗﹐他們沒有選擇就業﹐而是選擇了繼續“飄泊”。因為很多“校漂族”認為第二次考研的把握更大﹐覺得找工作總歸很難﹐特別是對于不是應屆畢業生的“漂泊者”而言。(chinesenewsnet.com)

    “校漂族”群體繼續壯大﹐這樣一個自稱“邊緣”的群體﹐這樣一群對未來懷有熱情與希望的年輕人﹐這樣一群不斷失望卻又一直在路上的“校漂族”﹐他們的路將要怎麼走﹐他們的路又通向何方﹖(chinesenewsnet.com)

    他們的“飄泊生涯”對社會﹐對學校以及在他們的成長中﹐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校漂族”的壯大已經影響了在校學生的正常生活秩序﹐這對學校的管理制度會有怎樣的沖擊﹖本報明日將繼續報道﹐敬請讀者關注。(來源:上海法制報  記者 許洱多 趙穎彥 實習生 謝東旭)
( 新華網 )
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SocDigest/Technology/xhw_2007_09_24_17_30_31_769.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