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日報 孫勇 製圖

    孟子講過一個寓言,說齊國有個乞丐,有一妻一妾,真格是坐享齊人之福。孟子還講過一個故事,說有個人天天到鄰居家去偷雞。夫子之言,言近而旨遠,不外乎借事寓理教化世人,可不幸的是,在金庸的《射雕英雄傳》中卻被古怪精靈的女一號黃蓉揪住了辮子。《射雕英雄傳》第三十回,黃蓉和一燈大師麾下漁、樵、耕、讀四大弟子鬥智時,用一首打油詩使勁揶揄了這幾個以孔孟儒生自居的主兒,是為:“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得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真不愧為薄湯武非孔孟的黃老邪的女兒,針針都見血,試想,乞丐連飯都吃不上,怎麼可能有兩個老婆呢?鄰居家哪來那麼多雞,天天讓你去偷?孔子週游天下,去說服那些諸侯,販賣自己的思想,可當時還有周天子啊,你到各個地方去遊說,這不是搞不團結嗎?

    黃蓉拿老夫子開涮,乃關公戰秦瓊,是小說家言,當不得真。可往事越千年,風水輪轉,現在的“乞丐”坐享齊人之福,倒真是被孟老夫子不幸言中。現在網上“乞丐包二奶”的新聞真有不少。這雖非乞丐界的主流,卻多多少少反映出乞討職業化、產業化之後的某些新動向。“乞丐”群體在分化,乞討有時也不再是原來意義上的乞討了。這不,前幾天,鄭州西區一些居民遇到了一件讓人啼笑皆非的事兒:一夥人開著新麵包車來到家屬院,讓兩名盲人跪在地上唱歌,感動得老人們涕淚橫流,紛紛解囊。真相被揭穿後,這夥人馬上開溜!

    如此有組織有秩序,說這類人乞討是一種謀生手段,似乎不容易讓人接受,但要說成是一種“職業”,似乎就變得可憎起來。阿Q尚且不甘心做職業乞丐老被趙太爺家的狗咬呢。前段時間,有專家說,要給乞討者一個名分,或贈與乞討權或乾脆發放執照持證上崗,如此豈不是更加職業化?不要忘了,甚至還有不少能力尚不如丐兄的人士,還依舊在努力奮鬥。不錯,乞討的錢可以娶老婆甚至蓋小樓,但那都是大夥的一片良心。如果這種善良被濫用甚至被欺騙和愚弄,那後果是不是也很可悲呢?面對這種現象,施捨的群眾可以自主處理,但作為社會的管理者,卻不應該以贈送“乞討權”的方式,來逃避自己的管理責任。(張琳)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09/25/content_6787653.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