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是民工才藝大賽組委會嗎?第二屆比賽什麼時候舉辦?我們想參加……”由本報主辦、旨在為南京民工藝術團選拔更多優秀團員的首屆南京民工才藝大賽前天落下帷幕,這兩天組委會熱線還不時接到這樣的諮詢電話。“我們遠離家鄉,但也有自己的夢想,民工才藝大賽搭建的舞臺,幫我們實現了藝術夢想……”前天晚上,一位民工兄弟欣賞完大賽頒獎晚會後,對記者說出了這番心裏話。    舞臺延伸著民工的精神夢想    “我是農民工,為大家鞠躬;我是農民工,不需要話筒……”這是年過5旬的參賽選手農民工費新華,走上舞臺參加聲樂比賽的開場白,他幽默而又質樸的順口溜,頓時讓全場觀眾樂開了懷。“我給大家演唱的是胡松華老師的《讚歌》,不用音響用原聲唱,唱得好,請大家鼓掌,鼓勵鼓勵!”費新華站在臺上,手舞足蹈,特別投入特別開心。

    大賽中,這樣的歡樂場面時時出現,民工選手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展示著自己的才華,也抒發自己的心聲。

    參賽選手陳玉東長得人高馬大,唱起歌來聲音洪亮。他唱歌時習慣擺動手臂,這個不經意的動作被主持人戲稱為“趕鴨子”。一曲唱罷,陳玉東告訴觀眾,來南京務工之前,他在鄉下還真有多年養鴨的經歷。他的“自白”,還有源自生活的表演,讓台下的民工觀眾樂開了懷。

    長相很“農民”的選手陳漢周,參賽曲目是《說句心裏話》,唱到動情處,這位七尺男兒熱淚盈眶。他在後臺對記者說:“我的工友中,喜歡唱歌的人太多了,工地就是我們的天然大舞臺。今天能參加民工才藝大賽,真的很激動。”

    越來越多民工融入社區文化生活

    馬群街道百水芊城社區居委會地處城東,是典型的城鄉接合部。社區內有78幢居民樓,居住著2000多位外來務工者。居委會副主任陳正美告訴記者,他們一直關注著這次民工才藝大賽,在他們社區,不僅每個月都有廣場文藝活動,而且還選送務工青年免費學電腦、學表演等,帶動一批又一批農民工逐漸融入社區文化生活。

    在朝天宮廣場,止馬營街道安品街社區舉辦的文藝演出,經常在這裡上演。社區王主任告訴記者:“社區是離民工最近、最容易融入的家園。在我們轄區內,唱得好的、吹得響的人比比皆是,其中,有不少是外鄉人。這次民工才藝大賽,我們社區也有人報名參加,而且還獲了獎。”
    記者採訪中了解到,在我市一些外來務工者集中的社區,有的成立了打工者文化教育協會,有的辦起了工友互助圖書館、電腦教室、社區快報等,一定程度滿足了農民工的精神文化需求。

    他們就是城市民謠的吟唱者

    聲樂教育家、南藝教授顧雪珍,相聲表演藝術家呂少明等人是本次大賽的評委。連續擔當6場比賽的“主考官”,他們沒有感到疲憊,相反卻非常興奮。顧雪珍說:“坐在露天大舞臺前,聽農民工唱歌,為他們評分,我是頭一回。聽他們唱歌,感覺吹過來的風都很清新,因為他們的執著、投入打動了我。我感覺到,他們每一個人都渴望成為城市民謠的吟唱者。”

    呂少明認為,民工朋友一年四季漂泊在外,難免會有孤獨的時候,參加藝術活動最大的益處,是讓這個群體對生活有了更多美好的期待,對“第二故鄉”產生更深的認同感。因此,善待民工,給他們精神關懷,是民工才藝大賽的亮點之一。

    有資料顯示,中國目前有超過1億的農民在城市打工,每年又有千百萬新的勞動力大軍涌入城市。南京大學文化藝術教育中心主任、著名教授康爾認為,相對而言,文化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不像金錢等物質性的東西一樣看得見摸得著,但它對人的精神影響卻不可小視。隨著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民工人群不斷擴大,他們的精神狀態、文化需求等與整個城市的和諧發展已經息息相關。從這個角度看,無論是組建南京民工藝術團,還是舉辦民工才藝大賽,都不僅僅是搭一個舞臺,讓外來務工人員載歌載舞,它更深層次的影響是主張社會大家庭的和諧。(梁平 )

編輯: 黃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