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昨日頭版頭條報道了我市將在全國率先設立農民工日,擬將每年11月第一個星期日作為“農民工日”。農民工現在也將有了自己的“節日”,其彰顯的目的,是城市向農民工張開懷抱的接納與歡迎姿態,而其劍指的第一要務,當是維權。    為今日中國最龐大的弱勢群體提議設立節日,其表達的意義看上去似乎僅止于一

種形式和姿態,但一座城市能夠以如此鄭重其事的方式發出如此倡議,這一行為本身,即昭示著讓農民工儘快融入城市,從城市的漂泊者變為主人翁,從外來者變為“家裏人”———這樣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並且已經成為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共識。如果我們把這一舉動放到重慶成為統籌城鄉試驗區的大背景下去解讀,其深蘊的意義,就遠遠超越“形式”或者“姿態”的層面了。

    從江北觀音橋某商場保安將力哥以擒拿手法揍得淩空飛起的圖片在網上被炮轟,我們就可以看到民工處於被同情處境的民意基礎。今天,有越來越多的民眾意識到,城市的發展離不開這樣一群不知道姓什名誰的人,基於對他們基本的關愛,我們便不能容忍將這一龐大的人群排斥在“家門”之外,我們便希望他們能在這座城市裏獲得親人的待遇和平等的尊嚴。同時,隨著政府對進城農民由單純管理轉向提供公共服務產品的觀念更新,“重慶農民工日”的出現,也有利於城市管理者通過更主流的渠道,去傾聽他們的聲音,關注他們的生存發展現狀,撫慰他們疲倦而又渴望融入城市的心靈。

    在等候“設立農民工日”被有關部門審議批准的日子裏,我們還有很多期待:首先,如何讓城市對農民工的關愛體現為具體措施與行動———包括為農民工提供困難救助、法律援助、就業扶持等的全方位扶助?在這些幫助中,最重要的是維權,也就是說,其實農民工不要你幫力,幫錢,只要能還他一個公道,獲得他理應獲得的公正公平待遇,諸如“最低日工資標準”、“工資按月足額發放”……就足夠使農民工“翻身道情”。其二,如何讓制度關愛成為常態、成為沒有被遺忘角落的“無縫覆蓋”?如何讓這些城市新市民感覺到天天都是“農民工日”?而不是僅僅添出一個“憫農”作秀日,自欺欺人,自我欣賞———不要到時候農民工的權利沒有得到改善,一些官員卻先在心態上感覺十二分地“高尚”起來!■評論員 楊光志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q.xinhuanet.com/news/2007-09/27/content_11270976.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