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研究生巫冠昇失蹤記有如謎團,除了交代由嘉義一對好心老夫婦收容,其他「都不記得了」。家人銷案時,告訴警方巫冠昇是自行返家,對外卻說卻嘉義尋獲;兩者出入很大,因協尋並非刑案,「家內事」警方不便多問。

巫冠昇七月六日凌晨用手機打「一一九」電話後,就失去蹤影,直至九月廿七日返回。他的父母說兒子身心受創,得了被迫害妄想症及失憶症。

究竟巫冠昇是如何回家?他的父母說是在嘉義發現的,由二舅前往嘉義帶回台中,巫冠昇也說在嘉義被一對好心老夫婦收容。但警方透露,巫的家人銷案時,指兒子是廿七日傍晚自行回家。

巫家向員警說,當時看到一個人站在門外,衣衫零亂,頭髮長長的、鬍子未刮,牛仔褲也破了,還以為是流浪漢,細看原來是失蹤已久的兒子,家人互擁而泣。

員警問家屬巫冠昇是否遭暴力脅迫,或遭綁架,家人皆稱沒有。警方說協尋並非刑案,有關出走原因,或有難言之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警方不便查證。

巫冠昇失蹤原因,外界也有多種版本。有人說巫就讀大學時,有多科死當,為保學籍才自導自演;有人說他宗教信仰與父母不同;有人看到他返回在電視上露面後,左上臂及左手掌背有傷疤,懷疑他交女友爭風吃醋所致,演出出走劇;更傳出他是為了找親生媽媽出走。

外界的種種版本,巫冠昇全部否認,卻又說不出來為何失蹤,八十四天期間去了那裡?做了什麼。

巫爸爸說,廿多年前與前妻育有一子一女,離婚後與黃雲瞳結婚,當時女兒僅滿月、兒子巫冠昇一歲多,黃視一對子女如己出,要什麼給什麼,從來沒有虧待過,「兒子失蹤後,如沒有黃雲瞳全力尋找,這個孩子恐還流落在外」,他認為妻子對兒子的關心一百分。

【2007/09/3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9/30/NEWS/NATIONAL/NATS5/4033532.shtml

巫冠昇否認自導自演 說傳聞「很妙」

政治大學學生巫冠昇失蹤八十四天被尋獲,昨天出面陳述經歷時,與父母擁抱哭泣;他說:「很想趕快去看醫生,了解自己的身體到底是怎麼了?」

巫冠昇的父母在台中市三民路住家,安排兒子接受採訪。巫冠昇明顯消瘦,他的母親黃雲瞳捏他的臉頰說:「都凹下去了。」再指著兒子手臂的抓痕,心疼地說,「這些傷不知道是怎麼造成的?」

說到這裡,黃雲瞳緊緊抱住兒子,含淚說:「媽媽好想你,看見你平安回來,媽媽好高興。」巫冠昇眼眶一紅,他的父親巫秋基在旁見狀,緊抱著太太和兒子,三人的臉上都是淚。

外界質疑巫冠昇失蹤,是因在校成績欠佳,擔心被政大退學而自導自演。巫冠昇否認自導自演,並以「很妙」形容找生母、感情生變等傳聞。

過去八十四天,他到過哪些地方?巫冠昇說「腦筋一片空白,搞不清楚」,他只記得近一個月前,流浪到嘉義一個很偏僻的地方,一對沒有子女的老夫婦看他可憐,收留他,供給吃住。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眼前盡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是他從未見過的景象。

黃雲瞳說,她也急於了解兒子失蹤原因,一再詢問兒子,「到底是遇到什麼危險才打一一九求救?」巫冠昇一再表示想不起來,他也不急著回學校,想要先看醫師,找出身體的問題來。

黃雲瞳說擔心繼續追問下去,兒子再次失蹤,不敢再問了,只希望兒子趕快恢復記憶,過正常生活。她強調不在乎兒子的學位,讀不讀研究所都無所謂,也不認為兒子是自導自演。

黃雲瞳是虔誠佛教徒,從不相信算命,兒子七月初失蹤後,她卻到處求神問卜,花了不少時間及金錢,「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不可思議。」

政大昨天指出,巫冠昇以同等學力考上研究所,並已申請保留學籍,可在一年內申請復學,如要趕上這學期就讀,十月五日前提出申請即可。

【2007/09/3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9/30/NEWS/NATIONAL/NATS5/4033523.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