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午夜來臨之際,白晝熙來攘往的台北車站彷彿是童話故事裡「灰姑娘」—只是故事剛好「反過來寫」。白天,不斷吞吐旅客只扮演單調、機械性運輸功能的台北車站,到了午夜進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流動方式,叫人難以想像的奇幻世界。

捷運、火車都收班後,走在空無一人的台北車站大廳,突然「咻!」眼際「滑」過一抹白影,驚詫之際,接著又是一聲刺耳的煞車聲,車站自動門迅速地開了又關,「白影」立刻被巨大的黑暗所吞沒。

沒搞錯吧,居然有人在台北車站大廳裡「尬車」?相對於記者的瞠目結舌,一旁的鐵路警察卻是司空見慣地說「又擱來啊!」有遊民最大娛樂就是「半夜在車站大廳騎腳踏車」,在寬敞又平整的大廳樑柱間穿來繞去,車站成了「遊」樂園。

車站裡騎車都是「於法不容」,只好跑給警察追,每次警察只能「目送」這位鐵馬客揚長而去,氣得乾脆把他的腳踏車上鎖,後來索性也擺了一輛變速腳踏車。

白天,這名遊民也會牽「愛駒」閒逛,看到鐵路警察就露出促狹的口氣說「阿SIR,我是用牽的不是騎的喔!」

步下一樓大廳,「地底」又是另一個光景。時過午夜,「藏」在車站裡各個角落的遊民或醒或睡、或躺或立;醒著的,有的打牌、有的天南地北聊天,在這裡什麼都可以聊,就是不聊「過去」,馱負著各自傷痕在既核心又邊緣的城市裡相濡以沫。

也有遊民就著停車場慘淡日光燈開卷閱讀,書背上還印著「三重市立圖書館」。面對記者的探詢,他淡然地說,書是上圖書館借來的,白天拆房子賺錢,晚上就「看書,沒事做啊!」不管外界理解、認同與否,這裡自有一套屬於夜晚的、非主流的運作模式。

一個車站,白晝與黑夜卻是兩個世界,但叫人不得不承認的是:午夜的台北車站,簡直是迷幻小說的最佳場景。

【2007/10/01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0/1/NEWS/NATIONAL/NATS1/4034248.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