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日前驅離台北車站裡的遊民,但不論中外,有車站處幾乎就有遊民,全台運量最大的台北車站,更吸引來自四方的遊民,甚至還有金髮碧眼的「阿斗仔」。每張模糊的面孔下,都藏著深淺不一的故事,在「亦敵亦友」的鐵路警察口中流傳著。

「報告,我要來執行任務了!」有位「大腹便便」的女遊民先前天天到鐵路警察局台北分駐所報到,自稱是經建會派駐車站觀察商店的「巡查官」,還說有「兵籍號碼」,讓員警啼笑皆非。有幾次,分駐所所長陳俊凱把她請進所裡,請她把兵籍號碼抄給他,寫完以後就會心滿意足地去「執勤」。

後來,員警透過身分證聯絡上她的母親,才揭開這個「貴婦變棄婦」的心酸故事。

原來,這名女遊民曾是陽明山豪宅女主人,因罹患腫瘤被丈夫遺棄,最後精神失常,「貴婦」身懷六甲的模樣,一度謠傳是遭到強暴,其實腹中藏的不是胎兒而是腫瘤;雙方為了贍養費鬧得不可開交,她的前夫跟媽媽幾次就在分駐所當場吵了起來。

每次「貴婦」被送到療養機構後,她的母親就會將她領出來「又放到台北車站」,她挑明告訴員警,「我就是故意要讓對方『難看』!」但「貴婦」好一陣子沒有出現,員警說,她又被社會局安置到機構,「暫時無法『巡視』業務了。」

榮民養小弟 威風三人行

很多人以為遊民都是身無分文,但車站裡有遊民不但月入數萬,甚至還能養「小弟」。員警叫醒睡在車站外地下街出入口、滿頭花白但衣著相當整齊的「老胡」,具有榮民身分、單身的老胡一個月至少就領有一萬三的榮民津貼,卻不願意住到榮民之家,「俺不愛拘束嘛!這裡有冷氣吹、有人聊天!」一口濃稠鄉音的老胡一臉不耐地說。

員警指著不遠處騎樓下呼呼大睡的兩個身影說,「他們就是老胡的『細漢耶』。」老胡的榮民津貼不只夠自己花用,還可以「資助」兩名遊民,每次出現都是「三人行」,「威風得不得了!」

討錢睡車站 雅房藏細姨

還有個遊民老愛向旅客伸手要錢,引起陳俊凱注意,這位遊民的「同梯」偷偷地告訴陳俊凱「他都拿去『飼細姨』啦!」原來這位拋妻棄子的遊民還有一位「小老婆」,還為小老婆租了一個小雅房,自己卻寧願睡在車站,三不五時去「探視」。

夜半時分,走到遊民睡覺的車站地下停車場,會發現遊民也有「領域性」,「像前面睡的都是白天有工作的。」原來車站遊民也分「掛」,除「工作掛」外,還有喝酒掛、打牌掛、聊天掛,興趣相投就湊在一起、「睡在一起」,不但「防小偷」,彼此有照應,形成自成一格的「社會支援系統」。

【2007/10/01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0/1/NEWS/NATIONAL/NATS1/4034247.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