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圈」都是陽盛陰衰,台北車站裡的遊民生態也不例外。令人好奇的是,成天以車站為家的男性遊民要如何解決性需求?據了解,台北後火車站附近低廉的小旅館就成了遊民與流鶯「各取所需」的所在。

車站裡的遊民男性居多,且近幾年來,遊民更有「年輕化」的趨勢,不少中年甚至青壯的男性遊民,每晚都會到車站報到。

員警就目睹過,遊民會車站外的「疑似流鶯」的女子談價錢,談攏了就相偕前往後火車便宜的小旅館「休息」,雖然幾百塊對遊民是筆大數目,但省吃儉用「也要拚命湊出來」。

也有員警碰過,有遊民摟著中年女子得意介紹「這是我的『七仔』(女朋友)!」不過,才過了沒多久,這名女子又變成另一位遊民的女朋友;後來才知道,其實遊民口中的女朋友只是暫時的「露水姻緣」,其實大多是「站壁仔」(應召女),只是花錢買來短暫的溫存與「愛情」。

車站裡男性居多,也讓女遊民成為「少數族群」,鐵路警察都會特別關注女遊民夜晚的動向。先前車站就出現一位「七年級」的女遊民,鐵路警察不僅會為她指定「床位」,刻意與男性遊民隔開,一晚巡邏好幾次,「看她還在不在」。

有沒有男遊民為女遊民爭風吃醋?員警搖頭說,沒聽說過,「大概都『向外發展』比較多」。

【2007/10/01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0/1/NEWS/NATIONAL/NATS1/4034249.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