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每天至少有四十萬人口出入,車站裡的鐵路警察台北分駐所最大業務量就是「協尋」,不過,像黃小弟這種「流浪到車站」,被警察「撿」到的迷童案例屬異數,反而是失智老人「迷叟」最多。

鐵路警察最近就有一樁轟動「協尋」青少年的案子。台北分駐所副所長張恭銘三天前在台北車站公共電話亭找到失蹤六天、十九歲的雲科大學生王詩婷。張恭銘說,警政署傳了一張王詩婷的生活照片,經過傳真轉印後,「黑嚕嚕,連臉都看不清楚」。

當時他只被告知,有個女學生在車站裡打公共電話「邊講邊哭」,他在大廳裡找卻遍尋不著,張恭銘不死心一繞再繞,並且鎖定一名髮型有點相似的女子。他說,一般人掛上話筒就會迅速離去,但那女孩卻是「慢慢掛上,又嘆了一口氣」,他才趨前小心地確認「妳是王詩婷嗎?」

除了迷童,也常遇過坐「霸王車」的青少年。昨天深夜裡,一名十七歲的少年就被列車長「拎」進了警察局,原來少年從花蓮北上「坐白車」,不但是累犯,還遇到了同一個列車長;因為家裡只有爺爺奶奶,只好在警局過夜,等叔叔白天下了班再去花蓮車站補繳車資。

不過,鐵路警察最常遇到還是「迷叟」。有位家住台北關渡、七十五歲患有失智症的范老先生,三天兩頭就被送到分駐所;范老先生每個禮拜總會去西門町兩次,到「紅包場」聽歌,但他只認得從家到西門町及從西門町到台北車站的路,每次聽完紅包場下一站就到台北車站,怎麼回家,卻答不出來。

員警只好通知家人,范老先生的女兒在電話裡不耐煩地說,「叫他自己坐公車回家啦!」,最後沒辦法,還是要把老爸領回。

【2007/09/3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9/30/NEWS/NATIONAL/NATS3/4033441.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