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京城流浪乞丐謎底:多數由親友介紹

2007-10-10 14:06:26  來源:綜合  編輯:王猛    發表評論 共1  進入論壇>>

  欺騙型乞丐多采取遊擊戰術,散佈于北京各地,其中以海澱區為甚,欺騙方法多種多樣,主要包括假裝懷孕、假裝治病、假裝財物被盜等,騙術高明者日收入上千。

  2007年8月1日,國務院頒發的《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4週年。在此背景下,本刊于2007年9月上半月刊登了《聆聽來自最底層的呼喚》,此為續篇。

  由一批大學生組成的“北京市流浪乞討人員調查團”追蹤乞討者的足跡,來到乞丐發源地實地調查。

  千里調查乞丐村

  調查的最後階段,是揭開流浪乞討謎底的關鍵時期。調查團成員通過在調查活動中結識的兩位乞丐朋友的介紹,決定前往北京市流浪乞討人員的主要源地——河南省民權縣。

  由於北京市奧運測試賽前的集中救助活動,我們事先約好的兩位乞丐朋友都已經進入救助站。徵得救助站工作人員的同意後,我們同乞丐朋友一起踏上了去往民權縣的火車,指導老師左鵬也與我們一同前往。

  到民權縣後,我們分別去了兩位乞丐朋友的家中。兩位乞丐是不同的類型,王某屬於典型的困難型乞丐。

  王某原先是個體戶,靠販賣蔬菜為生,家境很好,每年有2萬餘元收入。但是,在2003年的一天,由於當地道路狀況極差,他所駕駛的三輪車發生了翻車事故,在事故中,他的右腳被嚴重砸傷,後被截去。出院不久,截肢部位出現潰爛,只好再進醫院,將右腿從膝蓋處截掉,此次事故他花了將近2萬元。禍不單行,他傷癒不久,他的妻子突發腦溢血,一次性花費將近3萬元,之後每天還至少需要6元的藥物費用。接連兩場災難,不但花光了家庭多年的積蓄,還背上了2萬元債務。當時,王某的大女兒已經出嫁,小兒子剛剛上初中。不到50歲的他不想把債務都推給兒女,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他于2005年3月來到北京乞討。在中國人民大學東門旁的天橋處,他每天有將近20元的收入。一般情況下,每隔20多天他就回家一次,一方面照看一下生病的妻子,另一方面湊夠妻子下個月的藥錢,節余的就積攢起來,用於還債。

  我們來到他家的時候,他剛讀完初二的小兒子已經輟學。這個年僅16歲的男孩學習成績優秀,有望考上縣重點高中,但他對我們說:“收完玉米,就出去打工,不想再讓爸爸出去了。”

  另一位乞丐張某是一位典型的職業乞丐。據他的鄰居說,他每次回家能帶回5000元錢,他的兒子有錢,不同意他外出乞討,有次還打了他一個嘴巴子,但張是個“財迷”,還是改不了要飯的“臭毛病”。

  一位當地的司機告訴我們:“這邊要飯的都不說是要飯的,人家都說自己是‘要賬的’。一次我送一個要飯的回家的時候問起這事,人家就說你們都欠我的,我問‘我怎麼欠你了’,人家就說‘我現在伸手問你要一塊錢,你能不給我’?想想人家說的也對。”

  經過多方打聽,我們鎖定了3個“乞丐村”,分別是L村、C村和Y村。外人說,這幾個村莊,十戶裏有七八戶是要飯的。但在我們對這些村莊的調查中,村民們大都守口如瓶,我們只能從他們的只言片語及街頭的孩子口中得知,這些村莊外出乞討的人都不在少數。

  通過在這些村子裏的走訪觀察,我們深切感受到了這些乞丐們的價值選擇。在這些村子中,沒有一戶像樣的企業,村子裏基本上見不到年輕人,大都外出打工了,一些留守婦女在紡一種用玉米皮做的繩子,比較能幹的婦女一天能紡兩斤多,但每斤只賣2.5元。老人們則多賦閒在家,組成了一支可觀的“等死隊”。在這樣的環境裏,與其沒活幹,不如外出乞討,“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更何況當地還有著這樣的傳言,早年出去乞討的L村某村民,現在回家蓋起了二層樓。

  至此,我們終於找到了城市流浪乞討痼疾的根源所在,那就是農村的富餘勞動力一天得不到轉移、各項福利一天得不到落實、中央政策一天得不到貫徹,城市的流浪乞討現象就難以消失。

  乞丐八問

  關於流浪乞討現象,我們提出了八個問題,揭開了這個群體神秘的面紗。

  一.乞丐們都來自哪

  一位京城救助站工作人員對我們說:“我剛從民權縣回來,送回去了一大車人,有七十一二個吧,H區有四十來個,×區有三十來個,全是職業的。”從中可以看出,河南民權縣,是北京市乞丐的主要發源地之一。

  據我們粗略統計,北京市職業乞丐多來自河南民權縣、駐馬店,安徽淮北一帶,山東曹縣地區,其中尤以民權縣為甚。

  北京各個地區,乞丐的分佈狀況不同。

  學院路、五道口、四通橋地區多為職業乞丐。他們多來自河南省民權縣,衣著破爛,靠半欺騙性的乞憐方式獲取同情,從而獲得每天20元左右的收入;北京站活躍著一群兒童乞丐,他們靠抱腿、磕頭等諸多糾纏的方式向旅客強行乞討。他們多來自江蘇省邳州市,由父母帶領,每逢放假便來北京站“賺取學費”。近來,河南駐馬店乞丐也加入其中;前門地區的流浪、乞討人員多為因上訪致貧者。

  欺騙型乞丐多采取遊擊戰術,散佈于北京各地,其中以海澱區為甚,欺騙方法多種多樣,主要包括假裝懷孕、假裝治病、假裝財物被盜等,騙術高明者日收入上千。

  地鐵乞丐氾濫于各段地鐵之中,北京市政府一紙禁令後消失了一段時間,但很快以新的形式出現。

  二.乞丐們都住在哪

  我們調查的乞丐固定居住地多位於京城南三環到南四環之間,如草橋等。主要原因是這些地方離車站比較近。其他地點分佈則較為分散,如前八家、五道口、來廣營、公主墳等地,除廉價的房租(大多為100~300元)外,乞丐的住處大都有一個普遍的特點,那就是大多數乞丐會與自己的老鄉住在一起,如在右安門外就有一個江蘇大院,來自江蘇的乞丐多住在那裏。

  此外,乞丐的住處受季節影響比較大。夏天來乞討的乞丐多住在天橋下,冬天冷得受不了的時候才會去租房。
三.乞丐們為什麼來北京

  除上訪型乞丐外,大多數乞丐來京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賺錢。至於賺錢的目的,則林林總總,具體不一。職業乞丐賺錢是為了補貼家用甚至發家致富,困難型乞丐則是為了治病或者還債……

  乞丐們來北京,多數是由於親友的介紹。

  四.乞丐們每天收入多少

  一般來說,職業乞丐和困難型乞丐的收入並不高,每天在20元左右,但是浮動很大。一位長期在中國人民大學附近乞討的王姓乞丐,最多的時候一天收入130多元,有個人一下子就給了他100元,少的時候只有五六元錢。

  欺騙型乞丐收入的高低一般由其騙術的高底所決定,騙術高明者幾個小時內就可以賺到上千元。我們曾經親眼見到一個學生打扮的女孩在學院橋附近某天橋上用粉筆寫自己的“不幸遭遇”,剛寫了個開頭,一位中年男子便遞給她一張百元大鈔,她馬上擦掉剛寫下的三個字,下天橋坐車到人大,繼續她的“寫作”。

  街頭藝人的收入呈下降趨勢,尤其是傳統藝人,每天的收入在20元左右。“遠不如十年前”,街頭藝人寧大爺告訴我們。

  北京站抱腿乞討的小孩子每天從中午工作到下午七點左右,收入在50元上下,相對比較穩定。

  五.乞丐們的錢花到了哪

  除欺騙型乞丐外,其他類型乞丐的日常支出都非常低。對於租房居住的乞丐來說,房租是最大的一項支出,最高的每月需要交納300元錢。為此,乞丐們一般選擇合租,我們曾經去過7個乞丐一起合租的房子。一些乞丐不願與他人合租,一般選擇150元左右月租的房子。很少有乞丐每天的食品支出會超過5元,大多數乞丐一天只吃兩餐,如果能夠討到吃的,便省掉了一餐的飯錢,如果討不到,就到小區的地攤上要一點或者買一點饅頭或者麵條。

  幾乎所有的乞丐在生病時都不會去看醫生或買藥,病情嚴重時就進救助站“養病”或者回老家治病。乞丐們積攢下來的大部分錢都帶回了老家,他們寧願在老家“一擲千金”也不願在北京“稍有奢侈”。

  六.乞丐們怎麼看待自己的“行業”

  一般來說,剛入行的乞丐都會有很強的羞恥感。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他們在物質上得到的撫慰,羞恥感逐漸淡化。

  在回家鄉的火車上,職業乞丐張某在與鄰座聊天時直言不諱地稱自己是要飯的,鄰座不相信,他甚至還與人家爭辯。大多數乞丐都為自己的乞討找到了“堂而皇之”的理由,他們認為乞討自古就是“三百六十行”之一,沒什麼好丟人的。但在調查中,我們卻發現他們之間卻總是相互指責,有的指責別的乞丐家庭條件比自己好,不應該出來乞討,有的指責一些乞丐乞討的方式太丟人等。

  七.乞丐們如何看待“救助管理”

  一般來說,大多數乞丐是不願進入救助站的。在他們看來,救助站裏生活單一,最重要的是耽誤了自己的“生意”。在某區救助站時,乞丐李某告訴我們:“真正要飯的沒有進救助站的,除非有什麼病啊災啊或者天氣實在太冷沒法要錢的時候才進來,主動進救助站的都是那些錢包被偷或者花光錢來熊(騙)車票的人。” 跟我們說完後不久,李某便趁工作人員不注意離開了。

  八.北京市到底有沒有“丐幫”

  經過調查,我們發現“京城無丐幫。”北京市乞丐群體並不像西安一樣有著統一的組織,大多數乞丐是在“單兵作戰”。但是,存在著同一地域乞丐相互聚集的現象,這樣鬆散的小團體的“功效”之一,就是減少租房的支出。

  後記:教授開出的“藥方”

  在調查開始之前,我們就從網上得知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李迎生教授剛剛完成相關方面的研究,便讓人民大學的徐磊同學前去“取經”。李教授認為,對流浪乞討人員應分成三類進行管理和救助:一是以借乞討之名存在違法犯罪活動的流動乞討人員,如偷、搶、有組織的違法乞討等,由公安部門對其管理;二是管理和限制的對象,是對市容環境和市民正常生活造成影響的人,如強討惡要的乞討方式,由城管等部門管理;三是真正需要救助的對象,確實生活困難的,由民政部門進行救助。

  (摘自《法律與生活》半月刊2007年10月上半月刊 文/徐洪業 )

 http://big5.chinabroadcast.cn/gate/big5/gb.cri.cn/18824/2007/10/10/106@1797548.htm

http://big5.chinabroadcast.cn/gate/big5/gb.cri.cn/18824/2007/10/10/106@1797548_1.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