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5.jpg

[世間万象] 重視面子的日本人餓死也不乞討


本報評論員 文甲植 (2007.10.15 14:06)

日本武士受到即使餓了幾天也要裝作剛吃完飯的教育。“小鳥為覓食而叫,而武士叼着牙簽”的諺語就源於此。明治天皇時代的海軍軍官滕海舟因為父親是窮困潦倒的武士,從小開始乞討度日。一次在乞討時他被狗咬傷動了手術。父親說:“如果你哭出聲,為了讓你無愧於武士的尊嚴,將把你殺死。”並亮出了刀。

日本乞丐通常不會向行人乞討。這是因為“命長則羞恥心也重”的社會意識。他們儼如一個街頭道士,悠閒地讀着別人扔掉的報紙和漫畫書。只有在別人不看時,才在折價店垃圾箱里翻找過期的盒飯。據說,一位韓國留學生好心給了日本乞丐一套被褥,並且每次經過時都留心察看,直到七個月後冬天到來時才看到乞丐拿出被子蓋。

“凌晨3時,餓了十天但還沒死。”《紐約時報》刊登了在日本北九州的家里活活餓死的前出租車司機的日記。該出租車司機在今年7月被發現在自己家里餓死。他在6月5日寫的最後一篇日記中寫道:“這25天什麼都沒吃,想吃飯團。”據悉,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的這個人在去年被指定為生活保護對象,每月可以領到63萬韓元,但後來補貼停了3個月,他只能在家附近的路邊挖野菜勉強維持生命。

北九州市當局稱:“停止補貼是他自己要求的。”但他在日記中寫道:“原想找份工作,但補貼停了。難道他們想讓窮人早點兒死。”在北九州去年還發生過一名68歲的老人向公務員下跪苦苦哀求支付補貼,並在遭到拒絕後在自己家里餓死的事情。隨着在日本貧富差距的擴大,生活保護對象比例從2000年的0.84%增至去年的1.18%,但北九州減至0.02%,因此,關於福利政策的模範事例備受關注。

《紐約時報》諷刺說:“在日本,生活保護對象制度被視為一種‘施捨’,而不是‘資格’。”在餓死的日本人背後有着不體諒弱勢群體的情況的公務員的冷淡態度。而且與人人把對他人的情況表示遺憾的人視為“人渣”的日本人的“面子”意識也有關系。這告訴我們,福利問題比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修飾語和複雜的制度更需要發自內心的關心。

http://chinese.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7/10/15/2007101500002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