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休學一年 譜寫騎單車流浪中國記

2007年10月23日 08:00:03  來源:信息時報

    朱金祿在流浪途中(圖片由朱金祿提供)     

    “騎著一輛殘舊的單車,穿著灰色的牛仔衣、深藍色的牛仔褲,長長的頭發隨風飄散, 胡子拉碴一張黝黑的臉。”這就是大學生朱金祿流浪中的寫照。

    休學一年,騎單車流浪中國,這樣的做法通常會被認為是叛逆。而廣州大學大三學生朱金祿似乎正是這樣一個叛逆男孩。不過,他認為流浪代表著一種執著追求的精神。正是為了這個“精神”,從7月到10月,朱金祿風雨兼程騎了幾千公裏,歷經西安、青海、雲南、貴州,再回到廣州。

    不甘平靜生活流浪去

    說起這個瘋狂的想法,朱金祿有自己的理由:“三年的大學生活像一潭死水沒有一點色彩,人生的目標又不明確,這讓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和迷茫中。”朱金祿第一次說出他的想法時,把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老師和家人第一反應當然是努力制止他。但別人的反對反而讓朱金祿更加堅定了念頭。

    為了籌集到流浪的路費,朱金祿拼命做導遊賺錢。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這樣一直堅持到出發前。7月3日,朱金祿帶著做導遊賺回來的4000多元以及借來的2000元出發了。

    兒子去流浪媽媽驚呆了

    在常人眼中,金祿的想法和做法實在難以相信和接受。金祿媽媽就告訴記者,當她聽到兒子要休學流浪時,整個人都呆了。她不明白乖巧懂事的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她勸了很久都沒辦法改變他,于是就叫一些親戚加入來勸他,可還是不成功。

    最後兩個人索性連話都不說了。長時間的無效“鬥爭”後,媽媽最終同意了兒子的要求,但前提是“每到一個地方就得報平安。”

    同學們羨慕又佩服

    朱金祿的同學們似乎頗能理解金祿的做法。廣州大學歷史係大四學生小熒就告訴記者,大學生有流浪想法的並不少,但最終能實現的很少。“我們知道都很佩服他的勇氣,相信他回來後更成熟,更珍惜大學生活。”

    廣州大學學生處張老師認為,學校的休學制度只是為特殊學生設立的,休學去流浪不太合適。校方對他的想法比較理解但並不等于支持,“休學流浪並不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學校不會鼓勵學生這樣做。”

    流浪經歷

    中秋思親飲悶酒徹底病倒

    3個多月的時間,從西安到青海到西藏再轉去雲南前往貴州。朱金祿風雨兼程騎了幾千公裏。他忍受著高原反應帶來的不適,忍受著長時間趕路帶來的腰酸腿疼和寒冷天氣導致的手腳僵硬。出門在外的金祿很節省,一頓只吃幾個饅頭或者一碗米粉,他自己都忘記有多久沒吃過肉食了。不過,流浪途中,讓他最難受的是強烈的孤獨感。

    10月19日,朱金祿從貴州普安縣出發前往安順。爬了幾座高山後開始下山,由于是柏油路車速非常快,金祿想剎車,沒想到剎車在這個時候出了問題。離拐彎處還有幾十米時,他發現了彎度非常大,拐彎時整個人沒反應過來就被甩了出去。“0.1秒的時間,我覺得這次完了,真的出事了。”幸運的是,金祿被甩到護欄桿上,厚厚的手套和牛仔褲都被擦破,血不斷地流出來,他坐在那冷靜了很久才敢站起來往下面望了望。“下面是幾百米的深淵,掉下去就沒命了。”

    中秋節那天,金祿在雲南。看著街上熱鬧的人群和節日的氣氛,他的心酸溜溜的,然後一個人買了啤酒和1塊錢一個的月餅回到招待所。“越喝越難過,第2天就生病了。打了幾天的吊針,躺了一個多星期,那時候很難過,真正感覺到一個人在外的孤單。想打電話回家最終都還是放棄了。”

    和大狼狗肉搏10分鐘

    雖然整個路途都充滿了危險,但旅途中的趣事還是讓金祿回味不已。

    “我很怕狗,每次見到它們都會不自覺地躲得遠遠的,但是在藏區,竟然和狗狠狠的幹了一架!”

    金祿說著不由笑起來,“當時單車的聲音驚動了藏獒,它們飛奔過來,很厲害,一追就是好幾公裏,我一點都不敢歇下就是拼命騎車,那時的速度能去參加正式比賽了。好不容易甩掉藏獒,沒想到又碰到兩只大狼狗,它們見到我就撲過來,撕咬我的雨衣,我把背包拿下來狠狠地砸它們,和它們打鬥了10多分鐘,後來它們累了我騎車跑。” (記者 薛冰 實習生 徐燕平)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張改萍 )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7-10/23/content_6926280.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