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1.jpg

「他是個怪腳」,幾乎每個認識楊世甫的人都這麼形容他,因為他曾經當過畫師、開過畫廊、在全台開過巡迴畫展,卻也曾經看破紅塵四處流浪、出家當和尚。他寧願不賣畫,卻寧願以「擲筊」方式贈給有緣人,讓人們直說他「夠怪」。

怪雖怪,但楊世甫的這一段經歷,卻吸引台北市勞工局注意,不但把他列為「勞動藝術家」,並想把他的生命歷程記載下來,做為勞工群像的縮影。

楊世甫年輕時曾在「中華陶瓷公司」當繪畫員,當時苦習歷代各大家的畫派風格和特色,奠下無所不能畫的工夫。其中尤以炯炯有神的寫意「達摩畫」,更立下名氣口碑,引起不少日本人興趣。

但後來因為年幼的二女兒和母親過世,楊世甫頓感人世無常,辭了工作,在家繪製如同機器般「外銷畫」維生。他也常畫「死人畫」 (指應喪家要求燒給亡靈用畫)、「送禮畫」維生。雖說只是為了餬口,但他也會用點巧思,在畫中畫竹子及鹿象徵亡靈「一路平安」,或是畫「魚、蝦、蛤、蟹」代表「一家和諧」,有時幫人家祝壽,他雖畫了牡丹,卻只畫一半,客人疑惑,他一解釋是象徵「富貴無邊」,霎時滿堂喝采。

一年、二年,楊世甫開始感覺生不如死,索性帶著大女兒全台流浪,公園、公廁到處有父女流浪痕跡,生活潦倒困頓,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八年。

80年間,楊世甫為了張羅送女兒到日本讀書的高昂學費,決定前進台中市開設畫廊。他發願繪製2千冊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畫本、32尺的長幅「十八羅漢」聖像、「禪宗六祖」法像,帶來不少收入。但楊世甫說,後來他覺得自己畫技畫境枯窮,於是86年到印度出家當和尚,進入空門一探究竟。二年多裡,古蹟佛塔、鮮花燭火、頂禮膜拜、菩提聖樹,都在他心裡留下不可磨滅印象。

921地震給他一個契機,他從印度回台後決定「借畫渡眾」。閉門禁足,將佛理、禪意融入人的生活、精神、行為於宣紙畫上,畫風大變,用樸拙的筆觸畫出深遠意境,每日一幅畫當成功課。隔年他更全省走透透「另類弘法」,在各地辦過「身心靈」、「指月」等畫展,都造成轟動。

他笑說,曾有觀眾想以鉅資買畫,他卻只送不賣,但就算送,還是無法解決人情壓力,只有想出在神明前「擲筊」來決定是否送畫,還有人為求一幅畫,甚至連續五天擲出笑杯,都無法如願。

面對未來,楊世甫發願要於近期開始執行他的下一個「渡自渡他」大計劃,就是要把「妙法蓮華經」全部內容畫成畫,他說這是佛曆2500年來,從未有人做過的事。

【2007/10/2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4062823.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