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記者謝文華/專訪

「小學蹺課、國中揮刀、最後沈迷酒色、吸毒進了監牢,阿張的畫,始終沒有臉,自認無臉見人,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晤談中,我看到阿張的自責、消沈,也看到好想再見媽媽的渴望。」

志工「夏夢雲」娓娓道出她與阿張接觸後心中那份牽掛。

六十一年次的阿張,出生在彰化鹿港,家有四兄弟,排行老么,媽媽叫「劉金花」。張父現已七十幾歲,目前和長子住在台中縣大雅鄉,偶爾還會挺著年邁身子到監獄裡探望阿張。

夏夢雲說,阿張的二哥、三哥早已和家人失去聯繫,阿張也因多次吸毒入獄,被大哥認為是麻煩人物,將他除籍。寄居友人家的阿張,日前再度入獄,朋友也與他斷了關係,阿張痛苦地說︰「我無家可歸、沒有朋友、社會不接納我,不知道活著的意義,也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阿張文筆、談吐好 只是欠栽培

夏夢雲觀察,阿張的文筆、談吐很好,只是欠缺栽培,國中肄業就在外混日子,非常可惜。從阿張的畫裡,夏夢雲看出他仍希望出獄以後能克服軟弱,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她衷心企盼張母能看到這篇報導,有一天去監獄看看阿張,用母愛救回這隻迷途羔羊。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oct/21/today-life8-2.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