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者問題尚待解決
三十會/賴茵芳、彭慧深 2006年06月19日 《信報》P22版時事評論
每到晚上,在一些陰暗之處,躺臥 的是沒有家的露宿者。原來,部分露宿者為了
避免受到滋擾、被警方驅趕,都會選擇在鬧市中的隱蔽之處躲藏起來。
阿歐在天星碼頭露宿已兩至三年,他已經六十歲,年紀太大,已經沒有人僱用,因
此一早放棄找工作。阿歐身型壯碩,面色紅潤,怎樣看也不像六十歲,心裏 實疑
惑,但一聽他說:「我以前是在貨櫃碼頭做工人,這種背景和經驗又怎能找到工作
呢?」社會愈來愈重視高學歷高技術勞工,四十多五十歲低學歷勞工,可能要在勞
動市場中被淘汰了。
天星碼頭行人隧道的簷篷,是阿黃夜晚的棲身之所。阿黃已屆中年,但不像阿歐那
樣面對失業問題。晨早起床,阿黃就去疊報紙,下午去賣電子零件,家人住在北
角。阿黃沒有失業或經濟問題困擾,困擾他的是家庭問題。阿黃也放棄了身份,身
份證丟了,也懶得去補領。
高齡低學歷難就業
兩個不同的個案,擁有不同的際遇,卻反映出露宿者「放棄」的悲情,社會、家庭
放棄了他們,他們也放棄了社會。社會進步,經濟轉型,社會標榜的,是年輕、高
學歷的勞工,像阿歐這樣高齡、低學歷、低技術的勞工,根本很難找到立足之地。
離婚數字飆升,家庭及感情問題愈趨複雜,也可能令一個人放棄正常生活,成為露
宿者。
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期間,不少青年壯年人士失業或破產,被迫成為露宿者,當時
露宿者問題引起社會的關注。事隔多年露宿者數字不斷下降,由二○○一年的一千
三百二十人降至○四年的四百四十八人,然而,露宿者問題是否因此解決?原來,
時代不同了,露宿者不再聚集於某一處,而是分散於社會各個角落,包括一些舊式
樓宇的天台、橫巷等;事實上,不少公共場所的設計,愈來愈不適合露宿,好像公
園內的長椅,中間隔 一個木板公仔,露宿者根本無法橫臥 睡。另一方面,以往
不少露宿者都是失業人士,現在經濟環境改善,職位增加,但不少都是低薪職位,
月薪低於三千元。
舊區重建的新問題
雖然近幾年露宿者問題看來己緩和了不少,然而,社會上仍然有隱憂導致露宿者問
題加劇。由於更多地區重建,租金便宜的舊樓、板間房及籠屋,將消失在推土機之
下,如果政府未能妥善安置,他們很可能要露宿街頭;由於薪金不斷下調,低技術
職位不穩定,隨時都有可能失去工作,而且即使是拾紙皮這一類工作,也有內地人
加入競爭,低收入人士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窄。還有,家庭問題及精神病等問題,也
有可能導致一個人成為露宿者。
表面看來,露宿者的數字不算多,而且近年數字下降,但我們不應將露宿者當做單
一的社會問題,背後所反映的,還有更多社會問題,例如收入下降、職業不穩定、
家庭問題、精神健康、人際支援不足,以至社會的包容性等問題。因此,要解決問
題,也許要從多方面 手,如就業支援、家庭及人際關係的輔導、預防精神病教育
等。況且,目前全港專責處理露宿者問題的社工只有十多人,按數字上看,人手比
例似乎恰當,但露宿者分散在港九不同地點,單是找出露宿者的所在處,已花去不
少時間,露宿者所面對的問題複雜,社工亦要花一段時間向他們建立關係、進行輔
導,有時,更要勸服露宿者的家人重新接納他們。雖然全港露宿者只有四百多人,
但處理露宿者的問題,比一般人想像中困難。
要處理露宿者的問題,需要社會各界別合作,包括社福界、商界、及傳媒等攜手,
針對在社會邊緣掙扎的人士,提供關懷和援手,預防他們走上露宿一途。針對一些
隱藏性的危機,如舊區重建帶來的影響,當局應該盡早作出評估,解決居民的住屋
問題。

http://www.30sgroup.org/publication/HKEJ060619.pd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