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 07:5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卢文洁 选稿:谢婧
  “我要休学一年去流浪!”今年22岁的广州大学历史系男生朱金录一年前做了大家都觉得无比疯狂的决定。如今,他已经在路上,历经4个月颠沛流离的生活,流浪之路还将继续下去。除了“走出校园闯荡世界”这一声音的召唤,小朱此行背负着更沉重的目标——他对本专业没兴趣,觉得大学生活迷惘而枯燥,看不到方向,于是铁了心“非走不可”。骑着一辆单车,只身一人上路,这个休学流浪的旅程让朱金录遭遇到什么?他又能寻找到什么呢?昨日,在小朱停靠到重庆市区休整的间歇,记者通过网络与电话与他展开长谈。  三年前,朱金录考进广州大学历史系,但学历史不是他的兴趣,小朱希望将来可以从商。由于没有学习的热情,他觉得大学生活枯燥无味,读到大二,从小渴望到外面世界闯荡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地在小朱脑中出现,最终他下了决心:既然大学呆不下去了,干脆休学流浪去吧。他想尽办法在学校那里搞到休学证明,获得休学一年的许可,小朱说这是最难过的关。接下来,要耐心去一一化解家里人的百般劝阻。家里每个人都不同意,以为他辍学不读了。然后就是拼命打工挣钱,跑步锻炼身体,看书查资料,这都是朱金录展开“单车流浪记”之前必须准备的功课。

  真正成行在今年7月初,朱金录和班上同学一起到西安实习考察。结束之后,同学回家了,小朱骑着单车孤身一人上路,在西安同学为他留了影,纪念这个“伟大的开端”。当时朱金录身上有打工挣来的四五千元和借来的两千元,以及一颗勇敢的心。

  朱金录在甘肃买了辆旧单车,从西藏出来时,走的是川藏南线,半路在然乌坏了,之后一边走一边搭免费车到云南,再买了单车骑到现在。4个月下来,他走了甘肃、青海、西藏、云南、贵州,现在到达重庆。他粗略估算了一下,独自骑单车走了6000多公里,穿越了五六个省。接下来,他计划从重庆骑单车到成都,再坐火车直达哈尔滨,然后从东北骑单车经华东回到华南,最后回归广州。小朱告诉记者,如无意外,明年9月开学时他就回到广州大学,做回一名普通大学生。

  朱金录说,一路上看到美景无数,他还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温暖的情谊,很多人对从不相识的他伸出援手。“而且骑单车流浪对人的意志是考验,我现在发现自己很能吃苦耐劳,这是很多大学生缺乏的。如今我明白到,我渴望成功,我追求财富,我想生活得更好,但我缺少‘资本’,那就是技术,就是知识,我必须学有所成!所以回到学校后,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在读好本专业的前提下多学习其他技术,不能再浪费时间。”

http://news.eastday.com/s/20071106/u1a3210220.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