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21歲和19歲的兄弟找不到工作,3個月來從台北流浪到台中彰化,以半乞討方式過活,晚上睡公園,以公廁的水洗澡,最窮的時候邱姓兄弟2天只合吃一碗泡麵。 邱姓兄弟在外流浪3個月,吃不好睡不好,臉頰、身型明顯瘦弱,回想流浪的日子,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流浪兄弟:「流浪這段期間就是有一餐沒一餐,有時候2天才吃一餐,有時也很多天沒吃,有時喝水墊一下肚子。」

2兄弟的父母親早就離婚,他們原本跟著父親住在台北,但今年5月父親疑似在外欠債跑路,2兄弟也付不出房租被趕出來,流浪到台中。流浪兄弟:「爸爸失蹤了,我們兄弟本來到台中要找姐姐,但找不到,她失聯,她的電話換了。」

兄弟倆說,他們也曾試著找工作,條件很卑微,只要供吃供住,薪水多少不在乎,但或許是環境不景氣,只在餐廳做了2個月就被裁員,接下來的求職路,也一再碰壁。流浪兄弟:「以目前的情況,2人能一起工作會比較方便。」

還好在養護中心的幫忙下,兄弟倆現在已經擺脫睡公園,用公廁水洗澡的苦日子,社會局下星期也將媒介適合的工作,2兄弟不用再到處流浪。

新聞來源:TVBS     更多TVBS生活新聞 » 

http://news.pchome.com.tw/life/tvbs/20071118/index-20071118140042390022.html

 

兩兄弟依親未果求職碰壁 乞食睡公園3個月

有一對原本住在台北的兄弟,父親因為賭博跑路,兩人到台中投靠姊姊,卻找不到姊姊到處流浪,三個多月來,他們以半乞討的方式過活,晚上就睡公園,甚至窮到兩天合吃一碗泡麵,最後實在走投無路只好求助社會局,社會局安排他們暫時安置養護中心。 今年分別21歲和19歲的邱姓兄弟騎著這台機車到處流浪,因為走投無,被安置在彰化這家安養中心。哥哥說,他只有國小畢業,11歲就開始到餐廳工作。哥哥邱冠霖:「因為我國小畢業的時候,我爸爸跟我說,他沒錢給我讀書,他有錢賭博沒錢給我讀書。」弟弟邱獻萱:「我唸國中也是一半是補助,一半是有時候是學校幫我墊的。」

兄弟倆說他們原本住台北,媽媽在他們國小就改嫁,今年5月爸爸欠下大筆債務跑路,他們付不出房租被趕出來,想到來台中投靠姊姊,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於是四處找工作,沒想到不景氣,打工的餐廳都倒閉,就開始流浪的生活。

邱獻萱:「有一餐沒一餐的,有時候兩天可能只吃一餐,有時侯也很多天沒吃,有時候都睡公園那邊。」失業期間,白天他們向人乞討,有時一碗泡麵可以吃上兩天,過盡寒酸的三個月後向社會局求助,暫時安排住在這家養中心。

安養中心院長王榮沛:「真的是很髒,衣服的味道都已經出來了。」解決了暫時的溫飽,社會局將替兄弟倆媒介適合的工作,畢竟他們好手好腳,還是必須靠自己的力量過下去。

新聞來源:東森新聞報     更多東森社會新聞 »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ettoday/20071118/index-20071118120426041204.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