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11.13 
飄泊人愛自由 不願接受安置
黃志亮/彰化報導     「飄泊是阮的命,阮就是愛自由」,這是許多遊民在被社工員關懷安置後,常有的說辭,讓人對這些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感到不捨與不忍,尤其是老人與小孩,但是卻又相當無奈。

     社會局曾兩度將一名綽號流浪阿花的13歲女子,送往機構安置,結果不出幾個月,她又捨棄有吃有睡安穩的日子,偷跑回遊民圈,過著自認為身心自在的生活

     社工員問她,為什麼要如此過著流浪的生活,有一頓沒一頓的,有點智障的阿花,竟然會學著老遊民常掛在嘴邊的話說,「飄泊是阮的命,阮就是愛自由」。

     據瞭解,流浪阿花可能是因智障,遭到家人棄養,因為多年的歷練,使其在遊民叢林中,也有其自我修練而成的「保護色」,看不出性別,旁邊也常有遊民伯叔做伴,非圈內人還無法太靠近她。

     因為阿花吃住不愁,才會對社工員的關心,不領情,始終沒有查出身分,找家人領回,只能列入遊民中的高風險分子,隨時給予關懷。

     目前白天阿花行動飄忽,只有在深夜時才會回到老巢,有遊民保母之稱的社會救助課長許芳瑜,只好託相熟的遊民朋友暗中照顧她,避免遭到欺侮。

     不只是阿花愛流浪,社工員也發現一名高齡90的老漢,經常在員林火車站出入,他可能是縣內最老的遊民,經常靠著火車免費通勤在雲林員林間,相當隨興。

     老人沒有家,祖籍在雲林,靠著一口紙箱就可以餐風露宿,隨遇而安,有點像日本新宿的流浪人。

     因為流浪的資歷深,除了撿破爛做資源回收賺錢外,還會做新遊民顧問,知道那裡有廟會或善心區域等「好康」的事,可以前往圖個飽,扮演遊民圈輩分相當高的長老角色。

     面對老漢習慣性流浪,雖然社會局每月有給6千元的老人津貼,但老漢說,不夠房租,而且有人怕他死在租住,都不願意租給他房子住,只好過著類似「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也很消遙自在,讓社工員也相當無奈,只能密切注意其行蹤。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603+112007111300175,00.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