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  吳潤凱

 乞丐是一個隱秘的邊緣人群體。在紙幣經濟時代,任何人都可能淪為乞丐。《朱子語類》有載:「鈔法之行,有朝為富商,暮為乞丐者矣。」在乞丐與非乞丐之間,常常因錢財的得失而發生身份轉變。

 清人許奉恩在筆記小說《里乘》中記載了「一文錢」的故事。甲乙二人本為富有的徽州商人,合夥至蘇州貿易。商人背井離鄉,難免寂寞,加之鉅資在手,於是尋花問柳,各寵一妓。狎玩日久,生意沒有做成,反倒把資本揮霍掉了。無情的老鴇遂對他們下了逐客令。無奈之下,二人過起了「日則行乞,夜則寄宿古剎」的乞丐生涯。

 故事講到這裡,恰印證了「朝為富商,暮為乞丐」的話。作者也警示世人切勿一味貪圖享樂,以至積蓄殆盡。但是,此後的故事發展,作者又為我們展現了一段從乞丐到富商的逆轉神話,讀來猶令人嘖嘖稱奇。

 時候到了除夕,甲乙二人滯留蘇州,只能燃燒枯枝取暖,相對唏噓不已。甲翻遍全身,僅摸得一文錢,遂擲地長歎:「重資散盡,留此一錢何益!不如拋去。」乙卻似乎從這一文錢看到了重聚財富的希望,連忙撿起來說:「此碩果也!天倖存此一脈生機,安知非剝極而復之兆?」於是帶著一文錢匆匆離去。不一會兒,又手攜竹片、草莖、敗紙、雞鴨毛等物而歸。甲看得目瞪口呆,一臉困惑。乙卻胸有成竹地再拿出麵粉,用水調成漿液。在火光中,他將草莖纏在竹片上,蒙以敗紙,又黏貼上雞鴨毛,製成各種禽鳥,栩栩如生。如是反覆,一夜製成二三百具。

 天亮後,二人攜所製禽鳥趕往玄妙觀叫賣,引得無數婦孺爭相購買,頃刻售罄,賺得五千餘錢。二人樂不可支。甲這才問道:「一錢何用?」乙答說:「竹片、草莖、敗紙、雞鴨毛等物,皆係拾諸市上。以一錢市麵粉,豈不愜敷所用耶?」

 這兩個乞丐畢竟有過從商的經驗,懂得把握城市居民的消費心理,因而以簡單的材料與技藝,便贏回了失落後的第一桶金。此後,他們更是添購彩色紙張、雜色雞鴨毛,製出人物花草,百日之間已斂錢三千餘緡。

 故事的結局十分圓滿。甲乙重新躋身富商行列,開設布店,取名「一文錢」,以表示不忘落魄行乞的艱難時日。作者寫這樣一個故事,似乎看重的是乞丐別出心裁的生財之道,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乞丐都有這樣的機緣,也不是所有的乞丐都渴望擺脫身為乞丐的枷鎖。

 徐珂的《清稗類鈔》便記載了一個自得其樂的乞丐。光緒年間,在安慶府的繁華街市上,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邊走邊唱,極其自得。行人譏笑道:「彼乞也而何樂?」乞丐卻欣然作答:「人之樂,莫甚於生。生之樂,莫甚於飽。吾明日死而今日生,則今日樂也。吾食時飽而晡時饑,則食時樂也。吾為何而不樂?子休矣!」

 乞丐的話蘊含智者玄機,表露一種豁達的人生觀,但不是強作豁達。事實上,清代的乞丐依靠行乞解決溫飽當不成問題,甚至,乞丐的生活水準還可能比某些正當職業者更高。

 依然是清代人筆下的故事。徐時棟《煙嶼樓筆記》記下了私塾教師與乞丐關於《詠薄粥詩》的不同見解。一位開館授徒的老先生有感於困窘的生活體驗,寫下一首《詠薄粥詩》:「撮米燒成粥一甌,北風吹去浪悠悠。手持好似菱花鏡,照見樓台在上頭。」正在吟哦之際,一個乞丐貿然進來評論道:「詩則佳矣,然撮米一甌,不為薄矣,宜改『撮米』作『粒米』。食粥時,未必適遇北風,宜改『北風』為『鼻風』。食薄粥處未必有樓台,宜改末句作『照見鬚眉在裡頭』。」老先生聽罷大驚,道:「汝有此才,何不去作館師,而乃行乞耶?吾當薦汝。」不想乞丐竟皺起眉頭,辭謝道:「慎勿!慎勿!吾惟不願吃薄粥,故寧丐耳!」

 當然,故事不一定是真實的,但其背後所反映的時人觀念卻一定是真切的。這個故事可以說明清代的兩種事實:其一,乞丐在時人的觀念中處於一種低賤的地位,所以老先生才驚訝於有才的乞丐不做館師而去行乞;其二,乞丐的生活水準似高於館師,所以乞丐因不願喝老先生那樣的薄粥而寧願行乞。這也從一個側面表明了社會地位與生活水準的背離,士與商的關係亦是如此。

 乞丐以貧困而行乞,因行乞而致富,如果僅止於此,他是否仍只是一個富有的乞丐呢?反過來,富者取錢財於社會,供一己之揮霍,雖腰纏萬貫,仍不免為道義上的乞者。在中國文字中,乞、丐二字,同時含有討取與給予的雙重意思。這一文字精神,被近代史上的一個乞丐闡釋得淋漓盡致。他就是「曠世奇人」武訓。

 少年武訓雖渴望求學,但因家貧而未能如願。在做傭工的日子裡,因不識字使他倍受欺辱。這些痛苦的經歷喚起了他興辦義學、拯救天下同命運者的熱望。他決心做一個乞丐,自己唱道:「扛活受人欺,不如討飯隨自己;別看我討飯,早晚修個義學院。」

 一個滿懷夢想的奇丐就像求取真經的苦行僧,忍辱負重,甚至不惜頭破血流。他的事蹟感動鄉里,也震驚官府。三十年行乞興學,終於看見曙光。光緒十四年(1888),山東巡撫張曜將武訓捐辦義學的義舉奏告皇上,武訓因此得到朝廷旌獎。可貴的是,義學興辦成功後,他並不以功臣自居,而仍以流浪行乞終其一生。光緒三十年(1904),在武訓病逝後八年,山東巡撫袁樹勳奏請國史館為其立傳,並建忠義專祠以永為祀典。

 一個乞丐竟引起舉國注目,而其大義之行、至仁之心亦為歷史銘記。 http://paper.wenweipo.com/2007/11/21/OT0711210004.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