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4 15:22/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台北車站是遊民大本營,警察曾經大掃蕩。不過最近卻分成新舊兩種不同的遊民,待業中的新遊民,把車站當成暫時的棲息地,每個遊民雖然都有他們哀傷的故事。但他們卻成為城市與市民,另一種負擔。

警方驅趕遊民的場面,沒幾個月就再火車站上演一次。但趕歸趕,幾個月後遊民一樣來,尤其到了晚上倒的倒、睡的睡,火車站的長廊成了遊民的大通舖,隨著白天車站人潮的湧現,除了幾個還在角落賴床的遊民,大部分也早早起床 開始一天的生活。

這種有工作或待業中的新遊民,其實越來越多,簡單的寢具盥洗用具堆在角落,車站只是他們暫時的落腳處,剩下無所事事的不是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聽廣播看報紙,就是在捷運地下街逛來逛去,他們沒有生活上的壓力與包袱,但無形中卻成了其他民眾的負擔。

而遊民自己也將遊民分為好壞,遊民自己口中的壞遊民,就像是那種啪啪走的大叔滿身酒氣,假借問路向小女生搭訕,把對方嚇得話都差點說不出來,不管是好遊民還是壞遊民,他們只希望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和外界彼此不干擾相安無事,但這無形的負擔民眾可不這麼想。

新聞來源:東森新聞報     更多東森社會新聞 »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ettoday/20071124/index-2007112415221604152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