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5 00:25/記者黃綺玟、楊祐彰/高雄報導

高雄市一名62歲老遊民,年輕的時候離婚,就和妻兒分散,四處打零工,原本還有姪兒願意收留他,因為經濟不景氣,姪兒還有好幾個孩子要養,只好請他離開,因為年紀大又嚴重肝硬化,根本無法工作,只能拖著臭皮囊,他說如果能夠見到分隔將近30年的孩子一面,就算死也甘願。

遊民陳進福說,「我想早一點兩腿一伸,比較快活。」

想到自己活到62歲,原本該是含飴弄孫的年紀,卻淪為遊民還染上肝硬化,有時候只是走一小段路都會暈眩得必須緊緊抓住欄杆,身體完全不聽使喚,讓陳進福忍不住哽咽。

陳進福表示,「我有肝病啦!肝病啦!我是吃飽等死而已。」

空蕩蕩的床位上,只有一床被子和床頭的一包藥,衣櫃上幾件善心人捐贈的舊衣服和幾罐成藥,就是他最後的財產,陳進福年輕的時候做過綑工、板模工人,但是事業不順遂,始終存不到錢,妻子離婚後就帶著年幼的孩子離開,30年來毫無音訊。

這幾年陳進福失業,投靠自己的姪兒,經濟實在太不景氣,姪兒還有好幾個孩子要養,只好請他離開,他好幾次想找個可以糊口的工作,只是年老體弱,根本沒有人願意僱用他,只能待在收容所數日子,對他而言,身體只是一具虛弱的臭皮囊,早就不敢奢求明天,只希望在闔上眼之前,能看到無緣的兒子最後一面。

陳進福表示,「聽到有人叫我一聲爸,我就高興了。」

新聞來源:東森新聞報 更多東森社會新聞 »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ettoday/20071125/index-20071125002558040025.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