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07


DWNEWS.COM– 2007年12月30日18:35:34(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青年參考/近日﹐在鐵軌之間和起飛的航班下﹐美國洛杉磯東部郊區出現了一片“帳篷城”﹐這是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這種帳篷城通常會出現在一片廢墟的市中心﹐但這一次﹐卻在經濟曾經蓬勃發展的南加州郊區出現。(chinesenewsnet.com)

英國路透社報道﹐在美國次級房貸危機的沖擊下﹐這片嘈雜的帳篷群從7月開始出現于洛杉磯東部﹐居民從起初的20戶到今天的200人﹐還包括幾個孩子。美國越來越多的家庭無法還清房屋貸款﹐無家可歸者﹑高犯罪率甚至流行病都增加了房貸危機的社會成本。這裡的居民不認為自己是抵押品市場的受害者﹐他們覺得“帳篷城”是大范圍經濟下滑的體現。(chinesenewsnet.com)

當地住房專家稱﹐對那些無法還債的家庭而言﹐搬入“帳篷城”是早晚的事情。“他們不會一下子就涌上街道﹐”激進分子簡?莫瑟說。大部分家庭會在求救于慈善機構前找到臨時住所﹐比如汽車旅館或是朋友的房子。“只有在窮途末路時﹐他們才會搬進帳篷。”(chinesenewsnet.com)

50歲的斯蒂文4個月前搬到“帳篷城”。他有社會保障金﹐但卻無法工作﹐房租對他而言太高了。“房價會降低﹐但房租仍然太高。”斯蒂文說﹕“如果不來這裡﹐我將無家可歸。”(chinesenewsnet.com)

官員們稱﹐一旦美國抵押貸款利率在兩年內微漲﹐就有約50萬人失去抵押品。相關數據顯示﹐加州的抵押品贖回權喪失率在全美居第二──上一季度為每88戶中有一起﹔州內的聖貝納迪諾郡情況更糟﹐高達每43戶一起。2003年﹐瑪麗安娜在加州的聖貝納迪諾郡買了房子﹐現在卻因遲付4個月的抵押款面臨失去房子的危險。(chinesenewsnet.com)

“不僅僅是我們﹐大家都是這樣。”瑪麗安娜說。她還注意到犯罪率在上升﹐她的房子被洗劫﹐孩子們的自行車被偷走。類似現象全美都有﹐比如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一條街上60%到70%的房子都被銀行收回﹐成了空房子。“我認為警察人手不夠﹐不能阻止罪犯在空房裡吸毒﹐或是干其他壞事。”市民懷斯曼說。(chinesenewsnet.com)

高的抵押品贖回權喪失率和大量的空房﹐讓政府財政稅收也大減﹐而這項收入是地方政府解決一系列問題的財政來源。美國天主教慈善會副總裁吉恩?貝爾稱﹐隨著租房需求的上升﹐人們發現租金也越來越高。“原來買房的人現在開始租房﹐原來租房的人開始付不起租金。”Beil說﹐“這就是滲漏效應。”(chinesenewsnet.com)

天主教慈善會CEO肯?薩瓦則說﹐他們已被大量的求助人群嚇著了。“我們也無能為力﹐”他說﹐“在我們所處的地區﹐它是一個地方問題。但解決方案並不是一個地區就能達成的。”

關鍵字﹕  帳篷  無家可歸  廢墟  房價  
http://www6.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Topics/2007_12_30_6_35_34_992.html

吳耿禎  (20071208)

    

     他用詩人的心,從台北剪到陝北,又從陝北剪回金山,彷彿追逐著一個無止盡的夢;這回吳耿禎以木頭為素材,在霧中尋求靈感,作品將在朱銘美術館展出。且看他訴說創作的心路與尋夢的過程。

     關於剪紙,我彷彿霧裡探花,一把剪子竄流於大紙上,上下穿刺,蜿蜒迂迴。時而大刀撕裂,時而尖啄如雲上灰鳩獵飼地面上的一隻稚雞。過程像寫詩一樣無聊,卻別具一番重重複複的幸福。

     二○○六年冬,我因為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獎助而流浪到陝北。為了尋找心儀的那位老大娘,我來到延長縣羅子山鄉,步行至南庄,老大娘因為白髮失兒而非常悲傷,一生住在這黃河畔,只去過兩次縣城,一次是眼睛開刀,一次是電視台。     她說她苦悶,所以剪紙,她剪紙得以想念過世的老漢。     我驚歎於她的氣質,更驚歎她俐落而且別開生面的構圖流露於紅紙上,我再度折服這樣原生與素人的藝術精神。我牽著她粗糙如蛇的手回家,我覺得那是我摸過最美麗的花。     一把剪刀,幾許鄉愁

     重現美麗光影

     不禁讓我回想起我為何剪紙的二○○四年,梅雨季剛過,我看見學校乾枯的游泳池在春雨過後積了一層雨水,陽光出來,游泳池底下出現一層厚厚綠色的青苔,像是建築上的草原,我萌發玩性又再度回到水裡,跳躍奔跑,水面煞時出現美麗的旋渦光影。

     我想起台南老家──鹽水溪畔、阿公阿嬤、螢火蟲,我有點衝動想把這一幕光景化為永恆,於是深夜的學校工作室(樓頂一大面落地玻璃窗),我拿起一把我裁布用的大剪刀,將一張張大的紅紙摺疊,我開始隨意瘋狂的剪剪剪。

     天亮時,我將這些紙張攤開,縫貼在落地窗邊,一回頭卻看見散落在工作室各個角落的碎紙,有些甚至悄悄溜進同學們的鞋子裡……。包括我在內,許多人因為這些紅色的有機出現而顯得意外、竊喜。

     這是一個意外,從家鄉的溪流到剪紙,像是一個招魂的儀式。就連到陝北的機緣也是。

     鋸開木痕,霧中婆娑

     回溯記憶河流

     二○○七年冬,我來到朱銘美術館,金山的日子潮濕多雨,是紙張的宿敵,我開始嘗試用各種紙材順應這氣候,磨刀霍霍但手掌也瘀青,厚紙團花叫人得站立用盡全身力氣才能絞開這一道道水痕,金山大霧起兮,窗外太極群像在霧中氣韻生動,彷彿正在欣賞雲門的水月舞蹈,而窗內落花的紅色意象,則像一曲流轉不息的巴赫音樂。

     不過,陝北的記憶仍像流沙不斷移動,偶而趁隙出現的領悟,讓人懷念一個人流浪的日子;在這小小的星球上,只需一張紙、一枚葉子,都得以再現記憶中的美好。關於剪紙,我有點懂了──

     鋸開一道道木痕的過程,木屑漫天,我重組時間的紋理,如同這些被絞開的斷面;我攤開這些木頭如剪紙,我遊走其間,就像徜徉在一張巨大的地圖上,回溯關於自己記憶的河流。

     (吳耿禎「流浪:台灣剪紙2007」成果發表展,即日起至12月16日在朱銘美術館展出,地點:台北縣金山鄉西勢湖2號,詳洽02-2498-9940,http://www.juming.org.tw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content/newscontent-artnews/0,3457,112007120800580+11051302+20071208+news,00.html

十六歲的小明望著阿文送給他的定情戒,他聲淚俱下、哀怨地說:「現在只剩它陪我了。」
記者王慧瑛/攝影
新竹縣某國立高中十六歲男生「小明」,兩度蹺家和男子「阿文」同居,父母難以接受獨生子出櫃,要求兩人分手。小明聲淚俱下地說:「沒有他我活不下去。」央求父母不要拆散他們。「實在無法接受兒子是同性戀」,小明的父母都在新竹科學園區上班,經過此事,小明的母親決定辭去工作,專心陪伴兒子成長。廿一歲的阿文曾交過三名女朋友,他認為前女友太愛慕虛榮,為滿足她們的物慾,還必須打工賺錢,供她們買名牌包。直到和小明在一起,才覺得找到真愛。

「如果我是小明的父母,大概也無法接受他出櫃的事! 」阿文難過地說。昨天他已向小明父母道歉,並同意暫時離開新竹,讓兩人的感情冷卻。因小明未成年,警方昨天仍將阿文依和誘罪函送法辦。

長得眉清目秀、原本就讀高二的小明,今年十月間在同志網站上認識大他五歲的阿文,兩人立即墜入情網,並以「寶貝」、「Baby」互稱。

因小明家教甚嚴,阿文會到補習班找小明,把握難得的相處時間。十月底,兩人在阿文住處發生關係。上月底,小明和父母大吵一架,隔日負氣離家出走,投奔阿文住處。

因小明手機被父母沒收,父母透過手機電話簿急忙找人,當時發現阿文傳給兒子的簡訊,曾打電話問對方是否知道兒子下落,但阿文否認。

警方從補習班監視器發現,小明和阿文一起步出補習班,小明知道父母已經報警,五天後主動返家。本月二日,小明卻再度不告而別。

本月三日警方找到小明將他送回家,父母從他背包找到粉餅、蜜粉和潤滑劑等。在父母追問下,小明才供出離家期間,都和阿文膩在一起,還發生肌膚之親。

小明說,今年六月間和前女友分手後,漸漸重視外表,不但在左耳穿兩個耳洞,並開始在臉上擦粉,變得愛美。十月間他接觸同志網站,才發現自己其實愛的是男生。

【2007/12/0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2/6/NEWS/NATIONAL/NAT2/4126929.shtml

「我們都是一家人!」屏東市民李寬裕(前排左二)開放家庭,長期提供弱勢家庭孩子及社會邊緣人食宿,十多年來惠人無數。
記者陳景寶/攝影
屏東市民李寬裕以自家3層樓的透天庴,供青少年吟詩、唱歌、做功課,更長期供應弱勢家庭孩子、社會邊緣人食宿,讓他們在冷漠社會找到家的溫暖,生命獲得翻轉。15年來,曾一口氣住進7個人,加上李寬裕與妻兒4人,同棟樓房共擠了11個人;短期安置者更不計其數,而當年的吸毒、竊盜及精神異常者,部分現已成了牧者、老師、美容師等。47歲的李寬裕是間教會傳道,兼經營小工廠。開放住家,始自兩個姻親家庭託養3個孩子。

當時念高一的小煒,行為嚴重偏差,曾騙了全班便當費3萬多元,錢花光人跑了,李寬裕到校致歉並還錢,一星期後小煒回來住進李家,家裡突然多了成員,生活習慣扞格,夫妻常為此起吵架,讓他痛苦不堪。

一次開車返家途中,想到又要面對那個男孩,李寬裕禱告求神幫助,耳畔傳來叮嚀:「愛他、就要如同愛自己孩子。」讓李寬裕如夢初醒,原來問題在沒將小煒視如己出,當他調整態度,小煒也跟著改變,現在的小煒,在北部教會牧會。

至於另兩個孩子,小撼從屏東教育大畢業,現在為人師表;曉楓曾在公部門上班,婚後並加入家扶基金會寄養家庭行列。

李家大門為3個孩子開啟後,家庭弱勢孩子及社會邊緣人,一個個陸續駐進,再先後飛出去自立更生。

目前續住李家的有4人。現念高二的小娟,5歲時母親找上李寬裕,詢問能否代扶養安置?13歲那年,母親癌症病發辭世,李寬裕代辦後事並收容至今。

單親家庭的小萍,去年初來乍到很自閉,用衣服包得密不透風現在隨屏教大碩士阿亮腳步,一起服務社區弱勢家庭,提供兒童課後輔導、生命教育及早餐。

其實,李寬裕經濟並不寬裕,與兄長合資的工廠債台高築,去年起卻奇蹟似的湧入大批訂單,開始可以還債。他笑稱,一路走來看似不足,卻什麼都不缺,「上帝的恩典,絕對夠我們用。」

【2007/12/0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2/6/NEWS/DOMESTIC/DOM6/4126159.shtml

59歲獨居男子洪茂榮,前天晚上被朋友發現陳屍屋內。檢警昨日相驗,初步研判洪是因天氣寒冷遽死,檢警已採血鑑驗、並將剖驗確認死因。警方調查,洪茂榮有竊盜、毒品等前科,30年前就離家,四處漂泊。後來獨自租住台北市廣州街,平日在建築工地打零工維生。前天晚上7點45分時,屋主蔡明雄請友人蔡炎璋上樓叫洪茂榮下樓一起吃飯,洪躺在床上,毫無反應。蔡炎璋向前查看,發現洪已經死亡,立即打電話報警。

警方表示,由於現場並無打鬥、凌亂跡象,洪茂榮應是自然死亡;檢察官到場相驗時,無人出面關心,檢警聯絡家屬,發現洪的父母雙亡,妹妹一個在日本,一個也往生;只剩一個妹婿在台灣,但不願出面,請警方將遺體交給社會局處理。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表示,有名無主的遺體,都會先冷凍在殯葬館,等待家屬出面認領;若無家屬出面,就交由承包殯葬業者火化,再送文山區富德靈骨塔安置,每位遺體處理費用6200元,由社會局負責。

【2007/12/04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2/4/NEWS/DOMESTIC/DOM2/4123806.shtml

中國時報 2007.11.27 
誰的開放空間?
■陳柏偉

     報載台北市信義區豪宅住戶擬發起串連抗爭,抗議即將蓋起的廿層高樓,將嚴重影響鄰近房屋的日照權及都市景觀。而這建築之所以蓋到廿層而不是鄰近豪宅的十四層,拜的是建築物容積轉移獎勵:該建商購買了大稻埕古蹟的容積,移轉到信義區蓋超高大樓。身為升斗市井小民看到這則新聞,不禁啞然失笑。     台北市信義區附近豪宅林立,政商名流莫不以居住在此一區域彰顯其多金及社會地位。建商也紛紛以哪位名人進住來做為社區尊榮廣告。坊間也盛傳,所得稅扣繳憑單是參觀豪宅樣品屋的入場券,收入不到一個程度,進不了場。     筆者幾次路經傳言中歌壇天后,工商鉅子居住而聞名的某大豪宅社區。此豪宅拜開放空間容積率轉移之賜,在周遭五至七層建築物環伺之下,鶴立雞群,與遠處的一○一大樓相望。社區入口處有剽悍的駐衛保全人員,原本應開放公眾使用的「開放空間」入口,被放置了橙紅色的警示三角椎。

     我隨步走入這個開放空間,想體驗置身豪宅群的奢華感,沒想到拿著無線對講機的保全人員亦步亦趨,深怕筆者是危險份子,想不經意地侵入豪宅。這種感覺令人極為憤怒:「不明明是法定的開放空間嗎?為什麼市民行走於此,還要被當做嫌疑犯對待?」納稅人以爭取更多的都市開放空間,允許豪宅蓋起大樓,但豪宅社區竟還是小鼻子小眼睛,視開放空間為私有財產。這套都市發展的法令 ,到底服務了誰?

     魯迅知名的小說狂人日記,藉由狂人之筆,寫著:「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這些都市設計規畫的相關法規,就像魯迅文中的寫滿「仁義道德」的書,在進步的都市規畫理想的包裝下,寫的其實就是「人吃人」的歷史,人吃人的法則。透過都市更新,例如大安森林公園將十四十五號公園中的貧民、中下階層所在的老舊社區、違章戶趕走;透過都市計畫,不斷地翻新翻高市區的地價房價,讓一般的薪水階級負擔不起房租房價,被迫遷往路程遙遠的市郊。這是排除窮人排除新貧的都市「仕紳化」的歷史。

     富豪們在意的當然也不只是日照權,他們更在意的是在這個不斷競逐「誰是第一」的賽局中,自己是否永遠位居頂端吧?「登泰山而小天下」,廿樓的視野當然比十四樓優異許多,如果財力許可,誰不想蓋起一棟比一○一更高的雄建築?只是豪宅居民們不知有沒有想過,當他們進住十四層的建築時,可曾意識到這些建築物矗立在曾是一片荒蕪的信義計畫區,同時也改變了天空線,改變了都市景觀

     (作者為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7112700137,00.html

「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歷經十三天,昨天回到終點站台中市,騎士們秀出他們的的環台地圖。
記者喻文玟╱攝影
歷經十三天的「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昨天全隊回到台中市終點站。不老騎士團團長賴清炎說:「人家用相機拍照寫日記,我們靠『歐兜邁』(閩南語的機車)寫環島日記,也很厲害哦!」八十歲的團員何清桐騎三陽野狼一二五西西機車,車前掛著已逝妻子的照片。隊友說他很疼老婆,遇雨暫停時,「就拿紙巾擦掉妻子遺照上的水珠。」「晚上住宿也將妻子的遺照帶至房內。」何清桐大方的說,「我怕她在黑暗中孤單。」主辦單位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表示,這十七位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平均八十一歲,本月十三日從自台中市出發,往南經省道、南橫、花東縱谷、蘇花、濱海等公路,騎了一千多公里,完成環台夢,其中一人途中受傷,也搭汽車隨行。

不老騎士昨天上午抵達台中縣議會前,台中縣長黃仲生到場致贈小禮物並說,不老騎士用行動證明活力,讓他自嘆不如。

車隊不久即回到終點台中市健康公園,觀眾夾道歡呼,稱讚他們老當益壯,不老騎士開香檳歡呼:「我們辦到了!」並展示環台地圖。

最年長的是朱妙貴今天過九十歲生日,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昨天準備了生日蛋糕為他慶生。

八十三歲的劉樹發說,旅程第七天騎到蘇花公路時,一名團員不慎追撞他,他摔車後,後方車輛又摔倒,兩輛機車壓住他,造成他右手受傷,無法再騎車,只好搭汽車跟著車隊環台。

★看看不老騎士★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部落格:http://www.hondao.org.tw/motor%5Ftaiwan/。

【2007/11/2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1/26/NEWS/NATIONAL/NAT5/4112075.s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