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浙江頻道(2007-11-28 16:23:05) 來源:綜合 編輯:君君
    新華網浙江頻道11月28日電  他們是一群外地人,這個城市對于他們既陌生又熟悉。他們或背著、抱著孩子,或拖著傷殘的身體,每天衣衫襤褸地遊蕩在這個城市最繁華的地段。他們有著自己的生活方式,乞討是他們的謀生手段。昨晚,記者經過3個小時的跟蹤採訪,走近了這些人的生活,他們乞討的背後有著許多辛酸的故事,而市民對這些“職業乞丐”的遭遇未必同情。    老人都說行乞出于無奈

    晚上6點,整個城市明顯暗了下來。此時,出來休閒購物的市民一撥接一撥。而在市區火車站、商場及市區主要繁華路段,總可以看到那些茫然四顧的乞討者的身影。但記者發現,與白天相比,乞討者數量明顯減少,而問及他們為何要出來乞討時,都有各自的理由。

    嘉興市區勤儉路“集集小鎮”門口,一位老人正坐在地上,手裏拿著一只裝有幾個硬幣的盆子在行人面前晃蕩,很多市民看一眼就走。記者向盆子裏投了兩個硬幣,老人一抬頭,十分興奮,連連點頭表示感謝。

    老人叫魏行善,今年83歲,老家在安徽。幾經努力,記者從老人口中得知,他有兩個兒子,兒子兒媳讓其幫助帶孩子,遭到拒絕後,兒子兒媳將其趕出門。老人說,他天天就“定居”在這裏,給錢的人越來越少。

    夜深了,氣溫越來越低,火車站廣場上,幾個乞丐仍在車流中穿來穿去。一見出租車停穩,趕緊上前,拿著盆子不停地抖動著裏面的幾個硬幣,渴望得到施舍,但事實上,很多人不予理會,看都不看他們轉身就走了。

    記者和其中的一個乞丐聊了起來。老人叫馬正清,老家在安徽蚌埠,今年75歲。

    住橋洞不洗臉

    昨晚,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晚上出來乞討的乞丐基本上都是安徽人,甚至都來自同一個地方。他們出來乞討有明顯的季節性,一般來說,避開高溫或寒冬,而他們乞討的真實生活,遠比很多人想象的要艱辛和辛酸。

    昨天晚上,記者根據指點來到了乞丐們的“駐地”——市區中基路即將要拆遷的老房子裏。房子裏只放有席子和棉被,沒有燈光,沒有自來水,沒有其他設施。馬正清說,能夠有這樣的一個“家”已經算是幸福的了,“以前住在橋洞裏,這裏至少還能夠遮風擋雨,就是不知道還能夠住多久,希望這裏遲點拆遷。”

    採訪中,他們還告訴記者,由于條件有限,他們基本上不洗臉洗澡。由于天氣轉冷,他們打算再過半個月就回老家。

    我們如何面對乞丐

    對于他們的遭遇,大多數市民並不同情。在火車站廣場上,一位正在打的的女士說:“我看到天天有乞討者纏著別人討錢,就很討厭,好手好腳的,就不能幹點正當的事情?”也有市民對他們的“訴說”產生了質疑,市民郭小姐說:“他們說的話,怎麼知道是真的?如果真的是很困難,需要幫助,我們也願意給他們一點錢,但關鍵是這批人天天靠乞討為生,當成了職業,沒完沒了。”也難怪,現在有人一看到乞討者,回頭就走,在勤儉路上,記者通過對魏行善近半個小時的觀察,發現給錢的人寥寥無幾。

    記者通過採訪還發現,許多乞丐不願意接受救助,寧願浪跡街頭,以乞討為生,其中不乏生性好逸惡勞者,他們利用市民的愛心以乞討為生財之道。更為嚴重的是,有不法分子利用和操縱流浪乞討人員,特別是未成年人沿街強討,佔路強要,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交通安全、市容市貌和社會穩定,已經演變成了一種不正常的社會現象。

    如何採取有效的辦法去管理他們,成了公安、民政、城管等相關職能部門思考的問題。有關人士認為,應將流浪乞討人員分類進行管理和救助,對以乞討為名而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由公安部門按照相關法律進行處理,對給市容環境和市民正常生活造成負面影響的主要由城管部門管理,而真正需要救助的人則由民政部門進行救助。(南湖晚報 作者: 晚報記者 姜鵬飛 攝影 翁一群)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zj.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11/28/content_11793313.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