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玲】美國是世界強國,但無家可歸的遊民卻比比皆是。一般沒有收入的老年人,可以申請政府補助的老人公寓,每月所領的社會福利金,除了繳交房租外,只要不亂花,維持溫飽應該是綽綽有餘;至於四肢健全的年輕人,找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也並非難事。因此,我個人一直以為,大部份的流浪漢所以會沉淪到這種地步,和酗酒與吸毒有很大的關係,只要酒癮、毒癮一發作,再多的錢也揮霍怠盡。因此,當多數遊民向我乞討時,我總是眼看別處,硬著心腸一分不給。我認為,給了又怎樣,還不是立刻拿去買酒喝,辛辛苦苦賺的錢讓他們給糟蹋了。直到最近一回的遭遇,改變了我的想法。

一個週末,我去中國超市買東西,在停車場見到一名中年女子一拐一拐的走來,求我幫助。正猶豫時,看到她身後兩個稚齡小孩一副怯懦的模樣。她說那是她的外孫,女兒離家出走,她不良於行,又得照顧小孩,她們已經一天沒有進食了。我於心不忍給了她三元,她一謝再謝,並讓小孩也和我道謝後,才轉向下一個目標繼續行乞。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女人怎麼忍心讓她的孫兒從小就跟著她到處流浪,難道她希望他們長大後也和她一樣以乞討為生嗎?況且,救世軍、教會等慈善機構都發放食物,她為什麼不去那裡領取?總好過在街頭要飯,低三下四的沒有一點尊嚴。

正當批判她時,我忽然憶起前些時候,影星威爾史密斯主演的一部影片「追求幸福」,故事內容是敘述一個失業又失婚的男子,帶著他的兒子流浪街頭,但由於他的努力,終於當上一個證券公司的主管。他們無家可歸,有時得在公共廁所中過夜,旁人看他們像人渣一般;而他只不過是人生際遇不順,一件不幸接著另一件不幸,滾落人生低谷。

這對我來說,如當頭棒喝,我有什麼資格去審判這些不幸的人,德瑞莎修女曾說:「不要審判、批評那些不幸可憐的窮人,只要去愛他們、幫助他們。」

我總是將自己放在審判官的寶座上,完全沒有考慮到,每個人有不同的故事與難處。從此,我下定決心,盡量不用有色眼鏡去看人,也學著用愛心去幫助那些比我不幸的人。

2007-12-06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weekly-news.php?nt_seq_id=163509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