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多歲的月心(筆名)由知名大學畢業後前往法國深造,就在快拿到博士學位時,因憂鬱症一度流浪街頭,「忘了我是誰?」她的母親勇敢地隻身到法國接回愛女,六年來陪女兒走出情緒陰霾。母女寫出她們的故事,賺人熱淚。

這對母女的作品蒐錄在火鳳凰文教基金會剛出版的「浴火鳳凰─釋放憂鬱的靈魂」一書中。月心以「醉過方知酒濃,愛過始知情深」,在基金會第一屆「浴火重生」另類文學獎榮獲第二名;她的母親以紫雲筆名發表「蒙塵的掌上明珠」獲得佳作,與其他個案的八篇作品結集成書。

月心是高雄仁愛之家附設慈惠醫院的病友,她從小學業優異,跳級完成大學畢業所需的學分,原可直升研究所;但她選擇到法國留學,順利獲得生化碩士、並成為博士候選人。

「我其實潛意識裡只想畫畫、成為畫家,讀書只為了替家人爭光、出一口氣」,原來她的父親曾被冀望成為留學生,未實現願望,只好由她延續父親未竟心願。

留法期間,她愛上指導教授,曾掙扎於學業與愛情之間,最後選擇離開教授,隻身前往巴黎攻讀博士。「當生命中的愛和智慧找不到出口,或許獨自踏上流浪的旅程,才能頓悟」,不久她病倒街頭,成為遊民,在巴黎兩次入院,第二次住院時,駐法代表處以最速件,要求她的母親接女兒回台灣。

「女兒疲憊的身心,落寞的神情,我們心酸且心疼,直覺告訴我們,女兒病了,只是女兒究竟得了什麼病?」紫雲說,歷經一番折騰,醫師才明確告訴她「是憂鬱症」。

「我失去了自己的定位,心頭上湧上未曾有過的莫大悲哀」,留法五年回國的月心,剛回國時病情嚴重,母親用盡方法都無法讓她提振精神,「真正的轉折,我想是由習畫開始」,母親熱切的替她找老師、張羅畫具,「終於在繪畫上,我重新找回一點喜歡和信心」。

六年了,她恢復了夏季跑步和游泳的習慣,也隨父母登山健行。「晚上睡不著、早上起不來的狀況,因著運動的活絡而改善」,她寫文章是要感謝母親對她「永不放棄」的愛。

【2007/11/28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2/4115517.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