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鄭寺音/特譯

吞了大量藥物、四天沒闔眼的麥可.伯克,騎上哈雷機車,風馳電掣地來到這個曾是他心靈歸宿的大教堂。他穿了件印有褻瀆字眼的網眼運動衫,衝進教堂辦公室;手上拿了張曲線窈窕的女人照片,照片中的她一頭紅色長髮,微噘的雙唇展露無限風情。

他說,「這是以前的我,而這些」,他指了指平胸、光頭與紅色山羊鬍,「是我現在的樣子」。

生為男兒身的麥可,從小到大就與社會格格不入,因此動了變身紅髮尤物蜜雪兒的念頭;但三個月前,他在教會的資金與精神鼓勵下,再度變回麥可。

只是現年四十三歲的麥可,現在又想變回蜜雪兒了,還指責教會騙他變回男人。

自始至終,這一切非關性別。麥可空虛的心靈想要的是友情,那種跟朋友一起逛街、在浴室裡聊八卦的女性友誼,「我一直很羨慕女孩子可以手牽手、擁抱,也不會被認為不正常。不是因為性別,而是因為女孩子的生活比較活躍、寬容、忠誠」。

變身尤物 未切除生殖器

麥可一直活得不快樂,他在男孩群裡從來沒自在過。十九歲時,麥可因為與父母關係緊張離家,露宿街頭,工作一個換過一個。

二○○三年,三十九歲的麥可花了八萬美元變成蜜雪兒,但他並未切除生殖器,因為那項手術所費不貲。

2年後信上帝 變回男人

但就算變成了蜜雪兒,老問題還是如影隨形。她情緒低落,有自殺傾向,努力想擺脫毒品與酒精的糾纏。麥可說:「我的內在還是同一個人,蜜雪兒只是外在。」

二○○五年,蜜雪兒決定做個不同的嘗試:信上帝。她參加的福音教會,會眾中有多名同性戀與變性人。當看過教友播放的,描述一名同志變性為女人後,又變回男人,結婚生子、幸福度日的錄影帶後,蜜雪兒深受感動。幾星期後,蜜雪兒告訴教會領導人,她想變回男人。教會免費幫她添購男裝,還安排整形醫師,免費為她拿掉胸部填充物。

心靈空虛 悔不當蜜雪兒

但蜜雪兒變回麥可沒多久,又後悔了。三個月後,他不再上教會,重回夜夜笙歌的糜爛生活。

現在的他,還是不時在憂鬱與希望之間擺盪,「我每天都在掙扎」,但麥可知道,他不可能再變回蜜雪兒了。停頓了幾分鐘,麥可幽幽地說,「或許我只是需要遇到對的女人,談場戀愛,我現在實在是一點方向也沒有」。(取材自美聯社)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27/today-int1.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