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12.06 
遊民中心 陰暗角落一盞明燈
張慧英、黃菁菁/專題報導

 一個都不放棄▲自立生活支援中心事務局長湯淺誠說,看到社會遺棄遊民的態度,心中實在無法原諒。 (張慧英攝)

     照著地址在巷弄間找了一陣子,才找到這棟不起眼的小屋。簡單的隔間和桌椅,有人正在商談,有人獨自靜靜坐著。協助遊民與弱勢者的「自立生活支援中心」裡,有一種家的安適。

     這個志工組織幫助的對象包括遊民、網咖難民、貧困弱勢者,最近開始烘焙咖啡出售,讓失業的人有個工作,也賺取一些收入。至於品牌,則沿用這座小屋的名字─「樹梢日光」。咖啡豆的香氣,就像從樹梢洒下的斑駁日光,明亮地搖曳在空氣中。

     「自立生活支援中心」事務局長湯淺誠的學歷很嚇人,東大法學系博士班退學。他說,從事這個工作,不是因為遊民很可憐,「而是看到社會遺棄這些人的態度,我沒辦法原諒這樣的社會」。

     12年來,他目睹了日本社會的變化。「現在貧困的狀況和以前不同,過去來求助的都是領日薪的打工族或單親媽媽,現在各種人都有,年輕男女和弱勢家庭愈來愈多。

     湯淺誠說,很多人以為日本不存在貧窮問題,「日本人覺得『貧困』是一種歧視的字眼,以前根本不用,所以也很少用心去看這個問題。1990年到2002年的《朝日新聞》,標題只有七次出現過這兩個字。」這一年來報導增加了,大家才感到驚訝。政府雖然有提供一些資源,但沒有效果,「日本政治家許多都是二世、三世,根本不了解貧困問題」。

     弱勢者還是以藍領階級為主,湯淺誠說,全球化的確是很大的原因,小鎮出現了大超商後,小店就一間間關門,就業條件不好的年輕人本來還可以在那裡工作,現在只好到處打零工,成了「漂流的飛特族」,無論自己還是下一代,都很難有翻身的機會

     「只要你掉下去一次,就很難再起來,日本是流動性很低的社會。」湯淺誠說,「以前日本社會的管道非常清楚,順著走可以一直做到退休,現在水管出現了破洞,流出來的人增加了,應該設法讓這些被遺漏掉的人有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離去前,湯淺誠說他寫的書─《貧困來襲》─可能會在台灣出版,這個書名會有人買嗎?我們大力點頭說「會」,心裡暗想:「至少台灣人對這兩個字很熟悉。」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4+112007120600533,00.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