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8日 13:41:39  來源:華商報

 格林童話》中青蛙變王子的故事,在羅大佑的筆下叫做《野百合也有春天》。野百合無論有無人去欣賞,它也是百合;而青蛙是否能變成王子,不僅需要命運,更需要機緣。
    
    一個流浪漢,一個博客,50篇博文,就是構成這幕童話劇的所有元素。主人公賀力汀自1997年從老家出來,找了幾次工作不成功後,就選擇了 流浪。憑著博客上的文字,打動了好多人,多家公司在得知他的際遇後,爭搶著給他文職的工作。(12月17日《揚子晚報》)
    
    這個在寒冷的冬天給賀力汀帶來溫暖的結果,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我們在感嘆“世間自有公道,付出總有回報”和用人單位“慧眼識英雄”之余,還不禁要問:假如流浪漢不會寫“博”,這所有後來的美好還會發生嗎?
    
    在賀力汀的眼中“流浪是從側面打開眼界,認識世界”,但是在當下,流浪還是個生活的下下策,生活充滿了辛酸和無奈,非賀力汀們不足道。
    
    從“收破爛的詩人”高原,到收廢品的張少言和文學院教授王珂的惺惺相惜,如今的賀力汀由賣廢品上網寫博到被人慧眼識才,似乎流浪漢不是流浪漢,他們要麼就是藏龍臥虎的隱者,要麼就是一心向下的苦行僧。
    
    過于理想化的解讀,不僅混淆了生活的邊界,而且在無形中模糊了問題的實質和事情的真相。對于那些需要關愛的弱勢群體和邊緣人來說,能夠擁有賀力汀的才氣和理想固然值得期盼。但是,這種概率相當于買彩票中大獎的時來運轉,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畢竟,對于他們而言,制度化的關愛和人性化的關心,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對個體過分地提及和厚愛,常常意味著對集體的有意無意的漠視和不公,而以點帶面的關懷似乎也有厚此薄彼作秀之嫌。一般來說,衡量一個社會和一個時代的文明和進步,並不在于這個時代創造了多少GDP和富豪,而是看這個時代是否真正縮小了貧富差距,以及那些弱勢群體和邊緣人能否得到社會保障,是否被社會遺忘。
    
    從賀力汀個人的身上,我們可以讀出“不拋棄不放棄”的生活影像,而投眼賀力汀之外更廣大的邊緣群體,能給他們更具體和點滴的幫助,才是我們這個社會應該做的事情;否則,只能一邊是“青蛙”恒久遠,一邊卻是“王子”永流傳。 (作者:葉志軍)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7-12/18/content_7272919.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