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DECEMBER 15, 2007 03:36
金志映 (kimjy@donga.com)

“雖然生活只給了我酸澀的檸檬,但我不會把它丟掉,而是會讓它變成檸檬汁”。雖然之前全景林(45歲•照片)以丟掉檸檬為題材寫過一篇小說,但她沒寫如何把這檸檬汁製作成屬於自己的。她這次寫了新長篇小說《媽媽的家》,這正趕上“家庭”這個話題正盛行的時候。現在“單親媽媽”、“混血子女”等已不再陌生,社會也似乎開始接受這些。《媽媽的家》正好也從探索這種發生變化的家庭那中尋找意義開始。

“我的媽媽是典型的韓國女人”“前輩的媽媽也離家出走了嗎?”

簡潔而又唐突的開場白。通過這些女大學生們的對話,作家警醒了如今的家庭正處於什麼狀態。就像全氏寫的很多小說裏的故事那樣,《媽媽的家》中的母親也拋棄自己的女兒離家出走。離家出走前的母親“就像是用玻璃做成的芭蕾娃娃。這個玻璃娃娃的腳步有裂痕,她躺在床上,好像永遠都站不起來。”為了買房子,母親沒日沒夜的工作,終於有了自己的房子。20歲的大學生–女兒好恩這時才可以和母親住在一起。成為母親離家出走原因的爸爸,是一位“像過時的電腦容量那樣淒涼的386時代”,他“既沒能選擇真實,也沒能選擇生存”。這樣的爸爸一天把升智留給好恩後便好像消失了。升智是爸爸在和媽媽離婚後,與後媽所生的女兒。接管“前夫與後妻的女兒”的母親帶著好恩和升智開始尋找父親。但是在這漫長的道路中,使她們終於明白的是,把年輕獻給這時代的疲勞和挫敗感。

回到《媽媽的家》中的她們,從社會的角度來說十分少見的。離婚的媽媽雖然也有情人,但她根本不想結婚;女兒好恩卻對自己同性的師妹產生愛意,但也擔心自己的這種是否為良性而苦惱;雖然小升智和媽媽與好恩都沒有“血緣關係”,但也只能依靠她們。

全氏及其平淡的描寫這個稀奇古怪的家庭。就這樣她向讀者們拋出,是不是該是時候接受這些非同尋常的家庭這一問題。“在這充滿食物的味道和廚房裏傳來嘩嘩水聲的”屋子裏,媽媽對剛有生理變化的升智這樣說到:“現在開始你要自己多加保護自己。”好恩和媽媽談論了性取向的問題,最後接受了母親終於明白的“人有權利追求自己想要得幸福”這個道理。

和之前因自己的傷痛而苦惱的全氏的作品相反,在《媽媽的家》中,她開始探索與別人的和解。作家表示:“以證明我對自己的孩子、還有對這世上的純情的想法,堅持寫到了最後。”這是能感受全氏小說變化的部分。

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孔智英的《快樂的我家》。作家自“2005年開始構想後,一個片斷一個片斷的完成”來表示了自己並沒有受她的影響。即這也充分表明了“家庭”這個話題已經成為了這個時代很敏感的話題。
http://china.donga.com/big/srv/service.php3?bicode=130000&biid=2007121590148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