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enweipo.com   [2007-12-18]
放大圖片

 ■林朗行和同學乘早上第一班火車到巴黎, 上車前卻在火車站外瑟縮了數小時。

林朗行

 或許下一次當我遇上街上的露宿者,我會更加憐憫他們,給他們施捨三五十pence(便士),這不單是可憐而給的施捨錢,而是表示我對他們的崇敬和欣賞。

 一次巴黎之旅始於Eurostar火車站St. Pancreas。

 Eurostar 是連接倫敦及巴黎最方便的一種交通工具,行程只需兩個小時左右,比飛機快,因此價格亦比機票貴。火車票的價錢差距很大,預早訂的來回車票可低至六十鎊,即時買的可能要三百多鎊。不同班次的價錢亦不同,早上六時的最便宜。

 學期結束前三天,我們一班香港留學生突然來了個到巴黎打個轉的念頭,這時的車票價錢已上漲了很多,為了貪便宜,就買了早上最早的一班車,六時在倫敦開出,我們只被特價吸引著,沒有考慮這麼早倫敦的地下鐵路(Tube)還未有第一班車,雖然牛津到倫敦的巴士通宵行駛,但到了倫敦,無法去到Eurostar的站St. Pancreas(的士根本不在考慮之列),那麼我們只好早一晚到St. Pancreas 吧!這個絕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最後一班火車於一時開出後,St. Pancreas車站就會關閉!

在寒風中被趕走 覺得如露宿者

 此刻我覺得自己和其他露宿者無異,在寒風中被站長趕走。想找個有蓋的地方也沒有,幸好在車站外有一點點簷篷,冷風雖勁,雨總算打不到我們。可惜這個不算得什麼容身之地也不歡迎我們,過了不久,來了個警察,把我們跟幾個露宿者一同趕走。此刻,真有「沒有家,哪有我」的感覺。幸運地,前面還有一個巴士站,有一兩架通宵巴士,於是我們假裝乘車,在巴士站的簷篷下消磨了一個小時。這兒的「居住」環境還算不錯,「有瓦遮頭」外,還有扶手可供倚著。有一位準備充足的露宿者決定在此過一晚,看見他的「被子」和厚厚的紙皮「床褥」,我真後悔自己對「流浪」二字的無知。一個小時後,我們已受不住猛襲的冷風,又要再一次遷徙,四處探索。現在才知道,候鳥是不容易做的,遑論游牧民族了。好不容易,竟被我們發現了一間經營至早上5時的「麥記」!不過所有堂食座位已下了閘,只有賣食物的25平方米是開放的。我們買了一個雙層芝士漢堡,一杯熱朱古力,用比「龜速」還「龜速」的速度,站在唯一的桌子旁「用餐」,為求以最少食物來換取最長的居留權。終於二時多了,只剩兩個半小時,火車站就重開!我想我從未曾這樣討厭時間,在上火車的一刻,我決定以後遇見露宿者,都向他們說一聲:「敬禮」!

http://paper.wenweipo.com/2007/12/18/ED0712180009.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