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午接到電話,「馬先生有一位遊民凍死在公園,請你快點過來!」當時我正騎著摩托車,心中有很深的感慨,一直在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難道遊民的下場一定是這樣嗎?身為社會工作者的我,到底能為這些人做什麼?我心中開始有些許的疑惑和難過。想想這群流浪弱勢者在都市的邊緣遊蕩,在陰暗的角落裡求生存,或許,他們背後的故事有許多無奈和懊悔,他們要的真的不多,只想要簡單的活下來。可是看看我們的政府,給了這些人什麼?政府整天就是在無止境的耗費資源操弄入聯公投的遊戲和玩弄族群對立,使得社會經濟環境更加貧窮,也讓弱勢族群更加弱勢。

看看這群流浪弱勢者,他們沒有能力,甚至沒有資格發出他們的心聲,連要往生都只能默默的、簡單的離開人世間,沒有人理會更沒有人知道,因為這一切都被意識形態的口水及政治人物的鬥爭聲,所淹蓋了。

【2007/12/23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OPINION/X1/4150108.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