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12月 24日 星期一 06:18 BJT路透加州安大略市12月21日電(記者 Dana Ford)—在鐵軌之間和起飛的航班下,坐落著一片“帳篷城”,這是無家可歸人士的庇護所。通常,它會在一片廢墟的市中心,但這一次,它在曾經蓬勃發展的南加州郊區。

在美國房貸危機的衝擊下,這片嘈雜骯臟的帳篷群從7月出現于洛杉磯東部,居民從起初的20戶到今天的200人,還包括幾個孩子。

這個被稱為“內陸帝國”(Inland Empire )的地區頗像21世紀版的《憤怒的葡萄》。約翰·斯坦貝克的這部小說描述了大蕭條時期被迫遷徙的家庭。

隨著全國更多家庭無法還貸,無家可歸者、高犯罪率甚至流行病都增加了這一危機的社會成本。這裡的居民不認為自己是抵押品市場的受害者,他們覺得“帳篷城”是大範圍經濟下滑的體現。當地住房專家稱,對那些無法償債的家庭而言,搬入“帳篷城”是早晚的事情。

“他們不會一下子就涌上街道,”激進分子Jane Mercer說。大部分家庭會在求救慈善機構前找到臨時住所,比如汽車旅館或是朋友的房子。“只有在窮途末路時候,他們才會搬進帳篷。”

50歲的Steve在四滲漏效應”

止贖危機影響的不僅僅是戶主。美國天主教慈善會(Catholic Charities)的副總裁Jean Beil稱,隨著租房需求的上升,人們發現租金也越來越高。“原來買房的人現在開始租房,原來租房的人付不起租金。”Beil說:“這就是滲漏效應。”

對城市而言,危機也導致一系列短期成本,如政策、監察和條例執行成本的上升。San Bernardino郡警察署的Scott Patterson 警長稱,這一成本可能非常高昂。但更大的憂患是,空房會降低長期價值,降低稅收收入。

這些都發生在市政府準備不佳的時候。高的抵押品贖回權喪失率和大量的空房讓財產稅收入大減,而這項收入是地方政府解決一系列問題的財政來源。

總統布什在本月早些時候宣布,將通過凍結部分貸款利率來減慢止贖率。但對很多人來說,這一政策作用微小也太晚了。

天主教慈善會的CEO Ken Sawa說,他們已被大量的求助人群嚇倒了。“我們也無能為力,”Sawa說:“在我們所處的地區,它是一個地方問題。但解決方案不是一個地區能達成的。”(完)

翻譯:劉文琳 發稿:金紅梅

路透全新郵件產品服務——“每日財經薈萃”,讓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財經資訊精華和最新投資動向。請即可點擊左側導航欄“路透郵件訂閱”開通此服務。個月前搬到“帳篷城”。他有社會保障金卻無法工作,房租對他而言太高了。“房價會降低,但房租仍然太高。”Steve說:“如果不是這裡,我將無家可歸。”

“在空房裡蹲著”

在全國範圍內,抵押品止贖率一直很高。據RealtyTrac公司的數據,這一數值在一年前就將近100%。官員們稱,一旦抵押貸款利率在兩年內微漲,約50萬人將失去抵押品。RealtyTrac的數據顯示,加州的抵押品贖回權喪失率在全國居第二—上一季度的數值為每88戶中有一起。州內的San Bernardino郡情況更糟,它的數值高達每43戶一起。

2003年,Maryanne Hernandez在San Bernardino郡買了夢寐以求的房子,現在卻因遲付四個月的抵押款面臨失去這間房子。“不僅僅是我們,大家都是這樣”Hernandez說。她也注意到犯罪率的上升。她的房子被洗劫,孩子們的自行車被偷走。

這一現象全國都有,比如俄亥俄的Cleveland。在那裡,一條街上60%到70%的房子都被銀行收回。“我認為警察人手不夠,不能阻止罪犯在空房裡吸毒,或是幹什麼壞事。”Wiseman說:“這不僅是空房裡躲起來的問題,我們擔心在你熟睡的時候,有些人會破門而入。”

健康威脅也在上升。在加州“內陸帝國”地區,幾乎所有的空游泳池都成了蚊子的棲身之所。Reverside郡的官員稱,這些蚊子可能傳播致命的西尼羅河病毒。 

http://cnt.reuters.com/article/usNews/idCNTChina-36192007122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