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11.27 
誰的開放空間?
■陳柏偉

     報載台北市信義區豪宅住戶擬發起串連抗爭,抗議即將蓋起的廿層高樓,將嚴重影響鄰近房屋的日照權及都市景觀。而這建築之所以蓋到廿層而不是鄰近豪宅的十四層,拜的是建築物容積轉移獎勵:該建商購買了大稻埕古蹟的容積,移轉到信義區蓋超高大樓。身為升斗市井小民看到這則新聞,不禁啞然失笑。     台北市信義區附近豪宅林立,政商名流莫不以居住在此一區域彰顯其多金及社會地位。建商也紛紛以哪位名人進住來做為社區尊榮廣告。坊間也盛傳,所得稅扣繳憑單是參觀豪宅樣品屋的入場券,收入不到一個程度,進不了場。     筆者幾次路經傳言中歌壇天后,工商鉅子居住而聞名的某大豪宅社區。此豪宅拜開放空間容積率轉移之賜,在周遭五至七層建築物環伺之下,鶴立雞群,與遠處的一○一大樓相望。社區入口處有剽悍的駐衛保全人員,原本應開放公眾使用的「開放空間」入口,被放置了橙紅色的警示三角椎。

     我隨步走入這個開放空間,想體驗置身豪宅群的奢華感,沒想到拿著無線對講機的保全人員亦步亦趨,深怕筆者是危險份子,想不經意地侵入豪宅。這種感覺令人極為憤怒:「不明明是法定的開放空間嗎?為什麼市民行走於此,還要被當做嫌疑犯對待?」納稅人以爭取更多的都市開放空間,允許豪宅蓋起大樓,但豪宅社區竟還是小鼻子小眼睛,視開放空間為私有財產。這套都市發展的法令 ,到底服務了誰?

     魯迅知名的小說狂人日記,藉由狂人之筆,寫著:「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這些都市設計規畫的相關法規,就像魯迅文中的寫滿「仁義道德」的書,在進步的都市規畫理想的包裝下,寫的其實就是「人吃人」的歷史,人吃人的法則。透過都市更新,例如大安森林公園將十四十五號公園中的貧民、中下階層所在的老舊社區、違章戶趕走;透過都市計畫,不斷地翻新翻高市區的地價房價,讓一般的薪水階級負擔不起房租房價,被迫遷往路程遙遠的市郊。這是排除窮人排除新貧的都市「仕紳化」的歷史。

     富豪們在意的當然也不只是日照權,他們更在意的是在這個不斷競逐「誰是第一」的賽局中,自己是否永遠位居頂端吧?「登泰山而小天下」,廿樓的視野當然比十四樓優異許多,如果財力許可,誰不想蓋起一棟比一○一更高的雄建築?只是豪宅居民們不知有沒有想過,當他們進住十四層的建築時,可曾意識到這些建築物矗立在曾是一片荒蕪的信義計畫區,同時也改變了天空線,改變了都市景觀

     (作者為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7112700137,00.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