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08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羅漢腳本指台灣清治時期,無宅無妻子,不士不農,不工不賣,不負載道路的台灣男性遊民,後來常被引申為沒有娶妻的中年男子。

台灣清治初期,對於移民台灣的限制十分嚴格。1684年台灣設縣後頒令,移民台灣首要條件,就是需由官方照單稽查審驗與批准。再來就是渡台者不准攜帶家眷及限制廣東人士渡台。

由於這些禁令,自此之後將近一百年間,新移民不得攜眷,使得女性奇缺,也因此,無法娶妻的「遊民」充斥,這些遊民即為俗稱的「羅漢腳」。

據18世紀的《地方志》記載:「台灣一種無宅無妻子,不士不農,不工不賣,不負載道路,俗指謂羅漢腳。嫖賭摸竊,械鬥樹旗,靡所不為。曷言乎羅漢腳也?謂其單身遊食四方,隨處結黨;且衫褲不全,赤腳終生也。」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BE%85%E6%BC%A2%E8%85%B3&variant=zh-tw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1月29日 19:10 鳳凰衛視

  “城管”問題的本質既非他們的行為是否文明,是否合法;亦非他們的存在合不合理;而是他們負責維持的秩序到底是誰的秩序?他們管理的這座城市又是誰的城市?它只是車主的城市嗎?它只是地產商和商店經營者的城市嗎?它只是不用依靠小販被迫上街謀生的中產階級城市嗎?它只是一群擁有本地戶籍的市民城市嗎?它只是規劃設想圖中的美好圖像嗎?它只是官員政績形象的光輝見証嗎?

  ■知道分子之梁文道專欄

  城管到底維持誰的秩序?

  昔年,當高速公路在中國仍是一件新鮮事,當遍布各地的綿密公路網仍然只是抽象的藍圖,我們都曾見過許多好奇的農民站在路旁護欄之外駐足旁觀,有時他們甚至冒險橫越,來回于車道兩端。於是,高速公路延伸之處,農民被車撞死的消息時有所聞。很多人在慨嘆之余還不免譴責村夫野婦的無知:你以為那是村里的土路呀?高速公路上的車速有多快呀,你們怎能視若無睹隨意穿行!於是有人就強調教育和執法的重要。後來也不知是教育有效,執法很嚴,還是生命血淋淋的見証已經夠驚嚇,農民在高速公路上被車撞死的消息漸漸少了。

  今天,中國特有的“城管”制度遭到輿論廣泛批評,因為那些妾身未明的城管隊員總是拿著“執法大棒”───執的不知是什麼法,擊向他們眼中的“城市毒瘤”,從街頭乞丐、流動小販甚至到過路的看客都無一幸免,受害于他們的人說不定比受害于那些“毒瘤”的人還多。可是又有人說了,原來“城管”也是受害者,他們在清理城市秩序時也常遭人辱罵,還有過被小販刺殺的事。所以大家就很關心這套制度的存廢問題了,有人說應該徹底讓它消失,也有人擔心“城管”消失之後城市秩序將蕩然無存,比較理性的方法是規範法規,讓它更正規更合理也更制度化。

  然而,在我看來,這些說法都還沒觸及更核心的基礎問題。假如“城管”是城市秩序的管理者,那麼所謂的“城市秩序”到底是什麼東西呢?具體地說,在何種城市美學的觀點之下,在哪些人的眼中,小販和乞丐才成為一種不符合秩序的異常事物呢?

  且讓我們以小販為例再細致點挖下去。在許多亞洲城市的現代化歷程當中,小販都被市政當局視為必須規管掃除的對象。那些自以為見識超前的官員和規劃師相信一座現代城市應該是整潔有序的,最好像那些美麗畫冊里的設想圖一樣,人有人路,車有車道,休憩聚會有公園,消費購物在商場。因此,像小販這種混淆了功能分區,搞混了街道用途的人群,就像風景油畫中的垃圾,必須除之而後快。換句話說,這是漠視歷史脈胳、文化背景和經濟環境的純粹美學觀點。城市秩序的界定者(往往是官員)把它硬套在一座又一座活生生的都市之上,就像他們喜歡林陰大道和壯闊廣場一樣,認為好看美觀的城市就是現代的城市。從這個角度而言,“城管”掃蕩小販其實也是一種形象工程,罔顧市民生計、削足適履的形象工程。

  當然,流動小販的存在也會實際影響到某些人的利益,例如地產商和鋪面商店的經營者。流動小販不用繳納租金,甚至不用繳稅,所以他們賣的貨物注定要比一座大商場里的連鎖店便宜。因此在香港這類地產業發達的城市,流動小販等於是商界公敵,是一定要取締的。至於小販交不交稅就更是一個令人頭痛的課題。

  讓流動小販惡名昭彰的另一罪名則是阻礙交通,我們知道,交通在現代城市是何等重要,它就是人流、物流以及資本流動的具體血脈。雖然街頭小販是最古老的市場形式,但這到底是汽車的年代,為了讓汽車高速穿梭于市區之間,為了人流和物流及時達到目的地,我們必須把擋在馬路邊的人群隔開,將吸引人流成群停留的小販當做打擊對象。

  沒有多少人會反對交通暢通,但是我們往往忘記其實這也和權利的分配有關。早年高速公路人車相撞的悲劇屢有發生,不是住在路旁的農民落後無知,而是因為那里本來就是他們的地方。在公路開通之後,他們的自然路徑被截斷了,現在就一定要走上更遠的路程,才能找到安全的天橋或者隧道。換句話說,為了讓那些使用汽車的人更方便,他們就得犧牲自己的便利;凡是還不能適應這種新生活的人,則要犧牲自己的生命。換句話說,這不是客觀的交通問題,而是兩種路權的衝突。

  中國各大城市如今正一一邁進“汽車社會”,為了讓車主和使用汽車的人更方便,道路的使用權一定要搞清楚。行人就該使用人行道,汽車就要走公路,兩者間的矛盾常常以前者對後者的“禮讓”來解決。坐在汽車上的官員往來各處方便舒適,風馳電掣,最難受的就是遇上堵車;這些人是不會知道市民乘公交或步行要花上多少時間精力才能到達馬路的對面,也不會知道有多少殘疾人士和老人會望路興嘆,更不可能知道在許多市民步行範圍內的小販是何等地便民利民;他們只知道流動小販就是使得他們座駕行駛不快的禍首之一。

  更進一步言,由於許多流動小販是外來人口,它難免又涉及到不少城市居民對外人的恐懼。他們先是完整地接受了現代城市美學觀念的熏陶,覺得市容比百姓的生活還重要;又未經反省地認同了汽車主導的交通規則(說不定他們就有不少人是車主);加上對治安不靖的感同身受及時有所聞的流動人口犯罪消息;於是,一股腦地把那些操著外地口音的小販當成所有罪名的承擔者,認為流動小販就是自己城市的外在威脅的現實象征。

  總而言之,“城管”問題的本質既非他們的行為是否文明,是否合法;亦非他們的存在合不合理;而是他們負責維持的秩序到底是誰的秩序?他們管理的這座城市又是誰的城市?它只是車主的城市嗎?它只是地產商和商店經營者的城市嗎?它只是不用依靠小販被迫上街謀生的中產階級城市嗎?它只是一群擁有本地戶籍的市民城市嗎?它只是規劃設想圖中的美好圖像嗎?它只是官員政績形象的光輝見証嗎?我沒有答案,我只知道城市秩序的界定權從來不在每一個市民的手中,從沒有人問過每一座城市的市民,他們到底想要座怎樣的城市。

  (作者系媒體從業者)

  文本來源:南方都市報

http://news.sina.com/ch/phoenixtv/102-101-101-110/2008-01-29/19102636248.html

發佈: 2007-12-12 11:31 | 作者: 新聞組 | 來源: | 查看: 0次

  ( 本報西雅圖訊 )

  西雅圖市議會周一一致表決通過一項法例,指騷擾露宿者亦屬違法。

  市議會主席列卡塔licata表示,根據法律,露宿者現在也受城市的禁止惡意騷擾法保護。該法已經禁止基于性別,婚姻狀況,政治取向,年齡及身份惡意騷擾。

  法律規定破壞露宿者財物亦屬違法。

  但此舉卻被認為是象征式,因為城市很少有人被控惡意騷擾。如果案情嚴重,可能會根據國家的惡意騷擾法例, 被送交國王縣檢察官辦公室。

  該建議得到了全體議會、維護露宿者人仕及市檢察長湯姆卡爾市長greg支持。

http://www.haoyea.com/?viewnews-5523

人安基金會連續第十七年為無依的街友、獨居老人辦尾牙,年年祈願孤苦無依的人能減少,沒想到今年桌數再創新高,光是本周末台北場的開桌數,就從去年的五百桌暴增到七百桌。顯示在社會底層掙扎求生的人愈來愈多。

人安基金會表示,一年一度的尾牙宴原本只針對街友、獨居老人,但從去年開始常發現有單親媽媽抱著小孩、或是身障者在餐會入口處詢問是否可參加,有媽媽得知無法參加時當眾哭出來。

基金會今年決定也邀這些社會邊緣人參加,讓他們也能感受到社會一點溫暖。一位彰化遊民甚至託開卡車的朋友送貨來台北時,順便讓他坐在貨物堆中到台北領餐券,拿到餐券時他說:「今年我終於可以跟大家一起過年。」

基金會表示,有些獨居老人連刷鍋子的力氣都沒有,根本無法做飯,家裏僅有的剩菜都是熱了再吃、吃完再熱,每回志工去都紅了眼眶。一位阿嬤得知要參加尾牙,哭著說,「我好久沒跟別人吃飯了。」

原本以為獨居老人不會想參加這種尾牙宴,但沒想到老人報名出奇踴躍。今年志工也決定總動員,一一到府接送長輩,今年獨居老人的桌數開足兩百桌,無法行動的就請志工專人送菜到府。

本報日前報導五十二歲的街友「龍哥」,曾是月收入四十萬元的白領主管,不幸淪為街友,去年他在尾牙宴中對天發誓,「今年是我最後一次參加街友尾牙。」果然去年找到工作存夠付第一個月房租時搬出平安站,憑自己努力站起來。

「龍哥」也實現了自己的諾言,成為資助人,上個月他回到基金會,拿出一千元表示要認桌。

最近原物料上漲,辦桌成本增了快五成,連續四年承接街友尾牙宴的「呷七碗」公司決定賠本都要讓街友、獨居老人吃得豐盛,掛保證菜色絕對不縮水,今年大家都可以吃到龍蝦、干貝、佛跳牆、烏骨雞等大飯店的菜色。

餐費及發給街友的紅包募款還差五十萬元,願意幫忙的民眾可連絡人安基金會愛心專線:(○二)二八三六一六○○。

網路求救 高學歷淪遊民

【記者朱淑娟/台北報導】過去街友普遍學歷較低、年紀較長,但最近人安基金會卻接到許多透過電子郵件求助的街友來信,從信件內容看來,寫信的人具有一定程度,讓基金會很驚訝。

基金會指出,前幾天一位街友透過台大醫院的公用網路寫信到基金會,表示他暫居的林森北路一帶,經常有遊民身邊的東西被偷走,或是經常被打傷,而且三餐不繼,希望基金會能出面幫幫忙。另一封電子郵件表示,自己已在外流浪一年多,不想回家,錢快要用完了,希望基金會能幫忙找暫時的住所。志工猜測信件來自網咖,可能是中輟生或是失業的年輕人。

基金會公關劉季蓁表示,接二連三有街友透過網路求救,過去很少見。許多高學歷、年輕族群,可能因一時失業而淪為遊民,如果不及時搶救,時間一久就很難再回到社會。

【2008/01/29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LIFE/LIF1/4200110.shtml

「街友渡寒冬」﹙賴沁沁報導﹚  冬天一波波寒流接連來襲,全省各地有著許多遊民冒著寒風露宿街頭,天氣加上經濟的寒流,街友渡過寒冷的冬天,而每個街友背後都有不同的心酸故事。

  成為街友的原因不外是失業、家庭疏離等因素,從事街友服務的人安基金會羅東街友平安站賴賜傑站長統計,因為國內近幾年經濟不景氣,街友人數不斷增多。

  現年五十二歲的街友「阿福」,提到自身悲慘的遭遇,眼淚就流不停,先是身份証件被騙當空頭公司負責人欠稅三千多萬,後來又被騙當人頭帳戶被控詐欺。事實上有不少像「阿福」一樣的街友被詐騙集團誘騙,從此一輩子無法翻身。

  不過,寒風中也有人為街友寒冬送暖,定期為街友免費剪髮的髮型師高銘鴻說,他只是盡一己之力,發揮所長回饋社會。

  人安基金會將從社會各界募集而來的睡袋、外套、帽子分送給遊民,並開放避難處所讓遊民棲息,羅東街友平安站站長賴賜傑指出,希望街友們都能暖呼呼過寒冬。

  寒冬中社會的關懷溫暖了街友的心,祝福街友們在來年可以重新站起來,擺脫困苦流浪生活,展開新的人生!

http://news.sina.com.tw/politics/bcc/tw/2008-01-29/083414147269.shtml

【本報記者蔡明容舊金山報導】市長辦公室青少年過度期工作小組(Transitional Youth Task Force),於28日公布了一份有關舊金山16到24歲,處在社會邊緣的青少年問題報告,該報告指出,這些被邊緣化的年輕人,未來將會是社會問題,包括成為失業人口、遊民、罪犯等,因此該報告也提出16點建議,希望能改善這樣的狀況。根據青少年委員會計劃顧問彭穎恩表示,許多青少年由於教育問題或找不到工作,因此被社會邊緣化,有些則是自少年感化機構被釋放,或是18歲前生活在寄養家庭中,一過18歲所有的社福支援都被切斷,因而成為社會邊緣人,而目前舊金山約有八千名青少年面臨被邊緣化的問題,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順利的渡過或找到解決方法,八千人中有約10%成為長期失業人口、遊民,甚至罪犯。

彭穎恩指出,兩年前市長紐森了解舊金山有這樣的問題後,立刻要求青少年過渡期工作小組,針對這些青少年的需要作出報告,而這份「青少年過渡期」報告中,集結了市府單位、社區組織、社福團體、專家學者、以及青少年本身的意見,極具參考價值,未來各單位在訂定相關政策法令時,也會參考該報告。

舊金山兒童家庭委員會公關Jill Fox表示,該報告提出了16項建議,大致可分為就業、教育、健康和住屋四個部分,並將過渡期青少年的需要排在第一優先,提高服務品質,加強各服務間的協調性,增加系統可服務的人數,而兒童家庭委員會也已經開始按照這份報告,著手進行不同的計畫。

青少年過渡期工作小組共同組長Kathleen Casela說,自己也是從寄養家庭出身的,從前那種在不同寄養家庭中流浪的日子,真的很難受,對這些青少年來說,適時的幫助就像天降甘霖,她有信心這份報告,真的能幫助有需要的青少年。

2008-01-29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sf-news.php?nt_seq_id=1662490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1月28日 18:07 中廣新聞網

  快過年了,當四處都充滿著歡樂的節慶氣氛時,卻還有很多無依靠的游民需要幫助。桃園縣社會處和與人安基金會合作,從今年開始推動游民重建方案,免費提供三個月吃住,並且在這段時間內協助就業媒合和生活輔導,讓他們自立更生,盡快回歸社會。而這項重建方案也是國內首創。(陳雅君報導)

  從今年元月開始,桃園縣社會處和人安基金會正式推行游民重建方案,針對有就業條件和競爭潛力的游民,提供三個月供餐、供住的服務,希望讓他們在沒有物質生活的後顧之憂下,開始自立更生的第一步。(t)

  人安基金會桃園平安站站長陳宗仁指出,為了協助游民適應社會生活,平安站也會模擬現實的工作職場,要求游民負擔公差事務、環境整理等項目,讓這些游民習慣工作步調,盡快回歸社會,脫離流浪生活。

http://news.sina.com/oth/bcc/301-102-101-103/2008-01-28/18072632919.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