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許多的民眾享受跨年煙火的同時,許多街友卻在寒風中露宿街頭,靜靜地渡過這寒冷的一天,絲毫感受不到新一年的到來。
記者蘇健忠/攝影

「我只拜託你們幫我找工作」、「現在過一天算一天」,當台北101釋放燦爛的煙火時,低頭吃著熱粥的街友,在寒風中瑟縮說年自己的新年新希望。對這群四處為家的人來說,跨年夜不是喜願和希望,倒數計時更是一件小事。找不到工作、無法回故鄉才是他們最深的痛。

跨年夜碰到寒流籠罩,天氣冷颼颼,昨天晚上10點多, 台北捷運站滿是人潮,年輕人一身炫麗行頭趕著到101跨年,在走過街友的身旁時忍不住多看一眼,但踡曲著身子躲在棉被中的街友,對外界喧鬧卻毫不在乎。還有街友因為天氣太冷,睡在捷運站管線的出風口,忍受著轟隆隆的噪音,只為了藉著出風口的熱氣取暖。

創世基金會昨天晚上帶著100份熱粥、30多個睡袋和暖暖包從龍山寺為起點,逐一探訪遊民聚集的場所。社工說,每年陪街友跨年,但街友人數一年比一年多。還有社工說,去年7月大減刑,有些受刑人出獄後,根本無處可去,只好回到街頭流浪。

「我是有厝沒路!40歲的街友廖先生身上只有一件破舊的外套,靠著一條件破棉被取暖。他說自己已經失業十多年,窮到最後,家裡實在待不下,兩三年前,只好出來流浪當街友。每天就睡在萬華車站或是龍山寺附近,因為有輕微中風,腳不方便,只能偶爾打打零工,像是在路上舉新成屋廣告旗幟,站8小時的工資為800元。

昨晚在許多的民眾觀看跨年煙火的同時,許多街友卻在寒風中露宿街頭,靜靜地渡過這寒冷的一天,創世基金會的志工特別帶著熱食及夾克送給街友,並幫他們穿上,讓他們感受一個溫暖的跨年夜。
記者蘇健忠/攝影

跨年夜裡,除了創世送來熱粥,還有善心人士來發送新棉被,但廖先生捨不得打開新棉被,仍蓋著散發出濃濃汽油味的舊棉被。他說前天晚上街友吵架,有人拿著汽油亂灑要點火,被嚇壞的其他街友趕緊把火搶過來,所幸沒有造成意外,「唉,攏是甘苦人,常常有人吵說要自殺…」

廖先生說,太太有時會來看他,會給一些錢或是買一些東西給他,自己也有親友住在國外,「只是好多年都沒有聯絡」,他說不想被送到收容所,情願四處流浪。

「面子掛不住啦!怎麼回家鄉?」講話有著濃濃原住民口音的柯大哥今年42歲,他從18歲就到台北工作,開挖土機十多年,但兩年多前失業了,沒錢沒地方住,只好當街友。他無奈地說,工作難找,平常打打零工,工資不到1000元,「吃飯錢都不夠。」

另一名40歲的街友江先生,兩年前從台中到台北找工作,原本以為台北工作機會多,但輾轉換了幾個工作就失業了,現在睡在玉泉公園。他說自己的新年願望很簡單,只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工作,有個乾淨的家、有三餐可吃,不要再過這種生活。

【2008/01/0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