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徐敏子屋崙報導】「吉普賽女郎」葉韻又要出發了,這回是辭去灣區的工作,到北京發展,一般人聽到有人要當「海龜」,第一句話都會問:到中國作什麼工作?葉運的回答卻不免令人意外:不知道!用「吉普賽女郎」來形容葉韻應該是一點都不過分,正屆而立之年的她已經有過六年的「流浪」生涯,聽她講流浪故事是一個很奇特的經歷,你會不斷產生一連串的問題:你父母擔心嗎?六年流浪(旅遊)要花好多錢吧!一個二十多歲的單身女子四處流浪,不害怕嗎?還有:「為什麼要流浪」?葉韻當然沒有用歌曲「橄欖樹」的歌詞來回答:「為了夢中的橄欖樹」,不,她沒有夢中的橄欖樹,或者說,她夢中的橄欖樹就是:為了無限地豐富自己有限的人生,為了親眼看看世界各地的人怎樣生活;對了,她是柏克萊加大人類學專業畢業的。

其實用「海龜」來形容葉韻並不確切,她不是來自大陸,她來自香港,23歲那年,正在柏克萊加大讀書的她突發奇想,休學兩年,掀開了本人「到世界走透透歷險記」的扉頁。

第一站是南非,她一個人,拿一本英國護照、背一副行囊,身邊並沒揣多少錢,「我是用最節省的方式旅遊」,她這樣說;大部分陸地交通是搭順風車,對了,就是那種站在路邊,對著來往車輛翹起大拇指示意的那種方式。

遇到壞人怎麼辦?不怕歹徒將你帶到荒郊野外非禮施暴?葉韻說,當然有這種情況,她的對策是「談判」,也就是「與壞人講道理」,不過大部分人都是好人;有一次在南非,她上了一名白人男子的車,男子讓她看一個裝滿保險套的盒子,然後對她說,要將她載回自己的住處。

葉韻拒絕了,她說當時以為車上已有一名女子會比較安全;男子惱羞成怒,將葉韻拋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野外,一溜煙似地將車子開走了;不過葉韻並不太害怕,她後來又用「攔」的方法回到住所。

葉韻原打算在南非玩兩星期,後來卻一待就是五個月;結束兩年流浪後回到柏克萊,拿到學位後再出發,六年中她去過非洲、歐洲、亞洲、加拿大以及美國的好多州,每次流浪都是隨心所欲,從不事先規劃。

她總是扮演獨行俠的角色,「來也一人、去也一人」;每到一地,第一是找住處、第二是找打工機會,一邊賺錢一邊花,這種「看世界」的方式對於一個華人女孩來說實在不尋常,葉韻因此累積了大量故事、拍攝了大量照片。

「這些故事都在裡面」,她指指自己的腦袋,「也許到北京後第一件事,是把這些經歷寫出來。」曾經參加過攝影聯展的她還有舉辦攝影個展的夢,她目前還正在寫一個電影劇本。

現代人寫文章都喜歡說「有夢最美」,新年伊始,葉韻將在北京展開新的流浪生涯;辭去在灣區中文媒體當了11個月的記者工作,葉韻說,她會爭取在2008北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說不定還能發些稿件回灣區呢!

2008-01-0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