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2008-01-04 20:51:46 MYT

(新山訊)初三女生過去一年結識了逾70名手機友,結果疑遭損友唆使下於3天前(12月31日)離家。家人憂心女兒遭人拐帶和禁錮故此報警,並希望民眾協助尋找女兒下落。

疑遭人拐帶的女生紀素婷(15歲)是紀利明(41歲,巴剎魚販)和蔡玉蘭(39歲,家庭主婦)的長女。她也是寬柔中學古來分校的學生。紀素婷尚有13歲和7歲的弟弟,以及10歲的妹妹。他們一家人住在士姑來順利花園。

紀素婷以前就讀於國光一小,她在小六評估考試曾獲5科A,成績優異,性格乖巧。她去年新年用儲蓄買了一台手機,並開始使用手機交友。

紀利明和蔡玉蘭於週五(4日)上午在士姑來區州議員張國智的陪同下召開新聞發佈會,向民眾尋求協助找女兒。他們擔心女兒掉入不法分子的手中。

張國智表示,任何人若涉及拐帶或禁錮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將受到警方的對付。民眾若有素婷的消息,可聯絡他(019-7711008)。

紀素婷是於12月31日早上11時許,趁家人不注意時離家後便失蹤了。

父爭執圖割腕自殘

關於女兒為何離家出走,紀利明透露,在事發前一天,即12月30日晚上六七時,女兒從外返家時,由於女兒在12月裡幾乎天天外出至晚上才回家而忍不住責罵她。在女兒以粗話頂嘴時,他氣憤之下用手打了女兒的腳幾下。

紀利明說,女兒當時像發了狂似的,拿出手工刀往她自己的左手腕割去,前後共割了幾下。蔡玉蘭情急下從女兒手中搶中美工刀。由於擔心女兒出事,他們便不再和她爭吵。怎料,女兒竟在次日趁家人不注意時,偷偷離家出走。

要求父母准與男友同居

初三女生紀素婷離家出走案,家人懷疑與一名手機友有關。

紀素婷的父親紀利明說,當女兒失蹤之後,他和妻子蔡玉蘭一直撥打女兒的手機。但女兒的手機不是沒接聽,就是已關機。為此,他們便通過寄發短訊來勸女兒回家。

蔡玉蘭說,通過女兒手機所回覆的短訊有超過30封。從短訊的內容而言,她懷疑大部分短訊並非出自女兒之手,而是另有他人,而這人很可能就是禁錮女兒的人。

“手機短訊內容說,紀素婷現身在馬六甲,和男友在一起。她要求父母讓她和男友住一起,並問母親可否讓她和男友在農曆新年的年廿九回來時再談。”

蔡玉蘭指出,在眾短訊中,有些短訊語帶威脅和充滿惡毒的詛咒,包括:威脅不可報警;“提醒”紀利明和蔡玉蘭外出時要小心,並指有黑幫撐腰,隨時可以幹掉他們;此外,有一則短訊更說,已和蔡玉蘭脫離母女關係,詛咒蔡玉蘭外出時被人強姦等。

叔叔曾目睹乘坐男子轎車

紀素婷在過去一個月的學校假期裡,幾乎每天與朋友外出,直至下午五六時或晚上9時才返家。紀素婷的叔叔曾看見素婷乘坐一名年輕人的轎車外出。

以前,紀素婷曾要求父母買一台手機給她。但父母因擔心她學壞而沒買給她。不過,紀素婷於今年年初,過了農曆新年之後,用自己的紅包錢和儲蓄在未經家人同意之下,偷偷買了一台手機。

紀素婷的父親紀利明說,女兒在有了手機之後,便開始頻密地撥打電話和寄發短訊,有時更聊到半夜。這情況一直到12月的學校假期時更為嚴重。

天天外出還有錢花

他表示,家人曾以她尚年幼,應專心求學,勸她暫勿結交男友,待18歲時再交男友也不遲。但是,她一直聲稱那只是她的朋友而已。

他說:“素婷到了學校假期,幾乎一星期有五六天會和朋友外出,而且常常有錢可以花費。例如,不久前,她替自己買了衣服和包包,以及買了一雙鞋給她的弟弟。”

他表示,家人很奇怪她哪有錢買這些東西,因此懷疑有人給她錢用。

手機傳送恐嚇辱罵短訊
家人:部份非女兒發出

以少女手機傳送的短訊內容,部份語帶恐嚇及辱罵口吻。少女家人懷疑短訊內容並非由女兒發出,而是另有其人:

(第一則)

為甚麼要我回來才可以和他住在一起…他沒有和我在一起…可是他有打給我。一邊哭一邊跟我說話…叫我快點回來…我不懂要怎樣面對他…我很心痛看到他這樣…他就是知道這件事之後很擔心我…怕我有事…也好幾天沒甚麼睡到了…也哭了好幾天…他還說…就算我不要回家的話叫我住他那裡。

(第二則)

我不想回來才說…我要現在說…我要求是讓我自由吧…讓我和我男朋友好好的一起住吧…我不想看到他這麼辛苦…家我是會回…可是不是現在…可以等到年二九嗎…我叫他帶我回去一起見你…如果這這個要求都不可以…我不想在說了…也不會找他了…我也不會回來了…你想清楚了告訴我…我哭了…要休息一下…

(第三則)

“你之前講過我要怎樣就怎樣…現在你又去報警…你這種卑鄙小人…你會有報應的…我們已經不是母女了…我跟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你最好小心一點…”

(第四則)

“這是我的事情…你要怎樣就怎樣…隨你…你又不是我媽…我沒有媽媽的…你這種賤女人…最好出去被別人強姦…”

(第五則)

“你要報警是嗎…我今天就會消失…你們在(再)也看不到你的女兒了…我要你們後悔一輩子…我現在手上拿著刀了…我想割死自己了…” (星洲日報•2008.01.0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