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九點,是老伯伯何明波準備豐盛大餐餵食狗兒子的時間。
記者袁志豪/攝影
83歲的何明波,為了感念曾經救他一命的黑狗,退伍後收容照顧流浪狗,23年如一日。他不但離家人,還與狗一起生活睡覺,每天光飼料費就要花上將近千元,但他說「我覺得這樣很快樂。」

何明波總是騎著一輛三輪車,上面載著十幾個鐵籠,籠內有20幾隻狗,平時都騎在台北市萬大路、康定路、廣州街、西藏路一帶,看到可憐的流浪狗,只要籠子還容納得下,都會儘量收容牠們,以免牠們被抓走或被處以安樂死。

何明波操著一口濃厚廣東鄉音說,民國38年跟隨政府來台,在參與八二三砲戰中被砲火擊中重傷,無法動彈;沒想到曾經餵食過的一隻黑狗,竟跑到他身邊狂吠,引起同袍注意,因此撿回一條命。

何明波一直感念流浪狗的救命之恩,60歲退伍後就開始收容流浪狗,因妻子無法忍受家裡養這麼多狗,他選擇了離家、與狗一起過生活的日子。

他說,兒女都已長大成人,不需要他操心;妻子住到桃園縣龍潭鄉的老家,他把原本住的二層樓透天厝,一樓租人做烤雞生意,二樓讓他下雨天帶狗回去避雨,但因養狗過於髒亂,被鄰居抗議,從此他帶著狗流浪避居學校、店家、樹下的日子,到了深夜,他都會抱幾隻狗一起睡。

每天上午10點,何明波彎著瘦削的身子,抖著雙手,清理狗籠、重鋪報紙以及餵狗吃早餐,或替剛出生幾個月的小狗準備牛奶。晚上9點又重複一次,餵食晚餐,放狗出來蹓躂,常有附近餐飲店家送來狗骨頭或剩肉,他都細心地把肉剪成小塊,再呼喚狗兒:「來吃飯囉。」

何明波表示,月退俸1萬6000元,幾乎都花在狗飼料上;不時會有警察、路人提供罐頭、報紙、食物、送錢,不過,也曾經有壞人偷錢、偷狗,令他十分氣憤。

何明波所到之處,不時會有民眾前來探視,「阿伯,上次跟你抱的Bibo,現在好大了」、「你的狗說跳上車就上車,好厲害」、「有沒有需要幫忙」;但也有民眾抗議排泄物與狗臭味,害他常常被趕,但他說:「有這麼多狗兒子陪伴我,每天都心滿意足!」

【2008/01/14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4179623.s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