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0日 19:18
來源:華商網 選稿:謝婧
  

image

   圖片說明:兩歲半到六歲半的四個孩子,跟媽媽靠乞討撿破爛度日

image

圖片說明:收到的錢不多。和乞討碗放在一起的,有寫字本和故事書,還有畫畫用的水彩筆

image

圖片上面:“教室”不足十個平方,為房東暫時借用,課桌和凳子都是自己釘的

image

圖片說明:小雙和小亮在畫畫

   在西安小寨天橋乞討的一個母親,四個孩子,因為網友阿東的關注,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他們因為觀念的落後和不幸的命運而貧窮,因為貧窮而乞討,卻製造著自己的快樂和希望,從未因貧窮而失去尊嚴。在整理阿東的採訪內容時,我們不想過多的渲染他們的貧窮和困難,而希望更多的展示他們的樂觀和純真。
    
  老大小亮突然雙手緊握在胸前,閉上眼睛祈禱樣。接著,弟妹三個也都加入了近來。只見兄妹四個在天橋階梯的邊緣站成一排,嘴裏唸唸有詞。其大意是,感謝上帝,感謝主,給他們食物,給他們健康,給他們平安……
    
  小雲先是一直望著天橋下來來往往通行於的十字路口的汽車,小雙斜靠著妹妹,在看東面不遠處正在修地鐵站的挖土機。過了一會,小亮、小雙和小雲站在了一起,都在看挖土機。接著,小賜也來了,於是他們四個並排地坐在了階梯上,一同看挖土機,很專注,也是少有的安靜。
  
  華商網網友阿東獨家網羅2007年11月22日晚上,阿東路經西安市小寨十字路口的人行天橋,偶然遇見一個小乞丐。夜幕下,小乞丐孤身一人,席地而坐,一邊乞討,一邊寫字學習,可以稱得上是“史上最用功的小乞丐”了。人來人往中,有個學生給小乞丐送來一瓶飲料,但更多的則是熟視無睹,匆匆而過。聊天中,小孩說他今年六歲了,媽媽就在天橋的對面乞討,爸爸在家。在城市的同齡小朋友都每天高高興興地背著書包上學校的時候,小乞丐卻只能坐在街頭期待行人的施捨;在其他小朋友都有媽媽陪伴嬉戲的時候,小乞丐卻只能與媽媽分開“陣地”在街頭接受寒風的“磨練”。我問小孩,“你想上學嗎?”“想!”,小孩大聲地回答。
  
  2008年1月2日,阿東再次經過小寨天橋時,在同一個地方,又遇見了那個小乞丐。接著,阿東見到了他的媽媽。經了解,他們家在安徽宿縣,是1997年來的西安,住在觀音廟村。她丈夫原來當過兵,退伍後,進了家鄉縣城一個國營單位當保衛科長,但沒多久,單位就倒閉了。在老鄉的帶動下,她與丈夫一起來到西安收破爛,當初生意還挺好的。但自從2001年到2005年先後生了四個孩子後,加上丈夫在05年又得了病(小便失禁),他們一家六口的生活開始變得困難起來。丈夫的病沒錢醫,無法正常生活和工作。於是,他丈夫白天就在家教孩子學習,晚上則由她帶著四個小孩邊收破爛邊乞討。
  
  我碰見的第一個男孩名叫史天雙,他有一個哥哥(史天亮,六歲半)和一個弟弟(史天賜,5歲半)妹妹(史天雲,兩歲半),分別都在天橋的南側和東側乞討(他在北側)。聽說小寨人多,媽媽(徐飛麗,44歲)就帶著孩子來了,為了不讓孩子走丟,她讓三個孩子分別守在天橋的三個出入口,自己則帶著最小女兒小雲在附近揀破爛。
  
  “現在我最愁的是孩子沒辦法上學。要是有好心人幫助孩子上學的話,孩子長大後可以為他(她)養老”,徐飛麗很無奈。現場,有個經常來陪孩子聊天的外語學院的學生說,“等我畢業後,我要免費為他們做一年的家教”。
  
  老大小亮突然雙手緊握在胸前,閉上眼睛祈禱樣。接著,弟妹三個也都加入了近來。只見兄妹四個在天橋階梯的邊緣站成一排,嘴裏唸唸有詞。其大意是,感謝上帝,感謝主,給他們食物,給他們健康,給他們平安……
  
  “他們是在作禱告,是教會教的”,小亮的媽媽告訴我說。“有一天,我們在這乞討,有教會的看見了,給了我們錢,還送來米和面”“他叫我們入會,說主會保祐我們。我後來帶小孩入會了,剛入會時就給了50塊錢。後來我們每個星期去做禮拜,教會都會給我們8塊錢,(6塊錢拿來坐車等)剩下兩塊錢給小孩買早點”小亮媽媽還說,“有一次小孩發高燒,大哭,我就帶他去教會做禱告,求上帝幫忙,給小孩健康,後來小孩就好了”
    
  一不留神,小雲從地上撿了一個扁扁的牛奶紙盒。她媽媽把紙盒遞給我看,“你看,這是小雲剛才撿的,是人家喝剩的牛奶,她又把它喝光了!”看著被路人丟棄又被小雲喝過的牛奶盒,還有小雲那甜甜的笑,我呆住了。
    
  2008年1月7日,我找到了觀音廟村小乞丐的家,打開平房的房門,只見三個男孩正坐在板凳上,爸爸史宗政拿著小木棍在教他們認字。
  
  上課的房子不足十個平方米,就連我想拍個全景照都覺得相機的廣角鏡不夠用。“為什麼要學文化?會認字,會算賬”,爸爸用教鞭指著小“黑板”,小孩跟著念。聽著聽著,我的鼻子一陣發酸。
  
  接著,爸爸又開始教他們算術。本來說是挨個輪著來算黑板上列出來的加減法,也許是孩子在我面前有一種愛表現的心理,三個孩子爭相搶先。“叔叔,我會寫到一百的數”,名叫小亮的孩子突然對我講。他從窗臺的盒子裏找了一根短短的粉筆,開始在黑板上寫起來。一會兒,小亮說:“叔叔,寫不下了!”我一看,已寫到80多。“今天我出去找工作了,想幫別人賣早點,人家也都答應了,但一聽我有四個孩子,又不要了!”徐飛麗無奈地說。我問徐飛麗:“孩子在西安上過學嗎?”“在北池頭村上過學前班,後來學校拆了。來觀音廟後,孩子就沒再上學。贊助費太貴了!”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昏暗的院子裏,“教室”裏透出來的燈光引人注目——孩子們又開始上課了。我敲開門,和他們道別。
    
  小賜媽媽對小雲說,“來,給叔叔跳個舞!”“小雲最愛跳舞了,跳得很好看”小賜的媽媽告訴我。天真的小雲開始在天橋上手舞足蹈地旋轉起來。
    
  那些讓人動容的片段:
  
  我一邊拍照一邊問他,“你上次寫的作業怎麼樣了?能給叔叔看看嗎?”“上次的本子寫完了。”隨後,小雙從他旁邊的書包裏取出一個本子,翻開一看,剛剛才寫了一行字,歪歪扭扭的,旁邊還畫著一些畫,有太陽、煙筒、小人和挖土機。
  
  小亮拿著我採訪用的本子,先畫了兩個小娃娃,並遞給我看。我說,你就把弟弟妹妹和爸爸媽媽的名字寫下來吧。於是,小亮就趴在天橋的階梯上,寫下了“史天亮、史天雙、史天賜、史天雲”,這是他們兄妹四個的名字。爸爸媽媽的他不會寫。小亮拿著我的本子一直趴在階梯上。原來他在本子上畫下了他們四兄妹的樣子,還有他們印象中的爸爸媽媽,並分別標注了各自的名字。
  
  快到天橋東側的入口處時,小雲突然掙脫了媽媽,快速地向前跑去。原來她是跑向入口處的一個垃圾桶。只見小雲探著身子,整個手都伸進了垃圾桶。小雲的媽媽隨即對我說,“每次小雲見了垃圾桶就像見了寶貝似的。她在找有沒有飲料瓶或者吃的東西”。等我和小雲的媽媽走到垃圾桶跟前時,小雲的媽媽也跟著往垃圾桶裏瞅。垃圾桶和小雲差不多高,要是口口大點的話,小雲的頭也進跟著進去了。
  
  小賜長得最漂亮了,有人曾經要買小賜做兒子,我沒有答應。我又不是販賣人口的”,小賜媽媽邊說邊給小雲擦鼻涕。
  
  “叔叔,叔叔,把你的本子給我,我給你畫汽車。我會畫很多汽車”,小亮走了過來。我把本子和筆給了他,他轉身就趴在階梯上畫起畫來。小雲也湊過去看熱鬧,小亮嚷嚷不停:“你把光擋住了,我看不見!”後來我叫他到靠近路燈的那邊去。不一會,小亮把畫好的畫給我看,原來他畫的是修地鐵的挖土機。
  
  分別的時候,小亮不斷地對我說,“叔叔,叔叔,到家裏和爸爸說會話!”。 

    孩子們把黑板從墻上取下,擺在桌子上,開始畫起畫來。小亮還叫我教他畫坦克,畫手槍,畫汽車。我跟他說,你可以按自己想的去畫,小亮說他不會。他經常畫的,就是太陽、白雲和娃娃。
  

    “放學”吃飯了,幾個孩子爭先恐後,一會這個說給他麵條少了,一會那個又說他的碗太小……媽媽被四個孩子忙得不可開交。小亮和弟弟很快就吃完了,又到媽媽跟前夾媽媽碗裏的,而小雲則把自己碗裏的往媽媽碗裏夾。麵條吃完了,小亮說,“媽媽,我還餓!我想吃米飯!”徐飛麗從櫃子裏取出一小袋大米,“這是從垃圾堆裏撿回來的,都長蟲子了。“我都是吃他們剩下的湯,包括他爸的”,幾個孩子吃完離開了房間,徐飛麗開始一個個地“清理戰場”,每個碗裏剩下的湯都被她喝了個精光。
  
  “媽媽,媽媽,我找到吃的了!”,小雲跑了進來,高興地喊道。只見小雲、小賜和小雙的手裏都拿著一些餅乾之類的東西——每個人手裏的都不一樣。徐飛麗似乎已習以為常,任由孩子往嘴裏送,“以前,他們在垃圾堆撿到一個大月餅,發黴了,毛都有這麼厚,他們也吃了”。
  
  正說著話,小雲又從外面跑了進來,手裏拿著一顆糖和一塊拆開了包裝的巧克力。“這是哪來的?”,我問小雲。“撿的!”“你們在哪撿來的?帶叔叔去看看!”跟著小孩,我到了巷口外面。四個小孩都比我跑得快,那裏有個垃圾堆,他們又開始翻找起來。“叔叔,看!”,小賜興奮地舉起手,原來他找到了一個兩分的硬幣。隨後,小賜的媽媽也開始翻起那堆破爛,並在垃圾堆中找到了幾件破舊的衣服等,抱回了家。
  
  在返回院子的途中,巷子裏,地上撒了很多薯片一樣的東西,小亮、小賜和小雲看見了,就像是碰見了寶貝,抓起就往嘴裏送,也不管臟不臟,以及沾滿了的土。接著,小雙也來了。還跑來一隻狗,也和他們一起在吃著地上的那些東西。
  
  從上午10點多到觀音廟村,不經意間,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今天因為我的到來,他們沒有按往常規定的時間出去收破爛和乞討。7點了,和徐飛麗談話完畢,從房間裏出來,昏暗的院子裏,“教室”裏透出來的燈光格外引人矚目——小孩又開始上課了。臨別,徐飛麗還要塞給我錢坐車,我沒有要。敲開門,當我和孩子們道別時,只見最小的天賜已經趴在課桌上睡著了……

http://61.129.65.8:82/gate/big5/news.eastday.com/s/20080110/u1a3342147.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