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浙江頻道(2008-01-16 16:26:06) 來源:寧波日報 編輯:君君
    新華網浙江頻道1月16日電  14日晚上又是一個寒夜,晚上6點半起,寧波市救助管理站在市區內進行了一次“搜尋流浪者”的行動,共找到了13名露宿街頭的流浪人員,在反復勸告下,他們還是不願意到救助站接受救助。無奈之下,救助人員為他們送上了面包、礦泉水、棉衣,並給他們每個人加了一床棉被,讓他們睡得更暖和一些。

    公鐵立交橋下:“太感謝你們了”

    晚上6點半起,裝滿了棉被、棉衣、面包、礦泉水的救助車在寧波市區尋找著街頭露宿者。夜空飄起了冷雨,在南站附近的公鐵立交橋橋洞下,救助人員發現一名男子裹著薄薄的破棉被,躺在橋洞人行通道邊上睡著。

    “睡在這裏冷不冷啊?”被救助人員叫醒後,這名男子蜷縮得更緊了,雙手顫抖地拿起身邊的一個礦泉水瓶,喝了兩口白酒。一名救助人員拿來了一條被子和一件棉背心,蓋在他身上,還送上了一袋面包和一瓶礦泉水。 “太感謝你們了!”他那滿是胡茬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把棉背心放在腦後當枕頭。他說自己叫任祥洪,四川人,今年35歲,在寧波6年,靠撿破爛為生,過年也不想回家。

    “我自己有辦法。”當工作人員問他是否願意去救助站時,他說絕對不去,自己要撿破爛糊口,睡在這裏沒問題。幾位路過的市民說,2個多月來這名男子晚上都睡在那裏。

    月湖走廊裏:“我還要賺錢”

    救助車又開到了月湖邊,一處兩面通風的走廊裏,7名男子裹著被子,錯落地躺在地上。還有幾處卷著席子和被子,看樣子還有人沒回來。救助人員挨個叫醒他們,蓋上棉被,送上棉背心,再給他們拿去一袋面包和一瓶礦泉水。7名男子都向工作人員致謝,但一聽到去救助站,都把頭鑽進被子裏,說不想去。

    走廊的坐凳上還睡著一名老漢,他用一根繩子將腳那頭的被子係得牢牢的。他用一口寧波話說,自己姓陳,家住鄞州杖錫山區,快60歲了,與老婆性格不合,自己跑出來想賺點錢。前天,他還住在小旅館裏,但是昨天身上沒錢了,只好露宿街頭。每天晚上睡到11點左右,然後去水產市場撿點爛魚賣。“我還要賺錢上敬老院!”收下棉被和面包後,他連說謝謝,但仍然堅持睡在冰冷的走廊上,態度堅決。

    南站電梯口:“喲,黃科長”

    14日晚8點左右,天更冷了,鐵路南站外陰冷潮濕。在出租車地下通道電梯口旁,破席子和破棉被鋪了一地,5名男子擠在那裏睡了,四面通風。

    “是你啊?” “喲,黃科長!”寧波市救助管理站救助科科長黃鴻鷹居然碰到了2位“老相識”。其中一名老漢叫王天明,舟山定海人,55歲,靠撿破爛和乞討為生,在寧波好幾年了,以前經常去救助站。旁邊還有個叫劉定功的江蘇籍老漢,今年68歲,去年5月去過一次救助站。 “年紀那麼大了,過一天算一天了,還是賺點錢要緊。”劉定功說,他們都表示不願再去救助站。

    當救助車來到寧波月湖石浦大酒店前,救助人員剛打開車門,在酒店前乞討的4位乞丐看到救助車前那塊“救助城市流浪乞討人員”的牌子後,拔腿就跑。其中一位老漢原來是拄著拐杖的,這時候居然收起拐杖,一溜煙跑了。“等等啊!我們給你們送棉衣來啦!”可是沒有一個人理會,大家在原地等了好久,他們也沒回來。

    “他們基本上屬于職業乞丐,如果進救助站,有地方睡,有飯吃,但不能賺錢了,所以他們都不願意接受救助。”黃科長無奈地說。

    70個床位只住了6個人

    在14日晚2個多小時的“搜尋行動”中,救助人員搜尋到的流浪者有13人,盡管一一勸說他們進救助站,但最終沒有一名流浪者表示願意接受救助。黃科長說,現在的《救助管理辦法》取消了強制功能,把救助完全變成了一種自願行為,對于流浪者,他們只能勸說,不能強制。

    14日晚,市救助管理站可容納70個床位的住房裏,每個床位都備好了被子和褥子,但是只住了6個人。2007年全年,救助管理站共救助了2680余人,平均一天救助7到8名,比上一年增加了45%。

    針對流浪露宿人員求助少的現象,寧波市救助管理站高站長分析,最主要的是,目前在寧波的流浪人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職業乞討者或者拾荒者,他們拒絕進站救助是為了能繼續留在寧波乞討或者撿破爛賺錢。高站長說:“救助站不可能對救助對象養一輩子,這是短時間內的臨時救助,最終的救濟還是要落到救助對象戶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或其家屬那裏。” (作者:盧科霞 林華奇)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zj.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01/16/content_12239541.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