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廖祖笙

【大紀元1月16日訊】冬日的北京寒風凜冽,即便是在陽光普照的白天,人們走在京城的街頭,臉頰和雙耳也會被凍得隱隱作痛,養尊處優者大抵很難想像在這樣寒冷的日子裡,那些露宿在北京小巷和橋洞內的訪民,是怎樣頂著刺骨的寒風,熬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寒夜的。

2月16日上午,我夫婦倆到最高人民法院接訪處門前的小巷內,看望了露宿在那兒的30多位訪民。那是一種怎樣的生存情景啊!我想,假若頑石有淚,頑石看到這一切,也定將流下淚來。

北京這幾天的氣溫是零下3-9度,護城河的河面已經結冰。可就在這樣的季節裡,有些蒙冤負屈的訪民卻天當被,地當床,為了尋求一分公道,不得不日日露宿街頭。匪夷所思的是,在各種漂亮口號喊得震天響的「首善之都」,此等人間慘象居然無人過問!

這一現實令人陷入深深的悲哀,並為之憤怒。

訪民們告訴我們,在外露宿的訪民其實遠遠不只他們,夜幕降臨之後,這附近的橋洞和屋簷下也有訪民露宿。地上舖一張草蓆,再攤開一床棉被,這條小巷的兩側,便成了部份訪民臨時的「家」。我們到來時,這些訪民有的在烤火,有的瑟縮在棉被裡……有訪民告訴我們,年年都有露宿在外的訪民凍死,他們中也有人前幾日因為經不起嚴寒而病倒。

這些露宿在外的訪民年邁者不少。談起各自的冤情,以及時下的官場腐敗,有些訪民落下淚來,有的則言詞激憤。

從車水馬龍的街市走進這樣的一條小巷,彷彿驟然從人間跌落進了地獄。這樣的場景,過去只在影片中看到過,而且此類場景往往被用於渲染「黑暗的舊社會」。誰曾想,如此慘不忍睹的人世慘象,居然真確地存在於眼前,而且就在中國的首都!

我問訪民:「這麼大冷的天,在這你們晚上怎麼睡啊?」

有訪民回答:「有時被凍得整晚不敢入睡,可沒辦法啊。」

家破人亡且傾家蕩產的我夫婦倆,早已領教過甚麼叫作「經濟上拖垮」,對於「沒辦法」,我們感同身受。

我問:「也沒政府的人來關心一下你們嗎?」

訪民答:「哪有啊,從來就沒有過。別說關心了,還打擊報復我們,扔掉我們的東西,說我們’妨礙市容’……」

我想到香港政府的做法:每到嚴寒時節,香港政府便會對市民們無條件開放避寒救護站,義工們跑前跑後,為前來避寒的男女服務。在那種從官方到民間發自內心的聯動裡,縱然旁觀若我,也能感受到一種對生命的敬畏和愛護。港人的愛心不只彰顯在宣傳上,更踐行在行動中。

我留意到這附近也有個接濟站,於是問訪民:「這兒不是有個接濟站嗎?天氣這麼冷,難道接濟站也不能讓你們住一住嗎?」

訪民答:「那只是做樣子、用來分流被抓的訪民的,訪民進了那,它頂多管你兩天飯。」

看著這些天當被、地當床的訪民,以及他們可以稱得上一片狼藉的「家」,我的胸間湧起一浪接一浪的心酸。京城的高樓大廈櫛比鱗次,京城的供暖設備已進入千家萬戶,可這一切與訪民毫不相關,偌大的一個北京城,在折膠墮指的嚴冬,居然沒有一塊聊供這類訪民避寒的棲息地!

一個滿頭白髮的女訪民,這時正用一個牙杯在火上加熱剩飯。我的內心一顫:甚麼是飢寒交迫?這就是!

我深深地歎息。面對此情此景,北京啊,請您告訴我:「人民政府」在哪裏?首都的愛心在何處?

身為中國的首都,北京是否能像隆冬的天氣一般,冷若冰霜?寒風掠過,枯樹無語。

我注意到北京的街頭,到處低矮的綠化植物都被精心包裹了起來,想必是為了避免這些植物在冬天被凍死。我要問:難道訪民們不可複製的生命,在城市管理者們看來,其價值還不及一株草木?

「親民」的官員還用得著捨近求遠、千里迢迢去訪貧問苦嗎?貧苦都已經寫到「天子腳下」了,可試問:又有誰真正關心、過問過這些掙扎在隆冬裡的訪民?「以人為本」的背後,怎能如此耳光響亮?

北京啊,請您回答我:訪民露宿街頭,政府關愛何在?

         2008-02-16(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