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淪為遊民的退休老師梁健生(左)與他的外甥阿Bob一起用餐。
記者劉星君/攝影
「舅舅老了,第一眼看到他時,我幾乎認不出來!真的很難過。」七十歲退休老師梁健生去年十一月因偷腳踏車被捕,透過本報系的協助,他的外甥阿Bob等人月初從加拿大來台與他會面,當他見到久違的舅舅,內心激動,久久不能平復。

梁健生師大畢業,當過老師,去年十一月因為偷腳踏車被捕,卻因禍得福,他在加拿大的姊姊看到本報系「世界日報」刊登的新聞,透過警方與本報記者的協助,雙方終於取得聯繫。他的外甥與外甥女本月六日來到台灣,準備將他帶到加拿大,和暌違十六年的老母親(梁的姊姊)姊弟重逢。

四十歲的外甥女「小小」說,父親去年生病過世後,母親對於離散多年的舅舅倍加思念,一直希望可以找到舅舅;兩年前妹妹曾來台灣找人,卻無功而返;想不到透過本報系的幫忙,竟然一下就找到人了。

落網時一身襤褸,身上還有異味的梁健生,經過梳洗,昨天露面時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看起來神清氣爽,不復落網時的落魄。倒是一個黑色霹靂腰包還是掛在腰上,裡面裝著重要證件。當遊民十年,這個腰包始終不曾離開過他。

「小小」說,上一次和舅舅見面是在十六年前,那時她常聽母親說舅舅學問很好,想不到竟淪落當遊民。

四十五歲的外甥阿Bob說,他家早年在越南經營雜貨店,代理食品、菸酒等,越南赤化後,一家人到加拿大定居,後來舅舅到台灣教書;十六年前,舅舅還到加拿大參加妹妹(梁的外甥女)的婚禮,待了半年才返回台灣,十四年前曾接到舅舅電話,此後就失去聯繫。

「小小」表示,本月廿一日會帶舅舅回加拿大,現在已為舅舅取得旅遊簽證,可在加拿大暫住三個月,屆時再申請永久居留。

【2008/01/14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4179717.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