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雪狂飆、高4702公尺的色季拉山,謝旺霖常得推車才能前行。
謝旺霖/提供
從雲南麗江到西藏拉薩,一段長達兩千多公里的路途,27歲的謝旺霖三年多前,孤身單騎完成兩個月的旅程。他將這段孤獨、貧窮之旅出版成書「轉山─邊境流浪者」,讓美學大師蔣勳看到落淚、也獲得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推薦,雲門舞集舞蹈教室還買為員工必讀之書。謝旺霖大學畢業後,獲得林懷民捐助的第一屆「流浪者計畫」的10萬元,買了單車、機票,展開流浪之旅。

苦騎鐵馬讓謝旺霖胯下破皮、流血,傷口結瘡、發膿,有時還得站著騎車,也常常為了計較幾塊錢人民幣,四處打探飯錢及房價,還曾食物中毒上吐下瀉好幾天。

最驚險的一次,在雲南梅里雪山趕路時,在黑暗中,單車被路中央的石塊絆倒,連人帶車滑行到懸崖邊,後輪及雙腳都已懸盪在斷崖,多虧前輪還死死卡在岩縫下,才沒有摔到兩百公尺的深谷。

回到台灣,花了三年才慢慢把這些回憶整理成書,他說,不只是寫西藏,也是寫自己心底流浪的記憶。這趟旅程更讓他有機會看到自己的軟弱,他記得在雪中半騎半推前行,掙扎著該不該攔下過路的汽車,卻決定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偷懶就是對不起自己」,而奮力完成旅途。

他說因為這一段旅程,謝旺霖決定不走大學所修的政治與法律,不念研究所、不考國考,要繼續要走文學的道路。這些經歷讓他對生命遭逢挫折時,更有勇氣坦誠的面對自己。謝旺霖也計畫,明年還要騎單車遊蒙古,或是從印度恆河的上游步行到下游。

【2008/01/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4194273.s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