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s.sina.com 2008年01月23日 18:18 新華網

  如何管理好深圳這個城市?在廣東省人大深圳團的討論中,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劉玉浦談到了來深第四天,在街頭與流浪乞討小女孩對話的經歷,表示深圳現在富了,吸引來人才,也吸引來乞討者,後者給城市帶來了一定壓力,但對此“不能一味拒絕”,“富了不能忘記窮朋友”,“管好城市根本上靠法治”。

  這種對流浪乞討人員的看法讓人感佩,體現了城市“管家”對富裕城市的人文理解、對法治的人文理解。事實上,一座有著良好城市秩序的“法治城市”,本身就是一座富有包容精神的“人文城市”。“深圳不可能成為真空,深圳肯定是五花八門、非常精彩的一個世界。”從這一點看來,深圳的“大管家”對城市的人文精神有著清晰的認識。

  由於社會各群體間收入上無可避免的層級性,注定了社會必然存在各種層級的群體。在歡迎較高層級的“人才”到來,為城市的發展注入積極力量的同時,我們也要關注流浪乞討人員等可能帶來管理“麻煩”的群體。不過,對城市管理者而言,這些群體是客觀的存在,城市也“不可能成為真空”,當然不是可以簡單“拒絕”的。因此,城市管理的法治化,必然要體現到對這部分群體的人文關懷。

  近鄰韓國首都首爾便很好地詮釋了一座法治城市的人文精神:首爾的法治環境很好,這個城市的包容度也很大,政府還每天定時送乞丐吃飯。與國內城市相比,其體現出的人文精神,令人深思。當有的地方還在與街頭小販和流浪乞討人員玩“貓鼠遊戲”時,首爾已經有了對於最底層群體的制度化關懷措施。都是在“法治”的口號下進行城市治理,但由於理念上的差異,有的地方更多地是將法治化治理演變成了“制定法律來處理”。

  在人類漫長的歷史時期,法治社會的提出到法治社會的實踐過程都只是一個“初生兒”,法治本身就是一個在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的產物,法治本身就包含了深刻的人文內涵。對於還處于法治建設“摸索期”的我們來說,更要注意一個重要原則:只有在制度中充分體現不同群體的共同利益,法治化的成果才能為人們所共享。如何在社會屬性中讓更多的人在法治化中得到認可,在很大程度上,其實是一個群體間相互包容和相互妥協的過程。

  一個法治城市的建立,同時也應是一座人文城市的誕生。(廖德凱)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浦奕安 ) <!– [發現廣告圖片]

–>‧

http://news.sina.com/ch/xinhuanet/102-101-101-102/2008-01-23/18182621827.html

廣告